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May 11th, 2013

[2013-05-11] 谎舟子?方舟子为什么要在朱令案上屡次撒谎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11, 2013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294670-1.shtml

楼主:太空裸奔007 时间:2013-05-11 22:33:00

谎舟子?方舟子为什么要在朱令案上屡次撒谎

观察方舟子最近的言论,我发现他在朱令案上屡次撒谎,现一一列出,请网友明鉴。发现方舟子其他撒谎行为的,可以补充。

第1次(4月19日):方舟子: 很多案件难以找到真相,特别是当初就不够重视、证据缺失的陈年旧案。对刑事案应遵循”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在嫌疑人被逮捕、定罪之前不应指名道 姓地谴责。网上关于此案的一些传闻其实不确。例如传说孙的祖父找人求情、担保,其实在孙被当成嫌疑人时,孙越崎已去世一年多,这很容易核查
142084267

方舟子谎言:“其实在孙被当成嫌疑人时,孙越崎已去世一年多”,孙越崎1995年12月9日去世,这意味着孙维在1997年左右才被当成嫌疑人。
真实情况:1995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开始正式立案调查朱令铊中毒事件,当年警方就已经锁定孙维是嫌疑人。见《青年周末》的《清华女生铊中毒新现四大疑点》报道“但1995年夏秋时分,警察曾经找过吴承之的单位领导,问吴在文革时是否与孙维的父亲有过节。这是第一次让他知道孙维。” 按常理推断,95年的投毒案,警方不可能一直调查到97年才知道谁是嫌疑人。
方舟子为什么要撒谎:给孙维洗地,排除孙维爷爷干扰案件的可能。

第2次:5月7日,有网友问孙维是不是嫉妒朱令美貌多才,方舟子回答“我看到了朱发病前的照片,有点失望”,意图贬低朱令容貌为孙维的嫉妒开脱。
142084326

但到了5月10日,方舟子为了构陷童宇峰,把朱令案说成是情杀,却称朱令是校花级人物。
142084372

为了给孙维洗地,构陷他人,方舟子不惜前后矛盾。

第3次(5月10日):方舟子: 看了凤凰网近日对朱令孙维同班同学张利、童宇峰的采访,张利的反应是正常的,童宇峰的反应则很不正常,不仅谎称自己在97年毕业前才知道朱令中毒,而且攻击孙维,攻击孙维的好友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142084448

方舟子谎言:“童宇峰的反应则很不正常,不仅谎称自己在97年毕业前才知道朱令中毒”
真实情况:查阅童宇峰接受凤凰网的采访,可知童宇峰说的是“我意识到朱令是被投毒的已经是97年毕业的时候”。注意是“被投毒”而不是“中毒”。而且他还说了,当时学校刻意封锁朱令被人投毒的消息,以致班上“一直以为朱令得了一种怪病。然后知道铊中毒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方舟子为什么要撒谎:将被投毒与中毒混淆,是为构陷童宇峰。朱令95年中毒是他们班上都知道的事,方舟子说童宇峰97年才知道,并判断他撒谎,很容易误导公众——全班人都知道朱令95年中毒,你童宇峰说97年才知道,你这不是撒谎是啥?

第4次(5月10日):方舟子:据我了解,朱令孙维的清华同班同学(物化2班,以及物化1班)很多人都认为孙维被冤枉,有几个还以真名或化名为孙维辩护。
142084489

方舟子谎言:把朱令孙维的清华同班同学扩大到物化1班。
真实情况:清华大学物化2班,是指的物化92级;物化1班,是91级。方舟子凭字面意思理解成一个年级两个班,完全是想当然,居然还强调“据我了解”。

第5次:5月11日,方舟子在《奇怪的朱令同班同学童宇峰》http://url.cn/GjC3lv一文中,说“据我了解,不仅物化2班的同学翻译了贝志诚送去的邮件,连高年级的物化1班的同学也帮忙翻译”。
关于物化2班的邮件翻译,贝志诚说没有翻译,物化2班团支书薛刚说翻译了,这两个一时半会扯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薛刚从来没有说过物化1班的同学也帮忙翻译,他说的是“由班里的同学连夜翻译,包括孙维”(见薛刚《25个矛盾点---谈贝志诚对朱令中毒事件的论述》)。
搞笑的是,前一天有人指出方舟子的物化1班是信口开河后,方舟子这次改称物化1班是高年级同学,再也不说是朱令孙维的同班同学了,这是自打耳光。不过他又一次用了“据我了解”,难道方舟子是神?他一个没有出处的“据我了解”,比当事人还清楚?

