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zenyup’ Category

北京网友

两封 给zenyup的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16, 2007

信件真实性未确定。

http://post.baidu.com/f?kz=191618711

1 两封信

这两封信,来自素不相识也素未谋面却深深信任我的朋友。

我想,她把信发给我,是怀抱着真诚,希望能有些帮助。
这两封信,在第一时间就转发给了朱妈妈和搞独立调查的朋友,我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虽然我知道,这位朋友提供的信息都不是法律上能起作用的证据,但是,真相包括很多内容,一颗正义而善良的心更比真相更加珍贵。

这些资料,不敢私藏,今天公布出来,公道自在人心。

作者: zenyup 2007-4-16 14:45   回复此发言

3 回复:两封信

Zenyup你好,
我是百渡朱令吧的’6号楼校友’,我关注朱令的事有好久了,无法释怀.我想把我知道的一点点,哪怕没有什么用,告诉真正想帮助朱令的人.我曾经给(张捷)律师给过一个短的email,没有回音.

昨天把吴虹飞的采访看了一遍,关于朱令寒假后回学校的饮食:”早饭是家里带的面包和壮骨粉冲剂,中饭和晚饭是勉强撑起去食堂打,回来在宿舍半躺着吃,喝的是同学帮忙打的水.” 听起来,可疑的饮食是热水.
我当时印象很清楚的就是大三寒假开学后2,3个星期总看见孙维打水,有时和她的所谓的男朋友,有时是她自己. 要说明的一点是打水从下了晚自习 9:30到10:00多一点就几乎没水了,女生5,6,7号楼都是只有一个门,走到水房只有一条路,走上一趟得有个10分钟,路上遇见的机率是很大的.那 2,3个星期我都是碰到孙维拎着水壶往回走,说明她去的早. 我们宿舍是非常循规蹈距的,五年都排班打水,每个星期我都打三天水,除非极特别的情况,从未间端. 而五年中除了这2,3个星期就再也没看见过孙维打水.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孙维男友后来就不见了,是因为他们不打水了. 这件事我曾经在网上说过,当然是有人信有人不信. 曾有传闻说朱令水壶里查出铊,所以我想起给你写信,关于目睹孙维打水的事虽然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如果需要,我愿意出面作证.

还有一件事我说一点自己的感想. 孙维曾在通信中要求舍友说朱令’夜不归宿’,给外人的感觉就是暗示朱令是个放荡的女孩,多少会让人觉得有点活该的感觉. 看到那儿的时候我就哭了,我觉得孙维的心太毒了.如果朱令没回宿舍,她一定是去了8号楼. 朱令的男友住在集中班,集中班在8号楼. 女生 5,6,7号楼都是11点锁楼门,12点放一次人,如果再晚了,敲也敲不开.而8号楼集中班这半栋和男生楼一样是不锁门 (8号楼的另半边住建筑系女生, 锁另一个门). 那里12点都热闹的很.(当时)谢飞宇就住在集中班的楼上301,集中班住2楼,他们都是合唱队的,合唱队的队长吴岷是谢飞宇高中和大学 8年的同班同学,住3楼,他们几个建了清华第一支乐队,还有一些特招生,3楼和2楼往来很是频繁,有时都不敲门. 孙维常泡谢飞宇宿舍,她想必知道8号楼的情况,她想必知道朱令在8号楼就是’夜不归宿’也不会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因为那里太热闹了.可是她还是要这么说. 而且在演出前夕,我觉得作为民乐队长的朱令男友和朱令心思恐怕都在演出上.孙维想努力证明朱令’夜不归宿’是什么意思. 而且孙维在通信里还在努力试图排除2次中毒,朱令回校后显然没有再 ‘夜不归宿’,很显然孙维想把责任从宿舍里推出去,而她能做的只是左右舆论,结果不幸被人把整个通信贴出来了。

作者: zenyup 2007-4-16 14:48   回复此发言

4 回复:两封信

信的内容,为了尊重作者,没有做任何(包括打字错误的)修改。只删除了一句话,因为要保密作者的身份。

作者: zenyup 2007-4-16 14:50   回复此发言

93 回复:两封信
抱歉,另一封信我找了好几天才找到.因为存在了另一台电脑里.
这封信也是一位知情人写给我的,他要求我保密他的身份,因为他是孙的中学同学.信中有很多删节,都是关于他自己的生活的.与此事无关.
作者: zenyup 2007-4-19 23:01   回复此发言

