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原始文档’ Category

[2013-05-29] 当事人爆料:孙维天涯ID并非被盗,而是合法获取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29, 2013

一地鸡毛

http://zhenhua.163.com/13/0528/11/8VV7CC96000464CM.html
20130528113218327a1
有位来自广州的爆料者称,“我不是黑客,也不是孙维,但天涯承认我是孙维天涯ID的拥有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本文作者独家对话这位爆料者,为您揭开孙维天涯ID“孙维声明”背后的故事。

(本文初稿完成于4月26日,题图为“孙维声明”在天涯相册里发布的一张照片,孙维起初认为里面有窃听器,后来证实,她把一对音乐杯误当成了窃听器。)
4月18日,“孙维声明”这个ID在天涯上发布了一个帖子,题为《这么多年,和很多人一样,等待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激起了众多网友关注清华朱令案的热情。目前这个帖子点击量超过851万次,回复量超过37万次(5月27日数据),天涯还一度在热门话题头条推荐了这个澄清声明。
随后,各大微博、论坛、报纸、门户纷纷跟进报道。很多媒体称之为“清华朱令案嫌疑人孙维时隔7年再发声明澄清嫌疑”,甚至有不少好事者开始据此分析孙维发帖的心理动机。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ID已经不是孙维本人在使用了?
神秘的陌生短信
4月23日上午9点50分,我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归属地显示是广州,短信内容让我一惊:“先生,您好。想问一下您想不想使用天涯ID:孙维声明。”
瞅见“孙维声明”四个字时,我猛然回想到,上周五曾给天涯社区的这个ID发过一条站内消息,大意是想请她来网易也贴一下声明,有助于读者了解真相。没想到,还真的得到了回应,而且还是手机短信。
按捺住心中的骚动和疑虑后,我立即回了他短信:“当然想啊,您是?”
他回复:“路过的,无意得到。”
我看得一头雾水,但还是假装若无其事:“我之前给这个ID发过消息,也给她的邮箱发过邮件。如果您获得了孙维一方的授权,我很乐意支持。如果您是黑客,那就不妙了啊……”
“你发的我都收到了,QQ聊吧。”他发给我了一个QQ号码,并提供了加好友时验证问题的答案。我按照他的提示答案,经过几次尝试后,成功添加了这个QQ号为好友。
“您好,终于加上了。”我先向他打了个招呼。
过路者:“太多人加了,不知道哪个是你……为什么说我是黑客就危险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把这个QQ号在天涯的回帖里公布了,所以才有很多人加他。
下面是他的QQ资料:
201305281118122bcf3
女,40岁,美国,这似乎符合孙维的身份信息,但后来的聊天接触证明,这不是孙维本人。
更让我讶异的是,不仅这个QQ号不是孙维本人所有,连天涯社区上的ID “孙维声明”也已经不在孙维手里了。
爆料者:我不是黑客,但天涯承认我是ID的拥有者
我:“开门见山啊,我的头一个问题是,您是孙维本人吗?还是黑客啊,我看了这个ID发的帖子,好混乱啊……”
过路者:“老实说,邮箱和ID都是我……我可以用邮箱和天涯ID回你。”
我:“那就是说,你是黑客大哥啊。”
过路者:“不是黑客,无意中得的。”
我继续问:“那您和孙维一方有联系吗?天涯官方也推荐了这个ID,看来它至少之前是孙维掌握的。”
“是”,他解释说,“我觉得她不是投毒者,所以我帮她辩护了。”
插一句,2006年2月7日, 《青年周末》记者陈万颖对孙维的父亲孙大武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孙父证实了当时天涯网上的两篇 “孙维声明”(发帖时间分别是2005-12-30和2006-01-13)确为孙维所写。所以,“过路者”回答了“是”,看来他对朱令案也很了解。
我满腹狐疑:“那再郑重问一下,这次声明就是你发的咯,有孙维一方的授权吗?”
过路者:“没有……哈哈,违法吗?收了几千条站内信息……”
我:“好吧,您这样做,不知道孙维怎么想啊?”
过路者:“现在天涯也承认我是ID的拥有者了,我不是黑客偷的,是向天涯申请的,反正是合法渠道得到。”
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难不成天涯自己造假?不至于呀,好奇心驱使我必须继续向他追问。
我提出,希望他能证明他的确拥有“孙维声明”这个ID和绑定这个ID的邮箱。
我让他通过天涯站内消息和邮箱分别回复我一句话:“我认为孙维是无辜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是投毒者。”
不一会儿,果然收到了他的消息和邮件。看图:
2013052811235355b84
