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童宇峰’ Category

[2006-02-06] 关于目前解决朱令事件的几点建议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6, 2006

本文首发在百度朱令贴吧,后来被删,又后在天涯被转载。几次浮沉间,不知是否有人在背后搞鬼,也不知在百度被删为何。

———-

欢迎转载本文,本人不保留版权,但是请保留全文。谢谢。

关于目前解决朱令事件的几点建议

童宇峰

2006年2月6日

清华大学化学系92级物化2班我的同学朱令铊中毒一案拖延十一年之久,至今尚未解决。自我班孙维同学 2005年12月30日在天涯发表她在朱令事件中清白无辜的声明以来,网络上的讨论非常激烈,在海内外华人圈引起了非常强烈的反响。事态发展至今,论战各方已经开始偏离正常讨论的范围,不少人根据一些错误的信息作出不恰当的分析。我也看到有些网友,出于查找真相的真诚愿望,在和联合国、国内外人权组织、西方媒体联系,试图通过外界的力量给政府施压。根据我本人知道的情况,海外帮助朱令基金会、物化2班以及国内相关人士,正在努力通过现实途径解决这一事件。在此,我对于目前的讨论提出以下几点建议,希望我们能一起努力尽量通过正常的途径圆满解决问题。

首先,我希望网友要相信中国政府的能力和决心,也要支持正在为解决这件事情做实际工作的各方人士,不要急于试图通过外界力量给政府施压。这次国内论坛讨论朱令事件这么久,表明政府已经在关注这件事情了。另外,大家也应该理解国内社会政治生活的现实。在中国办事,首先一定要有耐心,另外要尽量通过正常司法途径来解决问题。目前诉诸外力给政府施压,并不利于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被人利用。非正常途径解决问题,无论对于朱令家庭还是孙维家庭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其次,我希望网友的讨论要在理性的基础上,明辨信息的真伪。根据错误的信息作出错误的分析,不利于解决问题,只会伤害无辜的人。比如,天涯上有人冒充我班同学用”王琪声明”,”孙维前男友”等发言,新浪上有人冒充薛钢发言。有人根据误传认定李含琳和朱令同宿舍。至于冒充清华知情人、协和医生的发言更是不计其数。任何言论或者行为,如果本身的论据并不确实,未免让人怀疑其可信程度,结果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关于物化2班的情况,我可以澄清一下和朱令同宿舍的是孙维、金亚和王琪,李含琳不是朱令宿舍的。

再次,我也看到不少平面媒体报道了此事,但是遗憾的是多数记者由于急于发稿没有仔细核对某些信息。我知道的有上海《新闻晨报》把民乐队队员的回忆录安到我的头上,1月26日《法制周报》犯了同样的错误。《新民周刊》颠倒了王琪和金亚的籍贯。《中国日报》搞错了孙维被公安局讯问的时间。记者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好心可能办坏事,错误的信息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这件事情延续了十多年,背景资料很多,涉及人物、科学知识也很多,希望今后记者同志报道此事的时候,先花个一周两周时间做做基本功课,收集第一手资料,仔细研究事件的来龙去脉,努力促进这件事情得到合理解决。

最后,为了找出真凶,还朱令家一个公道,还无辜者以清白。我希望知情人,尤其是物化2班相关同学,能尽量独立回忆当年的细节,还原当年的真实情况。我私下和孙维及出来辩护的同学通信,提了一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我也希望你们看到我的建议能继续和我联系。孙维是否清白不应该用人品来保证,而是应该用事实来说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童宇峰 | Comments Off on [2006-02-06] 关于目前解决朱令事件的几点建议

[2005-12-19] 童宇峰回skyoneline的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December 19, 2005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35112.shtml

Skyoneline于2005年12月19日在天涯她的《天妒红颜》中回帖。信是12月6日写的。

作者:skyoneline 回复日期:2005-12-19 10:06:42 

我想了很久,还是把童宇峰回给我的信贴上来,大家自己看吧。事情没有结果,而我本人有倾向性,但这不意味着无事生非,或者传播小道消息。我所关心的首先是如何帮助朱令,还有就是也许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凶手落入法网,尽管这件事情困难重重。
Skyone Lin,

谢谢你的来信,也感谢你还记着朱令这个不幸的女孩和她的家庭。
近来有一些国内的朋友打听给朱令捐款的事情,
帮助朱令基金会正在着手建立国内的捐款渠道,等有消息之后我
会转告你的。原来网上有朱令家中国银行的帐号可以直接汇款,
我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可以找到。过几天我有空找一下。

