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不安的咖啡’ Category

[2006-03-05] 不安的咖啡 — 关于翻译门事件的考古发现及薛钢涉案深浅分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5, 2006

关于翻译门事件的考古发现及薛钢涉案深浅分析

朱令中毒,贝志城在互联网上求助。之后的翻译风波
是贝志城一方和薛书记一方说法最矛盾的地方。我上次
提到薛书记在延误朱令诊治上罪不可赦,但是一直没有
成文。这次邮件门事件又透露了一些细节,经过仔细研
究被泄露的邮件,又发现一处重要信息,进一步证实了
我的猜疑。

先分析一下邮件里童宇峰的这段话:
> This is strange. P4 is the Youth League head of the
> time.
> How could he be not the other one? I cannot believe
> this.
“顶到天荒地老”的翻译是:
“真是奇怪。P4(潘峰) 是团支书。他怎么不会是另外一个呢? ”

这段话有点莫名其妙,童宇峰说的是哪件事情在信中直接
看不出来。但是如果仔细研究一下原文,前面在讲贝和薛的
纠纷,就是那个“优良学风班”和“冷血团支书”的事情,按照
逻辑这里还是应该在说贝和薛的事情,显然这个“另外一个”
指的就应该是薛钢说的“贝的同学先到女生宿舍,然后联系
到了我。我和另外一名同学当天傍晚就到了北大宿舍取回了
存有电邮的磁盘。”中另外一个同学。童肯定是怀疑潘峰和
薛钢一起去了,但是潘峰(向薛钢)否认了,所以童很奇怪。
而薛书记却记不起这件大事的参与者了。

花沐兰在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提到过贝的同学的名字: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743.shtml

“3、关于翻译事件,我所知道贝说的情况是,他的同学第一
次去被女生拒绝是真的,第二次去这位叫薛钢的团支书接下
了也是真的。这位同学叫吴向军,现在美国,大家可以想办
法查证。团支书声称翻译了转给协和了,贝说的事实是之前
就希望他们把资料给贝,因为协和根本不收资料。而且后来
吴向军找这位支书要翻译的资料,支书也给不出来。基于这
两个情况任何人都会得出结论是清华的同学根本没有翻译,
现在支书和同学(如果不是一个人的马甲的话)一起说给了
协和了,反正死无对证,而且考虑到他们对班级荣誉的热爱,
很难取信于人。”

我又找到了吴向军在2002年3月5号对于翻译事件的回忆:
http://www8.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84171.shtml

为“啄木鸟11”转载

送交者: wuxj 于 March 05, 2002 22:16:14:


[ 相约加拿大:枫下论坛 rolia.net/forum ]

However, Zhu Ling’s friends and classmates in Tsinghua
never contacted us to provide help. I remember I went
to Tsinghua asking for help from her fellow classmates
in one weekend when we were really short of hands.
Nobody showed even a slice of interest. On the contrary,
they showed clear distance from this.

但是,朱令在清华的朋友和同学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
我记得,因为缺少人手,有一个周末我去清华找她的同学增援,
没有人表现出兴趣。相反,他们刻意保持距离。

wuxj就是吴向军的缩写,原来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而已。请注意,
吴是2002年在加拿大做的回忆,应该说相当独立,而且更早。
所以比薛书记或者贝志城的话更可信。

他提到了翻译门发生是个周末。1995年4月贝志城等发出求助邮件
后的相关周末是 15-16或者22-23号,根据天涯“静山石”整理的资料: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9833&flag=1
1995-04-18,贝志城把翻译好的email给协和,未被重视。

吴向军说他们缺少人手,所以他们找物化2的同学应该是在15-16号
这个周末。到18号他们已经找协和了。

而“这位叫薛钢的团支书接下了也是真的。”这样,由此可见,
吴向军最迟4月16号就已经把磁盘交给了薛钢。而“百合之春”张利
却还在说五一的时候准备进行翻译:

http://www13.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9549.shtml
作者:百合之春 回复日期:2006-1-4 23:55:20

“仅就翻译邮件一事来说,当时我本人就收到了一摞计算机打印纸(带孔
的那种),在五一期间进行翻译,为此还特地去北医我同学那里借了医
学辞典。”