(天涯站内消息截图)
201305281125066c8ab
(邮件截图)
上述信息足以证明“孙维声明”这个ID和它绑定的邮箱确实在这个“过路者”手里。
问题是:他是如何“合法”获得了“孙维声明”这个著名ID呢?他又为何要这样做?如果天涯社区真的帮助他假冒孙维发布声明,那岂不是要名誉尽毁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啊,首先,你是什么时候注册这个ID的呢?”
过路者:“不是注册,是取回。”
我:“为什么啊?”
过路者:“sunweihere@126.com这个邮箱被清空了,我注册回来的。”
我:“你是怎么获得126邮箱的账号呢?难道这个邮箱之前没被注册?或者说被网易清空删除了?”
过路者:“之前应该被注册过,应该是孙维本人注册,7年没用啊,然后被系统清空了。2006年2月,应该是孙维最后一次登录。”
这里解释一下,网易邮箱的官方帮助里有个回收规则,假如用户注册了一个邮箱,但很长时间没有使用,就会被冻结,冻结一段时间后,仍然没有使用,这个账号就有可能被删除清空。国内很多网络账号都有这样的回收机制,比如QQ的回收规则里就有一条,如果3个月未登录,号码就有可能被回收,目前暂不存在永久不回收、不删除的QQ号码。
据我了解,这种机制是为了识别并清除那些一次性使用的机器账号,普通用户基本上不会受到影响。但很显然,这次是一个例外。
“孙维声明”这个天涯ID在2005年第一次被孙维注册时,绑定了sunweihere@126.com这个邮箱,但由于其后长达7年时间孙维都没有登录过该邮箱,就命中了邮箱账号回收规则,所以被系统冻结并清空了,其他人就可以重新注册该邮箱。
“过路者” 就这样在4月17日注册了孙维7年前使用过但已经被清空回收的邮箱账号,然后他通过绑定邮箱取回密码的功能,重置了“孙维声明”这个天涯ID的密码。
第二天,他在天涯社区用这个ID发表了那个惊动舆论的帖子。
爆料者:其实我发自内心,觉得她不是凶手
我:“你好聪明啊,你什么专业啊?”
过路者:“市场营销。”
我:“比学新闻的还有敏感度……你在广州?”
过路者:“是,有很多网友请我吃饭。我没敢去……其实有点后怕。不过我是为她分析啊,我想引起网民关注,找出事实的真相。主要是拿到孙维声明这个ID,我几天没睡好。”
我:“你发了这个帖子之后,有没有想过影响这么大啊……流量好几百万,还不包括其它媒体的二次传播。”
过路者:“其实我发自内心,觉得她不是凶手——虽然她没站出来说话——特别是看了这个对话之后。”说完,他发给我了一张天涯站内消息截图:
20130528112659422fe
(这是孙维2006年1月和天涯ID “感而后动”的站内消息对话截图,感而后动貌似是一位医生。)
我:“你在18日的帖子里写了一句‘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笑骂由人。’这是句古诗词吗?还是你的原创?”
过路者:“前面是古诗词,陆游的《桃源忆故人》,后面是张国荣的一句歌词。”
我:“你还是很有文采啊,我说呢,孙维不至于写出这种这个不明不白的声明,不像她的文笔。”
过路者:“我研究了很多资料了,才装孙维本人的。我一开始是觉得孙维是凶手,然后我想找孙维的证据,觉得邮箱、天涯里面会有信息。不过当我得到这些信息,就觉得不是了。”
说到这里,“过路者”索性把孙维声明的密码告诉了我,我用这个账号和密码顺利登陆了天涯社区和邮箱。
“孙维声明”收到的消息确实很多,各种消息加起来有9000多条(5月27日数据),在“过路者”的提示下,我发现《鲁豫有约》 的工作人员确实通过天涯联系过孙维去录节目。
除了《鲁豫有约》,还有很多媒体通过站内消息联系孙维,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里面更多的是天涯网友的评论和消息,其中有表示支持的,但也不乏大量的谩骂,比如“恶毒的女人”、“残害朱令的凶手”、“铊女”、“投毒者不得好死”等字眼经常在消息列表里出现。
还有一位网友发消息问道:“你有没有打算起诉他们侵犯你的名誉权呢?”
多方联系孙维及其家人,均没有联系到
根据手头上掌握的材料,孙维本人已经不再拥有“孙维声明”这个ID的事实是确凿的。4月18日“孙维声明”发的帖子也是出自这位“过路者”之手。“过路者”说,他1988年出生,在广州做销售工作,平时喜欢玩网络游戏。
不过为了平衡起见,我还是多方打听了孙维及其家人的联系方式,至今未果。
网友早年公布的孙维一方的手机、固话均无法拨通,她的雅虎邮箱也已经注销了。另据曾经采访过孙维父亲的《青年周末》前记者陈万颖透露,她当年是径直去木樨地地铁附近的孙家住址才采访到的,但孙维早已搬家了。
就先写到这里了,最后引用网友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沉默者的声音,请大家也注意倾听。沉默者往往是绝大多数。
(版权声明:本文系网易独家供稿,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原始文档, 孙维 | Comments Off on [2013-05-29] 当事人爆料:孙维天涯ID并非被盗,而是合法获取

