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May 29th, 2013

[2013-05-29] 当事人爆料:孙维天涯ID并非被盗,而是合法获取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29, 2013

一地鸡毛

http://zhenhua.163.com/13/0528/11/8VV7CC96000464CM.html
20130528113218327a1
有位来自广州的爆料者称,“我不是黑客,也不是孙维,但天涯承认我是孙维天涯ID的拥有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本文作者独家对话这位爆料者,为您揭开孙维天涯ID“孙维声明”背后的故事。

(本文初稿完成于4月26日,题图为“孙维声明”在天涯相册里发布的一张照片,孙维起初认为里面有窃听器,后来证实,她把一对音乐杯误当成了窃听器。)
4月18日,“孙维声明”这个ID在天涯上发布了一个帖子,题为《这么多年,和很多人一样,等待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激起了众多网友关注清华朱令案的热情。目前这个帖子点击量超过851万次,回复量超过37万次(5月27日数据),天涯还一度在热门话题头条推荐了这个澄清声明。
随后,各大微博、论坛、报纸、门户纷纷跟进报道。很多媒体称之为“清华朱令案嫌疑人孙维时隔7年再发声明澄清嫌疑”,甚至有不少好事者开始据此分析孙维发帖的心理动机。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ID已经不是孙维本人在使用了?
神秘的陌生短信
4月23日上午9点50分,我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归属地显示是广州,短信内容让我一惊:“先生,您好。想问一下您想不想使用天涯ID:孙维声明。”
瞅见“孙维声明”四个字时,我猛然回想到,上周五曾给天涯社区的这个ID发过一条站内消息,大意是想请她来网易也贴一下声明,有助于读者了解真相。没想到,还真的得到了回应,而且还是手机短信。
按捺住心中的骚动和疑虑后,我立即回了他短信:“当然想啊,您是?”
他回复:“路过的,无意得到。”
我看得一头雾水,但还是假装若无其事:“我之前给这个ID发过消息,也给她的邮箱发过邮件。如果您获得了孙维一方的授权,我很乐意支持。如果您是黑客,那就不妙了啊……”
“你发的我都收到了,QQ聊吧。”他发给我了一个QQ号码,并提供了加好友时验证问题的答案。我按照他的提示答案,经过几次尝试后,成功添加了这个QQ号为好友。
“您好,终于加上了。”我先向他打了个招呼。
过路者:“太多人加了,不知道哪个是你……为什么说我是黑客就危险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把这个QQ号在天涯的回帖里公布了,所以才有很多人加他。
下面是他的QQ资料:
201305281118122bcf3
女,40岁,美国,这似乎符合孙维的身份信息,但后来的聊天接触证明,这不是孙维本人。
更让我讶异的是,不仅这个QQ号不是孙维本人所有,连天涯社区上的ID “孙维声明”也已经不在孙维手里了。
爆料者:我不是黑客,但天涯承认我是ID的拥有者
我:“开门见山啊,我的头一个问题是,您是孙维本人吗?还是黑客啊,我看了这个ID发的帖子,好混乱啊……”
过路者:“老实说,邮箱和ID都是我……我可以用邮箱和天涯ID回你。”
我:“那就是说,你是黑客大哥啊。”
过路者:“不是黑客,无意中得的。”
我继续问:“那您和孙维一方有联系吗?天涯官方也推荐了这个ID,看来它至少之前是孙维掌握的。”
“是”,他解释说,“我觉得她不是投毒者,所以我帮她辩护了。”
插一句,2006年2月7日, 《青年周末》记者陈万颖对孙维的父亲孙大武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孙父证实了当时天涯网上的两篇 “孙维声明”(发帖时间分别是2005-12-30和2006-01-13)确为孙维所写。所以,“过路者”回答了“是”,看来他对朱令案也很了解。
我满腹狐疑:“那再郑重问一下,这次声明就是你发的咯,有孙维一方的授权吗?”
过路者:“没有……哈哈,违法吗?收了几千条站内信息……”
我:“好吧,您这样做,不知道孙维怎么想啊?”
过路者:“现在天涯也承认我是ID的拥有者了,我不是黑客偷的,是向天涯申请的,反正是合法渠道得到。”
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难不成天涯自己造假?不至于呀,好奇心驱使我必须继续向他追问。
我提出,希望他能证明他的确拥有“孙维声明”这个ID和绑定这个ID的邮箱。
我让他通过天涯站内消息和邮箱分别回复我一句话:“我认为孙维是无辜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是投毒者。”
不一会儿,果然收到了他的消息和邮件。看图:
2013052811235355b84
