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已确认来源’ Category

[2007-01-31] 请看孙维对薛李的态度(转自mitbbs)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6, 2007

原文是mitbbs上yumiyumi的一个跟帖,后被转载到百度朱令吧,单独作为一个帖子。

http://post.baidu.com/f?kz=168767050

发信人: yumiyumi (yumiyumi), 信区: Overseas
标 题: Re: 薛刚:25个矛盾点---谈贝志诚对朱令中毒事件的论 [Z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an 31 14:55:54 2007)

薛刚在网上发了两个主要帖子,一个是9点,这个是先发的,这个9点是孙维
替他起草的。然后是25点,这个是孙维,谢飞鱼等根据娜9条的精神参入起草修改的
这个有wordfile作证,已经交给律师。跑不了。
这个已经被他们同学驳得体无完肤了,就不用再驳了
还有我想说一句,toliman,你最好不要拿薛刚来转移视线
他们两口子对你们够意思,你们要是人,就要保护人家。
另外我这里摘录一点当时因为当时网上误传李含琳是朱令同宿舍的,很多人说给
薛刚,李含琳写信,王琪向孙维请示要不要说明李含琳不是同宿舍的,这样就不会
有人给他们写信了;(既然toliman提到大家干扰他们夫妇,那我这里把这一段贴一贴)

王琪: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真的给移民局写信了,含琳跟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都不是一
个宿舍的,不如在网上说一声,估计也没人去捣乱了
孙维没有接话,说别的。
王琪继续说:我估计最近大家看一眼朱家的报告,就已经知道我和金亚才是同宿舍的,
希望能省了含琳的麻烦
孙维:你不明白,国外的这些人现在根本不关心案子的情况,他们就是故意要迫害,
因为含林夫妇日子过得比他们好,他们没出发泄,举杆“正义“的大旗就从上来咬,为
了咬而咬。
孙维继续说别的,没有正面回答
王琪又问:网上之所以诬陷她就是说她是同宿舍同学,只要证明根本就不是,说明哪些
人就是说谎
孙维:你不明白,国外的这些人现在根本不关心案子的情况,他们向移民局说的是薛刚
是党员,要求取消他们的绿卡,驱逐出境,他们只关心别人的绿卡

到最后,也没同意让王琪去网上帮李含琳说清楚,其实当时很多同学都知道是错的
大家都不说,想看看他们三个怎么办,后来还是记者帮着把事情讲清楚了,不过通过这件
事情很多同学都对这件事情有了很大的看法。

作者: 月亮正凉2 2007-2-2 02:00

Posted in 薛钢, 孙维, 已确认来源, 李含琳 | Comments Off on [2007-01-31] 请看孙维对薛李的态度(转自mitbbs)

[2007-02-12] 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 --记采访上海《新闻晨报》记者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2, 2007

http://blog.sina.com.cn/u/4b57161c010007mu

于任飞,上海新闻晨报记者。

2006年1月11前往朱令家,撰写过朱令案件的深度报道,2006年01月16日采访犯罪现疑人苏荟父亲,以“清华女生11年前铊中毒续–嫌疑人父亲喊冤”一文,在上海新闻晨报再度进行跟踪报道。影响很大。 2006一年里,于任飞持续关注朱令事件。11月24日朱令生日,本约好前去为朱令过生日的于任飞因工作事务未能前行,12月初,于任飞借去北京出差的机会,以朋友身份前往朱令家,看望朱令。

作为报道朱令事件的资深媒体人,朱令志愿者对于任飞进行了采访。在约访的过程中,于任飞表现出的人性与豁达,令人难忘。

夜里,整理他的采访记录的时候,我数次回想起他的眼泪,那些冰凉的泪水一直淌下来,滴答滴答,即是烟花岁末良辰,也夹杂雨下。我试图忘掉他的记者身份,站在他的职业之外,从一个平淡男人的眼泪里去解读他的内心,去理解他。我也因为这份超越了他职业的懂得,回忆起06年初冬在朱令家那个电话里我们的相遇,和我提及起朱令时他哽咽的声音,这个上海男人藏的很深很厚的正义和善良,令我深深动容。是这份并不详尽的采访记录,让我在这个男人的叙述里,离他更近一点,更深一点。这个世界付出了真爱的都有回报,即使不会出现奇迹,也会心安。我觉得有一句话很适合关爱朱令的每一个人: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在于任飞的身上,我很深的体会到。

W:于记你好,我是一位朱令志愿者,作为深度报道过朱令事件的为数极少的记者,你给关注朱令事件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想请你谈谈你的一些感想,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听说朱令案的?之前听说过互联网首次救助事件吗?