[2007-01-23] [东方时空]朱令的十二年(中下)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23, 2007

http://news.cctv.com/society/20070123/107176.shtml

CCTV.com消息(东方时空):

1995年4月5日北京一家报纸报道了清华女生朱令得怪病的消息,很多中学时的老同学看到这则报道后,都结伴到医院探望朱令。

贝志城:中学的一个同学,挺沉重的,当时其实就是觉得是一种怪病吧。

贝志成是朱令的中学同学,初中和高中都在同一所学校,有段时间他就坐在朱令前面的位子上。

贝志成:女生都发育比较早,感觉上有点象姐姐。

中学毕业后朱令上了清华大学,贝志成考取了北京大学,尽管两所学校离的很近但上大学后贝志成始终没有见过朱令,时隔三年当贝志成在协和医院再次见到老同学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贝志成:一进去,脑海里那个漂亮的女生,全身赤裸,插满了各种管子。想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osted in 原始文档 | Comments Off on [2007-01-23] [东方时空]朱令的十二年(中下)

[2007-01-22] 【东方时空】朱令的十二年(上)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22, 2007

东方时空的编导朱宁,经过一年多时间,经过40多次审批、修改,在东方时空推出《朱令的十二年》3集。每集约15分钟。

http://news.cctv.com/society/20070122/106402.shtml

CCTV.com消息(东方时空):

1973年朱令生于北京——1986年朱令13岁,在北京汇文中学读书——1992年朱令考入清华大学——1993年朱令20岁——1994年朱令21岁……

2006年朱令33岁,现在她全身瘫痪,智力相当于六七岁的儿童,语言表达严重障碍,双目近乎失明。

为了尽量减缓朱令身体的恶化速度,年迈的父母每天都要帮助体重接近160斤的女儿做各种康复训练。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十一年。

朱阿姨:她的思维停留在出事前。

朱阿姨是朱令的妈妈,她说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女儿致残的真正原因。

朱阿姨:问号,大问号。

贝志城 朱令的中学同学,当年是他的坚持给了朱令一线生机。

陈振阳北京市劳动职业病研究所研究员,11年前他确诊了朱令的病因。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美丽的女孩为什么会落下终生残疾呢?

1994年12月11日,清华大学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主题为“爱我中华 韵我中华”的汇报演出,作为校乐队的骨干朱令是参加演出的学生之一。

在人才济济的清华大学朱令曾被有的同学称为最完美的女生,她会弹古琴和钢琴而且演奏水平都很高,她是游泳国家二级运动员身体素质非常好,众多的业余爱好并没有影响她的课业学习,在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二班,朱令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对自己的未来朱令有着美好的憧憬。

朱阿姨:一肚子计划。

那天的演出非常成功,但是演出后朱令没能参加乐队的庆功宴她病倒了。

朱阿姨:疼,腰疼,腿疼,特别痛苦。

朱阿姨说那时朱令的主要症状是疼,从开始的肚子疼,发展为全身剧痛,而且她的一头长发在两三天的时间里就全部掉光了。

由于病情不断加重朱令住进北京市同仁医院,可医生们为朱令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却始终无法找到病因,这时有的医生怀疑在化学系读书的朱令,是否接触了有毒的试剂。

朱阿姨:有人怀疑,不可能就一个人。

尽管朱阿姨认为女儿中毒的可能性不大,但她还是去了清华大学了解情况,在学校朱阿姨得知,虽然化学实验室存在有毒试剂,但朱令所从事的实验并不涉及,老师还提供了在校期间朱令使用的各种化学药品清单,清单上记录的所有试剂都是安全的。

转眼间1995年的春节快到了,朱令的病情逐渐稳定并出现了好转的迹象。

朱阿姨:后来觉得就是这样了,快过春节了,她不想住院了,先回家几天不行再来。

1995年春节北京市禁放烟花,节日的夜显得格外安静,虽然女儿的身体略有好转,可妈妈的心始终没有放下。

朱阿姨说朱令是个非常好学的孩子,学弹琴、学游泳、学外语、学打字,她总是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的,因为平时身体好,朱令从来没有因为生病耽误过学习,转眼间到了1995年2月份,寒假结束学校开学了,朱令吵着要去上课。

朱阿姨:二月份该开学了,要上课,舅舅开玩笑,踌躇满志。

其实妈妈能懂得女儿的心,可是现在孩子的身体刚刚好转,病因还未查清,如果真的象有些医生怀疑的那样是中毒,那学校里也不太安全,考虑再三,朱阿姨没有同意朱令上学的要求,她不能让女儿冒一丝一毫的风险,她知道这个家不能再承受一次打击了。

朱阿姨夫妇有两个孩子,大女儿随父亲姓吴叫吴今,小女儿随了妈妈的姓叫朱令。姐姐比妹妹大五岁,几年前吴今考上了北京大学,可是在一次外出郊游时发生了意外,不幸遇难。

朱阿姨:特别突然,扎头发,好像她还在。

吴金是父母心中永远的痛,从那时起朱阿姨就下决心一定要保护朱令,可女儿不能理解妈妈的决定。

朱阿姨:我劝她,她要是非得去,我就让她去了。

在朱令的坚持下,朱阿姨只好同意她回到学校上课,生病住院期间朱令错过了期末考试,重返学校后她参加了补考,补考成绩依然排在班里的前10名。

朱阿姨:考得不错。

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朱令返校上课8天后再次发病,症状与第一次相同,依然是全身剧痛,但这次病情发展极其迅速,朱阿姨马上把朱令送到了北京协和医院。

朱阿姨:住进去以后,发展特别快,疼的叫,整个人一下子就昏掉了。

在协和医院,医生们还是无法确定朱令的病因, 1995年3月23日朱令陷入深度昏迷,由于病情危重,医院决定把朱令从普通病房转入ICU重症监护病房,同时给家属发了病危通知。女儿转眼间就成了濒临死亡的人,而且在全国一流的医院里无法确诊,朱阿姨心急如焚,就在这时,一位来看望朱令的同学提了个建议。(请继续关注下集)

责编:马芳

Posted in 原始文档 | Comments Off on [2007-01-22] 【东方时空】朱令的十二年(上)

[2002-03-05]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5, 2006

http://xys.org/xys/ebooks/others/report/zhuling9.txt

http://web.archive.org/web/20130314002318/http://xys.org/xys/ebooks/others/report/zhuling9.txt

◇◇新语丝(www.xys.org)(xys1.dyndns.org)(groups.yahoo.com/group/xys)◇◇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贝志城

七年后的今天,我已经拥有一个上百人的公司了;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
望出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血红色的北京。沙尘暴笼罩下的北京正好应和我的
心情,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勇敢的少年了,但我仍然是个好人吗?

