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05-09]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9, 201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e006dd010184jo.html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2013-05-09 14:26:21)

分类: 方舟子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http://t.cn/zT8aIqC 方舟子会用歪曲误导手法,比如把“还有朱令喜欢到我们学校来”偷换为“在朱令中毒前几天到北大找过他”。这“中毒前几天”的时间点,足够置人于死地。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就像孙志刚案一样,19年后重新获得社会关注的朱令铊案已经不再是一件单纯的刑事案,而是承载了公众对公权力不信任和对执法机关不作为愤怒的情绪。虽然白宫不是信访办,奥巴马管不了中国事,但国际请愿一事,事关维//稳。一方面会让一些人觉得脸上无光,另一方面会形成国内外的舆论压力,逼迫当局曝光一些内幕,甚至在促成某些程度改革的同时,让社会民间舆论分享更大的说话空间。

这事的严重性,当局已经看到。北京公安局迅速发布消息,各位大毛们(比如胡锡进、马晓霖、吴法天,王志安等等)都严肃发言,劝告网友相信警方。

胡锡进说:“我想告诉博友们,经历几番洗礼,今天中国体制内几乎没有人敢签发一份明知道内容虚假的官方声明。”

方舟子说:“(北京公安局)这个(声明)是很正常的回应。当然公知们会继续漫天要价,要求公开卷宗,公开讯问内容什么的。”。

彭晓芸认为「不许讨论」的舆论管制一手导致了一个悬案成为一个政治事件,但方舟子则回应说“是公知们先把一个悬案搞成了政治事件的。”

“白宫炸开了锅”的起初,方舟子在搜狐微访谈中的冷静和理性,是“倒韩”和“打李”过程中所少有的。方舟子说:“即使我心里有自己的猜测,我也没有权利公开说的。如果因为自己的猜测而冤枉无辜,那是制造新的伤害”。“我反对搞网络公审,没有证据而是靠传言和推测就指名道姓指控某人是凶手,这实际上是侵犯人权的,”

但几乎是同时,方舟子又说:“贝志诚家庭背景比孙某强大多了,也有钱多了。人家神仙打假,老百姓凑什么热闹呢。”

可能方舟子并不认为他也是个老百姓,因而他是可以凑热闹的。5月8日晚,方舟子发布长文《贝志诚为什么要撒谎?》。用方舟子自己的话就是“我是一脚把贝志诚踢上了舞台让他当主角。”紧接着,就开始挖贝志诚(说朱令中毒前他俩互访过)和朱令大学时代的“神秘男”等等。接着,初步结论就来了“(贝志城)精心构陷孙维,误导网上舆论”。这说明他方舟子一点也不反对搞网络公审,也不怕侵犯谁的人权。

被一些人誉为网络神探总舵手的方舟子劝导大家不要去当福尔摩斯,原来是不想让大家探“孙维”,而去探“贝志城”。

方舟子的确是作文高手,很有本事的,他能很巧妙地转移网民兴趣和引导网络舆论的走向。

2012年元旦前夕,韩三篇引起了年轻一代谈论民主自由的兴趣,引发了一场大讨论。但方舟子介入之后,网民个个争当福尔摩斯,一场新启蒙旋即就成了假韩寒的大追踪。右派阵营分崩离析,公知一词被加了引号并且和臭字相连。年轻学生热衷于研究韩寒的身高和究竟有几个女朋友。韩寒本人也在乱棒之后“乖”了很多,当然也可以称成熟了很多或世故了不少。

2013年4月20日四川芦山地震,“红十字”陷于信任危机的同时,从汶川地震中成长起来的民间慈善组织正欲一展宏图。一度风传民间“壹基金”筹款1000万而“红十字”只有14万。李承鹏也组织救援队驰援震中,并先于政府一步发放救灾物资。这时,方舟子适时掺入,于是李承鹏到还是没到灾区就成了问题;李承鹏送帐篷的事实就变成了李承鹏送还是没送帐篷的讨论;确证了送帐篷后,又变成了小帐篷有没有用的辩论;确证了也有大帐篷,却又变成了李承鹏的态度是否诚恳和政治动机的追寻。几个回合下来,网民精力消耗殆尽。民间救灾被描成了添堵捣乱,“红十字”顺利过关,“郭美美”也不用重启再查了。

