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January 14th, 2006

[2006-01-14] 不安的咖啡 对“孙维声明”的一些考古发现,欢迎各路英豪斧正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5922874&Key=649911758&strItem=free&idArticle=465436&flag=1

『天涯杂谈』对“孙维声明”的一些考古发现,欢迎各路英豪斧正

作者:不安的咖啡 提交日期:2006-1-14 23:31:00
俗话说言多必失,首先通过各种细节可以证明这个ID是孙维本人或其代言人所发,并且本人的可能性极高,按普遍心理学考虑,对自己如此至关重要的言论是非自己发而不放心的,毕竟这篇声明的背后是自己的名誉和前途。
正所谓言多必失,下面就“孙维声明”两篇主帖和四篇回帖进行了一些考古,有些发现。

首先,第一篇《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作者:孙维声明 提交日期:2005-12-30 22:18:00)以下简称《声明一》是多人集体智慧的结晶无疑,至于推论请仔细看完后面。
在这篇文章里,孙维思路之严谨给天涯众网友留下了深刻印象,有不少高人也作过仔细分析了,尤其是子路其网友的分析最为精彩,从遣词用句的心理上做出了一定的推敲。我仔细研究了这篇文章也有一些发现,现叙述如下。

这篇文章里,从计算机技术角度而言,最显著一个特点是全角半角字符混和程度非常高,起先,认为是孙维反复修改使用不同输入法所致,但后来结合孙维其他发帖可以判断出这篇帖子是集体智慧的结晶,理由如下:只有这篇帖子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全角半角字符混用现象,其他帖子均只有全角字符,这是因为其他帖子的措辞的严密度不需要象这篇帖子一样严密,所以其他帖子没有交给其智囊团进行修改和润色。

《声明:要求重新侦查,为“窃听器”错误向网友和公安道歉》(作者:孙维声明 提交日期:2006-1-13 12:50:00),以下简称《声明二》,里正文第九行“因此,我已委托家人于2006年1月9日向公安机关正式提交书面申请”中的“2006年1月9日”全系全角字符,说明是一次性写就,正文第十六和第十七行里““孙维声称公安仅在97年询问过她一次,这也是撒谎。不说派出所和学校保卫部,据我所知,市公安局在95年开始就传唤过她很多次””,这里是拷贝网友发言,而非自己手工输入,所以字符均为半角。孙维有心拷贝的这些语句已经充分说明其对这些内容的关注度高于一切,这么些日子下来关于此事的发帖已经是如海水一般了,所以要在写帖时来找这些语句来现场拷贝是非常困难的,也旁证说明了孙维是看到这些语句时特别之关心顺手就拷贝保存下来了,写帖时从自己的拷贝资料库内提取。由此可推论出她对这件事情的敏感性。

