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June, 2006

[2006-06-11] 孙维(释颜)谎言汇总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une 11,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106190873

作者: 58.39.5.* 2006-6-11 17:32请大家帮助分析整理孙维(释颜)和帮凶的谎言和破绽汇总.顺序不限.希望大家想

到就补充,看看有多少条,要确凿的,可以增加或对应哪条补充但尽量不要重复,。看孙谎言之多

有多少,有多触目惊心!

既然顺序不限,我先开始.

谎言破绽1.孙维声明中写她”我非常同情朱令和他的家人,也和千百万善良的人们一样,希望帮助朱令,并期望早日找出中毒的原因。”

实际在和同宿舍女生的通信中明确表示:不要打电话给他(童宇峰),不要写信给他,不要向他和朱家人透露任何信息.其动机只能是凶手的动机.
证实了孙维根本不想找到凶手,不想真相大白.间接承认她不恨凶手,换言之已经知道凶手是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网友分析 | Comments Off on [2006-06-11] 孙维(释颜)谎言汇总

[2006-06-09] 陪审团 — 朱令案件情况介绍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une 9,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105781100

各位网友好,我把几个问题在这里简单说一下:
一,关于律师:
感谢律师百忙之中还惦记着朱令吧的网友。世界上没有一个法律完全健全的国家,都是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不断发展和完善的。特别是刑法。但是,每个国 家有每个国家完善自己法律的方式,根据我们国家的国情,关于证据法等若干修改法律的事宜,还请律师先联系法律界的专家取得他们的支持,然后按照国家修改宪 法的方式,按程序提出申请,具体可以参照”无罪推定”得通过程序,因为证据法毕竟是’无罪推定”的充分必要条件。至于这里的网友,都是普通的人民群众,大 家来这里,主要是发自于对朱令的同情,对凶手没有受到法律制裁的愤怒,对自己生活环境的担忧。我们在这里,只是让我们的公仆,国家的领导,这些能推动法律 进程的人,听到普通人民的呼声,他们会为人民的利益着想的。
作为朱令的律师,希望你能多发布一些关于朱令案件的情况,比如:童宇峰的报案,进展如何。至于证据法的问题,还是不要在这里讨论,应该向法律界 的泰斗寻求法律解决的途径。每个人都清楚这个案子的意义。即使是你要寻求”无罪推定”的充分必要条件,也是要在这个案子整个事情都弄清楚,真相大白,准备 审判的过程中完善现有法律的某些不足,国外很多法律也都是出现了新的案例,审判中发现了法律的漏洞才修改的,所以,我们首先期待的应该是真相。请律师做一 些更接近真象的工作,比如,寻访当事人,做一些重要的纪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陪审团,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6-06-09] 陪审团 — 朱令案件情况介绍

[2006-06-07] 贝志城 — 关于孙释颜追究二次中毒的问题的辨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une 7,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105070980

从孙释颜自己发表的声明来看,公安询问她的最主要理由是认为她是唯一能够合法接触到铊的朱令的同学。
我们再结合其他一些公开的资料可以看到,公安当时调查了北京所有的化工用品商店,也排查了上百朱令的亲友,得出的结论是朱令本身没有接触铊的可能。
可见在公安部门怀疑孙释颜的论据中,二次中毒绝对不是首要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贝志城, 贝志城及相关人员 | Comments Off on [2006-06-07] 贝志城 — 关于孙释颜追究二次中毒的问题的辨析

[2006-06-07] 贝志城–关于网上贴出的孙维通信和最近的进展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une 7, 2006

关于被公布的通信在 http://spaces.msn.com/sunshiyan/

http://post.baidu.com/f?kz=105070980

关于网上贴出的孙维通信和最近的进展-贝志城

感谢网友们对这个事件持之以恒的关心,昨天我突然看到孙维和一些同学的通信被公布了,加之最近的一些事态进展,有必要跟大家说明一下
1、这些通信应该是真的,我在一月底就收到了类似的内容。感谢这位有心人,同时要指出的是她贴出的一处有问题,就是薛钢替孙维辩护的那九条意见。其实是孙维自己写的,让薛钢加工后以薛钢的名义发表。
转交给我的文件带有Word修改痕迹,因此很容易看出作者是谁和谁改动了什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贝志城, 贝志城及相关人员 | Comments Off on [2006-06-07] 贝志城–关于网上贴出的孙维通信和最近的进展

