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April, 2006

[2006-04-30] 可待 —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30,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96932756

     从去年底开始关注这个事件,虽对其中的有些具体细节可能有疏漏,知道的不够全面,但基本的框架事实却是清楚的。
   一直想去看望下,在得到了朱家的电话后,4月27日,我拨通了电话,虽然此前我已在纸上打好的草稿,该说什么,不该问什么。但仍然紧张得 很。因为在网上,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因为两位老人惨遭如此不幸,他们变得冷漠、变得对人多猜疑,不友好,甚至我还以为如果有哪句话稍有不慎,就会得到对方 的恶语相加,要咬人的地步。本来嘛,两个优秀的女儿都惨遭如此不幸,而又一样地没有得到任何方面给出任何的说法,人变得极端、不合群,这都是常人很容易想 见的,不变,才是意外或说奇迹。
   再加上,告诉我电话号码的对朱家还算熟识的我的朋友,在告我电话的同时,附了句“对于陌生人他们可能语气比较保守”。我心里更是咯噔一下。 作为一个陌生人,说实话,电话是我硬着头皮打的。
   吴叔叔接的电话,在简短地问候与自我介绍后,我开始询问朱令姐姐的身体状况,吴叔叔就从听觉、视觉、说话、饮食起居,以及每天的康复运动等一一说起来。我又问两位老人的身体状况,吴叔叔说,朱阿姨前年摔倒,后来在医院悉心治疗下,康复地比较好了……
   从答话中,我没有感觉到吴叔叔有任何的“保守”,而且,他给我的感觉是,他这样详尽地介绍,是他老人家觉得这是自己对所有关心、关注朱令的人的应尽的一种义务。
   之后,我说想过去看望下,吴叔叔表示了感谢后,告诉我地址,又问我在哪里,告诉我坐几路公车,到那边怎么找,等等。细心到像一个老人不放心自己要出门的孩子。
   通话时间我没计,只是放下电话,愣了会后,我突然“醒悟”,我原来硬着的头皮什么时候不再“存在”了。
   4月29日,走在楼下时,我给朱家挂电话,接电话的是朱阿姨,因为还未跟朱阿姨打过“交道”,依然紧张,几句话后,我进到家里,第一眼见到 的是朱阿姨,因为是下午两点,我以为是因为刚过午休,朱阿姨眼里少了些常人的神采,像刚睡醒的样子,但,直到5点钟我快走时,我们面对面,我看到她的眼神 依然如此。只是自始至终,她的态度是温和的,语气是平和的。
   近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朱令姐姐一直处于睡觉状态,吸着氧辅助呼吸。朱阿姨说,因为脑神经系统严重受损坏,她经常这样一下睡上二十几个小时,然后又长时间地醒着。我看到朱令姐姐比网上照片里瘦了些,实落了些。这应该算是一种康复与进步吧。
   三个小时里,我一直跟朱阿姨、吴叔叔在聊天(主要是朱阿姨和我,我们俩聊得比较多),吴叔叔偶尔插几句,给我续了几次水。
    在去之前,我就告诉自己,只关注朱令姐姐及老人的健康,对于案件,都没有结果,自己也帮不上什么,而且对当事人来说,总是回忆那些并不是什么情愿与令人愉快地事情。
   但是,事实上,在我们见面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谈论事件(或说案件)本身。从十几年前到现在,其中有我知道的,也有我从网上没有看到的,以及网上有的,与事实相悖的。朱阿姨就这样,对一个初来的, 身份事实、目的都未确认的陌生人“保守”地和盘托出。
    从我的接触和了解到的,如果要说两位老人身上有什么老知识分子的“坏习性”的话,那就是老实、实在、不张扬,遇到事情通过公开途径无法解 决时的默然承受与无权无势的脆弱。但从谈话中,我丝毫未感觉到他们的不逊、多疑、一根筋的迂腐,及对人的冷漠。(例如,朱阿姨说,他们从十几年前就非常希 望能多接触朱令的同学、校方及有关各方,并付诸行动来主动接触,希望能更多地了解事实与真相,对此,他们直到现在都是持开放及欢迎的态度,但是除了少有的 几个,没有人理他们,没有人来告诉他们,甚至朱阿姨在那届学生快要毕业各奔东西时,主动写给有关班干部的信件,也沉入大海,杳无音讯。)
   笑容少,是因为他们的遭遇让他们在面对他人时,很难笑成一朵花地表里如一。
  “不合群”,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自来熟的外向型性格。
   但,即使这样,在我临走告别时,朱阿姨执意送我到楼下,到楼下,又说送我到车站。真的要走了,朱阿姨握着我的手,我感到一股温暖来自对方。 她说,“你手这么凉,家里凉……”我说,“没有,我手就这样。”之后还说了什么, 我记不太清了, 当时有些激动, 因为我妈妈握我手时也总这么说。
后来,坐上车,我才想起,我刚到时告诉了他们我是第一次到那边,而且公车还绕了好大的弯。没想到,这句无心的话,却让他们记在心上,并执意出来送我。
    可幸的是,在回家的车站下,我找到了从他们家到我住的地方的不用再换乘,也不用绕弯的特快公车。我心里充满感激与轻松。
    希望所有关心、关注朱令事件的富有同情心、正义感,善良的人们之间的沟通不再绕弯;希望案件的了结 ,能搭上特快公车。

