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March, 2002

[2002-03-25] 贝志城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25, 2002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贝志城

七年后的今天,我已经拥有一个上百人的公司了;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血红色的北京。沙尘暴笼罩下的北京正好应和我的心情,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勇敢的少年了,但我仍然是个好人吗?

朱令仍然在瘫痪,当年她为了纪念姐姐在中学园圃里种的树已经枝叶繁茂。今天的我可以做些什么呢?呼唤更多的人尽我们的财力,给朱令物质上的帮助;这恐怕是不够的。也许可以想办法拨开重重迷雾,尽量接近事件的真相;也许可以呼唤更多的人,起来谴责实践中那些丑恶的人。这样,多少能够替她找回一些迟来的正义。

朱令事件的凶手还不能完全肯定是谁,但我们要谴责政治在里面的干预。从铊盐的特征来看,并非完全无味,致死量超过600毫克。凶手一定是非常接近朱令的人,可以送给她食物和饮料,饮料还会以咖啡这样掩盖性强的可能性为大。所以几乎可以相信凶手是朱令的女同学。(这并非是警方的主要依据)

大多数朱令的同学不相信谋杀朱令的凶手是孙某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孙某和朱令的关系并不坏,而和朱令关系恶劣的女同学另有其人。但从上面可以看到,如果当时不是和朱令关系较好的人,很难获得下毒的机会。另一方面,警方决不像我们通常想象的那么简单,人际关系不是作为一个重要的证据存在于警方的思考里的。但我听说的一个情况很有意思,据说朱令和孙某因为都是北京考来的,关系不错,朱令介绍孙某也参加了民乐团,而且练习的也是古筝,由于朱令的水平高,孙某几乎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考虑到朱令第一次中毒是在一二九清华民乐队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前夕这样一个日子里,这个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关于孙某是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人的传闻,我也听说过,我所知道的是朱令被确诊后,清华的校方先是矢口否认有任何学生可以接触到铊的来源(当时的意思是我们清华和朱令中毒没关系),后来在警方调查下,承认只有孙某曾和一名教授做过的一个课题可以合法接触到铊。这里面是否存在学校为了掩盖毒物管理不严,其实很多学生都可以获得铊的事实,导致了误导警方,我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朱令的同学可以提供更多的资料。

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正义是否还会光临这个苦难的家庭。我只想尽我的努力。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2-03-25] 贝志城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2002-03-20]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20, 2002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message/57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Posted By:
beizhch
Wed Mar 20, 2002 12:09 pm |
Options

 

七年后的今天,我已经拥有一个上百人的公司了;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血红色的北京。沙尘暴笼罩下的北京正好应和我的心情,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勇敢的少年了,但我仍然是个好人吗?

朱令仍然在瘫痪,当年她为了纪念姐姐在中学园圃里种的树已经枝叶繁茂。今天的我可以做些什么呢?呼唤更多的人尽我们的财力,给朱令物质上的帮助;这恐怕是不够的。也许可以想办法拨开重重迷雾,尽量接近事件的真相;也许可以呼唤更多的人,起来谴责实践中那些丑恶的人。这样,多少能够替她找回一些迟来的正义。

朱令事件的凶手还不能完全肯定是谁,但我们要谴责政治在里面的干预。从铊盐的特征来看,并非完全无味,致死量超过600毫克。凶手一定是非常接近朱令的人,可以送给她食物和饮料,饮料还会以咖啡这样掩盖性强的可能性为大。所以几乎可以相信凶手是朱令的女同学。(这并非是警方的主要依据)

大多数朱令的同学不相信谋杀朱令的凶手是孙维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孙维和朱令的关系并不坏,而和朱令关系恶劣的女同学另有其人。但从上面可以看到,如果当时不是和朱令关系较好的人,很难获得下毒的机会。另一方面,警方决不像我们通常想象得那么简单,人际关系不是作为一个重要的证据存在于警方的思考里的。但我听说的一个情况很有意思,据说朱令和孙维因为都是北京考来的,关系不错,朱令介绍孙维也参加了民乐团,而且练习的也是古筝,由于朱令的水平高,孙维几乎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考虑到朱令第一次中毒是在一二九清华民乐队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前夕这样一个日子里,这个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关于孙维是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人的传闻,我也听说过,我所知道的是朱令被确诊后,清华的校方先是矢口否认有任何学生可以接触到铊的来源(当时的意思是我们清华和朱令中毒没关系),后来在警方调查下,承认只有孙维曾和一名教授做过得的一个课题可以合法接触到铊。这里面是否存在学校为了掩盖毒物管理不严,其实很多学生都可以获得铊的事实,导致了误导警方,我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朱令的同学可以提供更多的资料。