朱令仍然在瘫痪,当年她为了纪念姐姐在中学园圃里种的树已经枝叶繁茂。
今天的我可以做些什么呢?呼唤更多的人尽我们的财力,给朱令物质上的帮助;
这恐怕是不够的。也许可以想办法拨开重重迷雾,尽量接近事件的真相;也许可
以呼唤更多的人,起来谴责实践中那些丑恶的人。这样,多少能够替她找回一些
迟来的正义。

朱令事件的凶手还不能完全肯定是谁,但我们要谴责政治在里面的干预。
从铊盐的特征来看,并非完全无味,致死量超过600毫克。凶手一定是非常接近
朱令的人,可以送给她食物和饮料,饮料还会以咖啡这样掩盖性强的可能性为大。
所以几乎可以相信凶手是朱令的女同学。(这并非是警方的主要依据)

大多数朱令的同学不相信谋杀朱令的凶手是孙某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孙某
和朱令的关系并不坏,而和朱令关系恶劣的女同学另有其人。但从上面可以看到,
如果当时不是和朱令关系较好的人,很难获得下毒的机会。另一方面,警方决不
像我们通常想象的那么简单,人际关系不是作为一个重要的证据存在于警方的思
考里的。但我听说的一个情况很有意思,据说朱令和孙某因为都是北京考来的,
关系不错,朱令介绍孙某也参加了民乐团,而且练习的也是古筝,由于朱令的水
平高,孙某几乎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考虑到朱令第一次中毒是在一二九清华民
乐队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前夕这样一个日子里,这个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关于孙某是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人的传闻,我也听说过,我所知道的是朱
令被确诊后,清华的校方先是矢口否认有任何学生可以接触到铊的来源(当时的
意思是我们清华和朱令中毒没关系),后来在警方调查下,承认只有孙某曾和一
名教授做过的一个课题可以合法接触到铊。这里面是否存在学校为了掩盖毒物管
理不严,其实很多学生都可以获得铊的事实,导致了误导警方,我就不得而知了。
也许朱令的同学可以提供更多的资料。

我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正义是否还会光临这个苦难的家庭。我
只想尽我的努力。

◇◇新语丝(www.xys.org)(xys1.dyndns.org)(groups.yahoo.com/group/xys)◇◇

Posted in 贝志城, 原始文档, 方舟子 | Comments Off on [2002-03-05] 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

[2006-02-27] http://post.baidu.com/f?kz=85948000证据被删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27, 2006

邮件门相关帖子,原帖被删,从下面网址拷贝所得:

http://www.popyard.com/cgi-mod/post.cgi?forum=8&num=11990&r=0

 

标 题:又出怪事, http://post.baidu.com/f?kz=85948000证据被删
发帖者:Sun13Points (时间:2006-03-06 04:34:43)
八阕 http://www.popyard.org
【八阕】1-7楼是有人出冲的证据, 刚看懂点门道, 就居然不见了
好在有备份

1 物化2班同学录

物化2班同学清单和人物分析

本人觉得物化2班很诡异,跟踪该班同学发言多日,特意在此分析该班人物如下。

以博大家一笑。

欢迎大家根据自己看到的资料继续分析,补充。

物化2班人员清单由orchid2k5提供

http://www9.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9394&flag=1

作者:ochid2k5 回复日期:2006-1-4 17:01:26

全部信息均来自网络,本人只做调查分析,不负任何责任。请网友自行验证、判断真伪。

特别使用了“哈哈我就要笑”提供的物化2班同学录里的聊天记录。从记录来看应该

是已经编辑过的,不知道他的记录全不全。

orchid2k5提供的清单中的地址应该是物化2毕业之后部分同学仍在读研期间的信息。请查阅原贴。

欢迎物化2同学和知情人验证。

同学清单:

女 刘丽敏 杨春光之妻,大一班长,不告而别,“倾斜的边”认为她不会投毒。

男  张 磊 现在北美,04年注册zhuling.org网站

男  张 利 “百合之春”,物化2班原班长、体育部长 《十年一梦间》作者

女  孙 维 “孙维声明”,最大嫌疑人

女  朱 令 学号921966,受害者

男  左 晨 薛刚,潘峰同屋,大一副班长。“小资”倾向严重。离职而去。

男  李现平 大四大五物化2班班长,04年曾去看望朱令。

女  王惠霞

女  李含琳 薛刚之妻

男  杨春光 刘丽敏之夫,不告而别。

男  尹世学

男  张众笑

男  潘 峰 老4,王琪之夫, 大四大五物化2班团支书

男  王建武

男  童宇峰 天涯同名ID,《再答Daisy小友》,《广陵一曲从此散》作者

男  王 俊

男  邱志江 天涯同名ID,老6,看来是不知情者,被两边各当枪使了一把。

男  陈忠周 老9,原物化课代表 《我所知道的一些有关朱令事件的小事》作者

男  张启俭

男  周立泉

男  刘广民 普通同学,“我也一直对这个事情很怀疑.应该有个说法”

男  邓 榴

男  潘 波 普通同学,04年曾去看望朱令 “周日老大、P4、现平和我到朱令家去了”

男  寇 鹏 “好人有好梦”,不知情善良人,显然被支持孙维的同学耍了一把。

女  王 琪 潘峰之妻,孙维朱令同屋

女  高 菲 物化2班的孙维代言人?

