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the ‘假冒伪劣’ Category

[2013-05-15] 新浪微博的爆料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15, 2013

1997年4月2日,北京公安14处和孙维的互动传说
沙流水随 于 2013/5/13 0:43: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北京公安14处的侦查员们在来到清华保卫部门,出示了对孙维的拘传单,保卫部门的负责人立即向清华校办打电话,14处侦查员被请入校办,…经一番交涉,决定由系领导把孙维带到清华派出所,而不是由侦查员入校带人。

2.孙维被以协助了解情况的名义带入清华派出所,14处侦查员出示拘传单并把孙维带走。
汽车驶入北京市公安局,孙维被带入审讯室,并在前台签单完成手续。

3.3个小时之内,孙维同学坦白了投毒事实,但隐瞒了部分细节,关于投毒次数,关于盗窃事件等等,审讯在下午继续进行,对犯罪细节的回忆因隐瞒需要和记忆的偏差,让近两个小时成了垃圾时间,最后,孙维在审讯笔录上签字画押,并继续被拘押。

4.此时,局办电话来了,让侦查员去局长办公室。…
局长把上级的命令,局办的会议决定告知侦查员,必须放人。但也把另一记入会议记录的决议措施吩咐给了侦查员:刑拘,但给予孙维取保候审。(注:公安可以执行命令,但绝对不能吃苍蝇)

5.精疲力竭的孙维童鞋被从浅寐中弄醒,并在刑事拘留单上签字画押,被带出审讯室,带入接待室和等候着的已办好取保手续的父,兄见面,并立即离开北京市公安局,回家。

后来被 新浪微博 认证用户 田南帆 是新民晚报记者 资深媒体人 转
1997年4月2日北京公安14处的侦查员们来到清华大学保卫部门,出示了对孙维的拘传单,保卫部门的负责人立即向清华校办打电话,14处侦查员被请入校办,经一番交涉,决定由系领导把孙维带到清华派出所,而不是由侦查员入校带人。
@田南帆: 孙维被以协助了解情况的名义带入清华派出所,14处侦查员出示拘传单并把孙维带走。汽车驶入北京市公安局,孙维被带入审讯室,并在前台签单完成手续。
@田南帆: 3个小时之内,孙维坦白了投毒事实,但隐瞒了部份细节,关于投毒次数,关于盗窃事件等等。审讯在下午继续进行,对犯罪细节的回忆因隐瞒需要和记忆的偏差,让近两个小时成了垃圾时间,最后,孙维在审讯笔录上签字画押,并继续被拘押。
@田南帆: 此时,局办电话来了,让侦查员去局长办公室。局长把上级的命令,局办的会议决定告知侦查员,必须放人。但也把另一记入会议记录的决议措施吩咐给了侦查员:刑拘,但给予孙维取保候审。
@田南帆: 精疲力竭的孙维被从浅寐中弄醒,并在刑事拘留单上签字画押,被带出审讯室,带入接待室和等候着的已办好取保手续的父、兄见面,并立即离开北京市公安局,回家。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假冒伪劣, 杂项 | Comments Off on [2013-05-15] 新浪微博的爆料

[2006-01-16] 『天涯杂谈』我和孙维二三事,我心中的孙维–孙维前男友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6, 2006

http://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67620&flag=1

作者:孙维前男友 提交日期:2006-1-16 20:01:00

我是孙维的前男友,来自你们所熟知的物化92,至于我的真实性,大家也不必去猜疑了,薛钢和陈忠周知道我要来这里,当然,不管他是什么态度,我决定把我心中的孙维告诉你们。

其实那么多年,朱令或多或少是压抑在我心头的大石头,到了今天终于可以放下来了,因为今天闹成这样,唯一的受害者就是朱令,还有孙维目前的老公(抱歉我必须要这么说,因为你早晚一定会知道你身边有条世界上最毒的蛇)

