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05-09] 鉈毒案受害者家人求真相 清華女生朱令遭落毒 警19年首回應 – 明報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9, 2013

Copied from http://hk.news.yahoo.com/%E9%89%88%E6%AF%92%E6%A1%88%E5%8F%97%E5%AE%B3%E8%80%85%E5%AE%B6%E4%BA%BA%E6%B1%82%E7%9C%9F%E7%9B%B8-%E6%B8%85%E8%8F%AF%E5%A5%B3%E7%94%9F%E6%9C%B1%E4%BB%A4%E9%81%AD%E8%90%BD%E6%AF%92-%E8%AD%A619%E5%B9%B4%E9%A6%96%E5%9B%9E%E6%87%89-210830744.html

and http://www.sskyn.com/thread-23449-1-1.html

Original link on http://news.mingpao.com/ requires subscription

鉈毒案受害者家人求真相 清華女生朱令遭落毒 警19年首回應

  • 明報明報 – 2013年5月9日星期四上午5:08
  • 相關內容
  • 朱令父親吳承之(圖)向記者展示朱令的復康機器,他每天都會用這台機器為朱令鍛煉身體。(楊歡攝)查看相片朱令父親吳承之(圖)向記者展示朱令的復康機器,他每天都會用這台機器為朱令鍛煉身體。(楊歡攝)

【明報專訊】19年前清華女大學生朱令「鉈(粵音他)中毒」懸案近日再掀熱議,北京公安昨日首度回應稱,盡最大努力仍無法偵破。本報專訪朱令家人,其父吳承之表示會堅持追尋真相,要求警方公開偵破過程,否則會提訴。

1994年,朱令被投鉈毒(見另稿),中毒後智力退化,肌肉萎縮,家人每天為她做康復治療。朱令家位於北京豐台區,連日來接待大批記者,為防細菌感染,朱母朱明新給記者遞上鞋套,並謝絕外人進朱令房間。因案件最近再受關注,北京公安昨公開回應,確認有人投毒,但稱事件發生半年後才接到報案,許多證據已經流失,辦案人員盡了最大努力,仍未獲取認定疑犯的直接證據,對此表示遺憾。警方又稱調查未受干擾,但未提會否公開案情。朱父吳承之對本報表示,警方說法與1998年8月結案時並無不同,他們依然會堅持公開真相。

指半年後方報案 證據流失難查

朱明新自2008年起申請公開朱令案偵破過程和結果,經歷9個月的駁回、再申請等反覆拉鋸,最終獲「同意公開」,卻沒了下文。「案子這些年有過幾次關注潮,每次一開始報道,上面立刻打招呼要求不報道」,吳承之形容,朱令案情「有一條線,每一次到了這條線就走不了」。今次中宣部同樣下達禁令,但他稱不會放棄追尋真相,「朱令還活着,在一步步好轉,國家也在進步。我們不相信法律還能相信誰?難道要我們抬着朱令去遊行?」他們正諮詢律師,準備對警方拒公開資料提出行政訴訟。

母親研提出行政訴訟

對於被指是疑兇的朱令同學孫維,吳承之認定「就是孫維,我不會想其他的了」,他解釋,公安1998年8月結案,正是孫維出國之時,「如果不是孫維,那就該排除孫維,查另一個疑犯,而不是把案子結了,把案子結了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人(疑兇)走了,查了沒用。」至於網友在美國白宮請願網站聯署要求美方驅逐孫維,吳承之說:「案子重啓不是白宮決定的 。」

現時朱令智力僅5、6歲,時間觀念混亂,她知道現在是2013年,但又覺得自己才20多歲(她已40歲);她知道國家主席是習近平,又說總理是朱鎔基。吳說,朱令情緒時有起伏,不能當面提病情和案情。她的房間被改造成專業病房:空氣淨化器、氧氣機、專業病牀、咳痰器一應俱全,醫生每月探視。朱令每天的運動是抱着父親的腰,慢慢站起再坐下,「現在每天能做100多個,做幾下就要休息一會,我們就給她按摩腿部」。

