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清华相关人员’ Category

清华,化学系,非物化2人员

[2013-04-21] 随便说说我认识的朱令案中的某些人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21, 2013

我是95年入读清华化学系的,比物化2晚2年毕业。朱令案中有关人士我认识一些,说说我对他们的印象。 孙维和李含琳我不认识,金亚认识但没怎么交谈过,王琪认识。我们宿舍在6号楼3楼,和她们接触不算多,但我们宿舍有个女生是保送的,大一老师指定的团支书,她和高年级女生熟,常跟我们八卦她听来的消息。金亚长得比较好看,所以有点傲气,但是性格还是比较直爽外向型的;王琪长得很普通,那时候还戴发黄的牙箍,说话很诚恳朴实,我们偶尔会跟她请教问题;李含琳成绩好,97年毕业拿到offer来美国留学,她男朋友薛刚陪读出来的,我们那时是爆炸性新闻啊!因为大家都年轻气盛,要出国都凭自己本事,陪读很被人看不起的。 薛刚是保送生,高中就是党员,大学时荣誉无数,我们在系里活动时经常能看见他,确实是老师信赖倚重的学生干部。他很早熟,稳重,那么年轻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永远都很得体的样子,因此我们宿舍大部分人都很不喜欢他。我们那时候懵懂幼稚的很,并不喜欢这种成熟过度的干部。 张利也是保送生,爱打球,性格外向开朗,男女生都比较喜欢他。 潘峰是个很文气的俊雅男生,但也比较亲切随和。他和王琪双双出现时,我们宿舍还私下嘀咕王琪配不上他。和他说话觉得他是个很尊重体谅人的人,比较会替人着想。 童爱军老师是我们班主任,95年应该是她从日本回来的第二年吧!她那时也很年轻,有话都会跟我们直说,那时她还只是讲师。我们后来也上过她的仪器分析课和郁老师的分析化学课。从教学角度来说,郁老师和童老师都很尽责。大二郁老师也跟我们讲过铊的毒性和致死量,这是教学内容。朱令中毒时她们也刚上了分析化学课,因此所有同学都应该知道铊盐投毒会致死。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3/4/22 17:20:26编辑过]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清华相关人员 | Comments Off on [2013-04-21] 随便说说我认识的朱令案中的某些人

两封 给zenyup的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16, 2007

信件真实性未确定。

http://post.baidu.com/f?kz=191618711

1 两封信

这两封信,来自素不相识也素未谋面却深深信任我的朋友。

我想,她把信发给我,是怀抱着真诚,希望能有些帮助。
这两封信,在第一时间就转发给了朱妈妈和搞独立调查的朋友,我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虽然我知道,这位朋友提供的信息都不是法律上能起作用的证据,但是,真相包括很多内容,一颗正义而善良的心更比真相更加珍贵。

这些资料,不敢私藏,今天公布出来,公道自在人心。

作者: zenyup 2007-4-16 14:45   回复此发言

3 回复:两封信

Zenyup你好,
我是百渡朱令吧的’6号楼校友’,我关注朱令的事有好久了,无法释怀.我想把我知道的一点点,哪怕没有什么用,告诉真正想帮助朱令的人.我曾经给(张捷)律师给过一个短的email,没有回音.

昨天把吴虹飞的采访看了一遍,关于朱令寒假后回学校的饮食:”早饭是家里带的面包和壮骨粉冲剂,中饭和晚饭是勉强撑起去食堂打,回来在宿舍半躺着吃,喝的是同学帮忙打的水.” 听起来,可疑的饮食是热水.
我当时印象很清楚的就是大三寒假开学后2,3个星期总看见孙维打水,有时和她的所谓的男朋友,有时是她自己. 要说明的一点是打水从下了晚自习 9:30到10:00多一点就几乎没水了,女生5,6,7号楼都是只有一个门,走到水房只有一条路,走上一趟得有个10分钟,路上遇见的机率是很大的.那 2,3个星期我都是碰到孙维拎着水壶往回走,说明她去的早. 我们宿舍是非常循规蹈距的,五年都排班打水,每个星期我都打三天水,除非极特别的情况,从未间端. 而五年中除了这2,3个星期就再也没看见过孙维打水.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孙维男友后来就不见了,是因为他们不打水了. 这件事我曾经在网上说过,当然是有人信有人不信. 曾有传闻说朱令水壶里查出铊,所以我想起给你写信,关于目睹孙维打水的事虽然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如果需要,我愿意出面作证.