孙维和我的恋爱,过程很短暂,但是我们分手后,孙维对我本人的是非议论却是从未断过,她骨子里是个占有欲支配欲很强的人,对于她所无法达到或者获取的东 西,她往往会采取极端的毁灭手段,事实上大学期间我基本都不太相信或者愿意去想她就是朱令案的投毒元凶,至于她被14处审8小时这件事情,班上基本都没人 知道,除了几位有限的学生干部和我,她审讯归来之后铁青着脸和我一块去食堂吃饭,其中仅仅说过一句话‘我可算是被朱令给毁了,得’,我当时知道她心中的压 力巨大所以没有多说只是把她送回了宿舍楼。
我们物化92很特殊,有人说我们的集体荣誉感高于一切,实际上,我们各自为政的时候也颇多,简而言 之就是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是一股绳,不需要的时候我们都是沉默的陌生人,这样的班级可想而知,毕业之后联系的也就是那么同寝室的几个人,还有几个以班干部身 份联络众人的稍微活跃一些。
孙维今天混到nokia中国区的某经理位置,我相信有其必然性的,她的个性不甘人下,她当然非常骄傲,不单是她的家庭有过很出色的人物,也因为她一直认为她仅仅是时运不济而已,很多时候她都在逃避现实,当初我也说过很多违心的赞扬她的话,我想她从来不会认为是谎言。
关于她的为人,我必需要说的一句话就是:不得之必毁之!
这是我从和她分手之后得出的结论,由于一些原因,毕业之后我们分手了,她至今无法接受我选择了更活泼开朗的如今的老婆,在此后的几年,只要有我出现的北 京同学聚会她必然缺席,同学和我聊天,往往都可以听到来自孙维的不利于我的不痛不痒的人品传言,当然,我也是一笑置之,我太了解她了。
其实,时至今日,关于令人痛心的朱令案,我想网友们都有自己的判断,我不想影响你们的看法,我只想说的是,19岁的我不会具备今日你们如此缜密的思维,如此错综复杂的案情,就算是凶手本人也未预见到的,今天回过头凶手一定会庆幸。
就这样吧,我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原因很简单,我现在国外,所以我可以放心大胆地说。有什么事我会关注的

Posted in 假冒伪劣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6] 『天涯杂谈』我和孙维二三事,我心中的孙维–孙维前男友

[2006-01-16] 王琪声明『天涯杂谈』对朱令风波我不知情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6, 2006

这篇文章是假的。作者试图冒充物化2班王琪,但是有两个严重的漏洞和一个致命的错误。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5981875&Key=785317560&strItem=free&idArticle=467254&flag=1
『天涯杂谈』对朱令风波我不知情

作者:王琪声明 提交日期:2006-1-16 14:00:00
大家好,
这几天看到大家谈论我的老同学朱令的病情,我感到有必要出来说几句话.

首先要澄清的是,我们宿舍四位女生,包括朱令,大家关系都不错,
决不象网络描述的那样,出来前不久,我们还出去一起吃过烤鸭,
朱令还说要介绍我们进民乐队.感觉大家都是很单纯的女孩子.

其次,关于那个咖啡杯以及丢失东西的事情,因为那时公安天天我们谈话,把我们的生活都打乱了,我对当时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印象,如果大家有疑义,可以去问公安十四处.

朱令出事后,我们三个还商量要买些水果去看她,之所以后来未去,
是因为听说朱妈妈怀疑我们几个,所以三个一合计,还是不去打扰的比较妥当.

朱令是我们的朝夕相处的同学,大家关系情同手足,我想还不至于我们中有人想到要毒死她. 我们至今还怀疑她是不是真正的铊中毒,也许是一种人类尚未知晓的怪病.就象爱滋病,非典一样,一开始人们并不知道这样一种病,后来得的多了才发现是一种新病.

朱令风波,对我们物化同学来说,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我所了解的情况就这么多,大家也不必回贴,我不想自己的生活被打乱.

作者:王琪声明 回复日期:2006-1-16 19:08:14

本来不打算来了,但看了各位的留言,竟然对我的贴文的真实情表示疑问,忍不住再说几句.

也难怪,网上流言甚多,有友善的,也有不明真相的无知群众.

首先回答有关我的博士毕业论文课题:我的课题是利用二维相关红外光谱方法首次研究了1,2-二(2’,5’-二甲基-3’-噻吩)-全氟环戊烯(简称BMTPF)在紫外光照引发下发生光化学闭环反应的历程.
我的同事分别有:孙素琴,郭浩波,周群,胡鑫尧等

其次,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我们三位女生从来没有去看过朱令,
而不是网上所说的经常去.原因也说过了,传言朱母怀怀疑我们三个.
没去看望她是事实,但并非我们的初衷,我们班其他同学也很少有去的,当时大学都忙于学习,也不知道她的病情是否是烈性传染(当时有传闻可能是传染病).十年了,想起来我们觉得有点对不住朱朱.但现在班上同学准备组织起来给她力所能及的帮助.

