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05-13] 方舟子学长在朱令案或有个人考虑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13, 2013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6970233.html

方舟子学长在朱令案或有个人考虑 2013-05-13 05:55:11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310 次 | 评论 17 条
本人很早就认识方学长,他是我同校不同系的学长,本名方世民网名方舟子,不论网上怎样直呼其名或是起外号变成肘子轴子什么的,这里我还是要讳其名尊称一下他是学长的,他曾经的打假给我们很大的鼓舞,也促进了中国的学术界,只不过近年来方学长的作风有所变化,为个人考虑的情况越来越多,就如对于家人问题的标准就不同遭到很多质疑,这些问题都可以理解,本人一直是很支持学长的,古人云四十不惑,同时也说戒之在得,如果方学长能够在个人得失上考虑的少一些,未来的威望和前景应当更高。
本人与方学长很早就认识,当年在校却并不熟悉,而是在后来的工作当中进一步了解的。方学长在当年南方系对本人恶意质疑的时候,还出面力挺过本人,因此本人是一直感恩图报的,对于方学长在这里就以学长尊称,不指名道姓以示尊敬,对于朱令案方学长多次公开寻求切磋,我们也如当年之典故退避三舍,但三舍过后,一些事情还是可以与学长探讨一下的。
对于朱令的案件,方学长很早就在新语丝上发布过相关的帖子,后来方学长说贝志诚的人品有问题,再后来不断的质疑贝志诚的问题,本人与贝志诚没有多少联系,联系的时间还没有与方学长的时间多,对于贝志诚的人品问题,更多的是在朱令救治的功劳表白层面,这个层面方学长与贝志诚的辩论我不参与,因为这与破案的关系不大,不是我当律师委托的范围,在这里即使是夸大了救治的功劳,也应当感谢贝志诚在救助朱令方面所做的工作,而后来的一些事情,方学长越来越表现出高智商了,我们就要分析解读和探讨学习一下,好让智商与方学长差距太大的人能够理解、了解和思考,看清其中的问题。
方学长对于眼镜盒下毒很有不同看法,他说:“铊中毒会导致视力下降乃至失明,这是因为经口服、呼吸、皮肤接触铊之后,铊损伤了视神经引起的,而不是因为眼睛接触到铊。如果隐形眼镜上有硝酸铊,硝酸铊对眼睛会有刺激,隐形眼镜哪还能戴?如果眼里的硝酸铊不洗掉,眼睛会红肿、疼痛,眼科医生很容易判断是某种药品刺激的。如果是长期微量地吸收铊导致的慢性中毒,那也不应该只是视神经受损。”这里我们要注意到的就是方学长没有了以往的严谨作风,没有进行分析说明数据佐证了,是什么让方学长这样武断了呢?这个武断的结论正确吗?对此我们要知道近来还有一个热点事件就是中国出售的隐形眼镜液是含有防腐剂的,防腐剂对于眼镜一样有刺激毒害作用,而且防腐剂的浓度要达到能够杀菌防腐才有功效,但你的眼睛有感觉吗?铊的毒性要比防腐剂大多了,铊的溶液可以比防腐剂低得多的,这样的低浓度一样可以有毒害的效果而没有刺激,在局部使用的时候铊毒在局部没有扩散,一样可以损害局部神经而没有全身的症状,这里朱令在出现全身中毒症状前,出现过两次的失明的事实是朱令妈妈不会骗人的!这个事实大家都可以问朱令妈妈,这样的失明医生一样没有诊断出问题,而铊的性状就是无色无味没有直接的刺激感觉,作为脱毛剂涂在皮肤上可以脱毛却不会有皮肤的刺激反应,不会有红肿和疼感,而对莫名其妙的失明,医生真的如方学长所言的“很容易判断是某种药品刺激”吗?再进一步讲,戴过隐形眼镜的人都知道,隐形眼镜本身就带有不适、会引发炎症和刺激、红肿等,这让医生很难判断的!虽然这些分析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对于学生物化学的博士也应当是基础常识吧?方学长搞中医药品有毒时的数据和严谨劲儿哪里去了?因此方学长在这个问题上真的一失其以往应有的智商,因此他很敏感的说别人小瞧了他的智商,对于他的智商没有人敢小瞧,只不过突然的智力行为失常需要分析另外的原因。从方学长大脑短路的质疑眼镜盒的关键之处,就是要抹掉在宿舍中毒的问题,实际上这些资料警方也有,警方早已经锁定了宿舍是投毒地点。就如朱令同学张利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警方没有问清华男生是因为男生进不了女生宿舍。
