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张利’ Category

[2004-11-09] 十年一梦间 — 张利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November 9, 2004

本文为物化2班原班长、体育部长张利所写。


十年一梦间

张利

我曾经以为,这样的故事应当只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但是,它却真切地发生在我的身边,如此真实,纤毫毕现,让人心痛,让人期望它永远只是一个梦。
十二年前,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进入了清华化学系物化2班。她,朱令,就是其中的一个北京来的学生。
北京的学生由于得天独厚的条件,能够以低于外地学生数十分的成绩入学,因此通常在各系各班中,北京的学生是位列下游的,是与优秀无缘的,然而,我班却是个例外,而她,更是例外中的典型。
她的优秀是自外及内的,是全方位的,迄今为止,我还未曾见过如此完美地优秀的人。
天生丽质的她有着明亮的双眸,白皙的面庞,加上高挑的身材,高雅的举止,举手投足间,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辅导员甚至曾经建议她参加礼仪大赛。如果这样形容还太笼统的话,也许我可以举一个例子。记得有一次,同屋薛钢指着一份杂志的照片对我说,你看,太像朱令了。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不禁怦然心惊,这不就是朱令吗,她的照片怎么上杂志了?再看下面的注释,那里赫然写着:歌星王菲。
她在学习方面的优秀自是不用赘言,而她在其他方面更是令人佩服。文艺演出中,她的古琴演奏让人如痴如醉;田径场上,作为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我,也不得不对她的英姿暗自喝彩;打字练习课她从未上过,可是考试时,一阵暴风雨般的敲击后,她以不可思议的优势获得满分。
而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来自她的优秀的压力的,则是在有机实验课上。每次她都是来得最晚,而又走得最早。由于我俩的学号相邻,因此我们的实验台也是相邻。当我已经开始准备,她才珊珊而来,然而在匆匆瞟过实验步骤后,她便一气呵成般地开始操作。其动作之熟练、麻利,就如同是特级厨师在烹调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结果她总是第一个做完,然后又匆匆离去。我曾经试图追赶她的速度,但是总是徒劳无功,即使有时在速度上接近,可是在质量上又有悬殊的差别。在她身边,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我怀疑自己的能力,甚至怀疑是否选错了专业。然而,后来我进实验室做毕设,一次,师兄对我的实验操作能力大加称赞,那时,我才恍然大悟,并非我太差,而是她太强了,不知师兄如果见识了她的功力,又当如何惊诧呢。
虽然她非常优秀,但是总让人敬而远之,因为她的乐队活动太忙,因此总是很少参加班集体活动。迄今为止,我们的联欢会照片上也找不到她的身影。独来独往的她让我们觉得她是个冰美人。然而,那年夏天,在我的生日party上,她却赶来参加,并向我敬酒,虽然其后又匆匆离去,但是我仍然十分感动,看来她并不是一个孤傲的人。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也许她就会这样平凡地优秀下去。然而,那年秋天,她突然不适,腹痛,脱发,可是她仍然十分坚强,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就又返校了。虽然秀发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她的眼睛依然明亮,依然放射着要强的光芒。记得那次,上完课后,看着她步履艰难的样子,我和张磊要背她回去,但是她微微一笑,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然后,继续执着而费力地走着。
那时,我们仍然相信,她会好起来,会继续她的辉煌。但是,谁会想到,那只是恶梦的开始,其后,她的病情迅速恶化,一度成为植物人,我们先后去协和、海总、博爱看望过她,然而每次都是心情沉重。难道真的是天妒英才?为什么她和她姐姐如此优秀的人,却都遭此不幸?
十年过去了,十年间,我曾经好几次梦到,她又好了,又上学了,又像以前那样优秀了。但是,每次都只是一个短暂的梦,而现实却是无情的。当今年我去看她时,我发现,这是一个真实的恶梦,曾经苗条的她现在却接近200磅,必须靠别人帮助才能站立,虽然面庞依然白皙,但是五官已经判若两人,眼中也已经没有往日的光芒,站到她面前,我甚至不敢直视,我宁愿生活在对往日的回忆中。我幻想着,也许医学发达后,某一天,她可以又像以前那样演奏古琴,又像以前那样身姿矫健,也许还可以做一手好菜,就像她做实验那样。
我由衷地祝福她,希望她又重新站起来,重新光彩照人地出现在我们面前,重新展示她那非凡的才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张利 | Comments Off on [2004-11-09] 十年一梦间 — 张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