                                                      
                                          —–可待
                                              06年 4月30日

作者: 210.82.59.*  2006-4-30 18:16

Posted in 网友分析,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6-04-30] 可待 —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

[2006-04-24] 朱令律师 — 关于知情医生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24,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95844810

1 关于知情医生 今天上午,我们律所办事人员接到自称网名为“知情医生”的电话,说他是知情医生,身份已经暴露,并遭受到了不明人士的干扰,今后不便就朱令案件发表 言论。“知情医生”同时告诉了他使用的ID及密码,经过我们测试,ID及密码是正确的,现知情医生的ID及密码由我们律师掌握。

知情医生的观点仅代表其个人,我们不发表任何评论,其陈述的事实与我们现在所掌握的事实没有冲突,其摘抄的朱令法医鉴定结论与我们所掌握的 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出具的(2000)京法科鉴字第1035号鉴定文书最后部分的《鉴定意见》完全一致。下一步如何进行,在当事人没有明确表态 前,我们律师保持沉默。

知情医生向我们表明,以后不会再在网上发表言论。如果朱令案件的知情者在网上以匿名的形式发表文章,都受到公开的指责与打击,那么其在网下 与我们律师联系就会有更大的顾虑,更不用说敢公开的出庭作证。在此,我们提醒广大网友,大家在网上可以意气风发、粪土当年万户侯,但知情者却身处险境,所 以请大家理解并善待知情者,朱令案远比广大网友想象的复杂,我们需要各方面的知情者提供线索和证据,以还原事情的真相,同时请广大网友塑造一个公平、公正 的舆论环境来推动朱令案的发展,以维护朱令及其家人的合法权益。

最后,再一次感谢广大网友对朱令及其律师的支持!

张捷、李海霞律师
作者: 朱令律师 2006-4-24 17:38

Posted in 朱令律师 | Comments Off on [2006-04-24] 朱令律师 — 关于知情医生

[2006-04-24] 目寒星 —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24, 2006

我在上大学时,一位非常令学生尊敬的教授,在授完课业后,给我们留下这么一句话:“志存高远,脚踏实地”。

这句话,伴着我耳边从毕业,一直到现在。我是一个从小有很多理想和目标的人,可惜我毅力不够,可惜我好高鹜远,一件都没有实现。有时候夜深人静的 时候,我感到很挫折,挫折背后的思考原因还是我自己,志存高远是对的,但脚踏实地则更为重要,后者,才是做事业最基础最关键的基石。

回到朱令事件中来,我不禁又想起了这句话,最近吧内引起争议的讨论主题,似乎印证了这一点。很多人各抒已见,慷慨陈词自己的观点,归根到底的主题 就是,朱令是受害者,我们要找出真凶。由此,大家也提出了各种追讨真凶的方法,可是,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朱令案件,如果没有公安机关重审,最终这个事件是 会在各种流言中化解。没有公安机关的重审,一切都只是街头巷尾的猜测,不管我们猜测多少人,多少个团伙,没有正常的司法公正和途径,最终,也许一个真正有 罪的人都不能被证明,一个真正有罪的人都不能被绳之以法以给朱令和她年迈的双亲讨回公道。那么,我们花费了精力,我们大胆的各种猜测,我们在此激烈的辩 论,又有什么最终的结果?

