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贝志城’ Category

[2006-02-15] 贝志城 — 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5,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83828360

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贝志城

感谢各位素不相识的网友的不懈努力,也感谢这里的吧主付出的时间和心血。由于目前我们还在争取通过正规途径解决,请大家原谅我暂时不能公布很多新资料。同时,如果不涉及案情的,我看到网友比较普遍关心的问题会找时间回答,但是如果只是一两个人关心的,很抱歉我没有时间。
我在天涯发表声明之后,陆续有朱令和孙维的同学和我联系,据我所知,孙维找来支持他的同学一共是6位,目前找到我的她的同学也不少于这个数字,里面还包括原来支持她后来感到怀疑的同学。
首先,请允许我向帮助我的物化2班同学们道歉,我收回我对物化2班整个集体的攻击言论,通过最近的接触,我知道你们中无论是普通同学还是班干部,都在努力关心和帮助朱令,无论在帮助她恢复健康还是寻找凶手的工作上,你们做的努力都比我要辛苦和持之以恒。我就我过去的言论说:对不起
感谢你们给我提供了如此多的资料和间接证据,我可以说我们比一个半月前大大的接近了真相了。
我认为我们的工作主要朝着两个方向,一个是大家现在都在做的,也就是各种能够证明嫌疑人嫌疑的证据。另一个,我们过去做得不够多,那就是我们应该放下心中的成见,去寻找是否可能存在另一个嫌疑犯,我们目前搜集到的资料,无论从个人矛盾、能够接触到铊、下毒机会都无法找到有可能的人。但是请大家再努力寻找一下,我们已经很清楚朱令在班上的关系和矛盾,但是在民乐队的还不是很清楚,是否有人能够了解。同时我也呼吁朱令以前的男友黄开胜,我虽然和你接触不多,但我当年看到你努力照顾朱令的样子一直很感动,后来你的妻子也是帮助朱令基金会的积极成员。这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作为当年民乐队的队长,能够告诉我们一些更详细的情况。
包括支持孙维的同学,尤其是女生们,我能明白你们的感受。我知道你们原来也是朱令的朋友,在1996年,你们还去海军医院看望朱令和陪她玩耍。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身边有凶手,逆反心理让你们从同情朱令变成了抵触。但是请你们回到十年前,回到你们和朱令一起生活的时间,如果你们的亲人遭遇到这样的不幸,你们能够比朱令的父母做得更好吗?你们中已经有同学改变了原来的想法,给我写信,告诉我当年的种种情况,她告诉我在案发前,你们做为和朱令孙维同宿舍和经常来往的女生都没有听说过铊盐。包括清华大学之所以开始告诉警方和协和没有铊,也是根本不知道孙维所在地课题组在使用铊。所以,我现在知道的是,清华只有孙维所在的课题组在使用铊,也只在那间实验室里面有保存。所以你们能相信存在着另一个嫌疑人,他会听说连你们这些孙维的好友都不知道的铊的情况。既要求认识朱令又和他有矛盾,还要知道孙维所在的化学实验室有铊,去偷出来,并且有机会大剂量给朱令下毒?我们找不到这样一个人,如果你们知道请告诉我或者警方,你们不想替孙维洗清嫌疑吗?也不要再告诉我什么不是两次中毒或者可能是误服了,如果你们还怀疑,请和我联系,我可以给你们看美国权威毒理专家对中毒情况和剂量的分析。
最后,感谢一切帮助和支持朱令的人们。
顺带说一句,我证实“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这个帖子的真实性

作者: 花沐兰 2006-2-15 13:07

44 回复: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贝志城
为了避免误解做以下澄清:
1、我现在更肯定是孙维,我这篇帖子是写给帮助我的物化2的同学的,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通过各种途径都无法找到存在另一个嫌疑人的可能,那么也是证明孙维是凶手的方法之一
2、黄开胜我从来就没有怀疑他是凶手,我也没有听说他们存在任何感情纠葛,我只是因为目前提供信息的人对民乐队的情况知情的不多,我希望他能告诉我们更多的情况。
为了避免再有人怀疑我的身份,我特叙述一下最早开始求救的过程
在探望朱令后,因为我听同宿舍的蔡全清提到过他参与的Internet实验,所以我和朱令的父母提出了使用Internet的建议。回到宿舍后,我告诉了蔡全清,他很支持,并且告诉我可以用一个叫新闻组的东西来发(当时叫不叫这个名字我忘了),不过他也不太清楚怎么用。于是我去海淀图书城买了两本介绍Internet新闻组的书,我和蔡全清从里面查到了UNIX连接新闻组的命令使用方法,以及根据上面的新闻组名单选择了所有包含Med字样的新闻组。然后,由蔡全清操作,开始发出求救信函。
附:我在这里发帖的目的是为了在未来发出重要帖子的时候大家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最近我不会常来,并且我再说一遍,多于我认为不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我不会有时间回答。

