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May 9th, 2013

[2013-05-09] 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9, 2013

2013-05-13 10:46AM EST 拷贝至一下网页

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85157708_d.html

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 [原创 2013-5-10 8:52:01]【原文在2013-05-09就在网上传播,方舟子偷偷地修改了其中的错误】

字号:大 中 小
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

·方舟子·

据我了解,朱令、孙维的清华同班同学(物化2班,以及【高年级】【方舟子被人指出错误后偷偷修加了“高年级”】物化1班)很多人都认为孙维被冤枉,有几个还以真名或化名为孙维辩护,一一批驳贝志诚等人散布的谣言,以致有很多人干脆把他们说成是犯罪团伙,相信集体投毒的天方夜谭。这些人为孙维辩护,既是出于同学之谊(孙维在班里的人缘不错——这点也不太符合投毒者的特征。投毒者通常性格孤僻,北大、中国矿大的铊投毒者就是如此),也是因为他们比外人更了解一些真实情况,不会像广大网民一样被贝志诚等人的谣言所煽动。

有人提醒我注意《羊城晚报》4月29日一篇对孙维不利的报道。我读了以后,大感惊讶。在这篇报道中,有一个化名王一风的孙维同班同学,配合网上舆论把矛头指向孙维。孙维的同学当然未必都相信她、支持她,也许也会有怀疑她的,但按常理,既然没有确证,为顾及同学关系,即使有怀疑也不会作声,最多是私下议论,不会公开出来指控她。也许王一风特别有良心有正义感,敢于站出来大义灭亲。问题是他用来指控孙维的那些理由,虽然与网上舆论保持一致,却根本就不成立。

王一风称,“孙维是唯一能既近距离接触有毒试剂铊和朱令的人”、“只有孙维可以近距离接触朱令的日常用品”。这种说法只能蒙骗对大学实验室如何运作一无所知的人。孙维虽然是班里唯一一个在实验课题中用到硝酸铊的同学,但是实验室对药品的管理并不严格,同一个实验室的人,或在别的实验室过来串门的人,想要的话也都可以偷得到。孙维的几个同学都作证其他人想要偷到铊并不难。王一风既然也在实验室做过化学实验,对此应该也很清楚。

王一风还向羊城晚报记者提供了一个细节:“清华大学1994年9月开学一个月后,朱令的眼睛突然出现暂时性失明,随后几天视力都模糊不清,为此朱令曾到校医院做眼科检查,当时未查出原因,后来慢慢好转;隔了一段时间,又同样发作一次;这回引起了朱令的重视,她特意到清华大学指定医院北医三院的眼科做检查,但专业眼科医生仍然没有查明任何原因。王一风认为,之前的视力变化,现在分析起来很可能是有人在朱令的隐形眼镜消毒液里面下了毒。”

视力出了问题,所以就是眼睛接触到了铊,所以就是有人在朱令的隐形眼镜消毒液里面下了毒,有这个条件的当然只有和朱令住一个宿舍的人——一般人也许会觉得这个推理顺理成章,其实也是骗人的无稽之谈。铊中毒会导致视力下降乃至失明,这是因为经口服、呼吸、皮肤接触铊之后,铊损伤了视神经引起的,而不是因为眼睛接触到铊。如果隐形眼镜上有硝酸铊,硝酸铊对眼睛会有刺激,隐形眼镜哪还能戴?如果眼里的硝酸铊不洗掉,眼睛会红肿、疼痛,眼科医生很容易判断是某种药品刺激的。如果是长期微量地吸收铊导致的慢性中毒,那也不应该只是视神经受损。

王一风提出这个奇谈怪论的目的,是为了把投毒现场锁定在朱令宿舍。如果朱令是口服中毒,在其他地方也可能下毒,但是如果是在隐形眼镜消毒液里下毒,那就只能是在宿舍里了。所以这是在有人指出朱令可能在别的地方中毒之后,为继续构陷孙维而发明的新说法。如果投毒现场不在宿舍,那么其他同班、同系、同校乃至校外的人,也都有投毒的可能,孙维不再成其为“唯一的犯罪嫌疑人”。