Posted in 网友分析, 方舟子 | Comments Off on [2013-05-11] 谎舟子?方舟子为什么要在朱令案上屡次撒谎

[2013-05-13] 奇怪的朱令同班同学童宇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11, 2013

2013-05-13 10:43AM EST拷贝自一下网址:

[原创 2013-5-11 8:53:22]

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85188477_d.html

我在《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一文中,希望采访“王一风”的《羊城晚报》记者能够告诉我这个一而再、再而三故意说假话构陷孙维的朱令同班同学究竟是谁,但是没有得到答复。这或许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媒体更热衷的是继续配合贝志诚抹黑孙维,而不是寻找事实的真相。其实“王一风”是谁的答案,就在那篇报道之中。那篇报道提及,“孙维让好友不要理会王一风的邮件同样被曝光”。孙维在2006年的邮件中让好友不要理会的同班同学名叫童宇峰,由此可知“王一风”就是童宇峰的谐音化名。

“王一风”的观点,在童宇峰以前发的帖子中也有相似的说法。例如,“王一风”称,“孙维是唯一能既近距离接触有毒试剂铊和朱令的人”,而2006年童宇峰在与朱令班级团支书薛钢争论时,说的是:“我觉得人人皆知她是我班唯一一个可以合法接触到铊的人。”当时薛钢反驳说:“这点我不同意。我记得李隆弟的荧光和磷光实验室是仪器分析课的开放实验室,就在罗国安的小小GE实验室的对过儿。只要有人在,一般都不锁门。我不同意她是我班唯一一个可以合法接触到铊的人。”也就是说,孙维连班上唯一可以“合法”接触到铊的人都不是,何况“非法”(投毒者还会管什么合不合法?)?但是时至今日,童宇峰仍在媒体上附和“倒孙派”的说法称孙维是唯一能近距离接触铊和朱令的人,以孙维同班同学的名义做伪证陷害孙维,请问用意何在?

除了孙维,其同班同学包括童宇峰也都可以接触到铊盐。童宇峰甚至比其他同学更容易接触到铊盐,因为童宇峰当时的论文导师是郁鉴源,而郁鉴源是管理包括铊在内的药品的分析中心主任。网上一篇以朱令同班同学名义匿名攻击班上师生的帖子《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是这么说的:“郁鉴源,你一辈子在清华混,也算是老油条了。你为何偏偏在课上向二字班提起铊中毒的旧事?另外作为时任分析中心主任,药品管理不严的责任是不是也该算在你的头上?”也就是说,包括童宇峰在内的全班同学都在课堂上学过铊中毒,并非只有孙维才能知道铊的毒性,至少发帖者知道得很清楚。这个匿名帖子已被确认只有朱令同班同学才能写出,说不定就出自“王一风”之手。

再说了,如果“人人皆知她是我班唯一一个可以合法接触到铊的人”,而孙维却用铊来投毒,这不傻到让警方把她当成第一嫌疑对象吗?还是某个知道“人人皆知她是我班唯一一个可以合法接触到铊的人”的人故意在众多剧毒品中选用铊投毒,为了让孙维当替罪羊?

童宇峰的出名,在于2006年的“物化2班内讧”事件。当时孙维的同学们出来支持孙维,反击贝志诚散布的谣言,特别是薛钢一一驳斥贝志诚多达25条的谣言。眼看“倒孙派”要一败涂地,童宇峰却出来反驳薛钢,于是成了“倒孙派”力挽狂澜的英雄,清华物化2班“唯一的真汉子”,当时有人这么吹捧他:“请童先生千万注意保重自己,您和贝先生一样,都是中国人的良心和脊梁!有童先生和贝先生这样的人,我们的国家民族才有希望可言。”其实童宇峰的批驳不仅逻辑不通,而且与事实不符。比如贝志诚指责物化2班的同学拒绝翻译国外诊断朱令的邮件,薛钢反驳说他们通宵翻译,童宇峰出来作证说没翻译,显得薛钢在说谎,没了信用,连带着他对贝志诚的其他反驳也被忽略。我不知道童宇峰是真的不了解情况,还是有意说谎,据我了解,不仅物化2班的同学翻译了贝志诚送去的邮件,连高年级的物化1班的同学也帮忙翻译。

不仅童宇峰的多种说法与孙维同学们矛盾,他自己的某些说法也前后矛盾。几天前童宇峰接受凤凰电台采访时说:“我遇见的阻力主要是相关人员不愿意提这个事情,我意识到朱令是被投毒的已经是97年毕业的时候,我当初看到她做医疗时候的照片,我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去问老师,但是大家都回避这个事情。”就算童宇峰对犯罪比较迟钝,在朱令被确诊铊中毒两年后才意识到她是被投毒的吧,但是2006年童宇峰反驳薛钢时却说:“2003年我去拜访朱令父母的时候他们也和我提了这个事情,……可惜,当时我连朱令是被人蓄意投毒这样一个事实都不能确定,还说什么回忆细节。”不是在1997年毕业时就知道了吗,怎么成了在2003年时还不能确定朱令是被人投毒?他在和同学们争论时对许多事情的细节记得清清楚楚,为何却对自己什么时候意识到朱令被投毒的前后两种说法相差6年之久?是不是下意识里在试图掩盖什么?

