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January 1st, 2006

[2006-01-01] shoptodrop 回贴总结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 2006

shoptodrop 回贴用 ===> 标出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7306.shtml
作者:shoptodrop 回复日期:2006-1-1 10:45:55

===>  现在发现有qqww2000和一些网友,一直抓住我们的十年沉默不放,其实原因在主贴和太阳正暖的跟贴里都有解释.也许我们的选择不是你能够理解的, 但事实上,这就是我们的想法.我们一直都相信孙维是无辜的,这些年来,朱令的事情每隔一阵都会被人拿出来炒一翻,我们也曾问过孙维,是不是要澄清一下,但她开始一直任为清者自清,说什么都可能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歪曲曲解.而且我们也无法提供更多更新的线索,更不想随便的就怀疑什么别的人,把更多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但是最近网上是愈演愈烈,已经从单纯的讨论变成人身攻击,完全罔顾事实,已经严重影响了孙维和她家人的正常生活,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公众了解事情的真相,而不是只凭贝的一面之辞,导致大家偏听偏信.说实话,有些事情我也是看了孙维的声明才知道的(再声明一下,孙维在发表这个声明之前,把原文给我们几个同学看过了,所以才有太阳正暖的很快跟贴),但是她声明中提到的我所了解的情况,全部属实.我在看她的声明的时候,更多的感觉是心酸,她所承受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同时也为她感到骄傲,这么多年忍受不白之屈,她一点也没有因此就变的怨天尤人,还是那么开朗乐观的女孩子.所以我要请那些说话不经考虑的人,将心比心,换做是你,你能不能做的到.
===>  另外,我也还要说明,我深信我们班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曾忘记朱令,也会通过不同的渠道给予她家里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持,而且我相信这些支持也会一直延续下去.那些只说不做的人,请你们拿出点实际行动,而不是什么都只放在嘴上.

———————-
主贴:

对这件事这些年来网上时有传播。许多人一直在想方设法帮助朱令,同时也愤怒地要求缉拿和惩罚凶手,其中关于我的流言很多,但多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我相信清者自清,对于那些先入为主的人,我就是再解释,恐怕也是“疑人偷斧”。去年网上甚至指名道姓地说我是凶手,我当时很想站出来解释,但又考虑毕竟案子没破,朱令如何中毒仍然是个迷。想象的空间是无限的,如果有人认定我是凶手,任何解释都会激发出新的怀疑,引来更激烈的讨论和更多的谣言,这是被冤屈者的共同悲哀!于是我决定继续沉默。一些了解情况的朋友气愤地想帮我反驳时,我和家人都劝阻了。

但是最近网络上关于我的谣言愈演愈烈,甚至沉默本身也成为了疑点。不断有身边的朋友、熟人向我询问。我不可能一一解释,而且事情这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口口相传、断章取义又不知道会演绎出什么版本,特别是出现了心怀叵测的谎言,使我不得已决定针对看到过的流言作一些必要的声明。

—————————-
太阳正暖:

现在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到现在才站出来说这些。这些年里我也时不时地会看到这些言之凿凿但实际上仔细看便可发现充斥了“据说、又据说”这些没有来源,无法证实真实性情节的帖子,作为多少知情的人,不是没有冲动过要说些什么。但之所以没有这么做,一方面是想着谣言自会平息,网络毕竟不是传统媒体,很多人说话根本不考虑言责的问题,只图痛快,我们对派出所和公安全力配合,言无不尽,不等于也要对网上的这些ID有回应的责任。另一方面,是为了尊重孙维自己的意愿,她几次劝阻说不必多说,清者自清。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甚至她的沉默本身和我们这些同学朋友的沉默都成了“论据”,谣言日盛,很大地影响到了她的生活和家庭,她决定站出来发表这个声明,我觉得是很有勇气的!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7540.shtml