作者: 花沐兰 2006-2-15 13:55

112 回复: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贝志城

我来回忆一下诊断过程:
在整个诊断期间,我只听朱令的父亲说过一次协和排除了铊中毒,并且告诉我曾经怀疑过重金属中毒(注意,并不是特指铊)。诊断的过程我们并不是依据回信的比例来判断的,实际上由于我们完全不懂医学,应该说到诊断出来之前,我记得并没有太强倾向性。如果根据回信比例,我还记得第一位是铊中毒,第二位是协和当时怀疑的神经炎,第三位是莱姆病。由于这三个可能只有铊中毒没做化验,而且美国医生们在这点上非常愤怒,所以我们当时催促化验比较急。
后来的报道把回信比例拿出来说(这个比例应该是黄开胜根据我给朱令家的部分信件统计的),是因为记者试图说明协和多么不负责任或者试图显示Internet的神奇。
李舜伟主任所说的他怀疑过铊中毒,我是在多年后朱令的父母起诉协和的时候才听到他父母讲的,不知什么原因过了这么多年又变成了高度怀疑。
后来的治疗等,李舜伟主任一直是个很负责的医生,至少比协和的ICU主任杨荫昌能够大骂新闻报道这件事是美帝国主义搞臭中国的阴谋要强多了。
但我一直不能忘记的是一位曾经和协和医生共同工作过的美国著名医生事后的话(因为他之前的信认为是神经炎):我有罪,因为我不能相信和我共同工作过的协和的优秀医生们会不经化验就排除了一种病的可能。我现在无法原谅自己……
他的话一直告诉我做人的标准在哪里

作者: 花沐兰 2006-2-15 15:02

113 回复: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贝志城

基金会是个很松散的组织,大部分人是当时李新组织起来的,彼此并没有联系。最近李新比较忙于自己的工作,也和很多人失去联系了。

作者: 花沐兰 2006-2-15 15:04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6-02-15] 贝志城 — 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

[2006-02-15] 贝志城 — 回忆朱令诊断过程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5,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83781910

贝志城的发言

我借用朋友在天涯的ID在这里注册,这次我只回顾一下当初朱令诊断的过程,目的是让各位网友相信这个ID就是我。我仍然相信,真想总有大白的一天。到合适的时机我会把手中掌握的资料在这里公布的。
1995年4月10日,我到协和医院看望了我的同学朱令,当时想到通过Internet求救,朱令的父母当时给了我一份协和的诊断说明,求救信既依据此写出。
我还记得诊断说明的主要内容是“怀疑急性波散性脑脊髓神经炎”“排除重金属中毒”“排除轻金属中毒”以及各项化验指标。其中完全没有提到铊。
当时,我的初衷很简单,希望能够让国外有经验的医生给一些意见,供协和的医生参考。故在4月13日发出信件后两三天左右,拿着回信的打印稿去协和,当时对可能是什么病完全没有概念,但是苦等一上午,协和医生拒收邮件。
也大约在同时,因为很多来信提及铊中毒的可能(我那时甚至不知道铊中毒是重金属中毒的一种),我打电话询问了朱令的父亲,他明确说协和医生排除了,并且排除了重金属中毒等等。
我把这一消息发布出去后,收到了很强烈的反响,主要是国外医生质疑医院如何能够作如此完全的化验,排除了所有重金属中毒可能,很多医生建议详细询问协和作了哪些化验。
我把这一情况反映给朱令的家人后,得到的答复是没有条件作铊中毒化验,做了其他几种金属的中毒化验。
再将这一信息反馈出去后,国外医生除了表示对协和如何能够不做化验排出铊中毒不解和愤怒外,提出了很多身体表征特点来协助判断是否铊中毒,也有医生提议如果北京找不到可以做化验的地方,他可以出钱把样本拿到香港作。
这时大约是4月20日,朱令父母也意识到没做化验的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寻找能做化验的地方。中间还经历了协和拒绝给来访的美国医生提供化验样本等波折,最后朱令的父母找到陈震阳教授那里化验,在4月28日得出了结果。
这时协和的态度是很配合的,开始他们使用了错误的广谱重金属中毒解救药物,在各方面指出后,协和的医生直接和美国医生多次通话,确认了普鲁士蓝是特效药,并且没有工业用普鲁士蓝就可以用来作为药物(因为当时找不到足够的药用普鲁士蓝)。开始了正确治疗,此时离朱令昏迷大概40天,所以很多伤害已经不可逆转。

