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September, 1995

[1995-09] 昏迷、铊中毒、自杀、他杀、误服……人们在追问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September 15, 1995

原文尚无扫描件看到,下面内容拷贝自文学城。这可能是第一次在中文媒体上提出可能是两次中毒。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4480/201103/403.html

昏迷、铊中毒、自杀、他杀、误服……人们在追问
《女友》记者:陈童 1995年9月

是谁害的朱令?
那双抚琴的手,还能再弹奏”广陵散”吗?

到今天为止,她这样毫无意识地昏迷已经有5个月之久了。医生诊断为铊中毒。据称这种中毒极为罕见,一般讲如果不是自杀便是他杀,当然也不排除误食。但铊在日常生活中并不是很容易接触到的,毒从何来?

昏迷的女孩叫朱令,21歳,是清华大学三年级学生,校民乐团成员,弹一手好琴。去年12月8日,她觉得肚子疼,但为了三天后将在北京音乐厅的民乐专场演出,她忍住了。演出很成功,她弹了一曲古琴《广陵散》,但心细的母亲看出台上的女儿不对劲,表演结束后曾到后台和朱令的同学说:如果朱令不舒服,让她回家吧。

朱令两天后回到家,浑身疼痛,开始脱发。接着住进北京同仁医院。所有痛苦的检査都做了,但仍不知道是什麼病因。”朱令,你是不是太娇气了? 你没什麼病,别老喊疼。”医生对这个姑娘的痛苦挣扎感到非常奇怪。奇迹出现了,到开学的时候,朱令竟渐渐地恢复了,脸上生出初愈的气色,头发也长全了。大夫说:朱令,你现在看上去比健康人还好。

朱令又回到清华,接着上学。她对母亲得意地说:我多运气,生病也生在寒假,没耽误课。

如果她那时能知道两周后等着她的将是彻夜疼痛和永久的昏迷,她还会暗自庆幸麼?

朱令在顺利地通过几门功课的补考后,给家打了电话“我脚疼”。又是浑身疼痛,又是脱发,但这次朱令失去了前一次的乐观。她伤心地整夜痛哭。”我越劝她没事,可以休学,她越哭!”母亲至今记得那种濒于绝望的哭声。

朱令这次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
检査,一项一项地做,3月10日,朱令陷于昏迷,但病因仍未确诊。

朱令中学时代的同学,北京大学力学系的贝志诚等人在4月10日通过Internet网向全世界发了救援信,在信中详细描述了朱令的病情,十天后收 到回信1500封,其中30%认定为铊中毒。

朱令的原始病歴上,协和医院的李舜伟大夫在第一次诊断时曾怀疑是金属中毒,他写下了“铊”这个字。但终因这种中毒的罕见和朱令并没有接触史,这个结论没受到应有的重视。没有重视这个结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般而言,中毒只有一次发病高潮。因为毒和肿瘤不同,肿瘤会自己长大,但毒是中一克毒就是一克,它只会随着治疗和人体自身代谢一点点减少,不会増多。所以一次中毒一般只会一次发病,如果重复发病,应该是二次中毒。

最后科学鉴定出朱令属“铊中毒”的陈震阳先生说,那时已到了4月28日。

谁能想到她会两次中毒呢?如果是他杀,这意味着两次投毒!

因为想不到,所以当陈震阳先生看到频谱仪打到尽头时,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体内会有这麼多铊? 绝对在1个致死量以上!” 北京劳动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很负责地将实验重新做了一遍,同时找了一个女同事幇忙,将两付样品比着做,结果朱令那付仍是强阳性 ,而女同事的则是阴性。

“我在写报告的时候,心情很沈重。这是中毒案!人命关天,毒从哪来?这种急性铊中毒一般极可能是一次大剂量地呑食。”陈先生说。

目前此事已在公安局立案。

清华大学化学系的副系主任薛老师说:朱令所做的实验其他学生都做,而且作为本科生,她根本无可能接触到含铊物质。

在朱令的宿舍里,她昔日的同学已把杂物和部分行李堆到了属于朱令的那张床上。“我很忙,没有时间给你讲朱令。”舍友这样回答。

在一再坚持下,这位女同学同意“简单讲一下”,下面是原话:“ “朱令,女, 21歳,才貌双全,多才多艺,性格活溌,开朗大方,自去年12月生病,今年3月昏迷,至今仍在协和医生接受治疗,句号。”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重要文档, 媒体报道 | Comments Off on [1995-09] 昏迷、铊中毒、自杀、他杀、误服……人们在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