作者:shoptodrop 回复日期:2006-1-1 20:23:51

『天涯杂谈』关于朱令在协和的医疗差错和个人看法

作者:感而后动 提交日期:2005-12-31 22:29:00

很少来天涯。虽然不是这两天才注册,但今天以前从来没有在此发过帖子。
今天很凑巧看到了关于朱令的一个热贴。因为对其在协和的医疗过程稍有了解,在此提供一些片断的记忆供大家参考。
医疗过程本应保密,但是此事已过去多年,且反复被媒体、网络报道,本人亦不是她的经治医生,谈一些非隐私的所见所闻应该不违背基本伦理吧。
朱令是由当时协和医院神经内科第一把手李主任收入病房的,当时记录在门诊病卡上的入院诊断是:“重金属中毒,锰?铊?”。千万不要砸我,听我讲完,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朱令入协和时的主要表现是四肢无力以及剧烈疼痛和触痛(以至在床上还需要穿棉鞋),任何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是周围神经受损的表现。
刚入院时,医生们便了解朱令是清华学化学的学生,而中毒是周围神经病变的常见病因,因此反复追问朱令有无毒物接触史。可朱令一再表示自己是低年级学生,否认接触毒物的可能。考虑到朱令在寒假前后有两次病情加重的情况,且缺乏中毒史,病房医生首先考虑“慢性Guillain-Barre 综合征”。这是一种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病,年轻女性常见,有复发型。
因为症状不很典型,而患者又是一位优秀的年轻大学生。病房高度重视,组织了全科大讨论。除李主任坚持重金属中毒诊断外,其他医生多支持病房的意见,否决了中毒论。(由此也可以了解协和医疗上的民主作风,只是有时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当然科主任的意见还是值得尊重,主治医生决定查一下朱令的重金属含量。因为协和医院的化验室不能化验锰、铊等的浓度(绝大多数的医院都没有这个能力),当时的一些住院医生和实习医生便查询114,向职业病研究所求助。当时职业病研究所接电话的同志很热情,详细了解了朱令的病情,回答说这肯定不是重金属中毒。这下协和的医生们便偷了懒。
后来朱令的同学们拿着网上国外医生的回信去找协和,因为上面的原因和协和的自傲,很长时间不被重视,以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此事在当时非常轰动。其实媒体开始针对的是协和的误诊,直到了解了到纯学术的问题没有炒作价值而转为鼓吹互联网的作用,这些报道对初期互联网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虽然确诊了,病情的两次加重使大家(包括协和的医生)想当然的认为是中了两次毒,由此才会推测是否有人下毒。
其实,大家还是对铊中毒了解太少:在铊中毒的急性症状后可以有一段潜伏期,再出现其他的如周围神经损害等症状,因此朱令的症状完全可能是一次偶然的中毒所致。

朱令在铊中毒半年后未经解毒治疗却没有死,试问:如果是一个了解铊特性的人来下毒,有多少可能性?
兔子不吃窝边草!虽说确实存在同宿舍大学生间的谋杀案,但是这绝对是小概率事件,因此一旦发生报上就会登。
没有深仇大恨的人之间互相往死里整的可能性有多少?
都是小概率事件,它怎么就会发生?
现在的人大概是电影、故事看多了,感觉任何事情都充满戏剧性,但是朱令中毒事件戏剧性也太强了吧。
其实因为北大清华名校的关系、因为互联网初期媒体宣传的需要,这事已经够戏剧性了!

—————————–
===>  这个线索很重要,请大家能仔细阅读,我们一直忽略了医生的专业意见,请注意这里提出了新的可能.如果能向协和求证,也许案子能有突破.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确认的物化2同学, 李含琳 | Comments Off on [2006-01-01] shoptodrop 回贴总结

[2006-01-01] 太阳正暖回帖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 2006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6-1-1 19:42:50

“作者:snotra
,你是在以什么身份发言?
代表了警察?难道警察搜查都要通过你的批准?你觉得没必要,人家就不搜了?”
===>我在什么地方说了“没必要搜”?我只说派出所的搜查次数的确只有一次?你为什么要曲解?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6-1-1 19:46:11

===>抱歉,太生气了。
“作者:snotra
,你是在以什么身份发言?代表了警察?难道警察搜查都要通过你的批准?你觉得没必要,人家就不搜了?”
===>我在什么地方说了“没必要搜”?我只说派出所的来取朱令的东西的确只有一次?你为什么要曲解?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6-1-1 19:53:40

snotra,对你,我无话可说。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6-1-1 19:55:21

作者:射鸡英雄 回复日期:2006-1-1 19:53:00
to太阳正暖
建议你每天定时来看一到两次,回复一到两次就行了.这样的话,不会被情绪左右,也能一次性有条理的纵览回复.如果一段段的回复答辩,效果有限并且疲于应付.
——————————–
这是对的,非常感谢!

Posted in 确认的物化2同学, 金亚 | Comments Off on [2006-01-01] 太阳正暖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