第三,有关投毒的事,我不相信我们宿舍会有人投毒,因为那段时间,
大家的关系都不错,网上各种传言说我的另一女生跟朱朱的关系不好完全是谣传.事实上,出事前,我们一起吃过烤鸭,还谈过一起参加民乐团的事情,第一次出事后,朱朱回来,我们还给她打开水等等.
我相信我们三个是无辜的.清者自清,历史会证明这一切.

第四,关于朱朱的东西遗失的问题,大家也很奇怪,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十四处的公安同志拿走了作物证? 这种可能情是存在的.

物化2班是一个先进班级,学校对我们都给予肯定,现在同学保持沉默,并不是对某个人有怀疑,而是因为公安都没有结论,叫我们胡乱猜测吗? 朱朱是我们的同学,而你们心中的所谓疑犯也是我们的姐妹.

以上零零碎碎说了这么多,不知有没有回答大家的问题?
因为现在很忙,不可能天天来这里回答各位的问题,有什么问题,
你们可以跟公安十四处寻问,相信我们的话,也可以跟琳琳联系.

王琪

Posted in 假冒伪劣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6] 王琪声明『天涯杂谈』对朱令风波我不知情

[2006-01-??] 冒充薛钢者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5, 2006

原贴最早好像是新浪的, 冒充薛钢。

“我是物化2班的团支书,我真的不忍心看到有关朱朱的所有东西,这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自责于内疚之中,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其实这件事要真的查出真相一点都不难,国务院督办!我能说的就是当年朱朱第二次中毒孙维被传的时候,院领导和系部召开了一次很秘密的会议,我是唯一一个参加会议的在校学生,也许他们知道通 知我开会是个很大的错误,当中讲了一会儿的时候系主任叫我回去了,但我在我所在场的18分钟内,我已经知道内容大概了,我的任务是事件保密和按护全班同 学,不准单独核查和不准猜测议论,在会议中提到是孙主席指示的,而且有关方面在为维维准备出国手续,后来我知道是孙浮林。

到这里大家心理也很清楚,这件事如果中央不出面的话,在中国目前这个体制里,朱朱事件只有沉冤!!!光凭一个贝志诚是不够的。

这些年我没有站出来,我有我的苦衷,包括我们2班所有同学。我们经常会收到拿我们自己性命和家人性命以及工作等等相关的威胁!株连九族大家或许只在电视上见过,可这些随时可以发生在我们2班同学身上。

我希望中央能真的重视这个案件,还朱朱一个公道。就是高院和高检都没办法的,只有中央!!!”

Posted in 假冒伪劣 | Comments Off on [2006-01-??] 冒充薛钢者

[2006-01-14] 『天涯杂谈』请大家放过薛刚,谢谢!– 李含琳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14, 2006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64803.shtml

作者:李含琳 提交日期:2006-1-14 16:59:00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一定都是有原因的;但是有一点,他不是坏人,我也不是,我们都没有坏心,请大家放过他,放过我们一家。
11年过去了,该消失的早已消失,网络上再声势浩大,也不过是虚拟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紧紧咬住不放呢?如果真的有人下毒,这些年来她必定也不好过,为什么一定要掀什么来呢?
我不知道继续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普通的人。请大家放过我们吧,谢谢!

作者:李含琳 回复日期:2006-1-14 17:19:02 

大家不用看我的注册信息了,我是为这件事新注册的。我没有用其他的马甲为谁说过什么。当年的点点滴滴网上都翻的差不多了,你们能问出来的,宿舍、同学、老师还有其他什么,谁认真地看几天相关贴子都能回答出来;你们不知道,就永远不知道吧。
我并不想证明什么,我想说,放过我,放过我们,我们是无辜的。

Posted in 假冒伪劣 | Comments Off on [2006-01-14] 『天涯杂谈』请大家放过薛刚,谢谢!– 李含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