在《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一文中,我预言:“这个王一风还会比其他同学表现得对朱令更加关心,对追查凶手更加热心,会给朱令家人及其律师提供很多信息。”本“神探”根据什么理论敢做这样的预言,供其他“神探”解读。我想说的是,我的这些预言,一一在童宇峰身上实现:童宇峰虽然曾经撰文自称在校时与朱令没什么交情,“并没有留下关于她的很多记忆”,“其实没有交谈过多少次”,但的确比其他同学表现得对朱令更加关心,在2004年在美国成立了“帮助朱令基金会”,现在又在新浪开“帮助朱令”的微博帐号募捐;童宇峰的确对追查凶手更加热心,成了与贝志诚、张捷齐名的三大追凶英雄;童宇峰也的确会给朱令家人及其律师提供很多信息,时不时地在网上晒出朱家给他的来信,与贝志诚、张捷密切合作。而这些信息,是可以根据形势的变化悄悄随时修改的。在2006年,当孙维的同学们表示还不能确定朱令是一次还是二次中毒时,童宇峰声称:

“我为了确认到底是不是二次中毒,蓄意投毒,问了我们的老师,14处,当年参加救助的国外的医生,还有那个医学杂志上的作者Dr. Cunnion,我还拿病情的描述,和职业病所的检验结果请教了毒理学专家,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此时他言之凿凿,确认了是二次中毒。然而,在最近被人指出即使二次中毒也可能发生在别的地方之后,为了锁定投毒地点在朱令寝室从而锁死孙维,张捷前天以转载的形式发布的匿名“朱令铊中毒真相调查报告之一”(执笔者很可能是童宇峰,里面的部分新内容已由“王一风”首先披露)却改口说,在请教了国内外十余位专家后,认定凶手投毒次数至少五次,而他们还有脸说“这报告成文于多年以前”。

童宇峰也许很有良心很有正义感,认定了孙维是投毒者后,敢于大义灭亲,站出来揭露。然而他用来指控孙维的那些理由,却根本不能成立,乃是有意构陷,那么良心和正义又何在?

童宇峰也许很客观很公正,在孙维的同学们出来反击贝志诚的谣言时,他敢于指出同学们的种种他认为不准确之处,批评他们的做法。然而,对于贝志诚、张捷散布的那些明显的谣言,他却视而不见,从未见到对他们有何批评,却无比宽容地去和贝志诚、张捷抱团,打得火热,那么客观和公正又何在?

一个人会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才会完全不顾同学之谊,在同班同学遭到造谣者的蓄意构陷时,去落井下石?如果不是对这个同学有深仇大恨的话,就是另有隐情。

对了,我上回忘了预言一下:在“王一风”开始高调地参与构陷孙维之时,就是他能在国外定居之日——并不完全是担心遭到孙家的报复。2006年,童宇峰成为“倒孙派”英雄的时候,他从美国移居加拿大,定居至今。

2013.5.11

和讯博客首发

Posted in 方舟子, 歪理邪说 | Comments Off on [2013-05-13] 奇怪的朱令同班同学童宇峰

[2013-05-11] 清华是否应设“朱令奖学金” – 刘有青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11, 2013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452-51606.shtml

刘有青简介:
刘有青(Linda Liu)女士, 伦敦都市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翻译学硕士课程讲师。伦敦华贸慧通文化传播公司执行董事。英国内政部注册翻译。 曾为大型高端会议包括英中论坛、中欧峰会、博鳌资本峰会、歌本哈根全球气候变化峰会和联合国人权大会提供同声传译。

清华是否应设“朱令奖学金”

2013-05-11 05:51:47
英文里有两个词汇:一个是enquiry, 还有一个是inquiry。这拼写相似、发音一致、词义雷同的、 孪生姐妹似的词汇,在用法上却有些讲究: 在英国,只有inquiry(调查) 一词,被用于正式的调查。