女  金 亚

男  薛 钢 老2,天涯ID: xuegang,物化2团支书,李含琳之夫

女  徐 冉

女  王红梅

女  王晓红

天涯ID分析:

根据该班同学相互之间验证,以及透露的信息判断,本人不负责真实性。

孙维声明 孙维

太阳正暖 孙维同屋

forthetruth

小熊皮埃尔

shoptodrop

以上4人由邱验证

xuegang 薛刚

邱志江 邱志江

好人有好梦 寇鹏

孙维同班同学

此人由邱验证

百合之春 张利

此人自报家门,从他提供内容看应该是张利。

另外百合就是lily,合”利”,春天百花开放,合”张”。所以百合之春是张利无疑。

童宇峰 童宇峰

此人做事风格比较严谨,第一次出来用了数字签名,没有验证,应该是他本人。

原来非我

从“邱老六你不用来证明身份了,不要跟2,4淌浑水,只有他们才知道真相是什么。”及原来一直

没有暴露的4的身份分析该人应该是物化2的

倾斜的边

虽然没有邱验证,但是他提供的内容显然只有物化2的人才有。

而且从此人发言来看应该是比较客观地提供了资料。

这两个ID怀疑是冒充的,因为他们没有提供任何能够判断其身份的信息。

李含琳 李含琳?

潘峰老婆王琪 王琪?

人物分析:

作者: 222.186.81.* 2006-2-27 19:42   回复此发言

2 物化2班同学录

男生女生性别根据物化2班有31人,11名女生以及姓名本身判断。

薛刚李含琳为夫妻可以从orchid2k5原贴两人地址一致验证。

两人同在Pfizer工作,见我另外回贴。从他们的专业来说应该无误。

薛书记的冷血大家已又所闻,又有网友提到孙维发贴和

他发表洋洋洒洒25点时他在国内,可见此人和孙维关系不一般。

网上谣言不是无中生有。

薛书记25点开篇就是一句“与众多网友一样,多年来我们深深

痛息于朱令铊中毒这个极其残酷的悲剧,努力支持和帮助朱令

苦难而坚毅的家庭,虽然我们没有说过太多。”

而在同学录上聊天时提到:

“薛钢 2004-04-03 05:20:25

看了潘波的留言,感到一丝的欣慰。虽然进度没有大家希望

的那么快,但朱令是一天一天地恢复。可以想象为了这些进步,

她的父母付出了多少心血,耐心和泪水。正如朱令父亲所说,

帮助朱令康复不是一日之功。我觉得有大家一起,经济上可能不

是大问题。近日在美国的“Help Zhuling Foundation”在热心

者的努力下也已经注册成立了。倒是如何长期照料,帮助朱令的

康复计划可能得大家多出谋划策,尤其是她父母年事很高,无法

照料朱令以后。

他身为支书为朱令做了什么没有见人说出来过,大家谁也不知道,

大概只是和“众多网友一样…深深痛惜”而已。自己主意不出,却

说“得大家多出谋划策”。为孙维辩护倒是不遗余力。

另外看看他究竟为朱令出过什么力,从helpzhuling.org网站上

查捐款进程,看到薛刚李含琳就此一条:

Xue, Gang $200.00 04/12/04

正是物化2那次讨论后的结果。以此人爱慕虚荣及一贯冷血表现,

他们不可能在匿名捐款名单中。辉瑞是美国顶尖医药公司,以两人在公司身份

http://www.healthtech.com/2005/apn/index.asp

Dr. Hanlin Li, Principle Research Scientist, Analytical Research, Pfizer Inc.

Dr. Gang Xue, Principal Scientist, Analytical R&D, Pfizer Inc.

和资历,年薪每人不会低于每年8万美元吧?区区200美元就是

“多年来我们…努力支持和帮助朱令苦难而坚毅的家庭,虽然我

们没有说过太多。”?看来他们的确没有说过太多,只是也没有捐过

太多。这两人应该捐出自己十年的薪水为自己赎罪。

王琪潘峰为夫妇由天涯用户“化学系的”确认。

王琪和孙维朱令一屋,怀疑李含琳也和孙维一屋。她们两人应该

是出来为孙维辩护的4人中的两个。

从同学录上聊天记录以及他作为王琪之夫的身份,原来非我的发言和

倾斜的边的发言来分析判断,潘峰是老4,是知情人,这次没有看到

他出来,如果有网友发现他的发言请提供线索。我再作分析。

因为他的发言很少,故特此引用下面这段他在同学录上的聊天记录。

这段话被不少人用来证明物化2还是在帮助朱令的。

“  潘峰 2004-03-17 12:16:23

这两天上来了几次,才发现讨论比较多,而且从国外传回来的

消息是国外也越来越热烈了。一直想说两句,可总觉得没想好,总

觉得有些事多想想再说没啥坏处。

我很愿意参加为朱令的捐款,联络国内的同学一起做这件事。

我承认班级作为一个整体,毕业后对朱令的关心是不够(当然不是指

个人),但也从不认为物化2是个 “冷血”的班级,将来会被钉在耻

辱柱上。作为同学,我们多多少少比别人知道更多的东西,越是如此,

越发愿意保持沉默,当然沉默不等于什么都不做。朱令母亲有两大心愿:

一是朱令康复,二是揭明事实真相,这何尝不是我们,乃至所有人的

心愿。对于帮助朱令康复,我们可以通过捐款、设立基金等方式略尽

作者: 222.186.81.* 2006-2-27 19:42   回复此发言

3 物化2班同学录

绵薄之力;但对于发现事件真相,我并无信心,也不奢望通过网络推

理等方式可以做到。事实上,就我所知,朱令家庭是有自己的怀疑对

象的,也采取了种种调查和施加压力等方式,说句稍微严重点的话,

足以使心里承受能力弱一点的人自杀。如果那个人是凶手的话,当然

大快人心,罪有应得;可有多少确凿的证据表明这一点呢?朱令和目

前许多人心中的嫌疑人都是我们的同学,命运对朱令是不公和残忍,

但在没有确凿证据前提下通过各种方式(包括网络谴责)对心目中的

疑犯施加足以改变其一生的压力,不也是一种不公和残忍么?就我所

知,我们已对公安机关提供了所有已知的线索以帮助破案,到目前为

止并无结果,因此在查明真相的问题上,采用沉默是无奈的选择。在

这个问题上,我们只能依赖公安机关,而不是众多的网络侦探和推理

家;何况网络上很多时候不怎么讲道理的,消息真假难辨,纷繁复杂,

我们也根本应付不过来。

我知道很多人通过匿名方式查看我们的留言薄,这也算代表我个

人的立场—-我将和在国内的同学一起参与捐款、设立基金等事宜,同时

不会参与案情的讨论。

从这段话来看,该同学的确是知情人,而且和孙维关系不浅,因为他

提到了“足以使心里承受能力弱一点的人自杀”,孙维这么坚强,而且

自信自己清白无辜,清者自清,怎么会向普通朋友提要自杀?想必潘峰

同学也必定劝慰过孙维。另外考虑到有人提到潘峰是化学系有名的小白

脸,又有人说王琪长得丑,而“倾斜的边”提到孙维是“妩媚”的女子,

王琪孙维是一宿舍的,那么看来潘峰弃孙维而娶王琪大有文章。

这次潘峰没有出来为孙维辩护恐怕是孙维保护潘峰的想法,因为现在看来

出来辩护的几个人疑点颇多,将来在审判席上恐怕逃不了干系。

另外,虽然他说要帮助朱令,而且他曾经也是物化2大四大五的团支书(

见贝志城所贴物化2某同学给贝的信),但是他只是参与而不是发起

捐款、设立基金一事,而且物化2班最后也没有成立任何基金会,另外

此人很在意“很多人通过匿名方式查看我们的留言薄”,可见此人

也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主,这些发言现在看来不过是他粉饰自我的表白而已。

出来为孙维辩护的4女生中王琪是太阳正暖?李含琳肯定也参与了

辩护,为4女生之一。其余两人不知为谁。ID和真名之间的对应关系

不知如何。

童宇峰这人看来性情中人,他说的话应该比较可信。

故特意找来童宇峰写过的文章和文字,做如下分析:

从他在天涯第一次发言来看他似乎知道很多情况。但是到现在只露了一次面,

不知道此人在等待什么。估计有所顾忌,再从下文分析以及读他

写的文字避而不谈嫌疑人身份来看,看出此人及其优柔寡断。

再看他的《再答Daisy小友》一文,“汉语作为我的母语,完全可以表

达我的意思,同样也完全可以表达你的意思。字里行间的余味,看中文

的人不仔细去体会,就能错过去,更何况一个母语不是英文的人用半拉

子英文去转述。”从他的意思好像他也有苦衷,但是却故意在字里行间

漏出很多信息。

从他在同学录上发言来看:

童宇峰 2004-03-13 10:47:46

对于这个事情的看法,我曾经和高菲说起过。我想我现在还是那样的想法。

不知为何他提到高菲的名字,比较合理的猜测高菲是孙维在班里的代言人,

我推测高菲是4个女生中一人。不知道童宇峰对于“这个事情”是怎么看的。

我一直没有找到他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但是猜测他和高菲、孙维交流过。

他回忆朱令的文章提到“不能不提到的一个事实是朱令是两次发病,两次

症状类似。有位友人和我讨论,说两次发病不等于两次中毒;可是从毒理

上讲,重金属不像病毒,可以在体内潜伏,多次发作;两次发病表明她至

少是两次中毒。”这个友人不知道是不是高菲,还是出来辩护的4人之一,

现在还不清楚。

倾斜的边是谁?