方舟子说:“李承鹏团队的这次行动,处处与官方行动较劲,其成员发的微博以及在港媒的报道中,充斥着贬低官方行动拔高自己的说法”。并“借机攻击“党媒”、“五毛”。”如此,李承鹏看来的确该打。

朱令铊案,按照方舟子的套路,开始的时候,他会以微博转发网友信息为主,附加一两句评论,吸引众多网友火力。时机一到,就连续长篇大论,几锤定音。

手法和套路都是惯用的。方舟子会从两路着手。

一路,深挖贝志城。贝志城的所谓“红三代”身份和经商中的可能“问题”都是很好的攻击目标。贝志城在网络世界替朱令奔走呼号十余年,留下了大量的公开发言、书信和文章,这些都是方舟子的打假对象。方舟子能有本事仅仅拿贝志城的英文水平问题消耗网友们的大量时间和精力。贝志城的文章和有关报道有不少煽情描述和矛盾之处,方舟子会用文本分析法找出矛盾和不合理之处,进而指控贝志城说谎造假,拷问贝志城的诚信,并暗示读者贝志城造假的动机是为了掩盖他是真凶。只要贝志城接招自辩自证,方舟子就成功了一大半了。因为在方式质疑大法之下,无人能招架,就连方是明本人也不行。只要一部分舆论矛头对准贝志城,伤害贝志城的现实利益,就会大挫贝的锐气,甚至迫使贝志城高举停战牌,彻底闭嘴。

另一路,诋毁朱令。朱令的家庭背景、朱令的相貌,朱令的才华,朱令学生时代的“私生活”(比如所谓的神秘男)都会是方舟子的话题。当上一个策略遇到困难的时候,方舟子会扒扒朱令的粪。朱令的才貌是唤起同情心的一大源泉,也是引起围观的一大动力。但是,出于同情和惋惜,师长同学亲朋们在描述朱令的美貌和才华的时候多有溢美之词。方舟子会抓住这些进行打假,比如朱令的容貌会成为方舟子及其支持者调侃的对象,朱令的诗文会被方舟子文本分析,会被指控不是朱令所写,是爹妈代笔等等。反正只要方舟子一扒粪,网络舆论注意力就会被分散。只要熬到下一个社会热点出现,就是维//稳大功告成之时。

方舟子在打贝、贬朱的时候,会用一些他常用的断章取义,歪曲误导的手法。即使被揭露,方舟子不会认错道歉,而会把责任推到被伤害者身上。

比如,贝志城于2002年3月替一个朋友发了一篇怀念朱令的文章,文章写道:“我去过那个‘犯罪现场’,朱令在清华的宿舍,就在事发前一个月。我只记得那儿的狭小黑暗和冰冷的眼神,还有朱令喜欢到我们学校来”。

5月9日上午,方舟子获得这一信息后,就立即发微博称:“贝志诚在2002年3月曾在一个支持朱令的雅虎群发过邮件,声称在朱令中毒前几天到北大找过他,在事发一个月前他还去过朱令宿舍。但以后贝志诚改口说上大学后两人从未见面,或只在路上碰见过。”

看看,这里短短的两句话,方舟子就把原文中的“还有朱令喜欢到我们学校来”这这句话偷换为“在朱令中毒前几天到北大找过他”。这“中毒前几天”的时间点,足够置人于死地。当网友提醒方舟子,那是贝志城替朋友转发的。照理,是方舟子资料没查全,出错了,应该是方舟子认错道歉了。但,不,方舟子却责怪被害者“当时为什么不说明是代别人发的呢”。由此,从这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方舟子从来不错,方舟子是无敌的。

假如贝志城和朱令的支持者们不想被方舟子所羁绊,凭着对方舟子一年多的关注,我有三点忠告:1,不要回应方舟子的所谓质疑,而只解答公众的疑惑;2,不要和方舟子对辩,其一,方舟子是不败的,其二,你忘记了你们在帮助朱令,推动社会进步,而非与人打架。3,千万不要在方舟子面前自证清白,因为你一旦开始自证就已经证明你不清白了。

虽然,端坐在电脑屏幕前苦思冥想、缜密筹划的方舟子也常常前后矛盾,漏洞百出,但是这个社会似乎没有多少人会对从方舟子身上剔出的骨屑感兴趣。大概,这就是方舟子长期屹立的奥秘所在。

最后声明:本人对朱令中毒刑事案本身了解不多,对中毒缘由和谁是真凶没有看法。

浏星雨
于2013年5月9日中午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