(天涯站内消息截图)
201305281125066c8ab
(邮件截图)
上述信息足以证明“孙维声明”这个ID和它绑定的邮箱确实在这个“过路者”手里。
问题是:他是如何“合法”获得了“孙维声明”这个著名ID呢?他又为何要这样做?如果天涯社区真的帮助他假冒孙维发布声明,那岂不是要名誉尽毁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啊,首先,你是什么时候注册这个ID的呢?”
过路者:“不是注册,是取回。”
我:“为什么啊?”
过路者:“sunweihere@126.com这个邮箱被清空了,我注册回来的。”
我:“你是怎么获得126邮箱的账号呢?难道这个邮箱之前没被注册?或者说被网易清空删除了?”
过路者:“之前应该被注册过,应该是孙维本人注册,7年没用啊,然后被系统清空了。2006年2月,应该是孙维最后一次登录。”
这里解释一下,网易邮箱的官方帮助里有个回收规则,假如用户注册了一个邮箱,但很长时间没有使用,就会被冻结,冻结一段时间后,仍然没有使用,这个账号就有可能被删除清空。国内很多网络账号都有这样的回收机制,比如QQ的回收规则里就有一条,如果3个月未登录,号码就有可能被回收,目前暂不存在永久不回收、不删除的QQ号码。
据我了解,这种机制是为了识别并清除那些一次性使用的机器账号,普通用户基本上不会受到影响。但很显然,这次是一个例外。
“孙维声明”这个天涯ID在2005年第一次被孙维注册时,绑定了sunweihere@126.com这个邮箱,但由于其后长达7年时间孙维都没有登录过该邮箱,就命中了邮箱账号回收规则,所以被系统冻结并清空了,其他人就可以重新注册该邮箱。
“过路者” 就这样在4月17日注册了孙维7年前使用过但已经被清空回收的邮箱账号,然后他通过绑定邮箱取回密码的功能,重置了“孙维声明”这个天涯ID的密码。
第二天,他在天涯社区用这个ID发表了那个惊动舆论的帖子。
爆料者:其实我发自内心,觉得她不是凶手
我:“你好聪明啊,你什么专业啊?”
过路者:“市场营销。”
我:“比学新闻的还有敏感度……你在广州?”
过路者:“是,有很多网友请我吃饭。我没敢去……其实有点后怕。不过我是为她分析啊,我想引起网民关注,找出事实的真相。主要是拿到孙维声明这个ID,我几天没睡好。”
我:“你发了这个帖子之后,有没有想过影响这么大啊……流量好几百万,还不包括其它媒体的二次传播。”
过路者:“其实我发自内心,觉得她不是凶手——虽然她没站出来说话——特别是看了这个对话之后。”说完,他发给我了一张天涯站内消息截图:
20130528112659422fe
(这是孙维2006年1月和天涯ID “感而后动”的站内消息对话截图,感而后动貌似是一位医生。)
我:“你在18日的帖子里写了一句‘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笑骂由人。’这是句古诗词吗?还是你的原创?”
过路者:“前面是古诗词,陆游的《桃源忆故人》,后面是张国荣的一句歌词。”
我:“你还是很有文采啊,我说呢,孙维不至于写出这种这个不明不白的声明,不像她的文笔。”
过路者:“我研究了很多资料了,才装孙维本人的。我一开始是觉得孙维是凶手,然后我想找孙维的证据,觉得邮箱、天涯里面会有信息。不过当我得到这些信息,就觉得不是了。”
说到这里,“过路者”索性把孙维声明的密码告诉了我,我用这个账号和密码顺利登陆了天涯社区和邮箱。
“孙维声明”收到的消息确实很多,各种消息加起来有9000多条(5月27日数据),在“过路者”的提示下,我发现《鲁豫有约》 的工作人员确实通过天涯联系过孙维去录节目。
除了《鲁豫有约》,还有很多媒体通过站内消息联系孙维,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里面更多的是天涯网友的评论和消息,其中有表示支持的,但也不乏大量的谩骂,比如“恶毒的女人”、“残害朱令的凶手”、“铊女”、“投毒者不得好死”等字眼经常在消息列表里出现。
还有一位网友发消息问道:“你有没有打算起诉他们侵犯你的名誉权呢?”
多方联系孙维及其家人,均没有联系到
根据手头上掌握的材料,孙维本人已经不再拥有“孙维声明”这个ID的事实是确凿的。4月18日“孙维声明”发的帖子也是出自这位“过路者”之手。“过路者”说,他1988年出生,在广州做销售工作,平时喜欢玩网络游戏。
不过为了平衡起见,我还是多方打听了孙维及其家人的联系方式,至今未果。
网友早年公布的孙维一方的手机、固话均无法拨通,她的雅虎邮箱也已经注销了。另据曾经采访过孙维父亲的《青年周末》前记者陈万颖透露,她当年是径直去木樨地地铁附近的孙家住址才采访到的,但孙维早已搬家了。
就先写到这里了,最后引用网友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沉默者的声音,请大家也注意倾听。沉默者往往是绝大多数。
(版权声明:本文系网易独家供稿,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Posted in 原始文档, 孙维 | Comments Off on [2013-05-29] 当事人爆料:孙维天涯ID并非被盗,而是合法获取

