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确认的物化2同学’ Category

确认了身份和名字,但是本人不愿意暴露

[2013-08-27] 祝福朱令 – 同学探访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ugust 27, 2013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Boston/31644701.html

发信人: hongmeiw1 (王红梅), 信区: Boston
标  题: 祝福朱令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ug 27 06:30:07 2013, 美东)

每次回国,总会看望一些亲友。可是这次,却是一次特殊的探望。

2013年8月24日,夏末秋初的上午,天空没有一点云彩,虽然温度没有先前在电视
上看到的那么高,但闷热依旧死死地锁住混凝土和钢筋浇铸的高楼,还有街道。

堵车永远是京城的流行语。坐在缓慢移动着的车里,脑子一片空白:离开清华园16年了
,对于几近植物人的同窗,以及她那孤独无助的父母,我该怎样安慰?此刻竟如此
茫然,甚至有种想逃避的感觉。这也可以作为解释我这么多年没有看望她的原因之一

短短10多公里,车子却走了两个半小时。中饭时分,终于到了位于郊区的朱令住
处。
前台做完登记,抬头发现,吴叔叔已远远站在楼道口,面带微笑,非常和蔼。楼道尽头
,朱阿姨也在招手。
房间不大,非常干净整洁。朱令安详地躺在床上,长期使用激素,她显得比网上照片里
更加虚肿。此刻,即使有一万个想象的理由,谁也不会再与以前那个身体健康, 充满
活力的朱令联系在一起。
“令令,王红梅来看你了。”阿姨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是你的大学同学,还记得我么
?”病床上,朱令使劲地点着头,像是努力回忆着什么。讲了几件我们读大学时的趣事
后,我问她:你还记得么?朱令再次使劲地点点头,开心地笑了。
因为堵车太久, 还有其他行程安排, 我呆的时间很短, 在那段短短的时间内, 朱令
有两次需要清痰,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究竟干了什么的时候, 叔叔已经麻利的把痰
清理得干干净净。交谈中,吴叔叔朱阿姨一直面带微笑。 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阿姨
说, 如今,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让令令开心过好每一天。毕竟,留给老人的时间
不多了。
离别时,朱令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朱阿姨一点一点,仔细地梳理好女儿额前的头发,吴
叔叔拿着手机,让朱令在镜头前笑一笑。
她的记忆和笑容一样,永远定格在生病前,定格在大学生活里。那是她一生最美丽、最
幸福的时间。
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不为别的,为这个家庭的从容和淡定而感动。幸福是一种心
态,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们此刻很幸福。 我现在有的只是祝福,希望这个家庭以后
的日子永远平安,就像现在!

后记:写流水帐,只想为朱令祝福。同时,希望大家也能献上祝福。不经本人同意
,请勿转贴,并谢绝任何负面以及对其他人的评价。


MA, CT, NJ, PA, DE, NH, VA, WA, WI, NC, RI, MI, MD

※ 修改:·hongmeiw1 於 Aug 27 13:22:10 2013 修改本文·[FROM: 16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物化2班, 确认的物化2同学 | Comments Off on [2013-08-27] 祝福朱令 – 同学探访

[2013-05-29]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29, 2013

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3-05/29/content_1866511.htm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

事起两年前天涯数千万明文密码大泄露,ID印证此前匿名黑客提供的邮件真实性
日期:[2013年5月29日] 版次:[AA21] 版名:[网眼] 稿源:[南方都市报]

多年来,天涯社区有关孙维的讨论此起彼伏,越发像个迷局。

昨日,南都报道了天涯ID“孙维声明”疑因2011年12月互联网密码大泄露而被盗用,当时天涯数千万用户的明文密码与注册邮箱被发在网上(详见南都昨日A 32版)。南都记者在当初泄露的数据中进一步检索发现,10多名2006年参与天涯朱令案讨论的清华物化2班同学的天涯ID信息,均在泄露之列。

至少12名同学参与七年前讨论

根据物化2班同学2006年在天涯朱令案讨论中的相互印证,共有31人的物化2班,至少有包括孙维在内的12人参与了这次大讨论。在2011年12月泄露的天涯社区密码库中,这12名同学的天涯ID、明文密码和注册邮箱都可查到,部分当事人对南都记者确认了所泄露密码、邮箱的真实性。