作者: 花沐兰 2006-2-15 02:58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6-02-15] 贝志城 — 回忆朱令诊断过程

[2006-01-03] 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3, 2006

『天涯杂谈』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

http://www13.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8606.shtml

作者:花沐兰 提交日期:2006-1-3 14:07:00
我是贝志城,朱令的初中高中同学。朱令大学同学们口中的“谣言”制造者。1995年4月,朱令二次中毒,4月8日我和5名中学同学一起去医院看望她,我们每次一个进入ICU,那个我们熟悉的美丽、活泼、多才多艺的朱令,头发全秃,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双腿发软,想跑又跑不动。一个男同学说,我们一定要救朱令。那时我刚刚接触互联网,就和朱令的父母说了,要通过互联网求助,确定朱令的病因。朱令的父母对互联网一无所知,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兴趣。
1995年4月10日我们开始通过互联网求助,就此我开始卷入此事。
我第一次在网上明确表示怀疑孙维是2002年,在这之前我甚至没有在网上谈论过,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不愉快地回忆。不知道朱令和孙维的大学同学们说我每隔两三年就散布“谣言”有何根据。
怀疑孙维并不是我的臆断,1995年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孙维是谁。朱令铊中毒距现在已经11年了,警方透露给朱令家属的唯一嫌疑人,就是孙维。并不是我以及朱令家属怀疑孙维,警方才开始调查孙维,而是警方长时间地调查孙维,我们才知道了孙维是这个案件的嫌疑人。
朱令的大学同学们,都表达了自己的美好祝愿,愿朱令活下去,健康起来。但你们可能忽略了,朱令和其亲属还有另一个愿望,那就是要知道到底谁是真凶。
2005年的时候,朱令的妈妈还去市公安局信访,市局口头答复,此案上级早有批示,不可能再查了。
对于这个11年未破的案件,孙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线索了。
所以负责任的做法是说出自己知道的真相,哪怕是点点滴滴。你可以不怀疑孙维,但你用什么担保就不是孙维。我坚持自己的怀疑,从警方和清华透漏的点滴信息没法不让我坚持这个怀疑。
我曾经试图和朱令的大学同学联系,希望尽量接近真相,找到真凶,也不希望冤枉好人,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不知情、不爱讲。现在我被群起攻之指责为“谣言”制造者,那么如果果真是谣言,你们的沉默和冷淡是不是也是这“谣言”产生的一个因素呢?

下面我就我所掌握的事实做以下说明,鉴于国内的现实和对知情人的保护,请恕我不能如“团支书”所要求的那样给出消息所闻的明确出处,但不代表这仅仅是道听途说。

1,孙维如何被怀疑?

调查之初,没有人怀疑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都没有怀疑孙维。而是班上另两个女同学,跟朱令有矛盾,甚至在朱令重病时都坚决不去看望。包括朱令的男友当时怀疑的也是别人。
警方把孙维列为嫌疑人,是因为清华大学出具的材料:孙维是唯一接触铊的学生。民乐队,她是朱令的替补。
这并非是我造的谣言,这个孙维应该很清楚,被警方问讯时,应该已被告知。

2, 朱令的杯子在床下孙维的箱子中翻出

这个事实我第一次得知是1998年,朱令的母亲亲口所说。
消息来源是市公安局的一位离休干部。为朱家世交。太阳正暖只能证明派出所取走宿舍内属于朱令的东西,并不能证明警方没有搜查过孙维的物品。

3 朱令父亲走私铊传言

中国的重重社会关系,直面很困难的,我站出来了也就准备付出代价。警方调查之初,我的一位关系很好的大学同学,女友在清华且和朱令班上一些女生关系不错。说清华传言朱令中毒是因为他爸爸走私铊,不小心沾染的。当时,我想这个谣言如此恶毒,实在不像是无聊的人可以编出来的,告知警方调查出谣言的来源有助于此案的侦查。好友因此差点和我决裂,我被讯问时警方态度很友好,他的女友被询问警方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对同学很抱歉,但是这件事还是要做。同时,我补充一点,谣言的来源最后查到了,确定为孙维所为。