[2013-05-29]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29, 2013

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3-05/29/content_1866511.htm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

事起两年前天涯数千万明文密码大泄露,ID印证此前匿名黑客提供的邮件真实性
日期:[2013年5月29日] 版次:[AA21] 版名:[网眼] 稿源:[南方都市报]

多年来,天涯社区有关孙维的讨论此起彼伏,越发像个迷局。

昨日,南都报道了天涯ID“孙维声明”疑因2011年12月互联网密码大泄露而被盗用,当时天涯数千万用户的明文密码与注册邮箱被发在网上(详见南都昨日A 32版)。南都记者在当初泄露的数据中进一步检索发现,10多名2006年参与天涯朱令案讨论的清华物化2班同学的天涯ID信息,均在泄露之列。

至少12名同学参与七年前讨论

根据物化2班同学2006年在天涯朱令案讨论中的相互印证,共有31人的物化2班,至少有包括孙维在内的12人参与了这次大讨论。在2011年12月泄露的天涯社区密码库中,这12名同学的天涯ID、明文密码和注册邮箱都可查到,部分当事人对南都记者确认了所泄露密码、邮箱的真实性。

这些注册邮箱,又部分印证了一名匿名黑客此前提供给南都记者的孙维与同学的邮件通信记录。

这位自称为“追铊”的黑客2013年4月提供给南都记者数十封邮件。他称,曾在2006年入侵孙维等人的邮箱,获取大量邮件。这数十封邮件的内容包括孙维发表天涯声明前与同学金亚、高菲、王琪、李含琳商讨修改声明内容、孙维发给她们的网络回帖指南、对朱令家的评价、对网络骚扰的批评以及其他同学因此事而起的怀疑和争执等内容。邮件中,高菲与李含琳的邮件地址与天涯社区注册邮件地址相同。

邮件中已有两位发件人对南都记者确认所涉及邮件的真实性。

这名黑客对南都记者称,从2005年就开始关注朱令被投毒案,此次接受采访只是为了吸引舆论对朱令案的关注,“我希望推动案件调查重启,只要努力了,就会有希望。我一直在做我能做的。”他承认这些邮件中并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指证孙维,“但可以供更专业的人士进行分析。”根据邮件的内容,孙维和同学从2006年1月29日开始察觉邮箱被黑,到2月初相继更换为谷歌邮箱后,邮件内容中断。

根据邮件内容,孙维在2005年12月18日开始计划到天涯发帖,她告诉4位要好的女同学,“我这些天很不好。我很难再保持沉默,我在考虑澄清。我现在把我所有的闲暇时间都用来起草这个澄清了。在发布前,我想发给你们看看,你们到时有时间看吗?”