这些注册邮箱,又部分印证了一名匿名黑客此前提供给南都记者的孙维与同学的邮件通信记录。

这位自称为“追铊”的黑客2013年4月提供给南都记者数十封邮件。他称,曾在2006年入侵孙维等人的邮箱,获取大量邮件。这数十封邮件的内容包括孙维发表天涯声明前与同学金亚、高菲、王琪、李含琳商讨修改声明内容、孙维发给她们的网络回帖指南、对朱令家的评价、对网络骚扰的批评以及其他同学因此事而起的怀疑和争执等内容。邮件中,高菲与李含琳的邮件地址与天涯社区注册邮件地址相同。

邮件中已有两位发件人对南都记者确认所涉及邮件的真实性。

这名黑客对南都记者称,从2005年就开始关注朱令被投毒案,此次接受采访只是为了吸引舆论对朱令案的关注,“我希望推动案件调查重启,只要努力了,就会有希望。我一直在做我能做的。”他承认这些邮件中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指证孙维,“但可以供更专业的人士进行分析。”根据邮件的内容,孙维和同学从2006年1月29日开始察觉邮箱被黑,到2月初相继更换为谷歌邮箱后,邮件内容中断。

根据邮件内容,孙维在2005年12月18日开始计划到天涯发帖,她告诉4位要好的女同学,“我这些天很不好。我很难再保持沉默,我在考虑澄清。我现在把我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来起草这个澄清了。在发布前,我想发给你们看看,你们到时有时间看吗?”

困扰孙维的原因,是网友“skyoneline”2005年11月30日发表在天涯的帖子《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帖子称,孙维是同班同学朱令铊中毒案最大嫌疑人,曾经被警方调查,“可是因为一些干扰,真相从未被晓之天下,嫌犯依旧消遥法外。”孙维的求助得到那4位女同学的悉数支持,在一起修改好澄清声明后,孙维决定“上刑场”:“不管怎样,我们等着看…希望不会给你们带来太多麻烦。”

2005年12月30日晚,孙维用账号“孙维声明”在天涯发表声明《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由此引发2006年最瞩目的一场网络风暴。与此同时,“追铊”提供的邮件内容显示,2006年,物化2班同学童宇峰还曾发起过一次公开信联名,“请求公安机关重新侦查该案。”

同学间的私下“交锋”

这封《清华大学化学系物化2班同学关于请求公安机关侦破朱令铊中毒案件的公开信》写道,朱令被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化验确诊为两次大剂量铊盐中毒。多年来,公安机关从未公布这起投毒案件的明确结论,“物化2班同学请求北京市公安局启动停滞多年的侦查程序,找出真正凶手。”

童宇峰告诉南都记者,“我(2006年)1月3日的时候,提出一起写一份联名信,让北京市公安局重查此案并公布当年的卷宗,并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找到真凶,同时为物化2班除去一块心病。”童宇峰说,由于国内同学有顾虑,所以联名以海外的同学为主,计划公开信在当年全国两会前完成再交有关部门。

但该公开信计划最后草草了事,童宇峰归咎于同学金亚、薛刚等人。

他告诉南都记者,“2月23日的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高菲在校园网上突然提出:1、我觉得不应该分国内、海外同学。希望公安重查此案,是国内外同学也包括孙维的共同意愿。应该让尽可能多的同学签名。2、既然是以物化2班的名义发公开信,应该大家一起讨论、最后确定内容,以确保内容的严谨性。然后,原先没有参与讨论的金亚、薛刚、潘峰等人,均在校友网上提出需要修改各种细节。”

根据当时的邮件通信记录,薛刚对童宇峰说,“我也看到了高菲的帖子,我基本同意,没必要分在国内和在国外的同学。我觉得不会弱化这个声明。”邮件中童宇峰也曾就回帖指南向薛刚等人求证真伪,薛刚没有回应,只是辩称“只有心理黑暗的人才会编出那样的文件”。在这份回帖指南中,孙维详细指导几名同学如何从人品、社团状况、学校管理等方面,跟帖支持她将要在天涯社区发布的声明,并提出了“最好不要用自己家的电脑、IP”、“不要给朱家提供额外的信息”以及拒绝记者采访要求等注意事项。

