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05-11] 清华是否应设“朱令奖学金” – 刘有青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11, 2013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452-51606.shtml

刘有青简介:
刘有青(Linda Liu)女士, 伦敦都市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翻译学硕士课程讲师。伦敦华贸慧通文化传播公司执行董事。英国内政部注册翻译。 曾为大型高端会议包括英中论坛、中欧峰会、博鳌资本峰会、歌本哈根全球气候变化峰会和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同声传译。

清华是否应设“朱令奖学金”

2013-05-11 05:51:47
英文里有两个词汇:一个是enquiry, 还有一个是inquiry。这拼写相似、发音一致、词义雷同的、 孪生姐妹似的词汇,在用法上却有些讲究: 在英国,只有inquiry(调查) 一词,被用于正式的调查。

英国法庭注册翻译资格考试课程,是我在大学常年教授的课程之一。我由此对一些重要的、被媒体讨论的大案,总是保持适当关注。对一些相关法律词汇的翻译,也颇为留意。

在一九九三年四月, 英国也发生了一起最终改变了英国法律进程的大案。

与朱令案不同的是,案件的受害人史迪文不是名校的在校生,他是一位和朱令年龄相仿的黑人高中生,受害身亡时年仅十九岁。

他在伦敦南部某区的一个公共汽车站等车的时候,被一群白人青年无故袭击、刀刺致死。

作案的唯一动机,被媒体推断为种族歧视。

这起大案后因证据不足,所有的嫌疑犯无罪释放。

这在英国公众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媒体出现一些新的词汇,比如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被称为“机构性种族歧视”(institutionalised racial descrimination)。

因为起诉失败的重大原因是警方办案不利。案发后,所有嫌疑人虽然一度在押,并被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起诉,但是终因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 全部的嫌疑人无罪释放。

比时公众舆论一片愤怒与哗然。

在大不列颠深入人心的公平观的前提下、全英国各个民族与阶级达到了空前而罕见的团结一致: 英国最著名的代表白人中产阶级(middle class , middle England)的小报《每日邮报》(Daily Mail)直接在其头版头条写到:“杀人犯们!你们就是凶手,如果我们错了,你们投诉我们报社吧!”报纸上还详细提供了五名无罪获释的嫌犯的姓名和照片。

有意思的是,在人权至上、无罪推定至上的英国,这五名嫌犯始终保持沉默,无一人敢于起诉该报社。

迫于舆论压力,英国政府于1997年启动了由麦克菲森爵士领导的著名的 史迪文∙劳伦斯公众调查(Steve Lawreance public Inquiry),这一公众调查是独立于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的调查。

调查的结果中,肯定了媒体对于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的评价,即该机构为机构性种族歧视机构。

这一公众调查还有一项至关重要的推荐:当谋杀案件审理结束后,如果案件中出现新的、显著的证据时,法律规定里一罪不能两次审理的原则(double jeopardy) 应该被酌情取消, 并允许重新开庭审理。

2005年,经过相应的民主和司法程序,这一推荐被采纳,英国法律的一罪不能两次审理的原则被修改

这被号称为:“英国近代刑法公正进程里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当时在任的内政部长杰克∙斯卓说:“这是我担任内政部长期间所作的最重要的决策。”

2011年, 受益于新法的规定,起诉方用“新的、充实的证据”为理由再次上诉, 结果是当时五名嫌犯中的两人被送上法庭,同时被判处有罪,双双被判处无期徒刑。

漫漫的近二十年的时光,正义终于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伸张。

但最最关键还是在这个论证的过程中,英国的刑法公正得到改进。

在这个漫长的论证过程中,伦敦大都市警察当局得到了改进。多名警察名誉扫地、被离职和被退休,一人获罪。 伦敦大都市警察当局不得不背负机构性种族歧视的骂名,并在骂名中小心谨慎地整合自身。

麦克菲森爵士在公众调查的报告中总结:当局只是通过公平的姿态来树立少数民族社群对其的信任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与之并存的是:对于公开和透明、以及问责精神的永不懈怠的追求…….

朱立案和史迪文案件,从发生年代、媒体的关注、受害者的年龄、公众的情绪等等诸多方面都有着相似性。

我们不禁要问:朱立案,为什么不能通过独立的公众调查来给制度一次机会? 一场独立于警方但由政府启动的公众调查,将能以文明而有序的方式,对朱立案的一些疑点和办案程序予以评估,会对今后的案件提供经验和教训,会平复公众愤怒的情绪。

一场独立于警察当局的、但由政府启动的公众调查,可以专门开设知情人热线电话, 搜集更多的证据。经过各种有组织、有序的努力,即使最后仍然是证据不足,至少让公众看到政府的公仆形象,让公众看到警察当局是要向纳税人问责的。这些都是公民社会的基础。

公众调查的报告,应该向媒体公布。

如果历经这样的论证和努力,朱立案依然是因为证据缺乏而找不到凶手。最起码,这个公众调查的程序,会有利于中国法制化建设的进程,正如史迪文一案对于英国所作出的贡献一样,相信朱立案也能推进中国的司法公正。

英国皇家建筑师学院,将他们年度建筑师奖命名为“史迪文∙劳伦斯奖”。史迪文的母亲说:”我希望在大家的记忆中,史迪文曾是位前途光明的年轻人。有许多人爱他。如果他有机会活下来,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白人和黑人之间的一座桥、他认为白人和黑人没有区别。他把人看作是人。 ”

清华大学,是否也能为朱令做些什么?比如一项以她命名的奖学金,也许就能够时时提醒我们、赋予我们真善美最终战胜假恶丑的勇气与决心。

一种把人看作是人的决心。

 

2013 年五月十号, 于伦敦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