4 翻译事件

救助过程中,我们专门编写了一个软件分析写邮件人的严肃度(包括是否医生、他判断是那种病、回信频率),在怀疑铊中毒之后,也用关键字搜索分类,把不同的诊断方案、治疗办法分出来,最后治疗方案也是这样。所以,当我们需要朱令同学帮助翻译时,我亲历的情形上个以前帖子已有详细描述,朱令同学的表现令人心寒。第二次我的同学吴向军和她们的团委书记应该说得很清楚,第一协和不接受材料,第二翻译的结果必须我们拿回来处理和甄别后才能有用。但是我们几次催要都得不到任何翻译的结果,现在这位团委书记解释说是直接交给协和了,我相信他?不管是因为他是党员习惯循规蹈矩还是清华北大的俞亮情节,显然他把这些摆在了他的同学安危之前。

5 朱令的班集体

朱令的班集体,恕我直言,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无论是在翻译事件的所作所为,还是后面我贴出的朱令的同学给我的邮件。在我看来,都是一个重视集体荣誉超过一切甚至同学的生命的班集体。现在这么多自称是她同学的人跑上来起劲,第一我希望你们用真名发言,无论是你们想洗清孙维的怀疑还是希望找出真凶,真名发言都是效果最好的。第二,希望你们跳着脚证明孙维人品的时候,能够把这十年来你们没做的工作补做一下,清华到底对铊盐的管理是怎么样的,同学中谁能够接触。请不要在11年之后,告诉我,朱令是自己不小心误服的,其实那个真凶是不存在的。

6 关于孙维被清华扣发毕业证及不出具出国证明

孙维自己的帖子已经证明我所言非虚,孙维的同学的帖子也证实了她已出国多年。

7 孙维的爷爷有没有干涉此事

95年下半年,警方已告知朱令父母在调查孙维。孙维声称警方97年前都没问讯过她,并以她爷爷1995年12月已经去世,证明没有涉及此事。此事的正确时间线索是,95年下半年,警方已明确锁定孙维,当时的最高国家领导人不是邓,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国最高领导人是总书记。

8 我为什么坚持怀疑孙维

我接受警方问询仅一次。我没有向朱令家人提供过任何潜在怀疑人的信息,朱令家人对孙维的怀疑来自警方。我和朱令的父母通过不同渠道看到了一些证据,我怀疑孙维就是凶手,但不是100%确定。很多人希望在这里提供证据,我说了一些可以说得,但是第一中国的政治和现实不允许我提供更多的,第二很多证据我相信嫌疑人本身也不知道;我在这里提供了只会让可能的凶手掌握更多的资料,更好的逃避法律的制裁。
我的消息来源主要来自警方、校方提供给警方的证词,以及朱令的父母、或者是刚才那位我的同学的女友,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造谣。如果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凿证明说明清华作了伪证,我不会收回这个怀疑。更何况一些信息是从两个不同渠道得到了证实。孙维的同学有的写的言之凿凿,以前说根本不了解情况的不也是你们吗?有的证明比较可笑,例如,太阳正暖同学愤怒的证明水杯事件是子虚乌有的,其实你能说的只是,这件事我不知道。警方调查的结果不可能透露给你,警方搜查的时候也不可能让你在边上看着。包括还有一些自称同学的人居然提出来让我登出警方案卷这样天方夜谭的要求,我很不理解你们这么做的原因。我希望你们提出证据的时候,不是用一堆马甲互相证明,为什么能证明,拿出证据来。你们身在国外,不存在面临的政治压力等等。无论为了孙维还是朱令都希望你们用真名站出来说清楚。

9 清华的责任

协和治疗过程中,极度抗拒外面的协助,记得我把整理好怀疑铊中毒的资料交给他们,在医院走廊等了一上午,所有医生都拒绝接。事后他们解释误诊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清华,说清华矢口否认朱令可能接触到重金属盐。另外由于是两次中毒高峰,当时想不到投毒的可能,没人会想到重金属中毒的症状是这样。警方调查,又是清华指证只有孙维因为参加一个项目可能接触到铊,如果孙维说不只他一个人能接触铊是真的,那我认为此事无论朱令的中毒和迟迟找不到凶手都是清华责任最大。

10 网上洗不白孙维

我不认为是我一直在造谣言,孙维彻底洗清自己的嫌疑也不应该是在网上。
如果朱令事件还能有个水落石出之日,我希望孙维勇敢地向校方和警方讨还自己的清白。
孙维的同学们,最应该做的,也不应该是和网友对掐,而是应该尽可能地回忆一下当年的真实情况。到底谁能接触到铊、谁有可能下毒、铊盐的致死量差不多一克下去要什么条件。或者能够让舆论客观的调查此事,形成压力,让警方重新调查此案,让清华在压力之下将真实的情况还原。
朱令被投毒,总得有个投毒者吧,不要告诉我是上帝。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6-1-3 14:13:49