孙维也很警惕童宇峰对案件讨论的热衷,她在2006年1月23日的邮件中告诉同学王琪:“以后不要给他任何回复,不要回邮件,不要打电话,不要泄露任何信息。我确信,他在为朱令家搜集信息。”这天童宇峰给金亚发邮件说,“王琪看了《新民周刊》的报道后给我写信说,朱令父亲说的面包一事不对,说电话是朱家打给你们宿舍的,但是她说她没接到。那么这个电话是不是你接的?”邮件被金亚转发到了孙维等人的邮件组里。

童宇峰告诉南都记者,金亚、潘峰、薛刚等人先后提出各种公开信版本,直到全国人大会议已经召开,最后他只能将公开信交给朱令父母。“我和张利在2006年5月中旬一共收集到海外同学7份签名,国内同学6份签名。高菲、金亚、薛刚等人在拖延公开信之后销声匿迹,没有参与签名。”

“就差一点,突然泄了劲”

张利曾是物化2班班长,参与了公开信的撰写,他向南都记者确认了联名一事,“当时感觉就差那么一点就能终于推动了,然后突然就泄了劲。”

2006年,张利用网名“百合之春”参与了在天涯上关于朱令案的讨论,这场迄今为止最热烈的朱令案讨论终结在2006年1月19日。在天涯管理员发布了《暂停“朱令铊中毒事件”讨论的通知》后,相关讨论开始受限。当时天涯的两名负责人对南都记者回忆,暂停讨论是因为接到了有关方面的通知。

张利2004年在小区遛弯时,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朱令,这是毕业后他们首度重逢。此后,每年他都会去朱令家坐坐。2005年朱令中毒十年时,张利写下《十年一梦间》:“我曾以为这样的故事应当只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但是它却真切地发生在身边,如此真实,纤毫毕现,让人心痛,让人期望它永远只是一个梦。”

南都记者 张书舟 实习生 唐骏垚

Posted in 物化2班, 确认的物化2同学, 媒体报道 | Comments Off on [2013-05-29]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

[2006-04-20] 忠孝东路的黄昏 — 物化2同学的一点评论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9, 2007

原文发在百度 http://post.baidu.com/f?kz=93609119
北青报的独立新刊《青年周末》今日登出《清华女生铊中毒新现四大疑点》
后面的跟帖中。

http://post.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741822293&z=93609119&pn=0&rn=50&lm=0&word=%D6%EC%C1%EE#741822293
349. 回复:北青报的独立新刊《青年周末》今日登出《清华女生铊中毒新现

我是朱令的同学,一直关注朱令的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不少同学心头一生也抹不去的阴影。良心,是个很难说的东西,虽然可以告诉自己和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可是心里总是隐隐作痛,毕竟她曾经健康美丽的和我们生活在一起过。我不知道能为她做什么,我不能做到象童那样去追求事情的真相,我对我的几个和事情走得很近的同学也没有信心。或许是童幼稚,或许是我悲观。我不去校友网,因为我不想继续作恶梦。我们本来可以为朱令做很多事情,但是一直没有。
今天翻贴又看到百度上有人提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物化2班, 确认的物化2同学 | Comments Off on [2006-04-20] 忠孝东路的黄昏 — 物化2同学的一点评论

[2006-01-14] 倾斜的边 谈他所了解的情况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www9.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60078.shtml

作者:倾斜的边 回复日期:2006-1-14 03:39:47

元旦那天,当年的同学又和我谈起了朱令和她被投毒的案件,随后还给我发了天涯杂谈里《孙维声明》的链接。此后的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浏览众人的发言,关注事件的发展。自从离开清华的这些年里,我很少和人谈起关于朱令的事情,也从未在网路上发表过与此事有关的任何言论。其一,我对此事所知甚少,清华化学系当年对相关消息封锁很紧,以至于物化2的很多同学在毕业时甚至不知道孙维被警方调查的事。其二,物化2于我,已是翻过去的一页,实在难与任何荣耀或骄傲相联,何必回首。其三,我非感情脆弱之人,然毕业前探望朱令时,见其状况心痛欲碎。数年来,人生碌碌,事无所成。我深愧无以相助。近几年,朱令的事也曾在一些论坛热炒,但多是些充满无聊好奇心的聒噪。这一次我看到了很多善良和正直的人们在推动此一悬案的解决。我感到自己有义务把极有限的所知公布出来,虽不能帮助此案的侦破,也可促使事件的来龙去脉大白于天下。