由于《声明二》的严密性不需要《声明一》那么重要,因此,《声明二》可以肯定是孙维自己写就并发布,继而可推论出使用全角字符是孙维自己的习惯性行为,接下来我们再看《声明一》:
第一行:1994年我的同学朱令铊中毒。。。
注:这里1994是个半角字符,说明这一段是重新写就的,也旁证出其对这一句的措辞的用心程度,否则,这本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不会反复斟酌的,那应该是全角字符才对,现在不是全角了,说明作过修改了,而且不是孙维本人修改,何况1994这几个数字没什么重要性,所以说明目的不是修改这几个数字,而是这整句话被修改过了,其智囊团对这句话的用心程度可见一斑。
第二十三行:想不到97年4月2日,在即将毕业的前夕我突然被公安局14处。。。
注:这里非常明显,“97年4月2日”短短几个字符就出现全角半角混和,说明“2”是被修改过,具体日期的精确度孙维的智囊团也是如此用心,这段话后面的“14处”和“8小时”都是半角字符,说明这整段话也是做了充分修正的,“14处”也是智囊团添加进去的,否则孙维写过的话应该是全角,那这么多精确的数字目的如何呢?
第二十七行:他们于4、5月间。。。
注:这里依然是全角字符,不重要的一个数字,更加印证了全角字符是孙维的习惯用法。同一段落里“97年1月”、“8年后”、“1997年”又变成了半角字符,由此,这一段也是经过智囊团反复推敲改写的,那为什么改写这段呢?目的恐怕就着眼在“无罪推定”上,“无罪推定”对谁有利呢?不言而喻。
第三十三行:98年8月,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
注:又连续的出现全角和半角混用的字符,说明“14处”又是被补充添加上去的,那为何孙维的智囊团如此要三番五次的精确的提到“14处”呢?是否就是用于印证这篇文章的客观性精确性,来使得其他一些也会让人潜移默化的认为是客观的精确的?因为提与不提对整篇声明来讲无关痛痒,但对于印证声明中某些内容的真实性却至关重要。
第三十八行:我4月2日被讯问时第。。。
注:这个数字本身没有色彩,如果孙维原稿就写过的话应该保持全角,要修改也会修改数字之外的内容,结合第二十三行独独修改了“2日”这个细节,可以知道这整句话只能是智囊团添加的,我想智囊团添加这句内容也是深有用意的。
第四十一行:收稿日期分别为1991年10月16日(那时我还没入学),1994年12月20日,1995年8月16日,1995年10月2日,1995年11月8日和1996年2月16日。直到97年公安开始调查,化学系才禁止使用铊。
注:这部分很有特点,前面如此多的日期都是流畅的全角字符,唯独到了“1996年2月16日”和“97年”都变成了半角,说明这个日期对孙维非常关键,否则不会单独做个修改的。
第五十二行:97年5月5日下午4点多找到校党办
注:时间已经精确到了“4点”,同样道理,这个“4点”是智囊团补充的,为何要补充的如此精确?同样是为了刻意的表明这篇文章的精确性和客观性,目的依然只有一个,就是引导读者。
第五十六行:于1997年7月18日把录像带。。。
注:凡全角字符出现的年代基本都是只写年代的后两位,这在文章里很明显,比如第十九行“94年”、第二十三行“97年”、第三十三行“98年”、第四十八行“97年”、第九十二行“94年底”等等非常多,均略去前面的“19”,而半角字符出现的时候基本都是写全,这也充分说明,全角和半角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第五十七行:1997年7月28日。。
注:这整个一段可以说是智囊团补充的,从第一个字开始就是半角字符,后面的结尾处也是半角字符,中间内容也均是半角字符,因此可以说是智囊团补充的,那智囊团为何要刻意补充这段内容呢?
第六十行:三 学校曾扣发我的毕业证书的经过。。。
注:这整个一段均使用半角字符,可以印证不是和前面一起写就的,而且是做过修改和润色的,这段经历恐怕对孙维事件也时非常重要的,在事件当时来说里面疑点很多,但文字经过充分修改和润色,可以看出滴水不漏了。
第八十二行:朱令94年生病以后很长。。。
注:这段话,从细节描述来讲应该是孙维本人写就,但这个数字又变成半角字符,说明孙维写过的内容被智囊团大幅修改过,这里也是至关重要的内容,因为表述了孙维在朱令中毒后的表现,写得不慎自然会留下马脚,更叫印证了反复修改的目的性。
第九十五行:六 关于所谓我的爷爷向高层领导求情
注:从半角情况看,整段内容也是被PS过了,连孙伟惯写得“97年”也被PS成半角了,其他地方出现的还是智囊团习惯性的“1997年”,为何要大幅度PS这一段呢?因为这一段内容也一直引人浮想联翩的,不得不认真修改。
第一百一十六行:由于知道朱令家人早在97年上半年就上书国家领导人,不得已我们才于98年1月。。。
注:这句话前前后后几十句内容里的半角字符充分说明了这段内容被PS的程度之高,唯独这个数字没有被修改过,也充分说明了这句话没有被修改过,为什么呢?说明这句话有点神来之笔的味道,得意之笔,自然无需修改。

其他更多,就不详细再列举了,我想,说这么多已经很足了,因为已经有了很大的一个特点,但凡是对案情有非常重要情节的都是被大幅修改过的,很难想象,一个被冤枉的人一个于事无关的人会如此用心的处理每个细节,这完全不符合常理,谁有理由掩盖,谁有理由谨慎,谁又有理由表白。。。