于:如果说到“第一次”听说朱令事件,应该是在十年前了。当时我还在读高中,一次在化学课上,老师在讲到普鲁士蓝这种化学物质时,特别举例说曾经有个清华女生铊中毒,最后就是用普鲁士蓝解的毒。这个细节我至今都记忆犹新,没想到在十多年后我竟然以记者的身份认识了这名女生,了解到了她的故事。
最初听说网上救助朱令最早也是十多年前,就是《东方时空》做的那期节目,贝志诚和朱令的同学们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求助。

W,你是什么时候接受这个采访任务,从而开始了1月11日第一次对朱令家的采访?当时,你的初衷是什么?你关注过网络上天涯杂谈的“天妒红颜”专题吗?
于:大概在1月8日左右接触到了这个选题。之所以会选择这个选题一是勾起了十多年前的回忆,二是惊讶这个女孩竟然还坚强的活着,三是关于这个女孩的那么多的故事和她身上的一个有一个谜团。

W:接受这样的采访,有压力吗?这样一个过去12年悬而未决的案件,重述追踪过程有没有阻扰呢?实际采访过程与你的最初计划是否有出入?
于:这个采访的最大难度在于将一个网上的人在现实生活中还原,我当时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找到了朱令家的电话号码,那一刻真的有一种从大海里捞出了一根针的感觉。除此之外,最大的难度就是时间。因为当时赶着要发稿,所以有一些细节并没有完全把握到位,这可能是我当时采访中留下的最大遗憾。

W:于记,我至今清晰的记得1个月前在朱令家我们电话里的巧遇,你说,你的职业让你见证过太多的悲剧血腥,但是当你面对朱令,内心的震撼和悸动依然难以自峙,曾经在班长张利眼里“最完美的人”,12年后却是“五官扭曲、神情痴呆的中年妇女,直面最美好的毁灭,你有过怎样的内心挣扎和不堪?你难过吗?

于:在第一次见到朱令时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我后来把这个细节讲给一位女同行时,她非常惊讶:“没想到男子汉也会掉眼泪。”
确实,在朱令身上集中了世间人们能够想到的苦难,而承受这些苦难的又是一位曾经无比优秀的女孩。强烈的反差让每一个善良的人不由得动情。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从一开始我就没把朱令当作一个普通的采访对象,而是一直把她当作我的“师姐”,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这却是事实,而且每见她一次这种感觉就会强烈一次。也正是这种感觉才让我对自己第一篇关于朱令的报道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当时稿子写完整个人都几乎瘫软。

W,据我了解,1月11日的第一次报道后,你于16日约见了“天妒红颜”讨论里的犯罪现疑人父亲,做持续跟踪报道,面对当事人的回避,你有没有过退缩?
于:退缩是不可能的,记者的职业特性就是要刨根问底。但是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能联系上这位老人,可能是“人言可畏”吧,他不愿就朱令的事情再说什么。

W,你当初想过联系贝志诚?我相信你一定约见过其他当事人,你的报道有隐忍痕迹,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回避?你觉得他们害怕什么?畏惧什么?你以前在采访中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吗?

于:我当时去北京最先找的就是贝志诚,也可以说他是我当时找到朱令的唯一希望。

我去了他的公司,我原本以为如果能见到他就能顺利的找到朱令家,但是结果却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一直拒绝见我。我在他公司大堂等了他将近一个小时,都没有结果,他始终都没有露面,据说他那天在外面开会,一直是他的秘书与我接洽。

没办法,我又上网查了相关帖子,获知朱令的父亲曾经在国家地震局工作过,凭着这样只言片语的信息最终找到了朱令家。在朱阿姨那里我获知了贝志诚的手机,之后跟他通了电话。

我不知道贝志诚是否在故意回避我,即便真是这样我也并不怨恨他。为了一件事能执着地付出十多年,这就足以使他得到别人的尊敬。而且我在阅读了他许多帖子后发现,自始至终他都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汉子。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我们不能对别人过于苛求,我是这样理解的。

W,我知道你曾经在广州深入卧底采访过代考事件,作为一名记者,你有过人胆识,在面对朱令这样一个悬而未决的案件,你是基于职业胆识还是出自内心良性的触动,继续持续跟踪朱令案?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还会采访朱令案吗?