英国法庭注册翻译资格考试课程,是我在大学常年教授的课程之一。我由此对一些重要的、被媒体讨论的大案,总是保持适当关注。对一些相关法律词汇的翻译,也颇为留意。

在一九九三年四月, 英国也发生了一起最终改变了英国法律进程的大案。

与朱令案不同的是,案件的受害人史迪文不是名校的在校生,他是一位和朱令年龄相仿的黑人高中生,受害身亡时年仅十九岁。

他在伦敦南部某区的一个公共汽车站等车的时候,被一群白人青年无故袭击、刀刺致死。

作案的唯一动机,被媒体推断为种族歧视。

这起大案后因证据不足,所有的嫌疑犯无罪释放。

这在英国公众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媒体出现一些新的词汇,比如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被称为“机构性种族歧视”(institutionalised racial descrimination)。

因为起诉失败的重大原因是警方办案不利。案发后,所有嫌疑人虽然一度在押,并被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起诉,但是终因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 全部的嫌疑人无罪释放。

比时公众舆论一片愤怒与哗然。

在大不列颠深入人心的公平观的前提下、全英国各个民族与阶级达到了空前而罕见的团结一致: 英国最著名的代表白人中产阶级(middle class , middle England)的小报《每日邮报》(Daily Mail)直接在其头版头条写到:“杀人犯们!你们就是凶手,如果我们错了,你们投诉我们报社吧!”报纸上还详细提供了五名无罪获释的嫌犯的姓名和照片。

有意思的是,在人权至上、无罪推定至上的英国,这五名嫌犯始终保持沉默,无一人敢于起诉该报社。

迫于舆论压力,英国政府于1997年启动了由麦克菲森爵士领导的著名的 史迪文∙劳伦斯公众调查(Steve Lawreance public Inquiry),这一公众调查是独立于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的调查。

调查的结果中,肯定了媒体对于伦敦大都市警察机构的评价,即该机构为机构性种族歧视机构。

这一公众调查还有一项至关重要的推荐:当谋杀案件审理结束后,如果案件中出现新的、显著的证据时,法律规定里一罪不能两次审理的原则(double jeopardy) 应该被酌情取消, 并允许重新开庭审理。

2005年,经过相应的民主和司法程序,这一推荐被采纳,英国法律的一罪不能两次审理的原则被修改

这被号称为:“英国近代刑法公正进程里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当时在任的内政部长杰克∙斯卓说:“这是我担任内政部长期间所作的最重要的决策。”

2011年, 受益于新法的规定,起诉方用“新的、充实的证据”为理由再次上诉, 结果是当时五名嫌犯中的两人被送上法庭,同时被判处有罪,双双被判处无期徒刑。

漫漫的近二十年的时光,正义终于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伸张。

但最最关键还是在这个论证的过程中,英国的刑法公正得到改进。

在这个漫长的论证过程中,伦敦大都市警察当局得到了改进。多名警察名誉扫地、被离职和被退休,一人获罪。 伦敦大都市警察当局不得不背负机构性种族歧视的骂名,并在骂名中小心谨慎地整合自身。

麦克菲森爵士在公众调查的报告中总结:当局只是通过公平的姿态来树立少数民族社群对其的信任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与之并存的是:对于公开和透明、以及问责精神的永不懈怠的追求…….

朱立案和史迪文案件,从发生年代、媒体的关注、受害者的年龄、公众的情绪等等诸多方面都有着相似性。

我们不禁要问:朱立案,为什么不能通过独立的公众调查来给制度一次机会? 一场独立于警方但由政府启动的公众调查,将能以文明而有序的方式,对朱立案的一些疑点和办案程序予以评估,会对今后的案件提供经验和教训,会平复公众愤怒的情绪。

一场独立于警察当局的、但由政府启动的公众调查,可以专门开设知情人热线电话, 搜集更多的证据。经过各种有组织、有序的努力,即使最后仍然是证据不足,至少让公众看到政府的公仆形象,让公众看到警察当局是要向纳税人问责的。这些都是公民社会的基础。

公众调查的报告,应该向媒体公布。

如果历经这样的论证和努力,朱立案依然是因为证据缺乏而找不到凶手。最起码,这个公众调查的程序,会有利于中国法制化建设的进程,正如史迪文一案对于英国所作出的贡献一样,相信朱立案也能推进中国的司法公正。

英国皇家建筑师学院,将他们年度建筑师奖命名为“史迪文∙劳伦斯奖”。史迪文的母亲说:”我希望在大家的记忆中,史迪文曾是位前途光明的年轻人。有许多人爱他。如果他有机会活下来,我相信他一定会成为白人和黑人之间的一座桥、他认为白人和黑人没有区别。他把人看作是人。 ”

清华大学,是否也能为朱令做些什么?比如一项以她命名的奖学金,也许就能够时时提醒我们、赋予我们真善美最终战胜假恶丑的勇气与决心。

一种把人看作是人的决心。

 

2013 年五月十号, 于伦敦

Posted in 法律探讨 | Comments Off on [2013-05-11] 清华是否应设“朱令奖学金” – 刘有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