最后再说那个所谓的窃听器,《声明一》中提到“在对我调查结束4年后的2002年,无意中在我家里发现了两个窃听器!”,“经回忆,杯子大约是98年春随咖啡礼盒送给我母亲的。”,《声明二》中提到“在“孙维的声明”中我把一对音乐杯误当成了窃听器。多年来我和家人一直确信无疑,因为它们确实从未响过。发贴前还特意把这保留多年的“窃听器”拍照上传。”
从两文可以得到如下内容:
1. 咖啡礼盒是98年,至少是2002年以前购买的,杯子也自然是98年或2002年之前的。
2. “窃听器”照片是12月30日发布《声明一》时才拍的,或者是写这篇《声明一》时才拍的。
OK,那么第一个说法完全是谎言,“窃听器”咖啡杯图片地址http: //img.tianyablog.com/photo/2005/12/30/1184208_5820833.jpg,由于图片是孙维本人上传,因此图片真实性不容怀疑,但请大家仔细看图片右边杯子上的广告语——“好的开始”,请注意,是“好的开始”而不是雀巢沿用了几十年的“味道好极了”,雀巢咖啡 “好的开始”的形象推广是2005年5月才开始的,试问98年或者2002年前何来的这个推广?真是荒唐可笑之至。
从图片上传地址 “/2005/12/30/”可以看出图片是12月30上传的,似乎印证了孙维的发帖前贴图的行为,但请注意,经过EXIF分析,该照片是2005年12 月18日16:25:44使用佳能PowerShot S400拍的,图片不会说谎,由于此图片是为了配合《声明一》中第七部分内容的,因此从照片的拍摄日期可以证明出《声明一》是2005年12月18日之前写就的,但直到12月30日才发出此帖,又一次印证了这篇声明发布的深思熟虑,反而印证出,孙维根本不是一个饱受十年冤屈的人的正常心态。

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是真凶,拭目以待!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不安的咖啡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 不安的咖啡 对“孙维声明”的一些考古发现,欢迎各路英豪斧正

[2006-01-14] 『天涯杂谈』请大家放过薛刚,谢谢!– 李含琳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64803.shtml

作者:李含琳 提交日期:2006-1-14 16:59:00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一定都是有原因的;但是有一点,他不是坏人,我也不是,我们都没有坏心,请大家放过他,放过我们一家。
11年过去了,该消失的早已消失,网络上再声势浩大,也不过是虚拟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紧紧咬住不放呢?如果真的有人下毒,这些年来她必定也不好过,为什么一定要掀什么来呢?
我不知道继续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普通的人。请大家放过我们吧,谢谢!

作者:李含琳 回复日期:2006-1-14 17:19:02 

大家不用看我的注册信息了,我是为这件事新注册的。我没有用其他的马甲为谁说过什么。当年的点点滴滴网上都翻的差不多了,你们能问出来的,宿舍、同学、老师还有其他什么,谁认真地看几天相关贴子都能回答出来;你们不知道,就永远不知道吧。
我并不想证明什么,我想说,放过我,放过我们,我们是无辜的。

Posted in 假冒伪劣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 『天涯杂谈』请大家放过薛刚,谢谢!– 李含琳

[2006-01-14] 吴虹飞 关于采访报导的说明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转自吴虹飞个人博客
http://www.blogcn.com/User3/wuhongfei/index.html

朱令案

四点钟就醒过来了。然后等着天亮.心里还有事情,就起来做采访提纲,做不出来。只觉得别人报道已经很详细,我无处下手。
最近我工作热情高涨,因为年关逼进.我终于发现没钱万事不能的道理.还要搬家.19日之前飞广州.我有些手忙脚乱.
昨天还有记者问起朱令案件。我把关键的人的电话都给了他。
若是有人继续跟进那是好事,至少可以推动案情本身进展.
这里面,朱令同学贝志诚救人危难之间,10年后不惜现身说事,是义人.
我的报道中要点是:
一\清华大学难辞其咎
二\孙维是嫌疑人,但是不见得是凶犯,两方的意见,都有陈述,并非指证 .
三\指认孙维为嫌疑人的,并非朱令父母.我在采访过程中,朱阿姨只是要求重新审理此案,并非一口咬定是孙维,而只是怀疑…

我没有写在报道里的是:
一\因为篇幅和杂志要求,许多细节无法细说
二\希望不要过度责怪清华物化2班同学,他们的确多数不知情,而他们当中,也有人帮助了朱令甚多,并非传言中的冷漠。
三\如果可能,好心人可以给朱令家人捐款.考虑朱令将来怎么办.
四\朱母的为人确实令人非常感动.她对女儿对家庭付出了所有.她是一个质朴的,正直的,传统的,实事求是的知识分子,晚景面临凄凉境地,我屡次采访,没有见她哭诉.看不到报纸上说的,眼中有泪花之类。母爱这个我没有资格加以妄说,然而个体尊严令我动容.
五\这里面的关键是公安线还有情话大学化学系分析中心的老师.清华大学派出所当年的所长,还有北京市公安14处的李树森.希望将来还能与他们进行沟通.