从他说的内容来看应该比较知情,“但物化2不是当年的十个优秀毕业班

之一。薛钢曾说,交上去的名单里本来有物化2,但被校务委员否决了。”

这句话表明此人应该毕业时属于班干部,不然薛刚不会透露这么丢他

面子的事情。从贝志城公布的物化2某同学的信来看,此人很可能是大四

大五时候的班长李现平。

原来非我,从信的内容来看应该是班上普通男生,因为他只提到了男生那

边的事情,而且文字中表现出来此人对班干部积怨颇深。

身份比较神秘的是“孙维同班同学”,现在只能猜测他是男生之一,理由

如下:

一、他对于男生那边绰号很了解。

二、倾斜的边提到有两个女生从外系转来,据我所知,清华换系不换宿舍,

应该是女生那边应该有两人在别的系的宿舍。“孙维同班同学”只提到

三个女生宿舍,从太阳正暖等人的发言看出清华大概是4个女生一宿舍。

“孙维同班同学”没有提两个新女生的宿舍,说明他对于女生那边的情况

不了解,所以应该是男生。

三、从文字风格上来看此人不是已出来人的马甲。

欢迎网友继续提供线索

作者: 222.186.81.* 2006-2-27 19:42   回复此发言

4 回复:物化2班同学录

……

作者: 67.15.136.* 2006-2-27 20:04   回复此发言

5 回复:物化2班同学录

From: P2

Sent: Saturday, February 25, 2006 12:11 PM

To: Yufeng Tong

Subject: Re:

— Yufeng Tong wrote:

> Wang Qi already admitted that there were twice

> poisonings. You can check

> with her.

>

Don’t get me wrong. Personally I think it looks very

likely twice poisoning, too. I was just try to be

accurate about the fact stated in the letter. What the

test itself could only prove the second time

posioning. Agree?

> Well this is not the purpose of the petition letter.

> If the police

> can clarify that Sun Wei is innocent, all the rumors

> will disappear.

> I remember somewhere in her statement Sun Wei

> mentioned that the police

> has claimed she is innocent. Why does not she scan

> and post

> that. That is stronger than a thousand of posts on

> the Internet.

>

I thought the intention of the letter was to press the

police to find out the TRUTH about the case, which in

my opinion should be unbiased, with no presumption.

When I said to request the police to disclose what is

known so far is not to prove Wei’s innocence, but

allow public fairly know more of the FACTS, the TRUTH.

It would guide people’s rational thinking and treat

every one fairly. The damage to Ling and her family is

extremely tragedic and hurts everyone of us who knows

her. But on the other hand, if Wei is innocent, how

unfair it is for the attack and malicous accusation.

Both of them are our classmates. If anyone really did

anything bad, it deserves the punishment. But if it is

unfairly treated, shouldn’t we stand up and help? Also

the government is now key on 提高政府工作透明度, what

can’t we advocate the police to share the

non-classified preceedings?

> And as I noticed from one post by “upset coffee”@

> baidu, the malicious rumor

> starts with Xin Li who is an ebay engineer at

> Shanghai now.

> Check these posts:

>

>http://post.baidu.com/f?ct=352321536&tn=baiduPostSearch&rn=10&pn=0&lm=65541&

>word=%B2%BB%B0%B2%B5%C4%BF%A7%B7%C8&rs2=2

>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message/461

>

>http://health.groups.yahoo.com/group/helpzhuling/message/3

>

> Maybe Sun Wei should consider to sue him. So far as

> I know,

> email and posts on Internet can be used as evidence

> in the States.

In order to sue the netizen, you would have to prove

the identity of the person who stated that. Would you

have the confidence to accomplish that? I don’t. I

don’t know much about criminal and civil law. But I

think 诽谤 is Civil Lawsuit, and only criminal

investigation could initiate police to track the IP

and private messages. It appears like dilemma to me.

Without the police investigation, you wouldn’t know

who to sue. And without the lawsuit, you can’t ask the

police to investigate. Maybe your lawer friend could

advise me on this. You probably have seen many

malicous rumors and attacks against me. There is just

nothing I could do about it other than throw them

behind me. The good thing is everyone who is close to

me, knows me, and encourages me.

> And the reason she was investigated, I thought you

作者: 67.15.136.* 2006-2-27 20:23   回复此发言

6 回复:物化2班同学录

> know much

> better than I do. I think everyone knows she is the

> only one have

> legal access to thallium among our classmates.

I wouldn’t agree on this one. I remeber Li Longdi’s

fluorescence and phosphorescence lab was the open lab

for some instrument analysis lab classes. It is right

across the hall of Luo Guoan’s small CE lab. And as

long as there are people around, it is not locked. I

can’t agree Wei is the only one in our class who have

“legal” access to Tl. But one thing does puzzle me. I

didn’t know Analysis Center had Tl till 97 from Liu

Jia. Why Xue Fangyu told us in 95 after the thourough

search in Tsinghua that we don’t have Tl? This I

remember very clearly. I think one thing we could do

is to get touch with Tong Aijun or Li Longdi. One is

to know about Wei’s project in late 94, two is to when

Tl was initially been used, why the 95 search didn’t

ring the bell.