94 回复:两封信
zenyup:

…… …… ……

孙维在高中给我了两个印象较深,一个是高考前几天在食堂排队买饭的时候,她和徐**说:”我妈说我就是哪哪不好看”(具体是哪不好看记不清了)。孙维的成绩绝不是稳上清华不成问题的那么好,所以我对她高考前不担心高考而对自己美丽的关注程度印象深刻。另一个事是全年级高2去军训的时候,有一天下午破例可以不穿军装穿便服,我那时觉得平时普普通通的(衣服)都变得特别好看。排队的时候孙维给了我们男生和(女生)一个最大的视觉刺激,她穿着一个短得快到屁股的薄薄的小红裙子,半透明的小上衣几乎可以看到高高的胸脯。当时是不分男女生地排队而且都挨得很紧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觉得她胆子真大。前卫。

大学里一开始孙维还不是谢的女朋友,但是他们却常常大腿挨着大腿并肩在宿舍坐着,而且表情麻木,反正看上去就是很怪。据说孙维一直到大四还在谢飞宇那儿泡着,泡这个字的意思就是说一坐很长时间,而且什么都不干。

……大三寒假过后,大家看到的那个孙维,幸福的样子让人觉得她是找到了真爱,可是那人没有多久就消失了。孙维眼光是很高,我想那个让她动心的男生一定很棒,我在路上遇见他们时还注意看了看,不过那个男生至少外表上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以后,孙维又继续在谢那儿泡着。

……

作者: zenyup 2007-4-19 23:06   回复此发言

95 回复:两封信
作者给我这些信息是希望对我们当时做的心理分析有帮助。
确实,他的信息确实给犯罪心理学家的分析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在此,向他致敬,感谢!
作者: zenyup 2007-4-19 23:08

Posted in zenyup, 清华相关人员 | Comments Off on 两封 给zenyup的信

[2007-03-02] zenyup — 函 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2, 2007

函 子,或者“菡子”,西班牙的中国留学生。曾发文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恳请大家对孙维的父母留情”。

http://blog.sina.com.cn/u/3fe5af29010008l4

一位朋友告诉我,函子在努力通过她的渠道促进令案。

想起我曾经在去年因为她的一些言行写长文痛斥她,可她现在却在以实际行动实践着自己的良知,我觉得很惭愧。特此向她道歉。

每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于是,会形成不同的路线。但是,只要是追求真理的,就都值得尊重。我觉得,我那时是太狭隘了。即使现在也没有变得多大气,只是幸好我认识到这个错误。

这一年中,我自己也在不断改变。从原来的很激进到现在的很务实;从原来的宁折不弯的耿直执拗,到现在的妥协机变和灵活。人在环境中不断成长进步,每个人都逃不掉。即使是我这样守旧死倔顽固的人,也会被逐渐改变。感谢造主,感谢机缘。

机缘使大家因此案而相聚相识。有一天,一切结束了,大家星散了,这一段生命里留下的,会有很多很多美好的记忆。

Posted in 菡子, zenyup | Comments Off on [2007-03-02] zenyup — 函 子

[2007-02-05] 关于孙维的故事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5, 2007

NowIUnderstand身份未确认,谢飞宇是否是合唱队的未确认。zenyup身份确认。

http://post.baidu.com/f?kz=167411287
1 关于孙维的故事

想来说说我所知道的孙维。有些事真是过了很多年才忽然明白。

故事一:
清华的同学一定记得有德育评估这回事。就是不记名的给全班其它同学打品德分,加权平均,最后得分还算入总评成绩。我也当过好多年支书,每次都是我来统计德育分,我们班是人品好的得分高,反之亦然。所以当年有一件事还挺纳闷。