我是一个不喜欢争论的人,因为我从来没有从争论中看到结果,而真正得到结果的正是行动和实践。我喜欢相信社会各职各尽所能,这就是社会要设立不同 职业的基本原则,以分工不同来达到最大合理化的利用社会资源。朱令事件中,我们愤怒和谴责的基本原因是社会管理公正的这个职能出现了偏差和不公。我们力所 能及和所要作得努力是使这种偏差回归正常轨道。使管理社会公正公平的职能机构能够尽其职。用口头话来说,就是用我们的舆论和网络民意,给公安机关和相应机 构以压力,要求秉公重新审理案件。

抱着这个目的,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就是努力使朱令事件不被人遗忘,扩大朱令事件的影响,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帮助朱令,关注朱令。所以,我们有了北 京帮助朱令小组,有了制作t-shirt的活动,很多人很热心,提出各种建议和意见,但是,我们的力量还是太有限。北京帮助朱令小组虽然成立,但是,人员 非常有限,t-shirt虽然制作出来,但是,国内的捐款系统迟迟不能启动,国外虽然已经有了各种正常的捐款渠道,但是,捐款捐助朱令的人也并不太多,t -shirt工程虽然启动,但是,也还并没有达到高潮。我们还需要做很多实际的工作,用实践来帮助朱令和她的家人,,我们还需要很多人的帮助。我们要走的 路还很长。

这个时候,我们最应该做什么?是流于各种猜测以讨论其各种可行性?还是着手努力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帮助朱令及其年迈的双亲?我请大家都冷静 的想一想,为了朱令,为了她年迈的双亲,为了使更多的人来关注朱令,帮助朱令,使我们的声音足够大,能被听到,能团结尽可能多的人,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 需要怎么做?

谢谢大家! 作者: 目寒星  2006-4-24 00:36

Posted in 目寒星, 网友分析 | Comments Off on [2006-04-24] 目寒星 — 志存高远,脚踏实地

[2006-04-19] zenyup — 在11年后,清华还在开什么会?!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19,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94767673

作者: zenyup 2006-4-19 10:26

几次听到消息说,针对这次的网络事件,清华又开了会。
我不明白清华在11年后的今天,又开了什么会?
是封锁消息?强令有关人员闭嘴?还是商量采取有效措施,配合公安人员破案?还是要积极破坏证据,以可耻的沉默死保清华的名誉?

不明白清华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们还是怕承担11年前的责任,所以投鼠忌器?甘心情愿地做孙家的帮凶?
他们还是怕舆论的热潮引火烧身?以不变应万变,和孙家一样,期待热潮过去,一切烟消云散,又恢复平静,他们还可以继续鼓吹百年名校的厚德载物?
他们还是怕破了案,抓了孙家,把其他学生也引出来,巨大投毒丑闻使清华面上蒙羞?
还是担心老师也参与其中,真相大白后学校将承担更大的司法责任?
或者由于破案,把校方当年的包庇与失责统统曝光?某些人要承担领导责任,丢失乌纱帽?

扑朔迷离,我们外人很难堪破其中。
但是我们看到一个事实,他们并没有积极帮助朱家,也没有积极配合公安把事实搞清楚,帮助有关部门把投毒犯绳之以法,还以公正。

在司法与道德的选择上,清华大学选择了姑息,选择了纵容,选择了包庇,选择了顽抗,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谎言,选择了推委,选择了虚伪,……
11年了,清华大学,那些本应令人尊敬的师长们,在不断地在做着自己的选择。他们面对学生,面对老师,面对公安,面对受害者家属,面对社会,面对舆论,面对未来,面对过去,他们的选择,却从始至终,令人心寒。

当年的严令集体封口,今天的再度禁声。在整个事件中,清华的不作为是那么的不名誉,那么的可耻。
面对被残害的学生,正义被老师们鄙弃了,他们集体逃避了。
面对强大的权势,骨气被老师们鄙弃了,他们集体屈服了。
面对被践踏的司法,公正被老师们鄙弃了,他们集体自保了。
面对重启调查的呼吁,良知被老师们鄙弃了,他们集体开会了。
他们已经彻底沦丧了道德,背弃了法律,彻底沦落为(不管是情愿还是不情愿)孙铊黑势力家族的帮凶。他们已经成为一群无可挽救的,和孙铊一样黑暗的鬼魂。

开会吧,最高学府的老师们,开完会,你们,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和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再去站上高高的讲台,面对一个个原本清白的灵魂,去教书育人吧。

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清华大学会产生朱自清先生这样的人,恕我无知,后来我查了一下朱先生的简历,才恍然大悟,原来朱先生是从北大毕业后,于25年到清华教书的。他并不是清华的学生。难怪。

不过如果他还活着,今天也一定会羞辱地投湖。

Posted in 网友分析, zenyup | Comments Off on [2006-04-19] zenyup — 在11年后,清华还在开什么会?!