朱令孙维的同学给我的信件
贝志城,

我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网上的流言说孙维是因为和教授做课题而唯一能接触到铊的人呢?就像我上次说的,如果她能接触到,那么我们班上其他人同样能接触到。我个人并没有注意过铊盐在实验室的分布,但是有同学说这是很普通的试剂。就像后来北大的投毒案的铊盐也是从化学系拿出来的。那么这个流言的出处到底是哪里呢?

另外,我注意到你在bookjunesnow讨论组上对于孙维的嫌疑用的是“警方通过各种证据怀疑到”,给我的回信中也是说“在调查中将嫌疑指向她”。我相信你说的话,我也相信警方作了很多调查,但是警方的介入程度有多深?是否可能忽略了其他的因素?因为,对于警方介入这件事我原来可以说是可以几乎不知情;后来有些报道说朱令的同学冷酷,实际上可能只是采访了一两个当事人,因为我们男生那边事件上也没有人接受采访,我只记得班长张利曾拒绝了香港《太阳报》的采访。还有一些因素应该考虑,比如是否和朱令孙维关系密切的人或者班干部,系领导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隐瞒了一些细节和事实。

我也不知道你们是否还在追查凶手,收集证据,手头的证据是否足够强硬。我想很多情况你或者警方肯定比我了解得多,但是我想也有些情况可能你和警方都不了解,也许对于揭开事情的真相有帮助。

总的来说,我觉得这件事情背后迷雾重重。在我没有见到直接的证据以前,请原谅我不能称呼孙维为“凶手”。我了解你的心情。我也深信朱令中毒案中一定有人是凶手。可能就在我的同学之中。

一位和孙维交往甚密的同学告诉我她不相信孙维是凶手。我还是很信任她的。我不知道警方有没有考虑过这样一种可能:有人害了朱令之后,嫁祸于孙维。我之所以有这种怀疑是因为上面那个流言。如果这个消息是你们的同学透露的,又是来自警方的,那么,存在可能这个人误导警方认为只有孙维能接触到铊盐。而他才是幕后真正的凶手。是不是有人在把水搅浑呢?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取证有多深入,有多可信?这些证据如果从有人嫁祸的角度来看是否合理?

说实话,我对于情况了解不多,我作这样近乎无端的推测只会让人觉得我鄙夷,让外人对物化2班的印象更为不好。如果投毒的是另外一同学,又嫁祸于人,只能更让人对我们班失望。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希望事实的真相能大白于天下。

另外我对于June Snow的书有一些看法和建议。因为我的大学同学已经有一些人加入到那两个讨论组中,我不太方便发言。而且我想这里面很多都是你的同学和当年救治朱令过程中的人,所以也许你出面讲更好一些。

首先是关于June Snow的写法,是纪实报告还是虚构小说的问题。写书的目的无非两个,其一是记录这个悲剧,试图揭露事实的真相或者暴露出些什么。其二是筹钱为朱令养病。我不否认Eagle Wing文笔还是很不错的,“团支部书记”一节单纯作为小说来看写得很好。但是其一,很多心理活动只是他主观描述,事实是否如此不可知,臆想成份太多;其二,这半纪实的小说是否能出版,出版后是否会导致当事人的诉讼?我个人以为写成报告文学,多些客观事实,少些臆测更有震撼力。因为这个案子过程实际上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以为光是记录这些事实就足以构成一本书,没有必要像Eagle Wing那样虚构一些什么。而且这涉及真人真事,虚构之后很容易引起其他问题。书可以出中英文版,对照。

如果是纪实,必然涉及对于当事人的采访。现在bookjunesnow上贴的物化2班的通讯录过时了,这也是只有一个人回信的原因。因为已经有同学说他不想被这样公布,而且我现在手头也没有多少人的联系方式(物化2是个非常奇怪的班级,这点我下面再讲),所以我也不准备告诉你我知道的地址,但是我可以告诉你5460.net上还有一个物化2的通讯录。你在那里可以找到大概10多人的联系方法,还有一些比我班低一级的学生的通讯录。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找个有正义感,肯追根问底,但是政治背景又比较淡的记者,(我不知道《南方周末》的记者怎么样,)参与对相关人士的采访,因为我发现很多同学实际上不愿意回忆这件事,尤其是对于非正统报纸的记者有自然的排斥。我的大学同学里大概还有10多人在国内,今年暑假之后有些很快也将出国。