贝志城记得他自己另外的同学是吴向军,但是薛钢却一直回忆不起来
另外那个同学是谁,好不容易想出来一个潘峰还被否认了。他似乎对
于重要的时间和地点总是记不起来。这里有两个可能,一薛书记去
北大拿磁盘纯粹一个谎言,无非他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具体的
时间,可以圆他的谎;二、薛书记是去北大拿了磁盘,但是潘峰想
撇清自己在翻译门中的责任,所以不愿意承认自己与此事有关。

由此可见,薛书记一直说的当天(4月16日)拿到磁盘这件事情是真的,
但是他一直在拖延时间,故意不做翻译。直到五一期间。中间整整
拖了半个月!薛书记延误朱令的治疗的确罪不可赦。

如果薛书记随后与“班里的很多同学一起连夜帮助翻译了电邮,包括孙维。”那么他和孙维自然知道朱令很大可能中了铊毒,可惜薛书记从来
没有向他的同学们提出来。

从是薛钢而不是班上别人接下翻译任务以及物化2其他同学的回忆,
薛钢当时在班上仍然权重一时。朱令父母4月28日报案之后要求系主任
化学系必然通知了薛书记。根据新民周刊报道
http://xmzk.xinminweekly.com.cn/tg/t20060120_801591.htm

“次日早晨,朱令的舅妈又与薛方渝教授联系,要求立即迁出同宿舍的
同学以保护现场,查封朱令在学校的物品,进一步化验。薛方渝教授
表示,迁出同学有些困难。”这个困难肯定是薛方渝教授向薛钢书记
了解过情况了的,也必然告诉了薛钢书记朱令父母报案的事情。

薛书记现在拼死为孙维辩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薛书记通知了孙维
宿舍朱令父母报案一事,才导致随后的失窃案的发生。薛书记自己有
通风报信嫌疑,有把柄在孙维手里,所以才会这么不惜自己的前途,
拼死为孙维抛出充满矛盾的、洋洋洒洒《25个矛盾点》为她辩护。
所以也才会有邮件门事件,企图要陷害童宇峰。

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误了卿卿命。如果案子重查,薛书记恐怕不
得不去回忆起那些重要的人和事来为自己澄清了。到时候不知道薛书记怎么给自己圆谎。

作者: 不安的咖啡 2006-3-5 17:02

Posted in 不安的咖啡 | Comments Off on [2006-03-05] 不安的咖啡 — 关于翻译门事件的考古发现及薛钢涉案深浅分析

[2006-03-05] 不安的咖啡 — 对于邮件门事件的分析,请各位指正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5, 2006

最近没顾得上来看看。最新进展是薛书记和童宇峰的私人信件被漏出来了,可以称为邮件门。这个漏信,大家已经有不少分析,别人分析有道理的地方我就少提几句,简单提一点我的看法:

1. 被改动的部分:
应该是这段:
>I asked Ya explicted about the bread phonecall. She
>never heard of it. I doubt the validity of the media
>report. I can't agree with your duduction either. Such
>a phone call about bread really doesn't make sense.

这段话从上下文来说应该是薛书记说的。因为童宇峰提到过为孙维辩护的
几个人不回答他的问题,他虽然对于媒体报导出错有点看法,但是细读他
的文字,目的都是希望记者加强考古能力,而且从他做事情的风格开看
这个电话他肯定也是和朱令家确认过的。所以被改动的必定是这段
从薛书记的话改成了童宇峰的话。而且是刻意改的。为什么说刻意改而不是
不小心,其它地方断行也有问题为什么不算改呢?别的地方可能断行有问题,其结果是少了>符号,只有这段话是多了>符号,只可能是人为加上去的。

从文字上来说,其它部分除了断行应该是没有被改动了。

2. 邮件是谁泄露的:
童宇峰敢真名实姓出来说有充分的证据表面有人想陷他于不义。以他
现在在网友中的声誉,他肯定会爱惜自己的羽毛,不敢空口无凭乱说的。
而且发贴的IP是Ohio的,摆明了是要栽赃给童宇峰。
薛书记在发贴后没几个小时就看到泄露并在校友网上质问童宇峰,显然
他参与策划了这次事件。