[2006-04-16] 知情医生 — 谈朱令案协和的问题并揭开铊医生思佳丽的画皮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16,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94258983

作者: 知情医生 2006-4-16 11:35

我在网络上提出协和的责任,引起铊世丽人思佳丽MM的反常失态,就其问题我再说明几点:

第一、事情的关键是清华大学没有给协和提供“朱令不可能接触到铊的证明”,这是我披露问题的关键,但是铊医生以及其马甲们却避而不谈。如果清华大学提供了朱令没有可能接触铊的证明,那么造成朱令误诊清华大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没有,协和在高度怀疑铊中毒的情况下排除铊中毒的可能就一定是故意的、恶意的行为,我所提供的做医学试验只是一种不能排除的假设,当然医生为了巨额医疗费后面的回扣是另一种合理假设,但是只要协和是故意行为,不论属于什么原因,均罪责难逃,在定罪时只是一个影响民愤的酌定情节。

第二、朱令爸爸自己想尽各种办法拿药,已经是经过北京三台媒体报道的事情,协和在此时哪里去了。说到水彩的普蓝士不是普鲁士蓝,大家可以查资料,但是我这里要说明的是水彩是能够让儿童使用的颜料,我们小时候都使用过它,对于儿童用品有害物质的指标也是很严格的。而且对于过敏是可以皮试的,即使是高纯度,过敏皮试也是需要的,至于发生血栓的可能性是有,但是对于朱令需要救命的危急时刻,这种风险是非常值得冒的。而且在朱令求助回复的邮件里面专门有人提到没有高纯度的可以先试用工业纯的(工业纯应当比能够让孩子使用的水彩纯度还低,并且不排除有害物质的存在)

我承认把协和的责任提到桌面儿上可能成为凶手铊降低责任的理由,但是对于故意杀人并不构成一定从轻的充分条件,而且大家不要把铊们的法律水平想得跟幼儿一样,这里即使不提协和,在审判铊的时候铊也是一定会提,铊如果提出来了,我们也是不能要求法院枉法办案的,但是这里我要着重给网友介绍一下我为什么提这些情况的必要性。

按照清华大学提供给公安的证据,铊是唯一接触铊的人,如果协和有“清华大学提供了没有铊的证明”,就与清华大学提供给公安的证据相矛盾,反而让铊脱罪。所以从反面来看,协和一再对外宣称是“清华大学的说明”让他们排除铊中毒的就有问题,协和说了谎,否则铊一定会如获至宝的在自己的声明中把这么重要的证据加上的。而且协和在诉讼中也是一定要把对于自己最有力的这一条加上。所以即使不是像我一样亲身所见,网友们通过合理的逻辑分析也是能够得出正确结论的。

关于协和的责任到底是渎职罪还是故意杀人,认定时关键看是否有故意的行为,渎职罪是一种过失行为,如果是故意就没有渎职罪一说!而故意分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凶手投毒是直接故意,而间接故意是明知危害的结果会发生却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如果没有“清华大学说明朱令不能接触到铊”,却又有不可思议的50万元天价药费、拒绝世界医生对于铊中毒的怀疑、在病人家属发现铊的化验机构后还拒绝进行铊化验、给病人家属化验铊设置障碍、确诊铊中毒后要病人家属找药等等一系列事实联系起来,怎么能让人相信协和的行为仅仅是失误?如果协和有清华大学提供的没有铊的证据,那么排除铊中毒不化验已经是渎职行为,美国的医生可能还不知道协和根本没有清华大学排除铊的证据,如果他知道,可能就是另外的样子。

这里网友们要看看为什么铊医生要强调是渎职罪呢?因为渎职罪是有追诉期限的,现在渎职罪的追诉时效已经过去,而故意杀人罪的时效对于协和里面的犯罪嫌疑人来说也是很紧迫了,他们一再强调等直接故意的凶手审判了再追诉协和,实际上是要拖过追诉协和犯罪案件的时效啊!!!因为对于协和的追诉,由于公安没有立案,与公安已经立案的投毒案件的时效是不同的,这里大家可以看看律师对于案件时效的论述和相关法律条文。