朱令母亲的电邮地址是zhumx@263.net,你不妨发份信给她,看是否
可以和她直接联系。我不方便直接告诉你他们的地址和电话。

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真相,我个人并不知情。我想这世界上可能除了
凶手别人都很难知道真相如何了。有嫌疑人,但是嫌疑人不等于凶手。
网上有很多猜测,有真有假。我只能告诉你网上的消息以www.helpzhuling.org上的最真实。

你说你要声张正义,可是我如何能相信你有足够的力量来完成这件事情?
就如我以前对我一个同学说过的,有时侯我们把问题想得想太简单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证据,现在没有。不知道是否可能重新发现,可是要
从何开始?朱令的病历,至今不能从协和拿出来,为什么?北京市公安局
的调查没有结案,为什么?朱令事件本身说简单也简单,可是提到要声张
正义,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另外,我想知道你是从何种渠道重新对朱令的事情产生兴趣的,
便于基金会今后能加强宣传。另外我很奇怪你还有casperx的地址,
他不在Iowa State University已经很久了。

更多人能关心朱令这是一件好事。希望你能多传播她的消息。

童宇峰
2005/12/06

Posted in 知名网友, 童宇峰, skyoneline,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5-12-19] 童宇峰回skyoneline的信

[2004-11-10] 广陵一曲从此散 — 童宇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November 10, 2004

广陵一曲从此散

童宇峰

2004年11月10日

转眼离我的大学同学朱令铊中毒十年了。不久前听说她又因为肺部感染住了院。虽然勉强脱离了危险,但是我不知道她顽强而脆弱的生命是否还能再坚持十年,她那坚强而悲伤的父母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日复一日,继续照料朱令十年。写下这些文字,是希望我们还能记得这样一个倍遭苦难的家庭,能尽我们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实际上我不是写朱令的最佳人选。虽然是同学,但是在那些青涩的大学岁月中,我是一个过分沉迷于自己世界的毛头小孩,对于朱令就像对班上很多其他女生一样,并没有留下关于她的很多记忆。甚至她中毒这件事情,在我的印象里色彩都一直很淡。一开始我只是知道她得了一种连协和也医不好的怪病。后来突然知道了是铊中毒,说来惭愧,可能是自己的淡漠,我却从来没有想去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避而不谈,一些有意无意的回避,所以也就渐渐忘了很多事情。直到2002年春天,又在网上看到一些讨论,我才开始再次关心起她的事情来。但是往事却已经开始渐渐淡出自己的记忆了。

我们班上北京来的学生都相对多才多艺。朱令的长处是她的音乐和体育。印象中,从一入学她就是一个大忙人,民乐队的排练占据了她很多业余时间,所以很多班级活动,她通常只是参加一下很快提前离开的,或者就不参加了。这也许是后来有人说她和班上很多同学格格不入的原因。但是对于她能做到的事情,她总是尽心尽力去做的。我记得入学那年清华新生的“一二. 九”汇演,班里的合唱就是她指挥的,排练的时候她费了很多心思,而她自己同时还有一个古琴的表演节目。她的游泳水平也很高,好像是达到了一级或者二级运动员的标准,这也是她后来两次吸收了致死剂量的重金属铊但是幸免于死的原因。

虽然很忙,她的学习成绩在班上仍很靠前,而且兴趣很广泛。94年夏天的时候化学系组织了学生科技活动,记得是让学生提出课题,然后是系里支持一部分课题的研究。当时90级万荣是学生这边的负责人,一个中午我和万荣正在讨论什么事情,朱令跑过来,拿着她的设想,十多页纸,我记得是关于聚丙烯改性的一个题目,好像是因为她有个亲戚提起过这个题材,所以她做了调研,找了一些材料,提出了她的一些想法。交完材料,她又匆匆离开,说是有另外什么事。她的生活总是这样很匆忙、很充实。那年是大三,我想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发生,也许她本科阶段就这个课题会做出不少工作。我和她其实没有交谈过多少次,这算一次,听她讲述自己的科研设想。另外一次有印象的是在四教的数学课,课前说了一会儿话,她说二外选了德语,我就问她德语难不难,她说除了发音不算难;零零碎碎还有一些别的话题。清华是藏龙卧虎之地,有很多才华横溢的学生,有些喜欢作狂狷之态,而朱令是那种不会主动去讨好别人,但是如果你和她聊就比较容易接近的女生。