3. 薛书记怎么解释泄露,泄露邮件的目的是什么?
可以说这次事件完全是精心策划的,薛书记给自己留了后路,这个后路
就是上面被改的那段。有了这段改动,薛书记可以说邮箱被黑了,不是他自己贴的。可以赖在别人头上。他可以反问为什么改的是薛书记的话,而不是童宇峰的话?“我薛书记如果泄露了,我何必改自己的话呢!”这肯定是他事先想好给自己解释的理由。从这人信里其他话,以及他一贯表现,他这么死皮赖脸否认是他泄漏的,你真是很难找到话去反驳。

而且被改动的话在信的后半部分,粗看看不出来。从童宇峰先后回了两次帖子及相应的时间:

北京时间凌晨 01:30 回复:物化2班同学录
北京时间中午 12:20 关于我和薛钢被贴出的私人通信

可以看出,他一开头肯定被吓了一跳。那么泄漏的目的是什么?童宇峰肯定
是贝志城提到的和他联系的物化2中的人的一个,薛书记这么早就在校友网上指责童宇峰,目的无非是想让童宇峰尽快承认他和贝志城有联系,把他的信转给贝志城了,然后可以说贝志城把这个信泄漏出来了。这样既可以继续诋毁贝志城,也可以诋毁童宇峰的名声,可谓一箭双雕。
至于信里提到了petition letter,薛书记在说明童宇峰保守不住秘密之后,完全可以让童宇峰闭嘴,然后按照他自己的意愿去改那封信。

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薛书记想给广大网友一个印象,就是他也是热心推动那个
petition letter的人,改善自己的形象。而这封信的目的也是牵涉童宇峰
的精力。今天人大会议已经开始,交提案的期限应该已经到了。薛书记搅黄petition letter 的目的也达到了。

可惜发贴的是个代理服务器,很难查到原始IP。这次邮件门事件不过是
给薛书记不光彩的简历上加了一件丑事而已。希望物化2的普通同学能认清
薛书记的嘴脸。不要忘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作者: 不安的咖啡 2006-3-5 14:30

Posted in 不安的咖啡 | Comments Off on [2006-03-05] 不安的咖啡 — 对于邮件门事件的分析,请各位指正

[2006-02-21] 不安的咖啡 — 关于物化2班朱令同宿舍女生王琪的重大考古发现[3]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21, 2006

关于物化2班朱令同宿舍女生王琪的重大考古发现[3]

这是我对物化2班朱令同宿舍女生王琪考古的第3篇,

写第一篇 http://post.baidu.com/f?kz=83411296
主要是这次孙维声明没有看到潘峰明着出来说话,我以为他还算有
良心之人,给他一个机会。

既然潘峰不在乎,才有了第2篇 http://post.baidu.com/f?kz=84850962
关于王琪的详细信息。

我上次提到“王琪非常可能受了孙维的胁迫和利诱”,
这个其实也是一个考古结果,在公布细节之前我先分析一下天涯几个ID。
早期我关于太阳正暖身份的考证由于受到对王琪身份考证失误的影响
也出了错。现在从王琪、金亚博士专业以及她们两人的发言看来,
http://news.tsinghua.edu.cn/xqh/xqhnews/read.php?id=55
太阳正暖的确应该是金亚,分析化学博士,和孙维在一个实验楼。
物化2的王琪是物理化学博士,应该和孙维不在一起做试验。当然,
这两人是不是还有其它的马甲尚不能判断。

在天涯发言提到和朱令一起生活的是“太阳正暖”和forthetruth,现在可以明确两人分别是金亚和王琪。让我们回头来看forthetruth(王琪)的
发言。forthetruth在天涯一共只回过两个帖子,关键的是第一个

http://www8.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431.shtml

一个同学的声明
作者:forthetruth 回复日期:2005-12-30 23:09:24

孙维(谢飞宇?)的《回贴纲要》出来之后,再来分析这播人的发言实在
非常简单。forthetruth大部分内容是按照《回贴纲要》发挥的,没有什么新奇。除了她的有些说法让人怀疑她是否真是清华毕业的高材生博士。