对于是否能够得到铊,方学长还说:“孙维虽然是班里唯一一个在实验课题中用到硝酸铊的同学,但是实验室对药品的管理并不严格,同一个实验室的人,或在别的实验室过来串门的人,想要的话也都可以偷得到。孙维的几个同学都作证其他人想要偷到铊并不难。”这些主要是孙维哥哥的录像和孙维一起的同样有嫌疑的女同学的说法,实验室的铊试剂就真的那样好偷吗?要知道铊是可以穿透皮肤的,而实验室内放在外面的试剂是液体的稀薄溶液,要达到朱令中毒也是一瓶远远不足的,如果整瓶整瓶的连续的丢失多瓶,会不知道吗?如果是要拿铊盐的固体,就不是随便谁都能够偷的了,外来的人会知道实验室的毒物原料放在哪里吗?因此能够取得铊盐试剂的可能还有别人,但取得能够让朱令中毒所需剂量铊盐的人除了孙维以外目前还没有发现有其他人。而这些说铊盐容易拿到的,基本上是孙维及其相关人等,这是与嫌疑人相关的人证,而公开说拿铊不容易的同学则是独立证人,对此的采信也是有先后顺序的,可惜的是高智商的方学长优先采信嫌疑人为洗脱嫌疑的说法,把不同的说法说成是谣言,这就很奇怪了。这里最多是有多种不同的说法而已,方学长也不要太小看了大家的智商,大家都可以看得出这样做的人屁股坐在哪里。
在方学长的文章里面,还有一个关键就是对于黑客提供的邮件证据的攻击,方学长说:“贝志诚声称是因为黑客打入了孙维的邮箱。但是要打入别人的邮箱并不容易,而且不只一次,而是几次,孙维邮箱成了与黑客共享了?如果真的打入孙维邮箱,为何只拿到了那些群发给同学的邮件,而没有其他邮件?”对于黑客打入邮箱的事情,只要黑客破解了邮箱的密码,每天进入多少次都是很容易的事情,质疑黑客进入了几次,不是很智力失常吗?密码被破译邮箱就是与黑客共享了,这样的情况一般有些IT常识的人都知道,方学长质疑为什么智力失常?方学长看似在合理的质疑后面,但如果是内行人就能够品出不同的味道了!黑客发现的这些邮件是指证罪犯有力的新证据,但在中国这些电子证据要被司法采信必须要配合证人的,他的这个质疑实际上是对愿意做证的黑客进行威胁!他要求什么其他邮件也别有目的,黑客泄露与案件有关的邮件已经是很大风险了,黑客再泄露其他邮件就更涉嫌犯罪了,他与其说是质疑不如说是威胁,在这里我们怎么能够小看了方学长的智商呢?!当黑客本身就涉嫌违法的,中国没有什么污点证人一说的,黑客的这些证据对于铊们是致命的,因此铊们要通过各种手段威胁达到黑客不来作证的目的!可能有人会说这黑客入侵是非法,非法证据无效,这个说法是曲解了中国法律,非法证据无效是指的警察非法取证,黑客取得的邮件证据有效就比如说小偷在偷东西的时候看见一个凶杀案,小偷的证言绝对是有效的目击证据,不会因为他是小偷在非法活动而无效的,对于黑客的情况也是如此,上述例子方学长的质问就相当是想要掩盖凶案的警察质问小偷怎么偷了东西还偷了什么东西,没偷其他东西怎么目击的,等等,其目的是要小偷不开口说目击了凶杀。以方学长的高智商,这一点不但应当看的出来,也策划的出来。
更进一步的是方学长不断的在公开的叫嚷让本人提供给他本人转发的真相调查报告的调查参与人,还问童宇峰是否参与等问题,这里我们要说的就是方学长本来我们是认识的,我的手机和邮箱他也有,有什么问题可以私下问一下,以我们往的交情对他私下说一些也是可以考虑的,但他为什么连电话都不打就高调在他的微博中质问呢?这原因还是要起到威胁相关人的效果!这里本人已经说过,独立调查报告之所以说是独立,就是找的与案件不可能有关系的人做的调查,证人是绝对不能参与的,参与了就不能作证了,因此这样追问潜在证人是否参与,不是不懂法就是挖陷阱!而围绕于此的各种诛心之论都是別有用心。等案件重启公审时,调查人、调查过程和证人都要公诸于世接受被告及辩护人质证。而我们要知道的就是独立调查人也是未来法庭的证人之一,这与原有的证人的关系是独立的,这样的证明效力就达到最高。这些独立调查人在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是私家侦探,朱令案件得不到司法保障的时候,这样的调查就是一种私力救济,就如私家侦探发现的事实是需要他到法庭上作证的。这些独立调查人会有他们的手段来了解真相,不排除采取黑客等做法,在95年朱令案发以后,就有很多的独立调查人出来希望自己能够当侦探侦破此案,他们主动自愿的调查嫌疑人,为破案提供的很多信息是有价值的。因此铊们对这些独立调查人是恨之入骨的。方学长我们不能小看他的智商,对此应当懂得的,铊们需要的就是知道谁在调查铊们,然后威胁调查人不出庭作证,方学长在这里不会智商低到被铊们利用吧?