这大概就是她没有中毒之前留给我的印象,多才多艺,全面发展。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同学之间关系也比较纯朴,没有什么绯闻。

然后就是她第一次中毒,起得很突然,大概有一两个月没有见到她来上课。中间我和班上同学去当时她住院的同仁医院看望过她。然后是新学期,一个上午我们在三教上物理化学课,她带着疲惫的身躯从门外进来,戴着一顶帽子,大病初愈的样子。后来我听她父母说是因为她要强,不愿意拉下课,物理化学又是比较难的课程,所以病没有完全好她就急着回学校。然而这次她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又病倒了,送了协和。此后就是协和的误诊以及朱令在北大的高中同学贝志城等人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求助并得到铊中毒的诊断。最后的治疗只是用了几十块钱的普鲁士蓝。

关于朱令中毒的原因,我在今年3月份写了 “再答Daisy小友”一文,说过一些,不再重复。原文可以在雅虎的讨论组上找到。不能不提到的一个事实是朱令是两次发病,两次症状类似。有位友人和我讨论,说两次发病不等于两次中毒;可是从毒理上讲,重金属不像病毒,可以在体内潜伏,多次发作;两次发病表明她至少是两次中毒。她摄入远超过致死剂量的铊盐能生还已经是奇迹,能坚持到今天更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朱令能坚持到现在,不能不提到她的父母。她的父母在朱令病后就基本停止了工作,全力照顾她。先前,朱令在北大的姐姐吴今在她人生最灿烂的时候无端离世;随后,朱令,他们这两个年迈的老人一样引以为骄傲的清华高材生,他们多才多艺的女儿,他们本来后半生唯一的依靠,也在她人生最灿烂的时候忽然病倒,永远不能再弹奏音乐,永远不能再用清晰的声音叫他们爸爸妈妈。我不知道这对于他们怎么样的打击。而用10年时间,让一个接近植物人的女儿能够坐起来,能够恢复对很多往事的记忆,能够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不能想象他们需要多少勇气,付出多少代价。

朱令第一次中毒并没有确诊,她能挺过来并且重回学校,我后来听说是她妈妈想尽各种办法,给她补充营养,每天给她做推拿,终于缓解了她的症状。第二次中毒,朱令曾经昏迷多日,对症治疗后虽然醒了过来,但是她的神经系统已经受到了铊的损失,很多肌肉的功能退化,肺因为手术造成萎缩,牙齿缺失很多,因为输血感染了丙肝… 这样一个脆弱的生命,随时可能因为某种病毒或者细菌感染而消失的生命,是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用他们全部精力,一点一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一点一点让她恢复。我2003年初去看朱令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很多中毒之前旧时的记忆,在提示下她也能想起我以及以前的同学。她一直费力地试图说出一些话,虽然只有她父母才能完全听清楚,但你也可以听出或者感觉到她想说什么。她因为疾病折磨已经变形的脸庞,依稀仍能辨认出往日清秀的容貌。

命运对于这个苦难的家庭是不公平的。十多年来,生活对于这两位老人来说太残酷了。他们的眼泪也许已经流干,他们的脸上已经太久没有笑容,岁月在一天一天夺去他们的精力,人生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悲剧,一场依然在演出的悲剧,但是从他们脸上,我看到了坚毅和对于生活的勇气。就算知道剧终了故事依然是一场悲剧却依然义无反顾走下去,这就是朱令的父亲和母亲。任何形容词放在这里都很苍白。

我知道,只要朱令能多活下去一天,能更健康一点,这个苦难的家庭就多一点渺茫的希望。

Posted in 童宇峰 | Comments Off on [2004-11-10] 广陵一曲从此散 — 童宇峰

[2004-03-13] 再答Daisy小友 — 童宇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13, 2004

公钥在http://woodinwind.blogspot.com/2004_05_11_woodinwind_archive.html

—–BEGIN PGP SIGNED MESSAGE—–
Hash: SHA1

本文用PGP公开密钥算法签名,公开密钥发表在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files/下
PGP publickey for helpzhuling2004
要看到此公开密钥需要加入该讨论组.
凡转载此文请保持文档完整,作者不对任何断章取义的引用负责。
同时作者不希望任何人用英文来概括其中的意思。我已经看到有人
用英文转述时曲解了我的意思。汉语作为我的母语,完全可以表达
我的意思,同样也完全可以表达你的意思。字里行间的余味,看中
文的人不仔细去体会,就能错过去,更何况一个母语不是英文的人
用半拉子英文去转述。