[2006-06-06] Today南郭吹竽 – 法制的悲哀——清华铊案十一年祭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une 5, 2006

http://www9.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717373&flag=1

天涯杂谈』 法制的悲哀——清华铊案十一年祭
法制的悲哀 ——清华铊案十一年祭
当年清华铊案也曾闹得沸沸扬扬,但因为犯罪嫌疑人的特殊背景,司法机关竟也拿她没法,任世人看其笑话。
请看网友揭露:“1997 年,孙维曾被北京市公安局14处刑拘8小时,供认了全部犯罪事实以及作案经过。”“事情暴露后,公安机关介入,孙维是唯一的被拘审的人,她的供词早就被存 档了,并且当时的主管机构为此特别向包括全国政协办公厅、国办、中办等最高行政机关以及有关领导以书面形式详细汇报了。这份文件,上面的用词非常准确,都 没有用‘推断’这样的字眼来粉饰,直接说明孙维对其所实施的投毒行为供认不讳,并交代了犯罪事实。”该网友还说:我亲眼看到白纸黑字在国家文件上写着: “孙维对其所实施的下毒行为供认不讳,并交代了过程 和细节……但是由于时间久远,司法鉴定部门未能从采集的物品中提取到铊元素及其残余,故无法形成对孙维口供的证据支持……因此,公安机关决定终止案件调 查。”
此说真实度如何?笔者也不敢妄断,但有嫌疑人本人[孙维声明]可作印证:“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在14处 领导和主要办案人员都在场的情况下,我再次提出要求对我进行测谎,被立即拒绝,说‘没有必要了。’”孙女士这声明确实令人费解了:既然宣布解除嫌疑,当了 近一年的“犯罪嫌疑人”的孙女士应当当即要求14处还她清白才对,为什么竟是要求对自己进行测谎(并且是再次要求)?这岂不是自取其辱吗?看来合理的解释 只有一个,那就是孙女士先前确实作过对自己不利的供述,事后想用测谎的技术手段予以推翻,而公安方面则断然拒绝,也就是维持了供词的有效性。
看来孙女士在铊毒案中被拘留时是作了有罪供述的了,但由于孙家族势力的介入,最高领导发话,公安只好遵命放人。所谓“但是由于时间久远,司法鉴定部门未能 从采集的物品中提取到铊元素及其残余,故无法 形成对孙维口供的证据支持”者,不过是托词,地球人都知道:中国警方,尤其是北京公安绝不会如此低能。
本案从立案到孙被刑拘足有两年时间,被认定为嫌疑人的只有孙一人(到今天仍是),警方真的会提取不到铊元素及其残余吗?如果除了口供没有其他证据,那孙 作口供之前的两年内警方是凭什么那么有把握不把其他人纳入调查范围,只铁定的怀疑认定孙小姐一人呢?并且竟敢吃了豹子胆似的对孙小姐实行刑拘呢?看来除了 供词,其他证据肯定是有的,但不能说出来,如果摆出来与供词相互印证就无法“疑罪从无”而是铁案一件,就无法实现释放孙女士而落实领导的意图了。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我等网民虽然不忿也只有认了:谁叫法律是这样写的呢?遵纪守法可是俺小民的头等义务,不然,是有大刑侍候的。
可孙女士偏偏要得了便宜又卖乖,也许是“疑罪从无”的滋味也不好受吧?(所谓“疑罪从无”就是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你犯罪,但因为证据达不到法律规定的证明程度,而按无罪处理。)于十一年后,终于忍不住跳出来洗刷自己了。而网友积压十多年的愤懑也随之喷薄而出。
正如有网友质问道:“如果孙w是冤枉的,那么她为什么不出来控告曝光的媒体,为什么不控告你的学校不发给你毕业证书,不让你出国?以你们家的势力,你是 可以站出来说自己是冤枉的。可以,你没有,你只不过在网络上面发了一个漏洞百出的文章。这个让我对你的行为表示了怀疑。 ……如果那个事情确实不是你做的,那么你可以拿回你的清华大学毕业证书,特别是你的清白名声,你那些老同学对你的尊敬,解除你那些朋友们对你的怀疑,维持 司法的公正,捍卫自己的家庭……最后你就是一个受十年冤枉的名人!!!”
双方网上大战,事件的影响已不限于个案,这个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可以 说是对中国司法制度的拷问,中国司法的标杆。当局的处理关系重大,处理恰当,则可以有效的挽回民心;再搞刑不上大夫(包括大夫的亲属)那一套,只能使民众 进一步丧失对政府的已经有限的信心。事情的性质已不再是一个公民个体的冤屈,而是D将向世人宣示准备建立一个如何的体制社会。ZG政府自己向世人所宣示的 “依法治国”、“在适用法律上人人平等”究竟有几分真诚?!