物化2班是清华大学化学系92级唯一的本科班,专业名称“物理化学及仪器分析”。最初全班共29人,有两名保送生。学号921966的女生名为朱令令。不久有一女生从数学系转入,一年后又一女生从水利系转入,人数达到最多的31人。1997年毕业典礼的时候,天下了小雨,有28人在那天领到了毕业证和学位证。缺少的三个人是张利(因病休学),朱令和孙维。物化2班在五年的时间里的确获得了不少荣誉(如优良学风班,北京市先锋团支部等),也在政治(利益)上成就了几个人。但物化2不是当年的十个优秀毕业班之一。薛钢曾说,交上去的名单里本来有物化2,但被校务委员否决了。

在这样的一个集体里,班级活动其实不少,但男女生之间交流的机会并不多。朱令是一个相对成熟有主见的人,至少给我的印象是这样的。她很开朗,不象某些女生的扭扭捏捏或假作纯真。她的学习成绩也很好,稳坐在班里的前十名,甚至前五。她很有耐心。记得准备“一二九”新生合唱比赛的时候,她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为全班排练。如果有人唱错了,她也只是笑笑提醒,从没见到她急躁或发脾气。她的个性里有那么一点特立独行,我想,她很讨厌那些虚的和伪善的东西。

孙维是一个妩媚的人,这里的“妩媚”绝对是个中性词。如果课余时间在校园里遇到她迎面走来,她总会微笑得如山花烂漫。印象里她说话干脆,做事麻利。当时,物化2的很多人都知道她有位年近期颐德高望重的爷爷,这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秘密。但从她的言行里看不出太多的优越感,至少从我和她的接触当中,没有看到太多的骄娇气。

朱令和孙维都曾是我的同学,今天的景况是我所不忍看到的。几个曾与我有过交流的同学也是同样的感受。我今天出来不是要指证谁,也不可能为别人担保什么,尤其不必再维护物化2的“荣誉”。关于此事,物化2班里比我(们)知道更多情况的同学是薛钢和潘峰,他们不仅是当时班里的干部更是受系里信任和倚重的人,况且他们当时的女友都是物化2班的同学。

反驳和质疑别人观点的好处是可以成长文而又不必亮出自己所知的全部情况。但是我没有谁可反驳。

事情的经过至今已很清晰,某些网站也有陈列,我就不在此重复。

关于铊,很多化学专业的人恐怕都不是很熟悉。现代化学里的分支又多又细,很多药品如果不是课程或科研里用到根本不可能了解其性质甚至分子式。物化2班是在分析化学课上知道铊的毒性的。应该是大二的第二学期(1994春),在讲重金属离子的分析时,授课的郁老师提到六十年代清华曾有过一次铊中毒事故。当时有个学生在打扫一个闲置很久的通风柜烟道时吸入了少量铊的氧化物,当晚就死亡了。他当时只是提醒学生在实验室工作时要注意安全保护,并没有讲任何铊中毒的症状,相信他对之也不甚了解。

关于化学药品的管理,清华当时的确不是很严格。否则可以很容易地从使用记录里查出分析中心的铊盐是不是少了几百毫克。否则,孙维的哥哥也不会那么从容地到实验室里取出药品并录像。

关于朱令的物品在她中毒后失窃的事,我曾在不同的场合听薛钢和班主任王老师说起过,相信是确实的。当时的情况,由于从朱令中毒到公安立案侦察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等到警方来整理朱令的物品时,发现少了一些东西,主要是化妆品。

关于翻译邮件的事,我知道,也曾看到童宇峰在翻译一些打印的电邮。当时参与翻译的同学范围很小,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所以邱志江对此事不知情也是很正常的。张利曾打算让我帮忙翻译,但终于没有。我相信薛钢的确把翻译之后的邮件交给了系里。