再答Daisy小友

童宇峰 2004年3月13日

我并不想回应未名空间(MITBBS)上众多帖子,这趟混水只能是越
搅越混。而且网络上众人只是一个个帐号,没有人敢用真实身份在
上面讨论。我们并不是站在一个公平对等的地位上。在网络上骂人
可以痛快淋漓,却不必负任何法律责任;还可以用若干“马甲”,演
出一些双簧。平日闲来无聊,开心开心可以。讨论严肃的事情,我
认为BBS不是一个合适的地方。

未名空间清华大学版这么多天这么多人在热烈讨论朱令事件,真正
想到问物化2,并且发信的仅Daisy Yang 一人而已。我在清华校友
网上留言算是一答。她的回信以及我看到有人对我原文作英文转述
时的曲解,让我觉得有必要再澄清一些事情。

我的回答仅代表我自己的意见。但是大家也没有必要指责我的同学,
早先,我和一部分同学交换过意见。沉默并不代表大家没有想法。
但是网络并不是一个发表这种要负法律责任的言论的地方。

1. 朱令事件前后
所有关心这件事的人,都应该先把下面几个网站看了。
英文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
http://wwwradsci.ucla.edu/telemed/zhuling/index.html
法文
http://www.bmlweb.org/sommaire.html
中文的大概新语丝(http://www.xys.org/)上还有一些文章可以
作为补充。现在还没有朱令的正式中文网站。

很多基本的事实在上面这些网站可以找到。当然,相关人员的评论
是否带上各自的感情色彩,各人可以各作判断。

朱令事件开始时,互联网刚刚开始进入清华校园,普通学生并没有
多少机会接触网络。我承认在朱令事件中,是朱令在北大的高中同
学贝志诚他们做了更多的事情。但信件的翻译,我知道物化2也参与
了。只是工作量以及和贝志诚他们的沟通方面,我不清楚细节。

朱令病重期间,所有女生曾去轮流过夜陪护,班上同学去看望。这
都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毕业时,若干班上同学也曾去朱令家看望,
但是那次我并未在场。

物化2班、化学系、清华大学、协和医院还有朱令原来就医的同仁
医院,为朱令都是做了不少实事的。说这些单位合起来谋杀一个人
完全是没有根据的指责。事情开始,没有人知道朱令是铊中毒,也
没有人往那里去想。人们都是在尽力帮助朱令的。当然,是否能用
另外一种方式做得更好,那是另外一回事情。

朱令的确很优秀,但并不是说每一方面都是第一,也没有优秀到让
别人感到自卑。音乐方面我不好评论,论学习、容貌,都有比她好
的人存在。朱令和班上的同学并非合不来。只是她活动比较多,比
较少和同学在一起而已。

2. 中毒原因和嫌疑人
认识到朱令中毒是有人蓄意为之是后来的事情。公安局有调查。至
于谁是最大的嫌疑人,他们心里有数。但是嫌疑人终归是嫌疑人,
并不就是认定的凶手。

引用John W. Aldis 在helpzhuling上的一段话:

Of course, assuming that the victim was a jealous female is
not “proof.” There was one particularly likely suspect, but
the authorities were not able to prove the case. Even the
family knows that the evidence was not sound enough to
convict the suspect. From what I learned about the case,
the government actually tried quite hard to get hard evidence,
but it was not possible.

The tragedy was (and continues to be) very great indeed.
But without a confession or some other hard evidence, the
legal case has reached its end. Sad.

John W. Aldis, M.D.
AAFP, MPH & Tropical Medicine
jwaldis@email.msn.com
(原文第一句的victim也许应该是suspect)

要物化2的人站出来指认谁谁谁是凶手,真是幼稚的想法。连警方都
没有找到过硬的证据,你让朱令的同学出来说:“啊,好像谁很可能
是凶手”?至于网上有人胡乱猜测,甚至去骚扰UC Davis一位和朱令
的同学同名同姓的女生,更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至于我在一答中说的:”女生因为心理上的阴影不愿提起。男生因为
不了解情况不愿多言。这是我的判断。”被未名空间的网友yumyum说
成:”All this guy said is: male students have no insider info,
female students know but don’t wanna say.”也是曲解。我没有
说女生知道详情,我只是说女生因为心理上的阴影和巨大的压力,
不愿意提起朱令中毒这件事情。大家不必把道德的指责加到物化2的
女生头上,设身处地为别人想想,你处在那样的环境你会怎么做?