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正以是否还会光临这个苦难的家庭。我只想尽我的努力。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2-03-20]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2002-03-15] 贝志城 — 告诉我朱令班上团委书记言论的朋友和我的通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15, 2002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message/44

告诉我朱令班上团委书记言论的朋友和我的通信

From: 贝志城
Date: Fri Mar 15, 2002 12:51 am
Subject: 告诉我朱令班上团委书记言论的朋友和我的通信

—–邮件原件—–

发件人:xxxx

xxxxxxxxxxxxxxxxxxxxxx

可不可以不要加“团委书记”这四个字呢?

这样就不知道在说他啦!

xxxx

—–我的回信—–

Hi:

这两年来我们各忙各的。很少通信;想不到再次通信竟然是为了朱令的问题。多年以来,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一则是你对我帮助良多,二则你的为人很好,即使在我的行为给你带来困扰的情况下,你也只是委婉的指出来,很少指责我。这次的事情我会这么做,有必要将我的想法解释给你。

朱令的事件是一个极大的悲剧,要对这一悲剧负责的人我认为的顺序是:1、谋杀嫌疑犯;2、清华某些冷血的领导和学生;3、协和医院。(后面我会讲到我之所以排出这个顺序的原因)。

所以,你应该还记得当年我们的一位朋友给你讲过清华流传的关于朱令中毒原因的无聊谣言(大概是朱令他爸爸走私铊,装在饼干桶里,导致朱令中毒)。我认为这个谣言的产生很可能和凶手有关,立即向警方报告了。我当然不会乐意见到我们的这位朋友遇到警方粗暴的盘问,但是在也许能够帮助朱令寻找正义和避免给朋友带来尴尬两者间,我选择了前者。

这次这位名叫薛钢的团支书的冷血言论“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到优秀毕业班…”,我为什么要加以谴责,你可以看一下朱令一位大学同学的来信:

“我宿舍的同学在最初得知朱令的症状后,曾经有一位同学怀疑是重金属中毒。可惜的是一则我们对于详细情况不了解,二则上面的意思认为协和一定会尽力,医院的大夫总比我们知道得多,不要给协和造成太大的压力。”

这段话的“上面”当然包括这位薛钢,如果不是他们的麻木不仁和冷血来压制朱令同学想要帮助朱令的想法,以朱令同学在化学方面的知识,和他们知道朱令病情的即时性(比我早15天左右),朱令的确诊至少可能早20天(你应该记得以我们那点贫乏的化学知识,要不是你做的邮件分析软件显示2000多份信中非常高的比例怀疑是铊中毒,我们根本不可能想到哪里去),那么朱令也很有可能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所以,我认为他们在朱令事件上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在道德意义上他们实际是杀人犯的帮凶!

朱令的事件的确使我对清华的成见极深,但在我收到他的同学的来信后,多少改变了看法,我想两所学校、大至两个国家,其实绝大多数学生、老百姓情况是一样的。对待事务的态度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差别,根本原因在于少数领导者和有能力影响群众行为的人的做法;之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冷血的清华,并非是朱令的同学冷血,而是包括这位团支部书记在内的少数管理者冷血。在公开谴责这种冷血行为和避免让你尴尬这两种选择上,我选择前者。

我相信这位团支书和其他清华的管理者从来没有因为朱令的事情失眠过,也没有因为他们的冷血言论、错误行为内疚过(当然他们多半都不认为这些言论冷血,那些行为错误)。而如果我做的事情可以让他们多少感到狼狈,我是很乐于见到这一场面的。

贝志城

PS:1、这位团委书记的言论早在各大论坛发表过了,你看到的晚了。2、我给你的回信,我会发表。我想这样这位团委书记即使要对号入座,也怪不到你头上了。

PS2: 顺便回答一些人的问题,1、朱令姐姐的死大多数人是当作意外的,即使不是意外我想也和朱令事件没什么联系。2、孙维是嫌疑犯的事情,朱令的亲人、朋友、同学都不曾想到,是警方通过各种证据怀疑到的。所以决不是一些关心朱令的人猜测的,至于很多接近孙维的人说她不像,想一想那个泼熊的刘海洋,他的朋友、同学、家人不也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罪犯的心理,岂是我等可以理解的。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2-03-15] 贝志城 — 告诉我朱令班上团委书记言论的朋友和我的通信