孙维同学们的有关邮件几次外泄,包括所谓“发帖纲要”。王一风称:“这些邮件是真的。‘回帖纲要’也是真的。”为什么这些内部的邮件会被曝光?贝志诚声称是因为黑客打入了孙维的邮箱。但是要打入别人的邮箱并不容易,而且不只一次,而是几次,孙维邮箱成了与黑客共享了?如果真的打入孙维邮箱,为何只拿到了那些群发给同学的邮件,而没有其他邮件?“黑客打人”经常是内部人员故意泄漏内部资料的借口。那些孙维同学们的内部通信应该是某个内部人员——很可能就是这个王一风——故意披露的,然后再加上误导性评语进行丑化,把它们当成罪证。我仔细看过那些邮件内容,不过是在互相商量、指导如何反击骚扰,没有任何涉及犯罪的内容。披露这些内部邮件,也是构陷孙维的一个组成部分。还有人以孙维同班同学的名义张贴《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以及发文章把孙维、其室友和其他好友从相貌到人品都损了一遍,说不定也是这个王一风干的。

如果王一风是个不知情的、无知的外人倒也罢了,但是他不是,他是孙维的同班同学,很清楚真实情况是什么,却为何一而再、再而三故意说假话构陷孙维?这完全不合情理。(我一再说“构陷孙维”,不是肯定孙维就无嫌疑,但是即使孙维有嫌疑,为指控她而说假话、做伪证,仍然是构陷)

一种可能是王一风与孙维有仇,所以抓住机会落井下石。但是同学们之间即使曾经有过什么仇恨,过了这么多年也早该淡薄了。另一种可能是王一风才是投毒的真凶或真凶的同党,所以必须让孙维当替罪羊。那样的话,这个王一风还会比其他同学表现得对朱令更加关心,对追查凶手更加热心,会给朱令家人及其律师提供很多信息。

所以也应该把王一风列为嫌疑对象。这个可疑的王一风究竟是谁?采访过他的《羊城晚报》记者应该知道。

2013.5.10

附:
朱令“铊”中毒,何时有真相?
2013-04-29 14:14:00 来源: 羊城晚报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余姝 通讯员 杨晶晶 宁菁菁

记者调查

朱令当年在清华的同班同学中,有人多年来一直默默关心朱令,王一风便是其中之一,他在新浪微博开设了账号,专门发布和朱令相关的信息。虽然已过去近20年,但王一风依然记得当年清华大学化学实验室的人员及其管理情况,并认为孙维是唯一能既近距离接触有毒试剂铊和朱令的人。

B.01. 谁才懂得用“铊”下毒?

孙维曾在2005年的声明里指出,自己并非唯一能够解除到铊的学生,称帮老师做实验使用的铊溶液是别人已经配好放在桌上的,还称清华化学系使用铊试剂有很长历史,且其他系实验室也有“铊”。对此,王一风回忆称当年一共有七个人可以接触到“铊”,分别是两名教师(李隆弟和童爱军)、三名女研究生(87级女生陈某、88级女生赵某、89级女生朱某)和两名本科学生。其中一个为90级男生吴某,另一个就是孙维,“女研究生住在别的楼。只有孙维可以近距离接触朱令的日常用品。”

孙维在声明里提到她哥哥借了一部摄像机在工作时间到化学系实验楼,并拿走了一大瓶有骷髅标记的有毒试剂,然后又送回原处,在随后的日子里又重复了几次,每次都无人过问。这显示实验室对有毒试剂的管理并不严格。