父母年邁 望康復可自理生活

吳承之稱,希望女兒恢復到可自理生活。但因她神經系統受損,病菌極易入侵,「只要不感染,不生病,動作是有進步的」。兩位老人說,「這兩天,她平躺在牀上都可以自己坐起來了,這需要多大的體力啊!」年逾七旬的父母現時擔心自己身後朱令的生活問題,想找個好點的康復醫院,「有隔離病房,保證不感染,然後讓護士輪流做康復鍛煉,還可能有水療、運動器材,多好!」

明報記者 楊歡 北京報道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感謝港人捐款 擬來港就醫

【明報專訊】香港傳媒當年曾報道朱令中毒案,朱父透露,來自香港的捐款令他印象深刻,望透過本報向香港市民道謝。協助朱令的義工亦透露,正在考慮來香港尋找治療的可能性。

吳承之說,2007年前後,香港媒體報道朱令案,他很快收到20萬港幣捐款。「我印象很深,那天去簽收捐款,500元一張的收據,我整整簽了一下午,簽得手都痠了。」他希望本報向關心朱令的香港民眾轉達感謝。

朱令是鉈中毒個案中鮮有的存活者,其康復和護理都難尋參考病例。有協助朱令的義工開通新浪微博「@幫助朱令」,義工透露,有國外專家建議朱令前往香港查詢,他們也正在考慮,但對本港醫院的專長、費用等均不了解,希望有熟悉情者能提供信息。而對於朱令父母要求警方公開資料的訴求,一名長年關注事件的資深義工認為,現在可能是比較合適的時機,「一路看下來有希望,但是變幻莫測,不敢抱太大希望」,他認為可透過媒體和輿論施壓,但最終能否公布還是要「看領導」。

http://news.mingpao.com/20130509/caa2.htm

關鍵證物離奇眦滅 有背景室友被指涉案

【明報專訊】生於1973年的朱令,父母均是知識分子。朱令相貌娟好,多才多藝,是國家二級游泳運動員,也會彈鋼琴和古琴。她1992年入讀清華大學化學系物理化學和儀器分析專業物化2班,與孫維是同學兼室友。
同學協力調查 越洋求助

1994年11月,朱首次中毒入院,1995年1月好轉出院,同年3月再次中毒,昏迷長達5個月,瀕臨死亡。1995年4月10日,朱令高中同學、北京大學學生貝志誠等人將其症狀透過學校互聯網向全球求助,收到上千餘封回信。同學齊心合力,包括電腦專業學生寫程式篩選有用郵件,外語系同學協助翻譯。回郵多認為朱令是鉈中毒,但未獲醫生採信,拖至月底才確診。朱令父母懷疑有人落毒而報警,落毒動機疑是妒嫉,但她宿舍5月離奇失竊,關鍵證物丟失,其水杯雖失而復得,但已被清洗過。

1995年8月,朱令從昏迷中蘇醒,但她的神經系統遭永久性損害。1996年2月,北京公安局領導對朱家表示案件「難度很大,仍在努力之中」。有消息指孫維祖父孫越琦為民主黨派元老,是中央重點統戰對象,成查案阻力。1997年3月,朱令父母以其同學即將畢業,人證調查將更加困難為由,上書北京市公安局長。警方4月提訊孫維8小時,但隨後釋放。1998年8月,公安機關宣布結案,但未告知朱家。
民眾促白宮驅逐居美疑犯

2005至2007年間,事件曾一度重掀輿論高潮,孫維在內地討論區「天涯」發表辯白聲明,貝志誠也現身憶述當年情況,雙方爭持不下,又不了了之。直至上個月,上海復旦大學發生落毒案,引發社會對朱令案的重新關注。有民眾到白宮網站發起請願要求驅逐住在美國的孫維,簽名人數截至昨晚已超過13.7萬。

http://news.mingpao.com/20130509/caa3.htm

希望不會又不了了知.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