比如她对朱令中毒的怀疑:“从朱令的表现上来看,是二次中毒,这个与二
次投毒是有重要区别的。二次中毒直接推断出毒源被使用了两次,但是不是
投了两次就很难讲。如果第一次的毒源不小心又被被害者用了一次,表现出
来就是二次中毒,而实际上只投了一次毒。”

又比如下面这样可笑的话:“现在对所有人来说,最力所能及、最可以负责任的事就是为朱令捐助,为了她和她的家庭付出一份爱心。如果你还在关心这件事,也在网上表示过同情和愤慨,同时请你也为她做点更有用的事,为她捐助。至于凶手,老天一定会给他报应,我相信。”2004年的讨论结果是海外成立了帮助朱令基金会,如果王琪那时候说这句话还挺合情合理的,但是放到孙维的声明出来之后就显得那么不合时宜。2004年潘峰还说会参加成立国内基金会什么的,最后也没有出来组织,现在也没有。倒是王琪要大家来献爱心。
晚了,机会都错过了。

forthetruth和其他支持孙维同学不同的是这么一段话:
“当然,所有在大概半年时间里曾与朱令有过接触的人都已经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因为大家都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人能出示证据和人证说明自己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从来没有接触过有铊的物质,这是无法证伪的。”

这句话我第一次读到就觉得很怪,朱令的父母不能证明自己清白么?化学系主任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么?如果仔细体会一下,在那大概半年时间里任何一个和朱令有接触的人读到这一段都会毛骨忪然。forthetruth用了“证伪”这样一个高深的词来说明大家都有嫌疑,而且无法洗脱。这句话透露出来的是恐吓还是悲凉?

王琪为什么会这么想?这段话是王琪出自内心的话还是她听到的说法?

如果结合《回贴纲要》孙维对这些人的指挥来看,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当年朱令父母报案之后孙维就有了“回答公安提问纲要”,也许没有成文,但是很可能孙维暗示过王琪、金亚该说什么不能说什么。公安的调查是在报案之后隔了至少一个五一假期,此间孙维只要在宿舍里说“在大概半年时间里曾与朱令有过接触的人都已经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因为大家都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人能出示证据和人证说明自己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从来没有接触过有铊的物质,这是无法证伪的。” 恐怕王琪就得乖乖的听孙维的指挥了。

如果王琪、金亚当年就和孙维讨论过怎么回答公安的提问,那么她们的所有证词都无法取信。而如果她们能回忆起孙维提过上面这个说法,并且指挥过她们,那么是对孙维非常有力的指控。

不过总考古归只是考古,孙维倒底是否和她们说过什么只有她们自己心里最明白。

作者: 不安的咖啡 2006-2-21 15:54

Posted in 不安的咖啡 | Comments Off on [2006-02-21] 不安的咖啡 — 关于物化2班朱令同宿舍女生王琪的重大考古发现[3]

[2006-02-21] 不安的咖啡 — 关于物化2班朱令同宿舍女生王琪的重大考古发现[2]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21, 2006

关于物化2班朱令同宿舍女生王琪的重大考古发现[2]

不安的咖啡

好像没有看到潘峰没有发言。可以肯定他的电邮地址仍有效。大概是他觉得越辩越辩不清。不过也没有看到他出来帮助朱令,算是我高看他了。我没有失信于他,自然也不能失信于网友,在此公布我关于王琪的考古发现。重申一下,考古专业是严肃认真的事业。我从来没有像某个跟帖怀疑的那样去问童宇峰或者物化2 的人任何信息。我相信童宇峰也是有原则的人,我不必去自讨没趣。先打听得内部资料再来作秀,这种做法未免太污辱考古了。再强调一下我的所有结果均通过互联网公开信息取得,本人未使用任何不正当手段。这些信息只要有心,大家都可以查到。

顺便说一下,考古也需要有材料可以考证才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网友要我考古高菲,但是关于她的材料太少,比较难。就算考古臆测的成分太多。另外考古毕竟是考古,不能代替事实。但是考古也有考古的道理,如果不同的证据指向一致的话那个一致的结论往往就是事实,而新材料的出现也可能改变原来的部分结论。比如老子的《道德经》流行的就有郭店竹简版,马王堆帛书版,傅奕版,河上公版和王弼版。1993年郭店楚墓竹简版的出现改变了原来人们对于《道德经》解读的很多细节,