但王一风认为,孙维哥哥的举动恰好说明,不懂铊毒性的人不会用其下毒,“如果是一个非化学系人员要去偷有毒物品的话,他会拿什么?当然是普遍知晓的毒药,比如氰化钾等,但必须在实验室里找一阵子。为了盗窃迅速,估计会像孙维的哥哥一样拿一瓶有骷髅标记的药品。这个瓶子是铊的可能性有多少?基本为零。化学系那么多有毒物品,为啥就拿‘铊’?因为铊盐无色无味,下毒不容易被发现。拿的人对铊盐的理化毒性非常了解。”朱令班上的副班长也表示:“关于‘铊’,很多化学专业的人恐怕都不是很熟悉。现代化学里的分支又多又细,很多药品如果不是课程或科研所需,根本不可能了解其性质甚至分子式。”

B.02. “铊”当年并非“剧毒品”

孙维称在把她哥哥的录像放给校党办看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学校实验室突然大整改,把所有药品严格分类管理,有毒试剂上锁。她表示清华大学并不愿意承担责任,当时的一位校党委领导曾对孙维及其家人说:“在朱令中毒的案件中,清华经过多次反思,认为校方没有任何责任。”

王一风则对记者表示:“上万种化合物都可能用来害人,化学系的药品管理不可能每种都按剧毒药品管理。‘铊’在当时也不是按剧毒药品管制的,所以清华在化学品管理上是没有责任的,当然可以更严格,但是清华没有做错。”

羊城晚报记者近日了走访了清华大学的化学楼,发现两个入口处都有门卫严格执勤,只允许化学系的学生和外系借用实验室的同学进入。化学系几名本科学生告诉记者,这种管理措施并非一时之举。一名同学告诉记者:“自1995年之后学校就是这样管理的,重点药品会专门保管。一般来说实验室里一般不放药品,老师会从药品库里配好药品拿出来。”而对于需要经常接触各种药品的化学系研究生来说,自我操守显得更为重要,“无论中国还是外国的化学实验室,基本所有的试剂都会有毒,浓度大的都会致命,尤其是从事有机化学研究的,很常见的东西拿出来都是有害的甚至致命的。新生在进化学系之前都进行过实验室安全培训,都是有一定安全准则的。”一名刚做完实验的化学系研究生说道。

B.03. “发帖纲要”起波澜

2006年1月29日,一位自称孙维同班同学的人匿名在新浪网发表文章《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直指孙维在网上发表声明是一起精心策划的集体行动,公开了孙维在发表声明前发给好友的“发帖纲要”,指导如何配合回帖。之后,又有孙维与同学的部分通信记录被曝光,如孙维希望别人帮助她查阅文献证明朱令是一次中毒等等。后经贝志城证实,这些通信记录是由匿名黑客攻入孙维同学信箱所截获的。

王一风称,他曾在清华校友网内部讨论时,多次要求“回帖纲要”涉及的几位同学证实或澄清这个“纲要”,但没有得到任何正面回答。孙维让好友不要理会王一风的邮件同样被曝光,王一风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这些邮件是真的。‘回帖纲要’也是真的。之后他们没有再在清华校友网上和其他任何同学联系。涉事同学之间很多已经不相往来了。”

王一风还向羊城晚报记者提供了一个细节:清华大学1994年9月开学一个月后,朱令的眼睛突然出现暂时性失明,随后几天视力都模糊不清,为此朱令曾到校医院做眼科检查,当时未查出原因,后来慢慢好转;隔了一段时间,又同样发作一次;这回引起了朱令的重视,她特意到清华大学指定医院北医三院的眼科做检查,但专业眼科医生仍然没有查明任何原因。王一风认为,之前的视力变化,现在分析起来很可能是有人在朱令的隐形眼镜消毒液里面下了毒。

和讯博客首发

 

fzz-0509a fzz-0509

Posted in 方舟子, 歪理邪说 | Comments Off on [2013-05-09] 谁是朱令的同班同学“王一风”?