古话说”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又说”三人成市虎”。如果你是一个负
责任的人,不要以讹传讹,要多动动自己的脑子,联系事情的前因后
过多想想。如果你关心朱令事件,就为她做一些具体的事情。不要再
去骚扰不相干的人,也不要没有真凭实据就在那里胡乱指认说谁谁谁
可能是凶手。在网络世界里,你们都是作为一个符号存在,但是朱令
事件里的人却在现实生活中存在,各种指责,如果没有真实根据,对
于现实生活中的人来说都是不公正的。除非你也象贝志诚那样真名实
姓站出来说一些你知道的事实。

至于警方的调查以及相关的一些细节,以我对于事件的牵涉程度,我
无法评判。也不要指望当事人能出来说什么。不象孙志刚事件那样,
并没有那样一种现实的力量存在,使得他们非说些什么不可。而且就
算他们说能说什么?所有直接物证都已经消失了。没有证据,道义上
胡乱的指责有任何意义么?

十年,到下半年秋冬之际就是朱令中毒十年。是否会有新的证据出现,
或者有新的变数,或者警方想重新调查恐怕是天知道的事情。尽管我
内心里并不希望真实的凶手是我同学中的任何一个。

十年来缺的,除了没有找到凶手,是对于这件事情深刻的反思。没有
任何深刻的反思。所以,91年有北大毕业生卢刚枪杀山林华,94年有
清华朱令被投毒,97年再有北大学生被投毒。没有人能说以后这样的
事情不会再发生。

至于朱令中毒和她姐姐吴今的意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两者是相关的。

3. 能为朱令做的事

我拜访朱令父母时她母亲提到她余生的两个心愿,一是能找到足够的
经济资助维持朱令的生存和生活,二是尽可能接近事情的真相。这大
概也是我们能帮他们做的两个基本方向。后者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可
能。前者大概还是可以的。以非营利性机构的形式,因为有免税一说,
在海外华人这边也许是更好的方式。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朱令多活
下去一天,更健康一点,她不幸的家庭多一点渺茫的希望。

朱令家庭的联系方式在helpzhuling雅虎讨论组上有。

Ms. ZHU Ling c/o Ms.ZHU Mingxin
Fang Zhuang, Fang Cheng Yuan 1-5A-1009 ,
Feng Tai Qu, Beijing (100078) ,China.
北京芳庄方城园一区5号楼甲门1009 朱明新/朱令

有时间,有能力的人可以建一个中文网站,作为一种记录。有法律经
验的人可以考虑(帮助)成立那样一个非营利性机构。另外一种可能
就是把朱令送到国外康复,其中的问题一是她的病历档案都在协和,
协和因为吃了官司,可能不放档案;二是经济上如何负担,没有保险,
美国的医疗费之高大家都很清楚;三是国外是否有针对朱令病情更好
的康复机构。

只是,真到要实际行动的时候,又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说”我来做”?

借用鲁迅的一句话来做结语,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
看”。

朱令事件就是一场悲剧。
—–BEGIN PGP SIGNATURE—–
Version: GnuPG v1.2.1 (GNU/Linux)

iD8DBQFAU4zYiJOAhHG2UYURAsMuAJ0bBWa7ds6SmGQzu3c4a5A9XUfCwQCcCD3c
tf2P2oiQl75cwJVcjN+drH0=
=Hlb3
—–END PGP SIGNATURE—–

Posted in 童宇峰 | Comments Off on [2004-03-13] 再答Daisy小友 — 童宇峰

[2004-03-13] 一答Daisy小友 — 童宇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13, 2004

下面是2004年3月发在清华校友网上的信,原来是公开的。网上可能有网友整理过贴出内容类似的版本。
这是收到Daisy Yang的电邮后写的文字,为了完整起见,我把内容整理出来,并加上通信内容重新贴出,可以算《一答Daisy小友》,随后有她的另外一封信,因为无关大旨,所以在此略去。