我原来关于王琪考古一文有一意想不到的失误,是没有想到清华大学化学系93级(化学32)有一同名同姓的王琪:
http://www.5460.net/gy5460/jsp/login/gongneng.jsp?csid=357501
郭浩波是该王琪的同学,由此可以顺便得出天涯的“王琪声明”是冒充的。也希望各位不要再引用我原来关于王琪的梦工厂错误考证。

对于物化2班王琪的考古过程,第一步比较难,5460.net上有1041个王琪。不过多花点时间,再有平面媒体的报道和童宇峰的几点建议,开动脑筋就能找出来的。顺便提一句,言多必失,童宇峰的本意大概是想说媒体记者需要加强考古水平,不过关于王琪考古的关键信息还是来自王琪的同事,见下文。

看到有人考古出薛钢一毕业就买房,并且首付九万美元,在下颇为景仰。为切磋技艺,共同提高考古水平,公布关于物化2王琪的全程考古记录如下:

王琪,陕西宝鸡市七一子校,九二届毕业学生。依据如下:
http://www.5460.net/gy5460/jsp/txlClass/txlClassInfo.jsp?classID=1757684
http://www.5460.net/gy5460/jsp/person/onePerson.jsp?memberID=9813036&classID=1757684

王琪2004年2月18日最后一次上5460.net,留通信地址在广州市体育西路189号28楼,这个是广州城建大厦易方达基金所在楼层。这个信息表明2004年年初的时候王琪和潘峰同在易方达工作。

从王琪在易方达工作可以查到她的同事杨丙卿:
http://bqyang.tianyablog.com/blogger/rss.asp?BlogID=42910

从杨的网志发现王琪实际上和杨在广发基金。并且得到以下资料的验证:
http://oa.gf.com.cn/names.nsf/7695c7a318f11252482569d800301d05/645307082fa7adc348256c7e0007d2cf?OpenDocument
这个网址现在需要帐号才能访问,不过我相信看过多篇考古文献的网友可以想到办法找到镜像验证。
王琪的同事包括:许雪梅、江涌、冯永欢、朱红磊、刘明月、祝俭、杨丙卿。

从王琪在广发基金工作这个事实查到:
http://fund.163.com/report/200412/gffundno45.pdf

在此又发现另外一人:陈晖霞。然后查到她的博客在
http://spaces.msn.com/cristina-huixia2005/

正如陈晖霞所说“世界比我们想象得要小,相遇比我们想象得要容易”。

里面有段话(10/02/2006日志)就是我说的得到的关键信息:

“我还记得离开公司前有次跟王琪聊天,她说那时跟潘锋一起去和易方达的人吃饭,他们从来不谈股票不谈报告不谈工作,扯天扯地的都是自己的爱好和见闻,挺有意思的;而我们大伙儿同事在一起,永远都是讲工作比较多,即使在一起吃饭或玩。以及老张昨天看了我的 BLOG,说什么时候我讲讲国内的股票或者学习的时候,他就会评论一把,我则说在BLOG里我几乎不讲股票或者专业的。”

至此,所有信息完全匹配。网上公布的王琪的手机也是广州移动的,再次旁证考古结果。

所以最后得出王琪现在广州广发基金研究发展部工作。夫妻同行。

陈的网志上还有一句话比较有意思“OUTLET听王琪推荐过,星期六就去了WOODBURRY一趟。”Outlet是美国的厂家直销店,稍查了一下woodburry的outlet。这段话表明王琪在纽约州呆过很长时间,从王琪的经历看,她2002年夏天从清华博士毕业,到2004年初在易方达工作,2005年又在广发基金工作,最合理的解释就是王琪毕业后去纽约某大学做了一年博士后,然后回广州,先是在易方达和潘峰合作,可能是学习财经分析技术手段,然后再在潘峰的帮助下到广发基金工作。

薛支书的25点大家都看了,我就不评论了。我还期待着潘支书能振臂一呼,做一言行一致的英雄,未料他却照样装作不知道我对他的殷切期望。朱令还是坐在轮椅上,正义还是没有光顾那个可怜的家庭;那些当年的班干部、所谓的精英、所谓的明星研究员还是在那边维护着一个小集团的利益,不愿睁眼看看事实。

朱令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还能活么?

