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关注朱令’ Category

清明节看望朱令一家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4, 2013

原文出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bbc840101l0vh.html

 

4月4日放假第一天,一早和清华俩好友主持人文菲和新媒体博士May相约去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见我的研究生同窗制片人,大家一起探讨由新华网和央广网合作的一档网络视频新栏目的创建,几个朋友聊兴甚欢,下午返回途中竟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来。

    清明时节雨纷纷,透过模糊的车窗、纷飞飘零的细雨,此情此景总会触动你的神经,让人不经意地想起某些人某些事。文菲开车送我们回家,她问最近朱令最近怎 样?正好途径蒲黄榆,我说:朱令的家就在附近,开车也就五分钟车距。文菲提议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和May都是清华校友都知道朱令的事情,我说:你们想去我 就带你们去!她们俩纠结了一会儿是否做好了心理准备,一想到清明节会不会让朱令爸妈想到朱令姐姐吴今大家有些犹豫,最后决定择日不如撞日,我给吴叔叔打了 个电话,我们驱车前往。

    朱令家小区在方庄早年也是一个功能齐全颇为繁华的社区,可惜现在车满为患我们驱车进入小区绕了一圈竟然找不到一个停车位,后来终于在一个户主们停车厂找到 一个车位,下了车,雨下得更大了,三个人都没带伞,一路冷风骤雨裹挟着狂奔到朱令家楼下,买了些水果上了楼,在电梯间我赶紧给她俩描述了一下令令现状,生 怕她们受了惊吓表现失态,文菲说我要是克制不住哭了你可别怪我啊,我叮嘱她说什么也不能流泪,否则朱令爸妈触景生情该更难过了。谈话间到了门口吴叔叔已经 开门迎接我们了。

    门厅非常阴暗,甚至看不清人的眉眼,我已经熟悉了吴叔叔短小精悍的身材和略带浙江方言的口音,黑灯瞎火地给吴叔叔介绍俩清华校友,进了客厅,原以为令令会 像以往一样在沙发上坐着,朱阿姨说令令最近呼吸不好,在她自己房间。大家坐在令令常坐的沙发上和令令爸妈面对面聊起天来。客厅窗帘拉着,阴面的客厅有些昏 暗,一大盆米兰已长出新的鹅黄的嫩叶,一小盆仙人掌也顶着几个玫红的花蕾,让人依然感受到春的生机。

    朱阿姨顺手拿来我上次送给令令生日礼物佛音碗问道,我们怎么不能像你那样转出那么大的声音来?我接过来给大家演示如何利用共振发出清幽深远的佛音。大家都 饶有兴致地拿来一试,小小的客厅顿时佛音袅袅,空灵悠扬,说起佛音碗,吴叔叔说朋友们送给朱令很多法物,我们环顾客厅,到处摆着各种法物,有从西藏请的万 福风铃、有从尼泊尔请的菩萨,还有从香格里拉请的唐卡,布达拉宫请的佛尘,从青海阿卜楞寺庙请的佛音碗,朱阿姨说还有朋友特意从西藏请了俩高僧来家里给令 令做过法事,朱阿姨感慨令令能够坚持到现在多亏了大家的帮助,感谢所有网友和朋友的热心。

    问起令令现状,朱阿姨说由于换季,空气干燥,令令气管呼吸不畅,现在必须随时吸氧,已经一个多月不敢挪到客厅了,活动范围仅限于床上和床边。我们进了令令 的房间她由于几近失明,正瞪着大眼睛坐在床上,双手紧紧抓着床两侧的扶手支撑着身体,穿着一身紫红色的毛衣毛裤有些褪色,脚上穿着一双咖啡色的毛茸茸的鞋 子,妈妈说没了暖气穿厚些怕她着凉血液循环不好。