答:应该说是职业使命和良心触动这两者促使我继续追踪朱令案件。如果能够再选择一次,我仍然选择报道朱令案,而且我相信我会报道的更好。

W,你认为网络对朱令案件有没有现实意义?你怎样看待《时代》周刊2006年度人物是互联网上的使用者和创造者?
 答:如果没有网络,朱令这个可怜的女孩可能早就被遗忘了,让人们记住她,并因为她的遭遇而揪心、愤怒,以至于去揭开重重迷雾,这就是网络在这件事中的现实意义。

网络使得话语权平民化,这必将在传播学史上留下了凝重的一笔。网络成为了大众关注自身和周遭群体生存状态的工具。《时代》周刊2006年度人物是互联网上的使用者和创造者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塑造的是一个又一个“凡人英雄”。

W,很多帮助朱令的人都是在网络上凝聚起来的,人们把这个群体叫做朱令志愿者,在后来的持续关注中,一定有许多朱令志愿者在深深打动着你,你怎么解读志愿者在朱令事件中的作用和意义?

答:没有这些志愿者,很难想象十多年前的一桩疑案还能再次付出水面,我把这称为“凡人英雄的胜利”。

存在于“朱令事件”中的独特现象是,帮助朱令的这些志愿者们具备年轻、较好的教育背景、较丰厚的物质收入以及相对较高的社会地位的特点。个人认为这可能是朱令事件不同于其他“网络救援”的不同点,这可能也是这个救治行动能够持续十多年的重要原因。

感谢那些为了朱令默默无闻奉献的网友,我只能这样说了。

W:在你第一次的报道中,你较大篇幅的报道过朱令的病情,“铊毒已经开始慢慢向她的全身器官侵蚀,走到哪里毁到哪里”。11 月14日朱令生日后,一位海外华人联系了当年救助朱令的美国医生,医生预测,倘若得不到及时的科学的神经方面的康复治疗,朱令可能活不过她的父母了,朱令志愿者正在通过媒体,向全世界医学界寻求医疗救治,新闻晨报是朱令志愿者衷心期待的媒体,希望借助你们媒体传递我们的呼吁,你能帮帮朱令吗?你可以为朱令做点什么吗?

答:我会继续关注朱令,以及帮助她的那么多的志愿者。我想,媒体的持续关注是对朱令事件的最大帮助,如果事件有新的进展我会义无反顾地继续进行报道。

Posted in 媒体报道,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7-02-12] 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 --记采访上海《新闻晨报》记者

[2007-02-09] 孙维,孙释颜和弃婴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9, 2007

【yumiyumi和mifepristone 关于孙维、孙释颜身份真实性的对决】

http://mitbbs.com/mitbbs_article_t.php?board=Overseas&gid=16454624&ftype=0
发信人: yumiyumi (yumiyumi), 信区: Overseas
标 题: 孙维,孙释颜和弃婴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9 13:35:31 2007)

弃婴
我现在手里拿到了关于全国孙维,孙释颜有关的名字的资料,并且
其中有一个孙维更改名字为孙释颜并更改生日的纪录,(而不是两个人
都同时存在,害我白高兴一场)请你回去让你朋友再查。如果还查不到,
那你让你朋友给你以下数据:
1全国有多少个1970以后1980以前出生的孙维,
2全国有几个1970以后1980以前30岁以上的孙释颜
3这些孙维中,有几个曾经有过姓名更改
4这几个孙释颜里面,有几个有姓名更改纪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7-02-09] 孙维,孙释颜和弃婴

[2007-02-07] 致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7, 2007

http://mitbbs.com/mitbbs_article_t.php?board=THU&gid=16327708&ftype=0

发信人: wiea (辞却帝后回姑射,归途莫名心无绪), 信区: THU
标 题: 人大签名信的样本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7 04:58:13 2007)

看了朱令的12年,很难平静,有悲哀也有欣慰,欣慰的是朱伯父朱伯母沉默的12年终于有了报偿,凶手定格在那一刻,即时没有法庭的审判,它已经钉死在耻辱柱上了。
悲哀的是国家的法律还是不能健全,无罪推定还是不能有配套的司法制度,凶手没有得到法律的惩罚。国家的司法还不能有正常的秩序。
非常感谢东方时空节目组的所有人,是他们一年锲而不舍的努力使节目做得这么完美,还有那些为了节目能够更加完整,而接受了采访的公安,老师,医生,网友,朱令的朋友和同学。虽然没有全部的人都出现,但是,你们给了制作者一个完整的画面。
也感激mitbbs及这里的网友,这里的几次讨论,让很多人知道了朱令,并且真正的从实际生活里帮助了朱令。
人大马上又要召开了,物化2的签名信已经递上去了,希望我们也能为这件事情能进入正常的法律程序作一些努力。记得朱伯母在给领导的上访信中,曾经写道,如果让我们为了统战,为了国家利益牺牲,我们愿意,但是请告诉我们一个真相,我们愿意原谅,我们仅仅要求的是一个真相。我们也要真相,但是我们不要原谅,我们要一个正常的法律秩序,无论什么结果,我们会感觉我们的生活环境有了保障。
我这里贴出的信是基于我们所知道事实写的一个样本,你们也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修改,能够正常审理,就是司法的一大进步,希望有能力的,可以寻求周围社团的支持,信的抬头,你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写信的对象改动,比如人大常委会等,信写好了可以寄到朱令的律师
张捷