[2013-05-08] 微访谈:方舟子聊近期网络热点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9, 2013

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85150682_d.html

微访谈:方舟子聊近期网络热点 [原创 2013-5-9 19:19:08]
我顶 字号:大 中 小
(2013年5月8日下午14:00~15:00,腾讯微博微专栏南方公园第19期)

徐少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司马南(@simanan) 为什么李开复一直以一种人生导师的姿态示人,他与别人到底有何不同?

方舟子 : 不只是李开复,唐骏、薛蛮子、潘石屹、任志强等等也都一直以一种人生导师的姿态示人。人们以为有钱了就成功了,就有道了,就可以当人生导师了,他们也乐呵呵地当之,这是当下中国社会的病。

唐家一号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方舟子老师您认为朱令案中,国内诊断的医生应该承担责任吗?

方舟子 : 铊中毒是很罕见的,症状与很多疾病相似,医生一时没有考虑到,并不算过。实际上北京协和医院医生一开始也考虑是否是铊中毒,但因为朱令没有接触铊的历史,所以没有再深究。如果不是贝志诚坚信是铊中毒,一再动员朱家去做测试,不会再往铊中毒考虑。

童心未泯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李开复的分裂大陆说,两位老师怎么看?

方舟子 : 李开复有很多问题,我以前和现在都指出过。但是现在有人对他挖三代、抓特务,那是文革手法,不足取,反而让人同情李开复。

诗音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农夫山泉和京华时报的争端,您怎么解读?京华时报本身也产矿泉水,作为人民日报下属报社,这种行为是否是对农夫山泉的恶性打压?各界媒体在报道的时候,是否也会选择性地偏袒同属于媒体的京华时报呢?

方舟子 : 如果一家报纸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去揭露一个企业,如果所说的是事实,这不是问题,如果不是事实,才是问题。争论的焦点是农夫山泉用的标准比自来水低。如果那样的话,是标准的问题。

夏天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对于朱令案,99%的网民认定孙某为投毒者,包括动机、方式、未定罪的原因都被网友认定了。现在网上的资料很容易让一般人慢慢产生这样的想法,以至于群众们找到真凶的初衷变成了想要捉拿孙某的愿望,请问方舟子你对网络流传的资料的看法和你认为贝也是嫌疑人的原因。

方舟子 : 大部分网民对此案的认定都是根据贝志诚提供的资料,而那些资料很多已被证明是虚假的。我没有公开说贝志诚也是嫌疑人,而是有不少人根据贝志诚的反常表现和前后自相矛盾的说法,认为贝的嫌疑也很大。

吉四六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朱令案中@方舟子 披露的文件显示98年经过了中央批示,为什么一个刑案要中央领导批?当时又没有互联网,也没有如此强的舆论压力。而且朱令父亲也表示质疑这点,说明不是他这方的要求。

方舟子 : 披露出来的公安部文件说得很清楚,是因为朱家通过各种关系多次就此案上书中央领导,中央领导批示加强破案力量。这本来是朱家一方造成的,是他们要求中央干预,但因为没有得到人们想要的结果,反而成了官方的不是。朱家其实也很有背景,能够找到副总理、副委员长级别的关系上书。

铁肩侠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 方舟子(@fangzhouzi) 老师,朱令案,把贝志诚(一毛不拔大师(@yimaobuba) )列为怀疑对象似乎缺少证据,是否有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在证据链上,很希望看到你对孙维的分析,谢谢

方舟子 : 此案因为事发两个月后才报案,证据已找不到了,目前关于此案的说法都是缺少直接证据的神探推理。如果比较两种神探推理,反而是贝志诚的嫌疑比孙维大。我并不赞同对恶性案件去做这种推理分析,也不会直接参与。但贝志诚一直在说假话鼓动这种网络公审,也应自食其果。

和尚疯语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地震局有用么?地震了才说。

方舟子 : 地震局是中国独有的机构,它可以发挥一些作用,比如监测地震、防震、抗震、中长期地震预测等研究工作。但不应把临震预报作为工作内容,那是不可能做到的。地震了才说也是有用的,比如可以即使知道震中,进行救援。

王军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孙家的背景都已经清楚了。朱家什么背景??贝家什么背景?