如果孙维是嫌疑,这件事情更麻烦一些,因为这就不可避免地牵涉一些政治因素。在国内任何事情一旦涉及政治,其结果都是不可预期的。所以,我以为政治色彩要尽可能浅。有些麻烦能避免的还是应该避开。

我再说些物化2班的情况。这些是我私人的观点,可能未必客观。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干部也是变迁的。薛刚张利因为入学就是党员,所以一直是核心干部。政治辅导员主要还是通过这两人来了解同学的情况。但是大一班长,班副是刘丽敏和左晨。大二时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和各种各样的矛盾,刘和左退出权力中心,此后两三年主要由薛和张全面掌管班级事务。 到大四大五,支书是潘峰,班长是李现平。中间可能还有短期人员更换,已记不清了。

左,薛,张,潘还有杨春光是同屋。大四大五之后杨成为刘的男朋友。左晨可能是班里唯一了解情况比较多但是还敢直言的人。他的离职实际上是因为看不惯薛张的一些做法,而且他在政治上属于“小资”倾向严重的人。而物化2的政治辅导员祈是很讲马列的。顺便提一句,祈好像是物化9的。物化9人才辈出,池宇峰就是该班的。他们班当年太活跃,以致于和系里矛盾,系里对他们印象很不好。但是恰恰是他们班出了很多人才,而优秀班集体物化2众人却表现平平,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左晨出国后在West Virginia University, Dept. Chem., 师从Paul W. Jagodzinski,从事Raman光谱方面的研究。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毕业了,我以前和他联系过,但是没有联系上。但是他的导师必然知道他的联系方式。我想你们可以从他那里了解更多有关物化2,薛刚,张利,女生之间矛盾的情况。最好是你们有信得过的人和他当面接触,了解一些情况。

刘丽敏作为大一时班长,对于女生之间的矛盾应该知道很多。她和杨春光毕业后结婚,随后就不知去向,按理应该是去了国外留学。毕业的时候他们在同学的毕业留念册上几乎很少签字,甚至连通讯方式都没有留下。毕业后,开始还有人不很确切地知道一点情况,后来就什么消息也没有了。5460.net上有个访客杨威,是化学3班的,上面有联系方式。他和杨是老乡,也许知道杨春光的去向。但是我没有和他联系过。说实话,我觉得他们的不辞而别是非常奇怪的。刘和班干部固然有些矛盾,但是在男生这边并没有不好的印象。杨春光和薛刚张利同屋,平时似乎也不见有甚矛盾。而且杨春光足球踢得很好,为班里出过不少力。他们两人没有理由不辞而别。还有一个细节,我有印象刘丽敏曾在校合唱队呆过,具体可以找人核实一下。朱令是校民乐队的,她们应该比较熟。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我现在想到这些,告诉你,希望能对你们查找线索有点帮助。在重重迷雾之中,我也不知道到底隐藏了什么,但是也许你们知道的东西越多,对于朱令一案最后水落石出,找到真正的凶手帮助越多。

另外,这次信件的内容请你一定不要把我的身份泄漏出去(删去若干字)一方面,我现在无法判断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我自己还没能积蓄足够的力量对抗万一可能出现的险象。另一方面,我今后可能留在国内也可能去国外,我的同学知道我讲了这么多可能会孤立我。虽然这些事情我已经尽可能客观描述,但是人看问题总会有个立场的问题。而且许多细节涉及某些人的形象,我以为客观的,他们以为我在诋毁他们也未可知。虽然我并没有受到任何压力,但是,这件事情毕竟是谨慎为好。

如果你还有什么情况需要了解,我知道的,可能的情况下我会尽量告诉你。

2002.3.19

我的大学同学给我的信件
Hi: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6-01-03] 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

[2005-12-31] 贝志城救助朱令的动机和过程 — 花沐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December 31, 2005

唉,这位花兄算是大嘴巴。

http://www6.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6859&flag=1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5:47:51