    我凑到她耳边和她打招呼,给她介绍两位新朋友文菲和梅,她听说都是清华校友,开心地笑了。我问她还记得我不?她摇摇头。我只好每一次都自我介绍一遍为的是 她记住声音,认识更多的朋友。由于铊中毒严重损坏脑神经,她的记忆总是选择性的,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我问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年龄,她努力地张大嘴想说话,朱 阿姨用手给她堵住气管气口,她吃力地发出模糊的声音:22岁.我开玩笑地说上次给你过生日去年你还23呢,今年反而年轻了一岁!她就呵呵地笑。大家调侃她 越年轻越健忘,希望她永远22岁然后她就不好意思地笑了。我问她知道现任国家主席吗?她一字一顿地说:习近平,我们听了夸她真棒,每天听广播了解国家大 事。我问她总理是谁?上次她说的是李鹏,这次她竟然说是朱镕基,依然停留在过去的记忆。妈妈赶紧耐心地给她纠正她就学着说李克强,我问她俄罗斯总统是谁, 她依然回答梅德韦杰夫,爸爸告诉她俄罗斯现任总统是普京,梅德韦杰夫是总理。那一刻,有种恍如隔世之感,想起桃花源记中的几句: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 无论魏晋。尽管朱令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听广播,由于视力下降无法看电视广播是她唯一的信息来源,想想成年累月足不出户几乎很少有人探望,在令令的世界里,除 了父母和零星的广播,几乎是真空般的生活。

    我问令令知道习近平的夫人是谁吗?她摇摇头,我说你知道彭丽媛吗,她点点头。我问她还记得清华合唱团的团歌吗,她点头,我轻轻地哼唱《闪亮的日子》她突然 消沉起来热泪盈眶的样子,我们赶紧转移话题问她要不要转告和她的老同学们说说话,她又摇头,说起贝志诚,她很熟悉,大声说他73年的。

    问道她最近有没有坚持康复训练。爸爸说来咱们开始训练,然后抱着令令下床,坐在轮椅上开始练习起立,从轮椅上起来,这样简单的动作需要令令和爸妈三个人的 配合才能完成,令令需要双手搂着爸爸的脖子,妈妈协助令令托着腰部和臀部,为了让令令稍微省些力气,妈妈还特意做了一个厚厚的海绵垫子垫在轮椅上,就这样 吃力的练习起立,我们三个人看着一家三口齐心协力做这样艰难的训练,帮不上什么忙,就在一旁给令令加油,一二三起,每一次,都能感受到她的坚持和努力,爸 爸一个劲地喊:使劲!起来!像个严厉的教练,妈妈则是小心地托举着令令的身体,令令每成功起来一下我们就给她鼓掌叫好,她起来后会努力挺直脊梁,像个奥运 获奖选手,从她的身上,你依然可以看到一个优秀的运动员的潜质和素养,那一刻,感觉像参加一个小型的一个人一个家庭的残奥会。她一共做了二十下,我们仨像 亲友团啦啦队一样每做一下都给她一起加油鼓掌。她非常兴奋,做完一组后坐在轮椅上呼哧呼哧喘气很有成就感的样子,爸爸给她测了一下血养,85,心率 105,吴叔叔已经久病成医对令令的表现非常满意,给我们每个人也测了一遍,心率都在七八十,可见这样简单的动作对令令来说消耗体能非常大,血氧提升也很 见效。令令每天要做四组这样的康复训练,也就是说她要一天做80下起立练习,看着她紧紧搂着爸爸,妈妈托举着她艰难起立的情形,真为七十多岁的朱阿姨和吴 爸爸的身体担心。

   令令每天都要吸氧(氧气站的工作人员会每周送来一大罐氧气),所以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解决,唯一的活动就是下床在床边轮椅上练习起立,我问朱阿姨令令大小便 有自我意识吗,朱阿姨说90%的时候她会意识到,并且摇摇床边的扶手示意。文菲说给令令做一个生命密码的测试,朱阿姨拿来一沓纸,竟然全都是超市购物废弃 的单子,用一个大夹子夹着,用背面写字记事,朱阿姨还惋惜地说这么多纸现在多浪费啊,从这些生活细节中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两位老人已经养成了节俭的生活习 惯。

    我们和令令聊了一会儿天,看她太累,需要休息,于是告别,临走前留了点钱表示心意,朱阿姨谦卑地推辞,我们说您也是在帮我们积善行德呢,她才惴惴不安地收 下说这些钱会留着给令令住院以防不测应急,杯水车薪,看到两位年迈的老人真是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希望他们一家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即便是维持现状,也是一 种欣慰和寄托吧。

   临走,令令在朱阿姨提醒下,一手撑着身体,另一手使劲扬起来和我们招手作别。

  令令保重。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关注朱令 | Comments Off on 清明节看望朱令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