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05-29]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29, 2013

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3-05/29/content_1866511.htm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

事起两年前天涯数千万明文密码大泄露,ID印证此前匿名黑客提供的邮件真实性
日期:[2013年5月29日] 版次:[AA21] 版名:[网眼] 稿源:[南方都市报]

多年来,天涯社区有关孙维的讨论此起彼伏,越发像个迷局。

昨日,南都报道了天涯ID“孙维声明”疑因2011年12月互联网密码大泄露而被盗用,当时天涯数千万用户的明文密码与注册邮箱被发在网上(详见南都昨日A 32版)。南都记者在当初泄露的数据中进一步检索发现,10多名2006年参与天涯朱令案讨论的清华物化2班同学的天涯ID信息,均在泄露之列。

至少12名同学参与七年前讨论

根据物化2班同学2006年在天涯朱令案讨论中的相互印证,共有31人的物化2班,至少有包括孙维在内的12人参与了这次大讨论。在2011年12月泄露的天涯社区密码库中,这12名同学的天涯ID、明文密码和注册邮箱都可查到,部分当事人对南都记者确认了所泄露密码、邮箱的真实性。

这些注册邮箱,又部分印证了一名匿名黑客此前提供给南都记者的孙维与同学的邮件通信记录。

这位自称为“追铊”的黑客2013年4月提供给南都记者数十封邮件。他称,曾在2006年入侵孙维等人的邮箱,获取大量邮件。这数十封邮件的内容包括孙维发表天涯声明前与同学金亚、高菲、王琪、李含琳商讨修改声明内容、孙维发给她们的网络回帖指南、对朱令家的评价、对网络骚扰的批评以及其他同学因此事而起的怀疑和争执等内容。邮件中,高菲与李含琳的邮件地址与天涯社区注册邮件地址相同。

邮件中已有两位发件人对南都记者确认所涉及邮件的真实性。

这名黑客对南都记者称,从2005年就开始关注朱令被投毒案,此次接受采访只是为了吸引舆论对朱令案的关注,“我希望推动案件调查重启,只要努力了,就会有希望。我一直在做我能做的。”他承认这些邮件中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指证孙维,“但可以供更专业的人士进行分析。”根据邮件的内容,孙维和同学从2006年1月29日开始察觉邮箱被黑,到2月初相继更换为谷歌邮箱后,邮件内容中断。

根据邮件内容,孙维在2005年12月18日开始计划到天涯发帖,她告诉4位要好的女同学,“我这些天很不好。我很难再保持沉默,我在考虑澄清。我现在把我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来起草这个澄清了。在发布前,我想发给你们看看,你们到时有时间看吗?”

困扰孙维的原因,是网友“skyoneline”2005年11月30日发表在天涯的帖子《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帖子称,孙维是同班同学朱令铊中毒案最大嫌疑人,曾经被警方调查,“可是因为一些干扰,真相从未被晓之天下,嫌犯依旧消遥法外。”孙维的求助得到那4位女同学的悉数支持,在一起修改好澄清声明后,孙维决定“上刑场”:“不管怎样,我们等着看…希望不会给你们带来太多麻烦。”

2005年12月30日晚,孙维用账号“孙维声明”在天涯发表声明《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由此引发2006年最瞩目的一场网络风暴。与此同时,“追铊”提供的邮件内容显示,2006年,物化2班同学童宇峰还曾发起过一次公开信联名,“请求公安机关重新侦查该案。”

同学间的私下“交锋”

这封《清华大学化学系物化2班同学关于请求公安机关侦破朱令铊中毒案件的公开信》写道,朱令被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化验确诊为两次大剂量铊盐中毒。多年来,公安机关从未公布这起投毒案件的明确结论,“物化2班同学请求北京市公安局启动停滞多年的侦查程序,找出真正凶手。”

童宇峰告诉南都记者,“我(2006年)1月3日的时候,提出一起写一份联名信,让北京市公安局重查此案并公布当年的卷宗,并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找到真凶,同时为物化2班除去一块心病。”童宇峰说,由于国内同学有顾虑,所以联名以海外的同学为主,计划公开信在当年全国两会前完成再交有关部门。

但该公开信计划最后草草了事,童宇峰归咎于同学金亚、薛刚等人。

他告诉南都记者,“2月23日的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高菲在校园网上突然提出:1、我觉得不应该分国内、海外同学。希望公安重查此案,是国内外同学也包括孙维的共同意愿。应该让尽可能多的同学签名。2、既然是以物化2班的名义发公开信,应该大家一起讨论、最后确定内容,以确保内容的严谨性。然后,原先没有参与讨论的金亚、薛刚、潘峰等人,均在校友网上提出需要修改各种细节。”

根据当时的邮件通信记录,薛刚对童宇峰说,“我也看到了高菲的帖子,我基本同意,没必要分在国内和在国外的同学。我觉得不会弱化这个声明。”邮件中童宇峰也曾就回帖指南向薛刚等人求证真伪,薛刚没有回应,只是辩称“只有心理黑暗的人才会编出那样的文件”。在这份回帖指南中,孙维详细指导几名同学如何从人品、社团状况、学校管理等方面,跟帖支持她将要在天涯社区发布的声明,并提出了“最好不要用自己家的电脑、IP”、“不要给朱家提供额外的信息”以及拒绝记者采访要求等注意事项。

孙维也很警惕童宇峰对案件讨论的热衷,她在2006年1月23日的邮件中告诉同学王琪:“以后不要给他任何回复,不要回邮件,不要打电话,不要泄露任何信息。我确信,他在为朱令家搜集信息。”这天童宇峰给金亚发邮件说,“王琪看了《新民周刊》的报道后给我写信说,朱令父亲说的面包一事不对,说电话是朱家打给你们宿舍的,但是她说她没接到。那么这个电话是不是你接的?”邮件被金亚转发到了孙维等人的邮件组里。

童宇峰告诉南都记者,金亚、潘峰、薛刚等人先后提出各种公开信版本,直到全国人大会议已经召开,最后他只能将公开信交给朱令父母。“我和张利在2006年5月中旬一共收集到海外同学7份签名,国内同学6份签名。高菲、金亚、薛刚等人在拖延公开信之后销声匿迹,没有参与签名。”

“就差一点,突然泄了劲”

张利曾是物化2班班长,参与了公开信的撰写,他向南都记者确认了联名一事,“当时感觉就差那么一点就能终于推动了,然后突然就泄了劲。”

2006年,张利用网名“百合之春”参与了在天涯上关于朱令案的讨论,这场迄今为止最热烈的朱令案讨论终结在2006年1月19日。在天涯管理员发布了《暂停“朱令铊中毒事件”讨论的通知》后,相关讨论开始受限。当时天涯的两名负责人对南都记者回忆,暂停讨论是因为接到了有关方面的通知。

张利2004年在小区遛弯时,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朱令,这是毕业后他们首度重逢。此后,每年他都会去朱令家坐坐。2005年朱令中毒十年时,张利写下《十年一梦间》:“我曾以为这样的故事应当只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但是它却真切地发生在身边,如此真实,纤毫毕现,让人心痛,让人期望它永远只是一个梦。”

南都记者 张书舟 实习生 唐骏垚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