方舟子 : 这三家中贝家背景最深,势力最大,属红三代、官二代、富一代。朱的外公也是了不得的人物。能够找到副总理、副委员长级的关系的家庭都非同小可。

山羊胡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大家都在关注朱令案的真相,可是有人把奥巴马当成信访局长,这已经背离了最初的方向,为什么要这样胡闹?

方舟子 : 许多关注朱案的人其实并非在乎真相(现在真相也几乎不可能确切知道了),不过是拿这当一个由头跟当局叫板,把奥巴马当信访局长,也是同样的表演。

郑建伟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近期朱令案引起网民大讨论,请问关于朱令案还有可能重启调查吗?

方舟子 : 自1998年公安部门以证据丧失、无法侦破为由结案后,朱家通过多种关系上书中央,都不能重启调查,我不认为靠公知呼吁、网络舆论就能重启。没有新证据出现,也没有重启调查的必要性。很多恶性案件都会成为悬案,这是悲惨的现实。

夏天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朱令案证据缺失,结果很可能和韩寒抄袭事件一样:信者恒信,疑者恒疑。设想如果贝是投毒者,他很可能和韩一样过得逍遥自在。真相和事实难道无法得到揭露吗?公平和正义难道无法得到伸张吗?

方舟子 : 伸张正义,有时只是一种梦想。现实是很多案件由于种种原因没法侦破。但不能以伸张正义为由非要破破不了的案,去冤枉无辜。

大漠孤烟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请谈谈两位老师对近期茅与轼事件的看法。

方舟子 : 不管是否同意茅于轼的政治观点,去威胁、恐吓、骚扰人家都是不对的,违法了就该按法律来处理。有不同政治观点可以争论,可以批评,但不应威胁人身安全。

杨蔚萌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朱令的律师我见过一面,他好像也认为孙是罪犯,而且这个律师有点阴谋论的感觉,我知道你和他也认识,请评论一下这个律师,谢谢。

方舟子 : 作为律师,站在受委托人的立场说话,无可厚非。这个律师在其他问题上也喜欢搞阴谋论的。

机械工程师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看孙维的声明里提到朱玲常煎中药喝,会否是中药里含重金属铊而中毒?

方舟子 : 有些中草药能富集大量的铊,美国也发生过因为吃草药导致铊中毒的案例。但朱令体内的铊含量高得惊人,已达到致死量,这不是吃草药能导致的,可以认定是有人投毒。

傅古风 : #提问方舟子司马南聊网络热点#您对关于朱令案全民神探的现象有什么看法

方舟子 : 这是中国人历来没有“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程序正当”等现代司法观念的体现,也是贝志诚散布一系列谣言推波助澜的结果。贝志诚认为这是公民的权利,那么也应该让他尝尝被神探追究的滋味。

Posted in 方舟子, 歪理邪说 | Comments Off on [2013-05-08] 微访谈:方舟子聊近期网络热点

[2013-05-09]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9, 201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e006dd010184jo.html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2013-05-09 14:26:21)

分类: 方舟子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http://t.cn/zT8aIqC 方舟子会用歪曲误导手法,比如把“还有朱令喜欢到我们学校来”偷换为“在朱令中毒前几天到北大找过他”。这“中毒前几天”的时间点,足够置人于死地。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就像孙志刚案一样,19年后重新获得社会关注的朱令铊案已经不再是一件单纯的刑事案,而是承载了公众对公权力不信任和对执法机关不作为愤怒的情绪。虽然白宫不是信访办,奥巴马管不了中国事,但国际请愿一事,事关维//稳。一方面会让一些人觉得脸上无光,另一方面会形成国内外的舆论压力,逼迫当局曝光一些内幕,甚至在促成某些程度改革的同时,让社会民间舆论分享更大的说话空间。