我进一步揭开铊医生的画皮,我们一起看看铊医生一再强调的渎职罪吧。如果她是一个医生,对于医生在医疗过程中可能承担的各种法律责任就一定很清楚,医生不是政府公职人员,没有渎职罪!对于医生的渎职行为,有专门的罪名,叫医疗事故罪,铊医生也是一定该知道这个罪名,但是铊医生为什么要提出渎职罪呢?关键是渎职罪公安都没有权利侦查,要检察院的专门机构,而且渎职罪已经过了追诉时效。而医疗事故罪是一个当事人可以自诉的罪名,朱令律师可以起诉,而渎职罪的追诉时效是从渎职行为发生的时间起算的,医疗事故罪是以治疗完成开始起算时效的,朱令的治疗应当说现在也没有完成。大家伙儿知道其中的差别了吧!铊医生这种故意的提法恶意非常明显。

我们再看看朱令案件的封案是何人所为,朱令案件在本次网络关注以前,媒体没有报道过投毒凶手的问题,由于公安没有破案,媒体一般是不介入的,而协和诉讼开始媒体还报道,后来案件判决了反而就没有了声音,如果是铊家,协和的责任越大,铊可能的责任就越轻,应当大力促进媒体报道才对,而且铊家在92年以前,改革开放十多年后,还是“不作为起义人员”,这应当说明铊家在政治上是有对立面的,这么重大的事件不被对手利用让人难以理解。而协和的那些医生就不同了,中国的现任和离任领导人、社会各界重要人物等都要靠协和的医生治疗,没有哪个领导人和社会大腕会是医生的对立面,领导人与医生的私人友谊是非常牢固的,他们左右领导人远远比铊家方便,左右领导人的影响力也比铊家广泛和有力度。这些铊医生在中国的实际影响力和过去的官职不高的大太监差不多,所以网友们千万不要低估了铊医生们。所以不把这些医生的丑恶嘴脸曝露在阳光下,任由他们去左右各种实力人物干扰案件进程,才是最危险的。

还有一点必须说明的是朱令家起诉协和的案由不是医疗事故,最后判决的依据是法医的鉴定,大家试想一下子“法医鉴定”意味着什么!!!这个在报道中都回避了,如果让法医介入医疗纠纷并且成为主导力量(现在个别情况也有法医参加但作用非常有限),让这些无良医生承担故意犯罪的刑事责任,将是中国医疗制度的根本变革,这种影响力与让有故意行为的交通肇事者承担故意杀人的责任一样,反响是根本性的和非常持久的。所以协和封案的动机和能力都远远大于铊家。还有一点,对于未侦破案件的报道本来就有限制,网友可以问一下媒体的朋友求证,而且即使是在美国对于没有定案的案件报道也是有限制的。因此铊家主要的作用是阻碍公安破案,协和的主要作用是封案。

我们关心朱令得追凶,从根本上也是为了中国司法制度得建立,我们关注协和的案件,也是从根本上为了中国的合理医疗制度,这个制度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现在医疗出问题要医疗部门的鉴定,医疗事故的责任还低于交通肇事,交通肇事都存在为了逃逸和死亡赔付低故意轧死人的情况,而医院的医生利用其专业知识更加隐蔽和容易。朱令案件对于协和能够不通过医疗事故鉴定而立案,又能够不通过医生医疗事故鉴定而是法医鉴定而判决,虽然判决金额极大的不公,但实际意义非常巨大,由于协和作为单位不能成为故意犯罪的主体,应当继续追究无良医生的刑事责任,给所有的医生一个警示,让他们不敢为私利漠视患者的生命!这个意义与枪毙吉林林肯肇事者的意义是一样的!在这种关键性时刻封案,原因太明显了,我们应当为了中国的合理医疗制度把案件中协和医生的责任追究下去。

的这种坚决追究医生犯罪的行为,反对的肯定比追铊多,因为有权势的人不多,有权势又与铊有联系的就更少,但是对于中国的现行医疗体系,其中的无德医生太多了,远远多于权贵,也多于铊的利益相关人,这些无德医生都是我的反对者,但是每一个在中国医院送别过亲友的网友,有几个不对医生的冷漠无情印象深刻。同时对于一些还可以的医生,也是不希望我的对于协和医生的追究产生将来可能增加责任的结果,但是我凭我的良心,要让所有网友明白,这里的患者远远多于医生,为了可能成为患者的自己,也要抗争啊!!!