哈哈,刚告诉贝由于搅这趟浑水快从救人英雄变成杀人凶手了。
如果真是贝的同学,大可以公布自己的身份。
据我所知,贝的同学跟他关系都很好,之前朱令事件在北美论坛吵的时候,他的若干同学发过言大家可以去查。而且现在还有很多同学和他一起工作。
其次,贝的父母10几年前就离婚了,他和父亲多年没有来往,其父是个搞农业的副局级干部,在北京肯定算不上高干。
第三,贝说明高中之后就完全没接触过朱令,他也告诉过我当年救人很大程度上是突然的冲动。你要怀疑贝,可以找出任何一个证人证明贝大学之后到朱令中毒之前在什么场合和朱令接触过
出来这么丧心病狂造谣诋毁别人的人,这件事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6:04:12

我电话了贝,让他把经过大概说一下:
贝和朱令是中学同学,其中初三同班,当时关系不错。但之后朱令姐姐意外身故后,朱令性格比较孤僻了,打交道就少了
大学后完全没见过面,所以朱令第一次中毒也没有去看望过。第二次朱令大概05年3月中中毒,也是到4月有同学告知说朱令可能不行了,去见最后一面吧,才去探访的。
探访的时候很受震动,贝说自己并非一个乐于助人的人,但当时的心境就是很想帮助她父母,所以提出网上求助,然后事情就那样发展下去了。
之后在95年7、8月份听到朱令的父母说公安怀疑孙维,当时朱令的父母也不太相信。贝和他的一些同学说了,他的同学有朋友在清华的去询问,朱令的同学都表示不可能,原因贝前面的帖子说了。
应该是出于好奇,贝一直通过公安的朋友了解此事,后来他深信孙维是凶手,朱令的父母也深信,这是他们的判断。他也给我讲过一些公安的证据等等,我并不太信服,但是贝在这件事上肯定自己没有撒谎的成分。
贝一直说他最后悔的是4月十号才去看望朱令,否则可能朱令的预后没有那么坏。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5-12-31] 贝志城救助朱令的动机和过程 — 花沐兰

[2005-12-31] 贝志城对于几个问题的回答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December 31, 2005

从下面抓出来的贝的回复。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562.shtml
『天涯杂谈』 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1:28:07

我是贝志城,我对我说的话负责任,解答几个问题:
1、公安的确窃听孙维家里了,这点我听公安的朋友也说过,但是不是她发现的窃听器我就不知道了。
2、孙维家找高层干预、公安局长说的话,我听朱令的父母说过(他们的消息来源是一名公安局的老干部,最近已去世),也听到在市公安局的朋友说过。除非消息来源都撒谎。
3、朱令父母在北京肯定算无权无势,要说公安这么起劲的调查,还是因为这个案子的影响。
我作为个人认定孙维是凶手,事实上看了她声明里面大量的谎言后更加认定,我为我的言论负责。我同时也承认真正从法律意义上证据不足。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1:39:46

作者:独孤九绳 回复日期:2005-12-31 11:34:07
贝志城先生,你说孙的声明里面有大量的谎言,但我看了一下,好象只有翻译信件这个问题上有出入,其它并无太大出入。请问能否详细列明哪些是谎言?
===========================================================
孙维声称公安仅在97年询问过她一次,这也是撒谎,不说派出所和学校保卫部。据我所知,市公安局在95年开始就传唤过她很多次。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1:49:32

继续,她说她爷爷没有向高层求情,这也肯定是撒谎,请注意,之所以她前面说95年没有传唤她,就是为了让她说她爷爷没有求情这个谎园一点。
她爷爷曾任民革副主席,其实应该说不能叫做真正又有影响力的高干。客观地说,高层的批示就是要秉公办案。
但是在中国,按照公安的朋友的说法,虽然此案证据不足,按当年的公检法水平,一是肯定会逼供、二是旁证也足以判了。但有高层这个批示,没有确凿证据只能放人。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么让人啼笑皆非。
所以我说的,我中学是朱令的同学,后来又深深卷入此事,说我没有偏见那是胡说,作为一个个人,我掌握的信息足以让我认定孙维是凶手。但如果我是法官,我不会判孙维有罪。
但她这次撤谎之后,我很难说如果在美国陪审团制度下会怎么判他。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23:22

这位朱令班上的团支书,我非常的鄙视你
这是当年我一位同学在美国遇到你之后发给我的邮件: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这就是你对朱令被人下毒的最大遗憾?
其次,你在说你们班级朱令和别人没有矛盾更是撤谎,据我所知,孙维的确根朱令关系不错。大多数清华的同学不相信孙维是凶手就是基于这个原因,而且跟朱令有矛盾很大的女生至少有两个,她们甚至在朱令整个患病期间坚决拒绝看望她。而朱令的同学在猜测时更多的猜测是这些人。
至于你们的班级,我还是拿你的一位同学给我的邮件作为回答吧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干部也是变迁的。薛刚张利因为入学就是党员,所以一直是核心干部。政治辅导员主要还是通过这两人来了解同学的情况。但是大一班长,班副是刘丽敏和左晨。大二时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和各种各样的矛盾,刘和左退出权力中心,此后两三年主要由薛和张全面掌管班级事务。到大四大五,支书是潘峰,班长是李现平。中间可能还有短期人员更换,已记不清了。”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39:00