还有一件事我说一点自己的感想. 孙维曾在通信中要求舍友说朱令’夜不归宿’,给外人的感觉就是暗示朱令是个放荡的女孩,多少会让人觉得有点活该的感觉. 看到那儿的时候我就哭了,我觉得孙维的心太毒了.如果朱令没回宿舍,她一定是去了8号楼. 朱令的男友住在集中班,集中班在8号楼. 女生 5,6,7号楼都是11点锁楼门,12点放一次人,如果再晚了,敲也敲不开.而8号楼集中班这半栋和男生楼一样是不锁门 (8号楼的另半边住建筑系女生, 锁另一个门). 那里12点都热闹的很.(当时)谢飞宇就住在集中班的楼上301,集中班住2楼,他们都是合唱队的,合唱队的队长吴岷是谢飞宇高中和大学 8年的同班同学,住3楼,他们几个建了清华第一支乐队,还有一些特招生,3楼和2楼往来很是频繁,有时都不敲门. 孙维常泡谢飞宇宿舍,她想必知道8号楼的情况,她想必知道朱令在8号楼就是’夜不归宿’也不会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因为那里太热闹了.可是她还是要这么说. 而且在演出前夕,我觉得作为民乐队长的朱令男友和朱令心思恐怕都在演出上.孙维想努力证明朱令’夜不归宿’是什么意思. 而且孙维在通信里还在努力试图排除2次中毒,朱令回校后显然没有再 ‘夜不归宿’,很显然孙维想把责任从宿舍里推出去,而她能做的只是左右舆论,结果不幸被人把整个通信贴出来了。

作者: zenyup 2007-4-16 14:48   回复此发言

4 回复:两封信

信的内容,为了尊重作者,没有做任何(包括打字错误的)修改。只删除了一句话,因为要保密作者的身份。

作者: zenyup 2007-4-16 14:50   回复此发言

93 回复:两封信
抱歉,另一封信我找了好几天才找到.因为存在了另一台电脑里.
这封信也是一位知情人写给我的,他要求我保密他的身份,因为他是孙的中学同学.信中有很多删节,都是关于他自己的生活的.与此事无关.
作者: zenyup 2007-4-19 23:01   回复此发言

94 回复:两封信
zenyup:

…… …… ……

孙维在高中给我了两个印象较深,一个是高考前几天在食堂排队买饭的时候,她和徐**说:”我妈说我就是哪哪不好看”(具体是哪不好看记不清了)。孙维的成绩绝不是稳上清华不成问题的那么好,所以我对她高考前不担心高考而对自己美丽的关注程度印象深刻。另一个事是全年级高2去军训的时候,有一天下午破例可以不穿军装穿便服,我那时觉得平时普普通通的(衣服)都变得特别好看。排队的时候孙维给了我们男生和(女生)一个最大的视觉刺激,她穿着一个短得快到屁股的薄薄的小红裙子,半透明的小上衣几乎可以看到高高的胸脯。当时是不分男女生地排队而且都挨得很紧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觉得她胆子真大。前卫。

大学里一开始孙维还不是谢的女朋友,但是他们却常常大腿挨着大腿并肩在宿舍坐着,而且表情麻木,反正看上去就是很怪。据说孙维一直到大四还在谢飞宇那儿泡着,泡这个字的意思就是说一坐很长时间,而且什么都不干。

……大三寒假过后,大家看到的那个孙维,幸福的样子让人觉得她是找到了真爱,可是那人没有多久就消失了。孙维眼光是很高,我想那个让她动心的男生一定很棒,我在路上遇见他们时还注意看了看,不过那个男生至少外表上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以后,孙维又继续在谢那儿泡着。

……

作者: zenyup 2007-4-19 23:06   回复此发言

95 回复:两封信
作者给我这些信息是希望对我们当时做的心理分析有帮助。
确实,他的信息确实给犯罪心理学家的分析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在此,向他致敬,感谢!
作者: zenyup 2007-4-19 23:08

Posted in zenyup, 清华相关人员 | Comments Off on 两封 给zenyup的信

[2006-01-19] 清华化学系一学生发言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9, 2006

这个帖子是回帖。从中抓了出来。原贴在:

『天涯杂谈』再次强烈呼吁:行动起来,调查真相将凶手绳之以法!
http://www10.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68323&flag=1