11年后的今天,大家到这里来呐喊,已经不单纯是为了一个受害人的悲惨生活现状和 一桩未破的凶案(事实上,这样的案子已经很多很多,每天我们周围发生)。我们来到这里,更是为那凶杀背后的黑暗所震怒,为我们的生存环境所忧虑,为我们的 未来感到不安。所以,我们不仅为朱L喊冤,希望她和她的家人得到公正的待遇,同时,我们更是为了纠正一种错置,为了还原一个公正秩序,为了维护这个国家法 律的尊严和阶层的平等 。
如果说孙W是坏,是因为她嫉妒和人性的凶残丑陋,残害了自己的同学。但是更坏的还不是她,而是她的家人,那些为她的犯罪提供保护伞的人。明知其有罪,却利用自己的职权,干预司法程序,破坏社会公正秩序,这难道不是一 种更大的犯罪吗?
孙W害人,只害了一个朱L,但是,职权犯罪,强奸司法,却是毁了一个国家的秩序,伤害 了千千万万人民的心。
毋庸讳言,笔者倾向于认为孙投毒的嫌疑。当年案发之时,其保护伞赫赫威势,只用于保护其孙女逃避法律追究。孙主席不会不知道,如果真的不是自己孙女犯 罪,最好的做法就是要求公安侦破本案。 案件不破,孙女士决不能真正洗白,也就无法彻底堵住天下悠悠苍生之口,孙小姐将一生都要面对舆论的拷问与审判。如果孙主席有此姿态,依首都公安的本事,案 情自不难水落石出。即使退一万步说,公安再不济,查不出真凶,也会在侦查中查出孙小姐无罪的有力证据。孙家殊不出此,而是动用政治势力草草封案放人,强行 封锁媒体,压制不同声音,只能说他们孙家是做贼心虚,对谁是凶手早已心知肚明。不要总认为中国人民素质低,单凭你孙家这一手,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你家 公主就是凶手!
因此也就不值得奇怪的了,以孙家的权势,竟然忍下了清华大学的刁难。据小子所知,一些因欠下费用而被学校扣下毕业证的农家子, 也敢把学校告上法庭。清华敢于刁难主席家“公主”,若无过硬把柄,岂不是吃了豹子胆?而孙家居然不敢吱声,正说明了他们有不敢触及的顾忌。——那除了彼此 心照不宣的铊投毒案还会有什么呢?!
尤怪我们 (孙家之外) 的领导竟然会公然屁护一个臭名昭著的罪犯而不怕失去民心。难道社会真的进步到了“以德治国”,“依法治国”就可以扔到茅厕里去了?你对孙家固然有“恩 德”,但13亿人能有几个如孙女士幸运呢?难道朱家的人就不是你子民了?对他们以及中国人民来说,你“德”在那里,义在何方?这案件可是全中国人、全世界 人眼瞪瞪看着的。还要为政府留下一点面子吧。再说,为一人而失亿兆民之心,这也太不划算了吧?
常听你老教导说“人权就是生存权”。小子虽愚 昧,但由于“喉舌”的多方灌输,也算接受了你老的伟大思想,“人首先还是要生存的”。但现在朱L小姐碍了谁了?只是比别人优秀一点,就被人残酷剥夺了生存 权(如果有人争辩说朱小姐还有生存权,恕笔者愚昧,又要有劳你“喉舌”的启蒙了)?难道说权贵阶层的生存权高于平民的生存权?权势者可以任意杀人而不用负 任何法律后果?所谓“中国人民的生存权”竟是假的?!
逝者已矣,亡羊补牢,尤为未晚。笔者寄语胡温当局,本案要想彻底蒙住是不可能的了,即使可以封住媒体,也堵不住民间之口。本案也是要在民间流传的,后世总有列入官方文卷的时候,到那时,执政者也将不免鞭挞叽诮。与其如此,不如重启此案,伸张国法,还天下一个清白。
从来的正义伸张,都会换来民心的振奋。当年邓公主政,从平反冤假错案入手,拨乱反正,开创了崭新之局,受惠至今。于今礼崩乐坏之际,更宜雪冤狱而振奋人心,顺天道而收民意。水可覆舟,但更可载舟。就看人们的利用了。
另外,通过本案与其他一系列类似案件的审理,追究幕后黑手,一洗官场腐败之气,既可挽回人民对司法的信任,又可以探索一条与民意协作的道路,一举数得,就看当局的勇气了。
至于有人说,怕是时间久远,找不到使凶手伏法的证据了。笔者认为:此乃书生之见。笔者相信,除了孙小姐的供述外,本案肯定还有绝对过硬的证据(虽然公安 现在还不肯把它拿出来)。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哪个吃了豹子胆敢在孙小姐的刑拘证上签字?有道是缚虎容易放虎难,谁能应付得了这个篓子?在中国,孙志刚可 以死在收容站,而任何人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都不敢让孙小姐受半点委屈。
春秋时期,齐鲁之战前,曹刿进行形势分析,对鲁国贵族“小信未孚”的政治表演秀,“小惠未遍”的亲民表演秀一屑不顾,只认可司法公正是“忠之属也”的表现,是战争的基础。可见司法为立国之本,是二千多年前的古人已经明白了的事,今天的主政者总不至于如此低能吧?
正如友网有所说,我们的能力有限,只不过是把一根稻草放上骆驼的背上,但千万根稻草不停的放上去,就会有压断这丑陋骆驼脊梁的一天。——是否如此,得看历史的检验了。

Posted in 网友分析 | Comments Off on [2006-06-06] Today南郭吹竽 – 法制的悲哀——清华铊案十一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