事情是这样:物化2的刘丽敏当时在合唱队担任一个声部长,听说刘丽敏人品差爱拍马屁,虽然看着觉得不象,但因此也对刘丽敏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印象,后来刘丽敏也退出了合唱队。关于刘丽敏的传言是来自谢飞宇,谢同学当时也算是合唱对的核心之一吧。而谢飞宇说刘丽敏人品差的证据居然是这样的:“因为刘丽敏每次德育评估得分都最高,所以她爱拍马屁人品差,而孙维每次德语评估都几乎倒数第一,所以孙维人品极好。” 我们当时居然都有点信了,我还很纳闷地想:物化2的德育评估怎么是反着的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zenyup, 杂项 | Comments Off on [2007-02-05] 关于孙维的故事

[2007-01-31] Zenyup 陈震阳教授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31, 2007

from http://post.baidu.com/f?kz=168358897

Originally from http://blog.sina.com.cn/u/3fe5af290100086m
关于陈震阳教授

我以前没有见过陈教授。最近有几次见面的机会,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以前采访过陈教授的《东方时空》编导朱宁就说过,用什么样的赞美之词形容陈教授都不为过,我私下里认为,他这话本身就有些过。但是,当我见了陈教授,与他交谈过,我也从内心发出这样的感喟。

陈教授和他的夫人崔明珍教授都是代表着尚存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与骨气的人。而这样的人,在今天的中国,已经和大熊猫差不多珍稀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陈震阳, zenyup | Comments Off on [2007-01-31] Zenyup 陈震阳教授记

[2006-08-25] 2006年8月25日谈话纪录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ugust 25, 2006

转自zenyup博客。zenyup是2006年帮助朱令志愿者中很有争议的人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e5af29010184nm.html

2006年8月25日谈话纪录

(2013-05-04 01:35:32)

8月25日谈话要点

由于所谈内容甚多,难以一一细述,我仅列出几个要点: 

1、他对志愿者团队给予高度评价,多次用感谢来表达他的态度。他认为,无论是基金会还是志愿者都是在帮助政府,帮助社会,帮助朱家。从对令令的康复上,给老人以希望和勇气上,我们做得非常好。

2、关于头发检测:

他认为如果花钱太多,就没必要做。因为,当年朱令两次发病,已经非常明确地被证实了,她被投毒的时间和次数(原话非此,意思如此),证据已足。

他手上没有令令的头发和身体样本。当年送检是朱家自己送的,他们公安没有保留样本。

3、证据链不足:

主要是日常物品的丢失和毁灭。中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很多事。难以提交检察院。 

4、办案机制:

2000年,公安系统改制。目前14处主要负责高校的思想建设和安全防护,不再进行刑事案件侦破。但是由于这个案子当年由他们办理,所以,他们还是要管到底的。他们的主要职责已经和刑事侦察没有关系。而新的刑事侦察部门并没有接手这个案子(各区局都有刑侦部门)。总之,现在这个案子其实就是没人管的状态,但是各级领导仍然十分重视(这句话,他多次强调)。

 5、给我们的建议:

不建议我们投入太多精力和时间在法律事务上,没用(潜台词),而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为令令争取赔偿上。他多次提到清华,认为令还是清华的学生,并没有办退学,清华应该一管到底,对她将来的生活负责。


6、对令的态度:

不忍心去看她。觉得对不起令。毕竟这个案子没有结果,是自己经手的,却不能……希望她的生活能好点。对老人能好点。


9、对嫌疑人的态度:

避而不谈。

 

10、他的历史:

1989年,他是北大派出所所长,经办吴今事件。1995年北大投毒案,他也是主要办案人。朱令案,他是主要办案人和知情人。目前令案卷宗在其掌握之下。

 

 

826日谈话纪要

 

826日早晨8点,警官给我电话,希望我和他一起去看望朱令.我们早9:30在令家楼下会合,又谈了40分钟,才上楼去令家。

他今天的谈话有两重目的:

1.了解志愿者团队,并对我们提出要求.

2.看望朱家人,对上次我们去公安部信访的问题做一反馈.

上次陪朱妈妈去公安部信访,结果仍然是反馈给14.

谈话中强调证据链,强调当年同学的世界观,强调某些机构应承担责任,强调各级领导仍高度重视。


有个人说得非常有道理,令案似乎有诅咒,总是在关键时刻夭折,希望这一次天降福神,改变厄运,大家一起努力吧。

——————————————————————

备注:此谈话记录是作为邮件附件在2006年帮助朱令志愿者团队内部公开的。

Posted in zenyup | Comments Off on [2006-08-25] 2006年8月25日谈话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