这事的严重性,当局已经看到。北京公安局迅速发布消息,各位大毛们(比如胡锡进、马晓霖、吴法天,王志安等等)都严肃发言,劝告网友相信警方。

胡锡进说:“我想告诉博友们,经历几番洗礼,今天中国体制内几乎没有人敢签发一份明知道内容虚假的官方声明。”

方舟子说:“(北京公安局)这个(声明)是很正常的回应。当然公知们会继续漫天要价,要求公开卷宗,公开讯问内容什么的。”。

彭晓芸认为「不许讨论」的舆论管制一手导致了一个悬案成为一个政治事件,但方舟子则回应说“是公知们先把一个悬案搞成了政治事件的。”

“白宫炸开了锅”的起初,方舟子在搜狐微访谈中的冷静和理性,是“倒韩”和“打李”过程中所少有的。方舟子说:“即使我心里有自己的猜测,我也没有权利公开说的。如果因为自己的猜测而冤枉无辜,那是制造新的伤害”。“我反对搞网络公审,没有证据而是靠传言和推测就指名道姓指控某人是凶手,这实际上是侵犯人权的,”

但几乎是同时,方舟子又说:“贝志诚家庭背景比孙某强大多了,也有钱多了。人家神仙打假,老百姓凑什么热闹呢。”

可能方舟子并不认为他也是个老百姓,因而他是可以凑热闹的。5月8日晚,方舟子发布长文《贝志诚为什么要撒谎?》。用方舟子自己的话就是“我是一脚把贝志诚踢上了舞台让他当主角。”紧接着,就开始挖贝志诚(说朱令中毒前他俩互访过)和朱令大学时代的“神秘男”等等。接着,初步结论就来了“(贝志城)精心构陷孙维,误导网上舆论”。这说明他方舟子一点也不反对搞网络公审,也不怕侵犯谁的人权。

被一些人誉为网络神探总舵手的方舟子劝导大家不要去当福尔摩斯,原来是不想让大家探“孙维”,而去探“贝志城”。

方舟子的确是作文高手,很有本事的,他能很巧妙地转移网民兴趣和引导网络舆论的走向。

2012年元旦前夕,韩三篇引起了年轻一代谈论民主自由的兴趣,引发了一场大讨论。但方舟子介入之后,网民个个争当福尔摩斯,一场新启蒙旋即就成了假韩寒的大追踪。右派阵营分崩离析,公知一词被加了引号并且和臭字相连。年轻学生热衷于研究韩寒的身高和究竟有几个女朋友。韩寒本人也在乱棒之后“乖”了很多,当然也可以称成熟了很多或世故了不少。

2013年4月20日四川芦山地震,“红十字”陷于信任危机的同时,从汶川地震中成长起来的民间慈善组织正欲一展宏图。一度风传民间“壹基金”筹款1000万而“红十字”只有14万。李承鹏也组织救援队驰援震中,并先于政府一步发放救灾物资。这时,方舟子适时掺入,于是李承鹏到还是没到灾区就成了问题;李承鹏送帐篷的事实就变成了李承鹏送还是没送帐篷的讨论;确证了送帐篷后,又变成了小帐篷有没有用的辩论;确证了也有大帐篷,却又变成了李承鹏的态度是否诚恳和政治动机的追寻。几个回合下来,网民精力消耗殆尽。民间救灾被描成了添堵捣乱,“红十字”顺利过关,“郭美美”也不用重启再查了。

方舟子说:“李承鹏团队的这次行动,处处与官方行动较劲,其成员发的微博以及在港媒的报道中,充斥着贬低官方行动拔高自己的说法”。并“借机攻击“党媒”、“五毛”。”如此,李承鹏看来的确该打。