关于咖啡杯,公安去朱令宿舍搜查,结果是在孙维床下的箱子里找到了朱令的咖啡杯,而且被彻底清洗过。
孙维的解释是:朱令一直不在怕杯子脏了,所以就给洗了,然后怕在落灰所以放到自己箱子里保管。
也不能说不合理
我了解的旁证就是这些,请问一条条列上来有意义吗?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45:27

说实在的,我很纳闷朱令的同学怎么一夜之间都出来了,是因为孙维移居加拿大了吗?说实话,我要把我在北大的同学找出来跟我跑到网上一起白话还真不容易。
你们的确很有班级荣誉感。可事实并非如此:
这位朱令班上的团支书,我非常的鄙视你
这是当年我一位同学在美国遇到你之后发给我的邮件: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这就是你对朱令被人下毒的最大遗憾?

其次,你在说你们班级朱令和别人没有矛盾更是撤谎,据我所知,孙维的确根朱令关系不错。大多数清华的同学不相信孙维是凶手就是基于这个原因,而且跟朱令有矛盾很大的女生至少有两个,她们甚至在朱令整个患病期间坚决拒绝看望她。而朱令的同学在猜测时更多的猜测是这些人。
至于你们的班级,我还是拿你的一位同学给我的邮件作为回答吧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干部也是变迁的。薛刚张利因为入学就是党员,所以一直是核心干部。政治辅导员主要还是通过这两人来了解同学的情况。但是大一班长,班副是刘丽敏和左晨。大二时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和各种各样的矛盾,刘和左退出权力中心,此后两三年主要由薛和张全面掌管班级事务。到大四大五,支书是潘峰,班长是李现平。中间可能还有短期人员更换,已记不清了。”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743.shtml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59:58

我要去休假了,把这个马甲也还给本人了。
我最后要说的是,我对诽谤的定义很了解,如果我捏造事实败坏别人的名誉那是诽谤,但是我说出我的判断并不叫诽谤,哪怕这个判断不对。
我并不认为在网上能讨论清楚谁是凶手,只是我作为当事人,会想把自己的感受和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我希望中国的司法能够进步,一方面孙维如果是无辜的,不会出现公安所说家里要是无权无势就会给定了罪的事情。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因为高层干预停止一个案子的侦讯。
最后,朱令的团支书,我要说,我很多年前就鄙视你了,现在一如既往。就是针对你爱你的集体荣誉超过关心一个人的死活。我还是把我的同学遇到你后发给我的邮件贴在这里,让大家看看你是什么一个人:
“Hi: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3:09:00

刚要走,孙维的同学又出来了
住上铺就不能往床下放箱子了?你的逻辑很奇怪
公安的朋友告诉我这些,我再转述上来,大家相信不相信自然有判断。你气急败坏并没有任何意义。
我说了,我的看法肯定有偏见,包括我说出的事实很多人认为据此不足以怀疑孙维是凶手。我也得说他们的说法不无道理。
但是有些人来了就气急败坏,我倒真怀疑她的身份了。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3:21:54

好啦,大过年的,大家不要吵了
孤独,我回答你一下问题:
孙维在那次129文艺汇演里绝对是朱令的替补,这一点当时民乐队的和后来公安的朋友也都证实过,这也算公安的旁证吧。我对民乐完全不了解,乐器的说法可能有误,清华的民乐队我想未必每种乐器都有两个人练习,文艺汇演如果朱令身体坚持不住让使用其它乐器的孙维作替补并非不合理。这点孙维很清楚,所以我认为她在民乐队事件上本质在撒谎
这个能不能算动机,现在的我和三年前的判断也有不同了。
我觉得大家没必要肝火那么大,光是说一个杯子的事情,也有人认为值得怀疑,也有人认为完全没问题。这是个判断问题,争吵不出结果的。也不是观点和你不一样的人就是坏人。
大家有精力还是欢度新年,休息好了用自己的努力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美好,让这类的悲剧少发生一点吧。
祝大家新年快乐,再见!

Posted in 贝志城 | Comments Off on [2005-12-31] 贝志城对于几个问题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