从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开始,化学系就通过班主任和政治辅导员要求班上的同学对此事件保持沉默,如有媒体采访,一律指向系办公室(但后来还是出现了《女友》上的那篇报道)。事件的很多进展,班上的同学也不得而知,尤其是在男生这边。我的感觉,从确信朱令是铊中毒的那一刻起,系里一直在想办法推脱责任。曾有一位系领导在课上对我们说,铊很普遍地存在于鼠药中,所以使朱令中毒的铊不一定是从实验室里得到的。

毕业前,我从没听到过关于那个杯子的事情。

这就是我知道的情况,也许不是全部,但能想起来的我都说了。另外,我也在捉摸,如果‘太阳正暖’真的是物化2班的女生而且说的都是实话,那么‘她’到底是哪一位呢。朱令的同屋只有三个,除了孙维,还剩两位。可从‘她’自己透露的内容看,和哪个也对不上。

最后,我想为一些当年的同学说几句话。我不在意那个‘物化2班’是不是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但我的很多同学都是善良的普通人。他们那时很年轻,还懵懂,被一些‘大而虚’的东西挟持着,做过一些毫无意义抑或伪善的事情,甚至为别人做了嫁衣裳。如今他们选择沉默,也是一种无奈。童宇峰是个热心正直的人,我一直都信任他。邱志江也许对某些事处理得不妥,但他绝不是阴险的人,请大家不要对他恶语相向。籍此我多一句嘴,劝老六谨慎,莫再为人所用。我的同学刘丽敏夫妇都是心里坦荡的人,远离物化2是他们的选择,我虽不能为他们担保什么,但相信他们与投毒无关。

无论如何,请还朱令以公正!

Posted in 确认的物化2同学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 倾斜的边 谈他所了解的情况

[2006-01-04] 张利的看法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4, 2006

http://www13.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9549.shtml

作者:百合之春 回复日期:2006-1-4 23:55:20

大家好,我是张利,朱、孙的同学。
个人比较认同孙的声明,虽然其中的窃听器等部分也许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即使没有这样的声明,作为当时该事件的亲历人之一,我也不相信是孙所为,我同周围很多人一样,认为孙是有条件,没动机。如果真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真凶另有其人,我倒不会感到惊讶。但是,如果真有这样一天,那么现在很多指责孙的人,包括贝先生等人,是否会感到愧疚呢?如果在这以前,孙因无法承受巨大心理压力而有三长两短,那么又会有谁应当受到指责(抑或良心谴责?)呢?
当然,如果换位思考,处于朱家的处境之下,面对如此飞来横祸,认定某人是凶手,也是人之常情,是可以理解的。关键在于,如何真正冷静下来,经过认真推理,分析前因后果,相信朱家人及贝先生等人也会改变想法的。当然,这需要时间。
这次事件双方的讨论也许可以平息很多无端的猜测,也许也有助于让当事人冷静下来,重新思考。
事件背后的许多事情,本来不想再深入讨论了,但是,为了让事件更为清晰,不得不说几句。例如,贝先生说物化2的同学十分冷漠,对于朱的事情漠不关心。事实并非如此。仅就翻译邮件一事来说,当时我本人就收到了一摞计算机打印纸(带孔的那种),在五一期间进行翻译,为此还特地去北医我同学那里借了医学辞典。另外,当时我们已经准备开展一次全校规模的募捐,千纸鹤、黑板报等都已经准备好,但是由于学校不想将事态扩大,将此事压下,因而活动胎死腹中。
现在旧事重提的最大意义在于,唤起更多人来帮助朱活下去。关于捐款,也许在操作上有问题,例如朱家是否应当公布每月的相关支出,总捐款额、捐款人数(名)等,当然这需要有人帮忙,需要有志愿者。虽然我由于个人身体等原因,无法深入参与,但是我也愿意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以上是本人对孙声明的一些思考,由于对前面的一些帖子并未看全,也许有些内容已经被提及,只是希望对澄清事件有所帮助。

Posted in 确认的物化2同学 | Comments Off on [2006-01-04] 张利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