[2002-03-08] 贝志城 — 朱令中学好友的话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8, 2002

挖出来一些贝志城早期的话。可以作为历史记录下来。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message/13

From: “beizhch”
Date: Fri Mar 8, 2002 1:58 am
Subject: 朱令中学好友的话

附件里的文章把我多年来极力想忘掉的东西又一次抖了出来。我从不敢回忆这
件事。1995年,北大。就在几天前还活蹦乱跳地来北大找我玩并和我一起上我们
系的外教口语课的朱令,就那末突然间“离开了”我们。她没有死,但是她的
“活着”每每令我更加恐惧,对清华,对她身边的功利熏心冲满嫉妒和罪恶的
人,对一个人的命运变化的不解,对很多当时的我无法明白的、难以接受的事
实,还有我和其他人的无能为力。这种恐惧在每一次去看她,或每一次在报纸
上读到她的情况时都会加俱。我去过那个“犯罪现场”,朱令在清华的宿舍,
就在事发前一个月。我只记得那儿的狭小黑暗和冰冷的眼神,还有,朱令喜欢
到我们学校来。

七年了,事情仍然没有结束。我们应该为她做点什么了。不知有没有人愿意一
起去看看我们的朱令?

附:我访问新雨丝有困难,所以我的帖子大家可以随便转贴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2-03-08] 贝志城 — 朱令中学好友的话

[2002-03-07] truist《欲夺天公泪,化为丽人行》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7, 2002

◇◇新语丝(www.xys.org)(www.xys3.org)(groups.yahoo.com/group/xys)◇◇

欲夺天公泪,化为丽人行

truist

最近大家眼光集中在清华北大的铊中毒事件上。这是很令人
悲伤的事件。特别是朱令,生不如死,冤不得报,尤其令人
同情。而事情的经过又如此令人发指,但是又掩盖和伪装得
如此巧妙,使人纵然想挺身相助,也是拔剑四顾两茫然。

一个人的冤痛,感到心寒与痛苦的不仅仅是被害人和他们的
亲人,更是全体有良心的人的伤痛。这是我们集体的耻辱,
是我们心口永远也磨灭不掉的刀痕。

大概是十几年前,我读到中国一位著名美学家为一篇小说写
的评论。小说记得象是丛维熙先生写的,大致是说文革劳改
队里面有一个男的落魄人,爱上了一个女的落魄人。可是当
男落魄人得知女落魄人竟然是一个‘叛国罪犯’时,实在无
法继续爱情,因为他无法平衡自己的‘爱国心’。美学家采
用了这样一个标题‘愿将忧国泪,化为丽人行’,表达对女
主人公的宽容,同情和祝福。当时我读了,深觉其深刻和伟
大。这位美学家曾经是我就读的大学的教授。没有想到,这
位美学家的女儿,因为被剥夺上大学的机会,又没有亲人照
料(美学家携妻流亡海外),竟然精神分裂而惨死。这个小
姑娘,从小跟父亲在西北流放,受过很多苦。最后惨死了结。
再伟大的美学家,恐怕也无法用审美的眼光去看待这样的事
情。

于是,我也借用这个的句子,来表达我对不幸的朱令的同情
和祝愿。天公是什么?上帝我是不信的。天公大概就是冥冥
宇宙本身吧,或许是这里许多的热情人们。天公的眼泪,大
概也是功效超越观音菩萨的甘露水的一种起死回生的良药吧。
丽人,当然是指朱令,她据说是多才多艺。当然不是指那些
没有良心的同学之类。丽人,也泛指所有遭受冤屈的不幸女
性。在我们这样一个社会里面,这样的不幸太多了。当然,
不幸的事情是不分男女的。化为丽人行是祝愿朱令能够重新
站起来,再次品尝人间酸甜苦辣。虽然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小
的。

谨以此,祝愿朱令,另:
蔑视那些没有良心的朱令的同宿舍同学;
蔑视那些所谓的面子权威;
蔑视事件背后的权势黑手;
诅咒凶手。

◇◇新语丝(www.xys.org)(www.xys3.org)(groups.yahoo.com/group/xys)◇◇

Posted in 网友分析 | Comments Off on [2002-03-07] truist《欲夺天公泪,化为丽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