童宇峰 发表于:2004-03-13 http://www.tsinghua.org.cn 班级留言薄上。

嗯,最近收到一封信。
询问关于朱令的事情。本来想把信贴出来的,不过我觉得内容有点不太合适。而且又是英文的,我英文不好,怕理解有误,所以就不贴了。
我想大概还有别的同学也收到了吧。
去mitbbs看了一下,很热闹,整整讨论了已快一周了。不过多是炒冷饭,内容没有逃出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 的。流言满天飞啊。

我们是否应该说些什么?
我是否应该说些什么?
我一直在想这两个问题。
其实我也很想问一些问题,想问问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我知道我是问不到结果的。
退一步,我也许想问大家为什么都保持沉默,10年的沉默。我想大多数人是不了解细节的,就如同我。或者知道一些,因为种种原因不愿意说,不想说的。
或者沉默本身就是一种回答?
女生因为心理上的阴影不愿提起。男生因为不了解情况不愿多言。这是我的判断。
网络本身是虚的世界。对于来自这样一个世界的提问,不回答是不是也可以?
只要没有一种有组织的力量存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甚至离我略远的现实世界都不会太影响我的现实生活。不过如果这样一种力量出现了呢?到那个时候再去响应是不是会太晚?
把我换成你,这些问题是不是也有意义?
我所能做的,只是尽我所能而已。
其实直到现在我还是太天真,或者说嫩吧。或许我根本不该提这封信的存在,就当它从来没有发生过。
其实大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价值观、世界观。原本很脆弱的一些东西,比若同学情谊,因为我在此无知的发言,破裂、或者消失,也未尝不可能。
末日审判是不会来临的。流言蜚语却总是不断,尤其事情没有澄清之前。MITBBS上的人,多数是抱了很强猎奇心,少数是搅混水的,所以才有谣言满天飞。真正在做一些事情的,是少数人。比如我今天在helpzhuling yahoo!group上看到一个叫Jared Boehm的,大概是Kent University的学生吧,说要成立一个非营利性组织给朱令经济上的支援的。还有John Adris, Xin Li,贝志城他们。
至于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的事业,都有自己的生活。
我其实问过几个人,每个人的意见我各自尊重,只要自己良心上说得过去就行了。
虽然良心这个东西,也是很奇怪的,也许你自己做了对得起良心的事情,别人还以为你没有良心。反过来也许也成立。
我临出国前,拜访过朱令一家,这个一些同学是知道的。
朱令的父母也希望能和大家联系,但是他们并不是因此希望得到经济上的援助。虽然他们因为给朱令做康复,几乎是家徒四壁了。
对于这个事情的看法,我曾经和高菲说起过。我想我现在还是那样的想法。

因为收到那封信,一时感慨,所以就胡乱敲了一些字进去。
祝大家春天有个好的心情,不要因为我一时的冲动影响各位的情绪。

From: Tong
To: Daisy
Date: 2004-03-13
Subject: Re: hello

几个问题:
1. 我不希望你用英文问我这件事情,英文语言上细微的差异我有时候无法体会出来。
如果我回答你的问题,那么我希望问题和回答都用汉语表达。

2. 你说”We all are waiting…”,是你还是你们,你们又是谁。还有你问这些是
因为猎奇还是想为朱令做些什么?还是只是想知道一些东西。

3. 你的问题是什么?MITBBS上的流言那么多,你希望我一个一个去澄清?

4. 你对于朱令事件了解多少?是否已经试着去辨别一些事情的真伪,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 At 2004-03-13 09:35:00 you wrote =======

>Hello, Tong Yufeng
>I am sorry to bother you. From mitbbs, I found you were a classmate of Zhu
>Ling. We are so sorry about her tragedy.And do you know there are lots of
>discussion about Zhu Ling’s case in MITBBS these day. Some people critical
>hearily about your class:Wu Hua 2. And think you are scared about the
>background of suspect’s family, so you all do not clarify the rumor all
>around the BBS.
>I personally don’t believe you all are cool-blooded to your classmate, poor
>girl Zhu Ling. So I sincerely hope someone of you can visit MITBBS broad
>THU to see the discussion and give us some info.
>We really hope we can help Zhu Ling and find the real killer while do not
>treat someone ,such as Sun, unjustly.
>It has been past for almost ten years. And most of you are in US now. Why
>do not help Zhu Ling to find the truth.
>We all are waiting for your voice.
>Thanks so much
>
>Sincerely
>
>Daisy Yang

Posted in 童宇峰 | Comments Off on [2004-03-13] 一答Daisy小友 — 童宇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