北京市东直门南大街9号
华普花园D204室
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

邮编100007

也可以直接寄给你们想寄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和建议可以发到我信箱 zhulingmovie@gmail.com
谢谢

致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尊敬的胡总书记,尊敬的温总理,尊敬的中国国家领导人,尊敬的人大代表:

我们是奉公守法,心存良知的中国公民;是身在海外,心系祖国的学生、学者、和华侨;是关心中国,热爱中国的国际友人。

1994年12月至1995年3月,清华大学化学系学生宿舍内发生了一起重金属铊投毒案。92级化学系女生朱令遭人蓄意投毒残害,从昔日清秀美丽、聪颖强健、才华横溢的女大学生,一下子被摧残成100% 伤残、全身瘫痪、双目近乎失明、智力严重衰退和基本语言能力丧失的重度残疾人。12年来,朱令终日与死神抗争,备受煎熬,缠绵床榻,度日如年。

这一恶性案件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发生在一流学府清华大学,因而备受世人关注。然而,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拥有一流刑侦技术与人才的北京市公安局多年来却未能侦破此一环境单一(学生宿舍)、关系简单(大学生)、专业性强(重金属铊盐)、凶手多次犯案(两次以上投毒+物证盗窃及销毁)的重金属铊投毒案。残害朱令的凶手至今逍遥法外,受害者得不到应有的赔偿,公共安全继续受到威胁,司法正义更是无处伸张。

铊毒的隐蔽性及朱令中毒案的久拖不明,使得犯罪分子纷纷效法。从1995年至今,全国各地相继发生了多起铊毒投毒案。2008年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即将在北京举行,关系到公共安全的投毒案未破,威胁到公共安全的投毒犯未抓,这不但严重损害了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检察院、清华大学、协和医院乃至中国政府在国内及国际的形象,也极度挫伤广大中国人民,爱国华侨,和国际友人对中国公共安全的信心,以及对中国司法公正的信心。

2005 年12月30日当年此案的唯一嫌疑人,朱令的大学同学、室友兼民乐队队友孙维(现名孙释颜)在天涯论坛公开声明她在朱令中毒案件中是清白无辜的,网络上对朱令中毒案真相的讨论从此进入高潮。2006年12月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播出了《朱令的12年》,国际国内要求公开办案,公布真相,公正审判,维护国家法律尊严的呼声从而一浪高过一浪。

近年来,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祖国面貌日新月异,法制建设卓有成效。公开办案,命案必破等法规和措施相继出台,中国正在一步步地向和谐社会迈进。为此,我们强烈得希望朱令案能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指导下,本着司法独立、司法公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尽快开启,找出真相,公正审判。从而维护广大人民的公共安全,维护国家的法律尊严, 维护国家公民、海外华侨、以及国际友人对中国国家司法公正的信心,也还可怜无助的朱令及其年老体弱的父母期盼了12年之久的司法正义。

期待着您的回音!

签名:

Posted in 重要文档,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7-02-07] 致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2007-01-28] 关于回帖纲要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28, 2007

作者身份确认。孙维曾要做凤凰卫视的节目确认。

http://www.mitbbs.com/mitbbs_article_t.php?board=THU&gid=15892489&ftype=0

发信人: yumiyumi (yumiyumi), 信区: THU
标 题: 关于回帖纲要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28 22:43:49 2007)

有人提出回帖纲要的真实性,这个可以肯定100%真实,记得当年凤凰卫视作节目的时候贝志城坚决要求宣读这个回帖纲要。后来凤凰卫视就依了他了。可惜后来孙释脸她临阵脱逃了,要不大家就可以再卫星电视上看这个精彩片断了。不过,孙在跟凤凰卫视约谈的时候说到铊这一段的时候,她说,大概意思是她们的实验室的药品都放在那里,有很多,她根本就不知道那一瓶是铊。这个和她在宣言里说的版本又差了几千里。–凤凰卫视这一段如果能有录音搞上来,就好了。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http://mitbbs.com·%5BFROM: 69.109.]

Posted in 重要文档,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7-01-28] 关于回帖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