作者:只为师姐说一次 回复日期:2006-1-19 09:02:23

首先说一下自己的身份,我不喜欢在网上暴露自己的太多真实信息,所以只说一说:我是清华化学系的毕业生,比朱令晚很多年入学。清华有好几界女生都住在 5~8号楼,我也曾住过6号楼,上铺。另外,可能很多人会关心的一点,我在那个有铊的实验室呆过,虽然事隔多年,实验室也搬过家了。请认识我的人不要把我供出来,我胆小,虽然跟朱令事件无关,但是口水无眼,我很害怕。
再说一下自己跳出来说话的原因。我承认自己好奇心太盛,2字班朱令中毒事件多年前已经听说过,当然,是贝氏版本的。这件事情官方从来不提,所以也只知道中毒、嫌疑人等大概。在清华多年,我也觉得同学之间关系冷漠,没人愿管他人的闲事。但是,在离开之后,才感到自己身上早已经烙下了深深的清华烙印。即使对清华的种种非议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却不能无动于衷。这么多年的案子被翻出来,说什么的也有。我虽然很多都不信,但是却越深入了解,就越替朱令,也是我的师姐之一,感到恻然。我也会有儿女,我不知道到时候怎么教育他(她),难道一方面努力盼其成才,一方面又必须告诫她(他):不要出风头?整夜地睡不着,也许只能把我知道的一些事情都说出来,心里才能平静。
关于化学系
大一之后,化学系男女生住的楼距离很远。何况我前面也说了,大家都不太管别人的事。不会有什么交流。而且,清华采取辅导员制度,直接管理学生的思想包括生活的人是辅导员,辅导员跟学生住一起。上面有什么指示,快速地到达辅导员,学生干部,然后到每个人。清华的学生好管理,不出乱子,跟这种制度有关。同学之间,特别男女生之间互相不了解是有的。
朱令的事情,每年都有人翻出来,但是语焉不详的东西太多,八卦也有到头的时候。只记得早年大概听说:朱令在班里人缘不好。不过现在看到一些信息再替她考虑,作为民乐团主力,又因为家在北京每周回家,跟同学课余在一起的时间能有多少?她有什么错?
关于6号楼
是那种黑乎乎的老楼,我在的时候还是四个女生一个宿舍,大概10平米?很挤。两个上下铺两张桌子两柜子一书架。女生东西又多。军训结束后我们也学着邻近房间的师姐们在床上拉床帘,帘子一拉,隐秘性很好,也看不见外面怎么样。女生宿舍管理严格,一楼门口有“男宾止步”大牌子。男生进入之前都必须去一楼门口楼长那里登记。
关于实验室
化学系属于较早本科由5年改4年的系,当年的学科设置我不了解。当年的毒品管理我不了解。现在毒品柜整天锁着,必须有两位老师的钥匙才能打开。实验室有铊,我到快走时听说有人做实验才知道。瞄了一眼,似乎是配在容量瓶里的溶液。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多年传下来的。
分析实验用的溶液量大,我们做完实验后液体通常是倒掉。有规定废液必须集中处理,不过我当时都是直接倒在下水道里冲干净。
学生整天做实验,药品时时取用,管理的确松散。化学系毒品又多,常见的溶剂、试剂似乎都可算是毒品。带骷髅的剧毒药品有些就放在药品柜里。实验室之间串门、借药品也多。但是,我所知道的,即使是同一实验室的,如果不问,也不知道桌上摆的溶液是什么东西。其他实验室更不知道具体药品的摆放位置。
关于两位老师
有人揭出来指导嫌疑人当年实验的老师,连姓名、联系方式都一一查出并公布。我觉得不妥当。因为事发当时她们大三?在毕设前因为有课,在实验室的时间不会特别多,特别有兴趣的除外。而且,我和两位老师接触时间较多,虽然自己在清华呆得很痛苦,但是必须承认两位老师都是负责任、出发点为学生好的老师。相信他们当年不会知道太多事情,如今事隔11年(?),还会比当时知道的更多吗?希望大家不要打搅两位老师的正常工作、生活。这就算是我跳出来的另一个初衷吧。
为朱令,这位可怜的师姐,发这一次言。也许真正起到的作用只是给某些闲人增加谈资,我也认了。我不认为对凶手也应当仁慈。虽然很傻,我相信报应不爽。有很多人关注这件事,如果能帮助朱令,如果能让凶手不安,我觉得是好事。不喜欢说话的我上来说一些可能没有用的事情,为自己心安,也算是为我将来的孩子积点德。

Posted in 清华相关人员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9] 清华化学系一学生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