Posted in 吴虹飞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 吴虹飞 关于采访报导的说明

[2006-01-14] 想起朱令 — Sissi Yao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spaces.msn.com/yaoqi17/Blog/cns!1pcLfHonhial5aT3iSa4pkjg!128.entry

想起朱令
最近,网上又出现了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讨论。起因是孙维的一篇自辩文章。

11 年了,时间真是过得好快。我还清楚地记得在北京音乐厅举行的那场音乐会的很多片段,包括朱令的部分。我记得她脸色苍白的在后台准备演出,说是得了急性胃炎。演出完,大家都沉浸在演出成功的喜悦当中,并没有太留意朱令因身体不适而很早回家去了。记忆中,孙维一直在朱令的周围,在后台帮她做琐碎的准备工作,演出完又送她回家。
因为参加了同一个乐队,我认识了朱令和孙维;因为不是同一个年级和同一种乐器,我和她们并不太熟。朱令是优秀而引人注目的,孙维则低调而随和。后来才知道她们俩是同一班,甚至住同一个宿舍。音乐厅演出后不久,两个人都从乐队里消失了。朱令的情况时有耳闻。开始只是听说是得了重病,后来才知道是铊中毒,对于中毒的原因却毫无所知。听老队员说过朱令住院的情形,以及后来网络上的照片,都让我不寒而栗。我大概都已经忘了孙维这个人,直到几年前的一篇文章指出她是对朱令下毒的人。印象中,孙维是温婉而随和的,是乐于助人的,从来没有任何家庭背景显赫的迹象。我无法相信,也不敢相信她就是那个人。

朱令第二次中毒的量是很重的,据说一般人早就死了,因为她身体健康和顽强的生命力才活了下来。我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下毒的人也许认为她必死无疑了,如果看到朱令痛苦地生存的照片,想必也不会那么若无其事地过自己的幸福生活吧?

乐队是我大学生活中最快乐的地方,也是最多记忆的地方,朱令的事件是其中最遗憾的部分。我说不出祝她康复的话,因为在我的心里也认为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我不知道有没有奇迹,如果有的话,请降临朱令和她的父母吧。
January 14, 2006 11:11 PM

Posted in 民乐队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 想起朱令 — Sissi Yao

[2006-01-14]子路其的师姐 — 『天涯杂谈』孙维两次声明语料对比分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flag=1&idWriter=5922874&Key=649911758&idArticle=464451&strItem=free

