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民乐队’ Category

[2006-01-14] 想起朱令 — Sissi Yao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spaces.msn.com/yaoqi17/Blog/cns!1pcLfHonhial5aT3iSa4pkjg!128.entry

想起朱令
最近,网上又出现了关于朱令中毒事件的讨论。起因是孙维的一篇自辩文章。

11 年了,时间真是过得好快。我还清楚地记得在北京音乐厅举行的那场音乐会的很多片段,包括朱令的部分。我记得她脸色苍白的在后台准备演出,说是得了急性胃炎。演出完,大家都沉浸在演出成功的喜悦当中,并没有太留意朱令因身体不适而很早回家去了。记忆中,孙维一直在朱令的周围,在后台帮她做琐碎的准备工作,演出完又送她回家。
因为参加了同一个乐队,我认识了朱令和孙维;因为不是同一个年级和同一种乐器,我和她们并不太熟。朱令是优秀而引人注目的,孙维则低调而随和。后来才知道她们俩是同一班,甚至住同一个宿舍。音乐厅演出后不久,两个人都从乐队里消失了。朱令的情况时有耳闻。开始只是听说是得了重病,后来才知道是铊中毒,对于中毒的原因却毫无所知。听老队员说过朱令住院的情形,以及后来网络上的照片,都让我不寒而栗。我大概都已经忘了孙维这个人,直到几年前的一篇文章指出她是对朱令下毒的人。印象中,孙维是温婉而随和的,是乐于助人的,从来没有任何家庭背景显赫的迹象。我无法相信,也不敢相信她就是那个人。

朱令第二次中毒的量是很重的,据说一般人早就死了,因为她身体健康和顽强的生命力才活了下来。我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下毒的人也许认为她必死无疑了,如果看到朱令痛苦地生存的照片,想必也不会那么若无其事地过自己的幸福生活吧?

乐队是我大学生活中最快乐的地方,也是最多记忆的地方,朱令的事件是其中最遗憾的部分。我说不出祝她康复的话,因为在我的心里也认为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我不知道有没有奇迹,如果有的话,请降临朱令和她的父母吧。
January 14, 2006 11:11 PM

Posted in 民乐队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 想起朱令 — Sissi Y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