困扰孙维的原因,是网友“skyoneline”2005年11月30日发表在天涯的帖子《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帖子称,孙维是同班同学朱令铊中毒案最大嫌疑人,曾经被警方调查,“可是因为一些干扰,真相从未被晓之天下,嫌犯依旧消遥法外。”孙维的求助得到那4位女同学的悉数支持,在一起修改好澄清声明后,孙维决定“上刑场”:“不管怎样,我们等着看…希望不会给你们带来太多麻烦。”

2005年12月30日晚,孙维用账号“孙维声明”在天涯发表声明《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由此引发2006年最瞩目的一场网络风暴。与此同时,“追铊”提供的邮件内容显示,2006年,物化2班同学童宇峰还曾发起过一次公开信联名,“请求公安机关重新侦查该案。”

同学间的私下“交锋”

这封《清华大学化学系物化2班同学关于请求公安机关侦破朱令铊中毒案件的公开信》写道,朱令被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化验确诊为两次大剂量铊盐中毒。多年来,公安机关从未公布这起投毒案件的明确结论,“物化2班同学请求北京市公安局启动停滞多年的侦查程序,找出真正凶手。”

童宇峰告诉南都记者,“我(2006年)1月3日的时候,提出一起写一份联名信,让北京市公安局重查此案并公布当年的卷宗,并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找到真凶,同时为物化2班除去一块心病。”童宇峰说,由于国内同学有顾虑,所以联名以海外的同学为主,计划公开信在当年全国两会前完成再交有关部门。

但该公开信计划最后草草了事,童宇峰归咎于同学金亚、薛刚等人。

他告诉南都记者,“2月23日的时候,一直没有发言的高菲在校园网上突然提出:1、我觉得不应该分国内、海外同学。希望公安重查此案,是国内外同学也包括孙维的共同意愿。应该让尽可能多的同学签名。2、既然是以物化2班的名义发公开信,应该大家一起讨论、最后确定内容,以确保内容的严谨性。然后,原先没有参与讨论的金亚、薛刚、潘峰等人,均在校友网上提出需要修改各种细节。”

根据当时的邮件通信记录,薛刚对童宇峰说,“我也看到了高菲的帖子,我基本同意,没必要分在国内和在国外的同学。我觉得不会弱化这个声明。”邮件中童宇峰也曾就回帖指南向薛刚等人求证真伪,薛刚没有回应,只是辩称“只有心理黑暗的人才会编出那样的文件”。在这份回帖指南中,孙维详细指导几名同学如何从人品、社团状况、学校管理等方面,跟帖支持她将要在天涯社区发布的声明,并提出了“最好不要用自己家的电脑、IP”、“不要给朱家提供额外的信息”以及拒绝记者采访要求等注意事项。

孙维也很警惕童宇峰对案件讨论的热衷,她在2006年1月23日的邮件中告诉同学王琪:“以后不要给他任何回复,不要回邮件,不要打电话,不要泄露任何信息。我确信,他在为朱令家搜集信息。”这天童宇峰给金亚发邮件说,“王琪看了《新民周刊》的报道后给我写信说,朱令父亲说的面包一事不对,说电话是朱家打给你们宿舍的,但是她说她没接到。那么这个电话是不是你接的?”邮件被金亚转发到了孙维等人的邮件组里。

童宇峰告诉南都记者,金亚、潘峰、薛刚等人先后提出各种公开信版本,直到全国人大会议已经召开,最后他只能将公开信交给朱令父母。“我和张利在2006年5月中旬一共收集到海外同学7份签名,国内同学6份签名。高菲、金亚、薛刚等人在拖延公开信之后销声匿迹,没有参与签名。”

“就差一点,突然泄了劲”

张利曾是物化2班班长,参与了公开信的撰写,他向南都记者确认了联名一事,“当时感觉就差那么一点就能终于推动了,然后突然就泄了劲。”

2006年,张利用网名“百合之春”参与了在天涯上关于朱令案的讨论,这场迄今为止最热烈的朱令案讨论终结在2006年1月19日。在天涯管理员发布了《暂停“朱令铊中毒事件”讨论的通知》后,相关讨论开始受限。当时天涯的两名负责人对南都记者回忆,暂停讨论是因为接到了有关方面的通知。

张利2004年在小区遛弯时,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朱令,这是毕业后他们首度重逢。此后,每年他都会去朱令家坐坐。2005年朱令中毒十年时,张利写下《十年一梦间》:“我曾以为这样的故事应当只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但是它却真切地发生在身边,如此真实,纤毫毕现,让人心痛,让人期望它永远只是一个梦。”

南都记者 张书舟 实习生 唐骏垚

Posted in 物化2班, 确认的物化2同学, 媒体报道 | Comments Off on [2013-05-29] 孙维多名同学天涯账号密码外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