『天涯杂谈』孙维两次声明语料对比分析

作者:子路其的师姐 提交日期:2006-1-14 5:47:00
我是子路其的师姐,受他之托,本来要对一些关于语料分析的基本知识进行解释和说明,并且对几个重要ID的发言进行分析统计,但是鉴于昨天事情有新的发展,“孙维声明”这个ID第二次发表声明,本人不得不放下手头正在进行的一些工作,指出一些问题。
首先,本人知道这个事情只是从上个月开始,最近几天才开始做大量的相关阅读,主要是相关的若干帖子,还有网上转载的平面媒体的有关报道。
由于时间紧迫,本人也不准备对语料作确切数据统计,只是单纯描写一些对比现象,具体的引申推断将不在语料分析中出现。有兴趣的网友可以根据本文提供的资料自行统计。
1、 ID“孙维声明”第一篇帖子《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字符数为8236(不包括题目),第二篇帖子《声明:要求重新侦查,为“窃听器”错误向网友和公安道歉》字符数为1018(不包括题目)。全部语料字符数9254,充分程度一般。两篇文章在字符数上的对比严重失衡,因此研究目标不宜确定为超文本信息,宜于在文本范围内进行。研究前提:假设两次发帖为同一人。
2、 词汇方面
(1) 表感情的心理活动动词以及形容词
第一篇《声明》中,统计所有表感情的心理活动动词以及形容词(主要是对事件本身态度。“感动”不在其内),可以看出表示强烈感情色彩的词语(“震惊”、“愤怒”、 “激烈”等等 )均与他人(除作者以外)相搭配,与作者相搭配的词语感情色彩相对较弱,如“无奈”等。(省数据说明)
第二篇《声明》中,上述词语出现频率降低,只有“愤怒”一词出现,并与作者搭配。对上篇《声明》中出现的他人(主要是网友)没有使用任何上述表现对事件本身评价态度的形容词或者动词,代之以“冷静客观”、“热心”等褒义词。(省数据)
(2) 副词(表类同副词、范围副词)
第一篇《声明》中,作者频繁使用表类同副词“也”,多以“我”为主语;(省数据)
范围副词“都”,作者和他人做集体主语;(省数据)
第二篇《声明》中,基本没有此语言现象。(省数据)
(3) 泛指、任指、群指以及特指
第一篇《声明》中,统计涉及到作者自身态度以及主动行为的情况,大量使用“泛指”、“任指”、“群指”或者模糊主语,“特指”稀少。(省数据)
第二篇《声明》中,主语清晰,在搭配态度和主动行为时基本特指为第一人称;
没有泛指、任指。群指出现过两三次,如大家、网友(据语境判断为群指)。(省数据)
3、 句式方面
(1)第一篇《声明》以陈述句为主;(省数据)
第2篇《声明》共16个陈述句,6个感叹句(粗略统计),后者比例远高于前者。
(2)第一篇《声明》中,有不少因果句逻辑错位(通过大语境和小语境可以判定);
第2篇《声明》中,使用因果连词一共4处,大小语境上逻辑都没有问题(大语境不明)。(省略数据)
4、 文本内结论
通过词汇以及句式粗略统计可以判定,两篇声明中,作者态度不一致。
第一篇声明中,作者态度相对呈隐性,集中表现在对表类同、表范围副词和泛、任、群指的大量使用上;
第二篇《声明》中,作者态度呈显性,集中表现在范围副词和泛、任、群指的缺失,以及大量(相对)感叹句式的运用上。
结论:第一篇《声明》在整体上给读者感觉会比较客观,但诚恳度不足。这是由于作者在字数相对较大的文本中刻意模糊了自己的声音,与作者的第一叙述者身份造成冲突。
第二篇《声明》在整体上给读者的印象比较诚恳,作者除了凸显自己的主体声音,对句式的变换使用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另外,在文章布局上一开始就承认错误也是原因之一。
福布斯富豪的行贿人生