> Considering this, I am always wondering whether the

> so called XXXXXXXXXX� is true or not. If it is

> true, all Wang Qi

> and Jin Ya said on tianya was nonsense, the police

> will

> not believe they were telling the truth. And I am

> afraid

> they two will be recalled for further investigation

> and they two will be also listed as suspects. If it

> is not true,

> why does not anyone of GaoFei, Jin Ya, Wang Qi,

> come

> out to clarify, or at least on tsinghua.org.cn? If

> it is not true,

> Bei Zhicheng must have coined that up and he must be

> organizing all the cyberspace attack. I definitely

> believe

> one of the persons listed on the XXXXXXXXXX� should

> come

> out and claim that it is not true. That will guide

> people to

> rational discussion. I cannot see any reason that

> none of

> the persons listed would do it unless IT IS TRUE.

I had some separate chat with Ya and Qi over the net.

I believe they are sincere and trustworth. Would you

believe any of our classmates would LIE to blindly

defend Wei? Don’t tell me the briberary those kind of

bullshit. Only those people with darkness in their

mind would cook that out. Ya and Qi were very

responsible. And they were questioned by the police in

95 and the police should have the minutes. Qi was even

the one who reported the theft case to the police!

That is also the reason I would like to see the police

to disclose some non-classified information. It will

help everyone get closer to the TRUTH.

> Yes Wang Qi told me she never received such a phone

> call.

> And Jin Ya never answered this question. But that

> is reported

> in newspaper. So this means Sun Wei received the

> phone call?

>I asked Ya explicted about the bread phonecall. She

>never heard of it. I doubt the validity of the media

>report. I can’t agree with your duduction either. Such

>a phone call about bread really doesn’t make sense.

> That guy commenting on the “YouLiangXueFengBan” must

> be

> one knows both you and Bei for a long time. You

> should have

> remembered whom you told the thing in 2002 because

> I saw

> that saying at the same year.

作者: 67.15.136.* 2006-2-27 20:23   回复此发言

7 回复:物化2班同学录

I don’t think Bei said that in 2002, cause I remeber

receiving some email inquries when I was in school and

I gradated in 2001. So it must be before that. And I

could say again here, I never said that, and I don’t

know anyone who’s Bei’s buddy at school. If you trust

the “someone” more than me, I can’t say anything else.

Anyway, as I said, it is just about me.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case itself. So let’s get over it.

> This is strange. P4 is the Youth League head of the

> time.

> How could he be not the other one? I cannot believe

> this.

> Also strange to me is that he did not say anything

> for Sun

> Wei and he even didn’t reply my email about a post

> on Baidu threating to reveal Wang Qi’s info. unless

> he spoke up.

I don’t remember who went along with me. Maybe asking

our classmates to recall would help. But I understand

P4’s silience. Just see what happened to me, Hanlin,

Ya, Fei and Qi. There are blinded or even worse,

malicous people there, can’t tell white from black,

and malicously offending everyone who tries to speak

up. The only reason is that the FACTS are not what

they wish they would see, and they wouldn’t prove

their presumption. In addition to my previous comments

about Qi and Ya’s trustbility, for everything they

stated in Tianya, did you see anything that was not

true? Why would you think they were “nonsense”?

> I can’t remember whether Xue Fangyu said these. And

> it is

> weird that Sun Wei did not mention that she is doing

> experiments

> involving thallium.

Again, recall from our classmates would help clarify

this. I remember Xue Fangyu perodically gave us

updates about Ling in class, sometimes after the

P.Chem class, sometimes at other occasions.

Also, I have a question for you. I saw a post claimed

to be from our classmate about Yu Jianyuan mentioning

the death of a student after cleaning the fume hood. I

remember Yu telling us the case, but I don’t think he

said it was related to Tl. What do you recall?

I didn’t know if Wei was doing experiments with Tl at

that time and I never asked her. I would think it

better ask Tong Aijun and Li Longdi. Even if Wei said

no, I guess not many people would believe.

>Rumor says you were at the spot after the theft happened.

>http://post.baidu.com/f?kz=85298964

>And this guy

>http://post.baidu.com/f?>ct=352321536&tn=baiduPostSearch&rn=10&pn=0&lm=65541&word=%BC%E4%BD%D3%D6%>AA%C7%E9%C8%CB&rs2=2

>seems to be a quite close friend of you. He knows so much info., some

>of the informations I even never heard of, that I believe either he is one of

>you guys spoke out for Sun Wei or he is very closely related to all of you.

I was NOT there. I am sick and tired of those rumors.

I don’t who this guy is and what it is going after,

but surely very disgusting. He even crooked what

happened when Zuo Chen hit me once. Oh, you surprised

he knew some of the things you never heard of? Hey,

don’t, I hadn’t heard about it either. Tell me more

about this Xue Gang.

>Would you please do it? I don’t think P6 or Pan Bo is influential

>enough for this action. Or maybe P4 can help. He was the head

>in the class and he also mentioned he would do something for

>Zhu Ling and also Sun Wei in 2004. Why would he not come up?

So you would like to add everyone else in China? I

sure could help with that. If so, you may need to

revise the letter a little bit to include everyone.

BTW, would it be all right to post our emails to

tsinghua.org so our classmates could view it? Not sure

if it is good idea. But would sure respect your

opinion.

Best,

Gang

作者: 67.15.136.* 2006-2-27 20:23   回复此发言

[Sun13Points@生活通讯] [同主题讨论]

 

Posted in 邮件门, 原始文档 | Comments Off on [2006-02-27] http://post.baidu.com/f?kz=85948000证据被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