这样的人给大家做金融分析,股票大家还敢买么?

这样的人如果爬上政治高位,能给大家带来公平、公正的希望么?

谁能拯救朱令,拯救我们自己?

作者: 不安的咖啡 2006-2-21 10:36

Posted in 不安的咖啡 | Comments Off on [2006-02-21] 不安的咖啡 — 关于物化2班朱令同宿舍女生王琪的重大考古发现[2]

[2006-02-17] 咖啡的建议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7, 2006

小和尚和各位关心朱令的网友:

不好意思,近日特别忙,没顾得上来看看。

下午临时要去外地,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等到潘峰发声明。我毕竟不能失信于人,如果他今天晚上我走之前没有发,我可能只好推迟一点公布王琪的考古结果,请各位网友原谅。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又有两个小的考古结果,结论一本来大家都知道,就是薛钢在延误朱令诊断上罪不可释,不过我有更详细的分析,结论二是王琪非常可能受了孙维的胁迫和利诱。下次等我整理成文献给大家。

我本人在外地,以前我在天涯的时候说过。所以小和尚的盛情邀请抱歉我不能接受。我想这么多网友,大家应该做各自擅长的工作来帮助朱令。我个人以为案情已经很清楚了。在网上讨论,与某些人瞎搅没有太多的意义,现在的我们能做的事情是把网络行为转化到实际行动中。刚才看到“顶到天荒地老”网友的帖子,

http://post.baidu.com/f?kz=84180137

觉得很赞。我们需要的是有理性的实际行动,既为了朱令,也为了我们自己今后能生活在一个安全、平等、公正的社会中。

我有几个建议,请小和尚版主能和热心的朋友再补充,而且每个建议可能都要细化。我们应该先有个行动指南(不是回帖指南^_^),然后分工一下,大家每人做一点,那样每个人做的都不多,但是合起来还是能做成大事业。还烦请小和尚最后能把网友回帖整理成一个比较好的方案。

一是在帮助朱令方面:
1. 具体治疗上,我们可以问问国内外康复治疗方面的专家。看看是否还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2. 整理朱令案的细节和来龙去脉,要真实的资料,贝志城现在有头应该有很多资料,他也应该能够确认很多资料是否真实。这个档案是我们今后宣传、扩大影响的依据。

3. 受“顶到天荒地老”网友的启发,我们可以向潘峰/王琪/薛钢/李含琳/高菲等人的单位写信,告诉他们这些人在出来为孙维辩护的时候也说要帮助朱令,要引用他们自己的话,让他们的领导知道他们的下属说了什么样的话,也请这些单位捐款,达到帮助朱令的目的。向他们的同事写信,言语要缓和,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让他们的同事知道这件事情,同情朱令。上面这些人毕竟还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是凶手,我们的目的还是为了帮助朱令,他们这几个人该团结的时候还是要团结的。追凶总归是公安的事情。

二是在追凶上:
实际上我们能做的不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案子为什么久拖不决。“在中国做事情一定要有耐心”。毕竟我们不能代替公安。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最终能够引起最高层的关注。网络讨论总归只是纸上谈兵。网上的讨论最后还是要转化到平面媒体和电视上才能有真正的影响力。谁知道嫌疑人和那些给孙维辩护的人现在还看不看网上的评论。我看到童宇峰上次的几点建议中有一条说记者不认真,其实记者很多也是依据网上的来写的。未必就是他们不认真,不过是他们没有仔细分析而已。所以我们应该有一个真实资料和理性分析的版本和网站。这样我们以后的讨论可以把依据或者要劝服的人指向这个网站。

另外一点就是要让知情人不断感受压力,促使他们去公安局坦白或者去做污点证人。要让他们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这几个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大家才可能去劝他们。否则他们这些人隐姓埋名,谁都不知道他们倒底是谁。

我暂时想到这么多,请大家补充合理可行的方案。

还有如果谁看到潘峰的声明,请在这个帖子里告诉我一声。

作者: 不安的咖啡 2006-2-17 14:44

Posted in 不安的咖啡 | Comments Off on [2006-02-17] 咖啡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