作者:子路其的师姐 回复日期:2006-1-14 05:52:01

子路其发表的帖子受到了不少理科同学的关注,对文科方面的学术规范提出质疑,在此我先要说明,子路其的文章正如他自己所说,不是学术论文,而是省略了具体的数据统计,关于语料现象分析的综述和评论。
关于本学科的学术规范,我自己做完开题报告深有体会。从研究综述、研究思路、研究目标、术语界定到研究步骤,都只是事前工作,任何不严谨或者不确定的因素都会在还没进行到论文主体的时候就被一一剔除,这个过程是非常严格的。所以很多工科同学以此来质疑子路其的文章,有道理,但是未必有必要。
虽然子路其一再强调语料分析有主观性,但是我必须指出,只要有充分的准备基础,可以在最大的可能性上排除主观的干扰。有训诂或者考据学基础的同学都知道,对字的本义的确定是非常严格的,要三证齐现才能定论。比如“權”(简体为“权”),《说文》释义为“黄华木”,但是由于与“权”的常用意义相差比较远,只有字形能作部分证明;而且没有旁证,在先前以及同时代的文献中“权”没有这种意义出现;也没有相关的物证支持,比如说出现在考古文物上,所以只能存疑。语料分析也一样,首先是解决文本本身的问题(可靠的语料来源,如果是对古典名著的研究则首先要确定是“善本”),然后是对大语境和小语境的充分了解分析,根据研究目的来决定研究方法。比如说对句义的判断,首先要看句子本身的结构是否合理是否造成歧义,在出现多种理解的情况下首先要看小语境,相邻前后文是什么;然后看大语境,在整个文本或者搜集到的语料中(甚至包括已知的作者背景和文本外事实),文章的主题是什么,作者态度和倾向性如何,特别是在涉及到作者和叙述者不一致的情况下,就更要谨慎,这还涉及到叙事学,要确定文本的叙事视角。在此基础上查看句子的多义性,如果是歧异就排除,不能排除则可理解为暗含义或者引申义。
在子路其的分析中,多次提到了因果句的问题。其实这种误导手法在古典文学作品中非常普遍,比如《水浒传》和《红楼梦》,作者不便说明的情况往往刻意“误用”因果连词暗示读者,让读者在错位的逻辑关系中产生疑问,从而联系整个文本来体会作者真正的态度。
借用某同学的论文(《红楼梦》的语料分析,关于作者对王夫人的真正评价):
王夫人对彩霞一段文章便颇可玩味。书中对王夫人直评不多,且都是称颂之词,如“是个宽仁慈厚之人”(424),“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1052),“王夫人原是个好善的”(1113)等等,但又有大回文字写了撵金钏、晴雯、芳官等一干人,直接造成了金钏投井,间接促成了晴雯病亡,芳官出家;虽各处均有替王夫人开脱之文字,如在金钏一段写王夫人“从来不曾打过丫头们一下,今见金钏行此无耻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故气忿不过,打了一下,骂了几句”(424),晴雯一段又有“惑奸谗”(1050——1051)一段文字,似乎王夫人惩下都行之有理;但细品文章仍令人触目惊心。如果说金钏死后王夫人因良心不安而落泪赐银显示其“慈厚”,那对晴雯简直就是铁面无情到了冷酷的地步。赶晴雯出大观园之时“只许把他贴身衣服撂出去,余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1102)死后也无半点怜悯之情,只是赏了十两烧埋银子完事,那多浑虫夫妇去讨银亦急得等不得,倒更像去复命。这几段文字均当作正文来写,而“彩霞”一段文字则是暗之又暗了。第七十回开头有一段文字写“因又年岁近逼……只有八个二十岁的单身小厮应该娶妻成房,等里面有该放的丫头们好求指配。凤姐看了,先来问贾母和王夫人。大家商议,虽有几个应该发配的,奈各人皆有原故:第一个鸳鸯……第二个琥珀,又有病,这次不能了。彩云因近日和贾环分崩,也染了无医之症。只有凤姐几和李纨房中粗使的大丫环出去了,其余年纪未足。”(988)而时隔八九个月,却突然有旺儿媳妇求亲一文,方由凤姐口中道出 “前日太太见彩霞大了,二则又多病多灾的,因此开恩打发他出去了,给他老子娘随便自己拣女婿去罢。”(1023)看似两段文字无关,实则大有干系,彩霞出去时并非正经发放之时,在贾母八十大寿后也就是八九月间,似乎是“个案”,二则说因彩霞“多病多灾”,又不通,有病只该在府内养,若非亲娘老子来求而打发出去实非贾府待下人之道,况且之前发放丫环时明写了琥珀、彩云正是因为各有病症而未被发放。再有第三十九回有一段文字写李纨、宝钗、探春评议府内比较出色的丫头,探春把彩霞与平、袭、鸳并论,说他“外头老实,心里有数儿。太太那么佛爷似的,事情上不留心,他都知道。凡百一应事都是他提着太太行。连老爷在家出外去的一应大小事,他都知道。太太忘了,他背地里告诉太太。”(534)看起来彩霞是同平、袭、鸳一类的得力助手,是主子离不了的。偏偏王夫人主动将其打发出去,让人意想不到。七十二回末忽有一段文字或稍可释疑,“且说彩霞因前日出等父母择人,心中虽是与贾环有旧,尚未作准……赵姨娘素日深与彩霞契合,巴不得与了贾环,方有个膀臂,不承望王夫人又放了出去。”(1028)最妙是“不承望”一语,不在意料之中,亦不在意愿之中。王夫人既能发现宝玉、金钏僭越礼教之为,贾环住得又比宝玉近得多,王夫人又岂能不察彩云、贾环之意。但既然赵姨娘尚不承望“彩霞被放”,就说明彩霞绝非因为像金钏那样过分逾矩的行为被放;但毕竟心中“与贾环有旧”,就已是逾矩了。且赵姨娘又希图“有个膀臂”,而彩霞是“凡百一应事都是他提着太太行”,这要是真与贾环做了房里人,也是不能太平的。妙在叙述者偏不从王夫人处写来,只从彩霞心中“懊恼”、“急躁”与赵姨娘“深与彩霞契合”处写来。若非前后有金钏、晴雯之事互映,这段描写便索然无味了。最关键的是,这次发放彩霞绝对是王夫人的自觉行为,并非受了什么谗言或因为彩霞做了什么丢脸之事;彩霞既心中“与贾环有旧”,又岂愿出府,那么王夫人心里到底有何公案便值得推敲了。
在这段评述中,凤姐说:“前日太太见彩霞大了,二则又多病多灾的,因此开恩打发他出去了,给他老子娘随便自己拣女婿去罢。”“因此”便是一个逻辑错位的连词。这可以从大语境中找到答案,可以看到该论文作者在文本中所找到的“旁证”、“引证”在文本中还是有跨度的,是分布在几回之中的,如果不是熟读文本,一般的读者是不会注意到的。这也符合《红楼梦》“草灰蛇线,伏延千里”的特点。另一方面,《红》的作者采用的是全知视角兼多重视角,在最大限度上降低自己的叙述声音,只是通过表面的叙述者“石头”以及书里各种人物的互相评论和集体评论来呈现事物,因此作者对书里很多人物事件的真正态度才显得模糊。
象《声明》这类文章,其实极其好分析。首先作者确保文本的真实性,其次叙述视角单一,虽然作者部分引用他人言论(叙事学中也有观点认为引用他人言论,算是叙事视角的转移),但是大前提是作者声明它是真实的,那么从文本中反映出的作者态度和意图便是真实有效的。在这种情况下的逻辑错位,可能是有意的也可能是无意的。如果这个作者本身逻辑思维有问题,那么就很可能是无意的。这需要对作者的背景有一定的了解,或者对作者充足的语料进行数据统计,从而判定作者是频繁性犯逻辑错误还是偶尔为之。但是鉴于该作者语料严重不足(对其逻辑能力的判断属于超文本分析,需要大量的语料),所以从学术规范上讲不能随便判定。
作者:子路其的师姐 回复日期:2006-1-14 05:54:24