按照方学长的说法,帮助朱令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凶手,对此他说:“一种可能是王一风与孙维有仇,所以抓住机会落井下石。但是同学们之间即使曾经有过什么仇恨,过了这么多年也早该淡薄了。另一种可能是王一风才是投毒的真凶或真凶的同党,所以必须让孙维当替罪羊。那样的话,这个王一风还会比其他同学表现得对朱令更加关心,对追查凶手更加热心,会给朱令家人及其律师提供很多信息,所以也应该把王一风列为嫌疑对象。”在方学长的眼里热心帮助朱令的人都可能是凶手,但这里也要看一下逻辑的问题,在当初没有发现病因根本没有以中毒立案的时候,为什么要把中毒揭露出来;而找替罪羊则找一个没有势力的多好为什么要找权贵后代?这样找权贵当替罪权贵被冤枉不就要更加加大力度破案了吗?案件已经被压下来还不断呼吁追凶不是给自己找麻烦?这些帮助朱令的人是在让案件更清晰凶手更明晰,凶手要伪装则会把案件的水搅浑,如果不能被发现是谋杀不启动侦破对凶手岂不更好?找个普通人不好干嘛惹权贵被加大力度破案岂不自己找麻烦?这些逻辑方学长的高智商哪里去了?或者他认定北大清华的相关人智商太低想不到这些?而对于凶手的怀疑我们需要的是整个证据链的衔接,尤其是使用间接证据进行推理分析的时候,方学长的分析根本没有解决凶手的动机问题,凶手掩盖罪行的动机不是凶手行凶的动机,这里方学长不会逻辑混乱吧?没有动机更不要说满足投毒的条件和得到足够的铊,说一个人有嫌疑在方学长这样层面的人,应当负责任的把间接证据链完善才好,这样的怀疑一切才是很让人怀疑,到底为什么?
现在我们看到的就是方学长的行为改变了以前方学长的一贯标准,标准的改变意味着立场的改变,本人认为任何做陪审团或法官进行审判的时候都是要有正义的立场,都是要坚持追凶为己任,虽然是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只是讲从无罪为心证起点有疑按无处理,决不是站在为嫌疑人脱罪的立场上心证,中国无罪推定的滥用就是对权贵司法是站在替人脱罪的立场上推定的!对朱令案站在铊脱罪立场上的,已丧失了正义。对此方学长说:“张捷说站在恶性案件的嫌疑人立场上是失德,他是不是想要把刑辩律师全都取消,以后见谁有嫌疑就抓起来直接判了?要像他一样帮助构陷嫌疑人才是大德?”方学长这个表态已经很清楚了,就他那福建语文考分第一的智商,本人奥数加分的水平也能够读的懂,他这样的表态等于已经明确说了他就是嫌疑人的辩护人,本人说的是司法的立场,他回答的是嫌疑人辩护人的立场,他不是站在社会和司法的立场上的,是嫌疑人辩护人的立场上的,方学长为什么不把这个立场明确的亮出来?中国建立辩护制度的时候就对律师刑辩的立场问题有过探讨,对于律师站在犯罪嫌疑人的立场上当时有过极大的争论,在当今社会面对如此残忍的案件,也就是只有嫌疑人的辩护人在嫌疑人的立场上!而且我们立法的当初说辩护人的立场之依据是基于嫌疑人的委托和付费,所以方学长这样的暗示我们可以理解,为了个人考虑做嫌疑人的辩护人不能算作罪恶。但当年给辛普森辩护的律师也受到了社会的谴责,律师为嫌疑人辩护在美国的口碑也不好,难道我们的方学长也要靠此谋生了?在犯罪嫌疑人的辩护人眼里,说嫌疑人有罪的当然是构陷了,站在嫌疑人辩护人的立场上,为嫌疑人说话天经地义,方学长怎么会犯错误呢?!
方学长因为种种考虑站到了嫌疑人的立场上,当然与本人作为受害人代理律师格格不入了,虽然是学长也要成为对手了,但本人还是很尊重学长的哦!对于本人的一些回答,方学长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变成了本人是混入科大的说法,这说明方学长已经有些失去了以往的风采了,开始虚构事实进行人身攻击了,这可不是方学长原来的风格。在辩论当中只有无理的一方才会虚构事实人身攻击的,方学长在网上混了这样久,沙锅煮鸭子肉烂嘴也不能烂啊!尤其是被铊公主赞了很帅,当了公主的鸭子就更不能嘴上烂了。方学长本人前面论述的各种问题,以方学长的高智商,按照我们司法的规定是可以推定为明知和故意的。方学长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对待学长一定是要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没有谱的所谓的得了40万,是没有证据当然不能说了,还有以前所谓的得到了几百万几千万的,也是没有依据的,本人相信方学长的鸿鹄之志也不会把这些钱看在眼里,方学长的人生有更高的追求嘛!方学长需要的不是钱,方学长需要的是更大的平台,如果方学长能够成为两会代表,那是多么荣耀啊!如果能够得到人大政协的副委员长副主席之家的欣赏和支持,对于实现目标当然是如虎添翼了,我们当学弟的对此很理解,方学长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的。
因此对于方学长在朱令案的表现,大家都可以理解,未来即使是孙维当了被告人,她也有权找辩护人,方学长选择当她的辩护人,我们也不能说什么,辩护人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很有道德的,方学长还是我们的学长,但在朱令案上,我们就把他当作孙维的辩护人看就好了,孙维找一个辩护人是她的权利,方学长有自己的个人考虑,当她的辩护人也是方学长的私权,我们应当尊重,只不过这一点给大家说清楚,让大家看清楚就可以了。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