再谈一下清华大学的问题,如果协和出具清华伪证没有铊的话,那么清华大学为了自己不承担责任,而放任朱令不被确诊,也是属于明知可能出现的情况而放任其发生,是间接故意。也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其性质与协和是一样的,在这种大是大非的情况下,那个单位也是不会随意的。但是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清华在朱令治疗确诊中的不当,那么清华大学的不当就只能是与直接凶手有关,必须要破案才能追诉。同时铊来源于清华实际上已经被铊的声明证实,因为教委已经出具文件提到清华大学铊管理不当造成中毒,如果没有证据,清华又是教委最保护的学校,断然不会公开在文件中提及的。因此大家要认清清华大学是不原意破案的,有将案件变成死案的利益驱动,这一点和《青年周末》刚刚报道的疑点之一:朱令重要物品的丢失非常吻合。

还有一点就是要按照立场分析的方法看看案件各方的关系和阻力,破案后铊被治罪不用说,协和和清华都有责任,所以他们都会不希望破案。朱令的沉冤昭雪,面对铊家族、协和、清华三座大山,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但是这三者的利益也不统一,清华的责任最小,只是铊盐的保管问题,责任也是比较固定,所以朱令家事先与清华大学妥协,获得朱令治疗的50万元医药费和20万元的补助费,虽然非常屈辱,但却是非常明智的,而且即使是抓住凶手,扣除凶手和协和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跟清华大学能够索赔的损失也是未必比这个多。在去掉清华后,看看铊与协和的关系,不希望破案是他们共同的,但是他们的矛盾也是显而易见的,铊希望强调医疗责任以减低罪责,协和也希望强调凶手的罪恶以掩盖医疗的恶行,所以把他们都暴露在阳光下,他们就会狗咬狗一嘴毛,但是如果让协和隐藏在暗处,他就是阻碍破案的同盟军,因为协和也会清楚地明白一旦破案,凶手必然会强调协和的责任,以凶手家族的影响力,协和是不好对付的。

我在网络上给网友讲这些事情是有很大风险的,所以我不可能如铊医生那样时时刻刻在关注着帖子,所以我写这个长帖,也是希望一次性的把能够说到的事情都说完,铊医生明知我不便于泄露身份,却一再的要让我找朱令律师,实际上我说的是真是假,一来铊医生自己可以找律师核实;二来可以自己分析;三来不便找律师的网友从律师的沉默中就可以看出,比较朱令律师对于人叵测的发言反应多么的迅速,分析多么的准确,就该知道我说的说法的可靠性了。

铊医生还不讲逻辑和理由的反复攻击了我的帖子的专业性,高喊打假,这是多么熟悉的手法啊!曾几何时铊党们攻击朱令律师也是使用的这种手法,而铊医生专业的帖子在我看来恰恰是混淆视听的工具,是忽悠非学医的网友的。我们的网友有几个是专业的医生?我不是和你这个医生在讨论学术问题,我当然要选择网友们容易懂的语言,当然这类通俗的语言不够专业,你的语言倒是专业,还大讲特讲了米氏线的问题,说明了米氏线可能由什么情况导致,但是我这里先请激动而失态的铊医生平静一下,然后再要请教一下专业的铊医生:同时具备脱发、米氏线和手足痛的疾病都有哪些?并请你给网友们指出你依据的文献出处?所以你在这里单讲米氏线而不提其他症状,是居心叵测啊!!!

现在对于协和医生的犯罪还没有立案,协和对于朱令的医疗问题被封锁了消息,我们应当积极呼吁,尽快针对协和医生的犯罪行为立案,不要让罪犯拖过刑法的追诉时效而逍遥法外,同时我们应当像对待铊公主一样,先把协和的无良医生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观点:铊公主的行为和铊医生的行为没有关联,不是共同犯罪,是两个独立的犯罪,没有主犯与从犯的区别,而且影响和后果均是巨大的和恶劣的,所以我对于投毒的直接故意杀人的凶手铊公主和故意不诊断间接故意杀人的凶手铊医生同样的憎恶,我认为铊公主和铊医生均应当杀无赦!!!铊公主的伏法是中国法制对于权贵的胜利,是中国社会发展的里程碑;铊医生的伏法是中国医疗制度的保障患者权益的胜利,与交通肇事制度建立过程中枪毙林肯肇事案等案件的司机,有同样重大的意义。

最后在这里请大家伙儿把医生的概念广义一点看待,法医也是医生噢!给社会治病的人也是医生噢!只有铊医生这样的人才是玷污了医生二字!!!

Posted in 知情医生, 网友分析 | Comments Off on [2006-04-16] 知情医生 — 谈朱令案协和的问题并揭开铊医生思佳丽的画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