我看了相关文本以后看了子路其的分析,除了个别术语表述不甚确切,没有什么大问题。被质疑的“句义”部分,从小语境来看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是限于语料的充分程度,和大语境的不明确,也难下定论。他在义愤之下写了这个语料分析,我觉得无可厚非。因为毕竟他已经关注了这个事情很长时间,自然不可能那个时候才做推论判断。毕竟是这个专业的,就好象市场卖肉的也有“一刀准”的人,即便他达不到这个程度,但也绝不会信口开河。有人说到“误导”,我只能说,如果我们这个专业的人(起码在我们导师手下)想写篇东西出来误导别人,是绝对不可能用他这种写法的。首先那个“我的感想”就不可能出现。而且我相信以子路其的能力,如果他想故作客观写篇东西出来误导他人,我不认为天涯上会有多少人能够看得出来,即便看得出来也未必能够解释明白。
语义分析每个人每天都在做,语感也每个人都有,但是强度不一。这个是可以经过后天训练的。有些人语感很强,听见或者看见多义句就能马上反应出来,但是却说不出所以然;或者明明知道别人在讽刺自己,但是又想不出语言层面上的原因;这只是缺乏理论素养的问题。但是像我们导师,往往通过论文里一个启承转合就能看出作者想要回避什么问题,哪方面比较薄弱。其实我们都有体会,可能你自己写东西时很明显地意识到有问题,但是拿给别人看别人却未必看得出来;但是像我们导师这种“火眼金睛”的人,现实中也是存在的,除了先天的语言能力,后天的训练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对词汇和句式相当了解,这些问题都很好解决,词看功能,句子看结构,联系上下文,结合大语境。说得太多了,到此为止。
本来我对某些ID已经做了一些语料分析,现在看来这个工作不可能进行下去了。我个人认为,子路其很可能已经提醒了某些人。
慎思之,明辩之。真相不是谁说了算,在真相没有大白以前,每个人都应该三思而后言,三思而后行。我不认为某人一定是,但是也不想再提供更多的信息给一些关键人物。
在这里对子路其说抱歉,但是所谓的分析,真的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为了最后的真相。
本人在天涯的“客串”也到此为止,生平第一次发贴,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祝福朱令和她的家人,还有很多热心关注这个事件的网友,还有“热血青年”子路其。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论坛只是骂人的地方。但是这几天一直看着天涯的帖子,看那么多网友为接近事实真相而努力,非常感动。
祝全天下的好人都一生平安~~~~

Posted in 网友分析, 子路其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子路其的师姐 — 『天涯杂谈』孙维两次声明语料对比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