朱令铊案,按照方舟子的套路,开始的时候,他会以微博转发网友信息为主,附加一两句评论,吸引众多网友火力。时机一到,就连续长篇大论,几锤定音。

手法和套路都是惯用的。方舟子会从两路着手。

一路,深挖贝志城。贝志城的所谓“红三代”身份和经商中的可能“问题”都是很好的攻击目标。贝志城在网络世界替朱令奔走呼号十余年,留下了大量的公开发言、书信和文章,这些都是方舟子的打假对象。方舟子能有本事仅仅拿贝志城的英文水平问题消耗网友们的大量时间和精力。贝志城的文章和有关报道有不少煽情描述和矛盾之处,方舟子会用文本分析法找出矛盾和不合理之处,进而指控贝志城说谎造假,拷问贝志城的诚信,并暗示读者贝志城造假的动机是为了掩盖他是真凶。只要贝志城接招自辩自证,方舟子就成功了一大半了。因为在方式质疑大法之下,无人能招架,就连方是明本人也不行。只要一部分舆论矛头对准贝志城,伤害贝志城的现实利益,就会大挫贝的锐气,甚至迫使贝志城高举停战牌,彻底闭嘴。

另一路,诋毁朱令。朱令的家庭背景、朱令的相貌,朱令的才华,朱令学生时代的“私生活”(比如所谓的神秘男)都会是方舟子的话题。当上一个策略遇到困难的时候,方舟子会扒扒朱令的粪。朱令的才貌是唤起同情心的一大源泉,也是引起围观的一大动力。但是,出于同情和惋惜,师长同学亲朋们在描述朱令的美貌和才华的时候多有溢美之词。方舟子会抓住这些进行打假,比如朱令的容貌会成为方舟子及其支持者调侃的对象,朱令的诗文会被方舟子文本分析,会被指控不是朱令所写,是爹妈代笔等等。反正只要方舟子一扒粪,网络舆论注意力就会被分散。只要熬到下一个社会热点出现,就是维//稳大功告成之时。

方舟子在打贝、贬朱的时候,会用一些他常用的断章取义,歪曲误导的手法。即使被揭露,方舟子不会认错道歉,而会把责任推到被伤害者身上。

比如,贝志城于2002年3月替一个朋友发了一篇怀念朱令的文章,文章写道:“我去过那个‘犯罪现场’,朱令在清华的宿舍,就在事发前一个月。我只记得那儿的狭小黑暗和冰冷的眼神,还有朱令喜欢到我们学校来”。

5月9日上午,方舟子获得这一信息后,就立即发微博称:“贝志诚在2002年3月曾在一个支持朱令的雅虎群发过邮件,声称在朱令中毒前几天到北大找过他,在事发一个月前他还去过朱令宿舍。但以后贝志诚改口说上大学后两人从未见面,或只在路上碰见过。”

看看,这里短短的两句话,方舟子就把原文中的“还有朱令喜欢到我们学校来”这这句话偷换为“在朱令中毒前几天到北大找过他”。这“中毒前几天”的时间点,足够置人于死地。当网友提醒方舟子,那是贝志城替朋友转发的。照理,是方舟子资料没查全,出错了,应该是方舟子认错道歉了。但,不,方舟子却责怪被害者“当时为什么不说明是代别人发的呢”。由此,从这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方舟子从来不错,方舟子是无敌的。

假如贝志城和朱令的支持者们不想被方舟子所羁绊,凭着对方舟子一年多的关注,我有三点忠告:1,不要回应方舟子的所谓质疑,而只解答公众的疑惑;2,不要和方舟子对辩,其一,方舟子是不败的,其二,你忘记了你们在帮助朱令,推动社会进步,而非与人打架。3,千万不要在方舟子面前自证清白,因为你一旦开始自证就已经证明你不清白了。

虽然,端坐在电脑屏幕前苦思冥想、缜密筹划的方舟子也常常前后矛盾,漏洞百出,但是这个社会似乎没有多少人会对从方舟子身上剔出的骨屑感兴趣。大概,这就是方舟子长期屹立的奥秘所在。

最后声明:本人对朱令中毒刑事案本身了解不多,对中毒缘由和谁是真凶没有看法。

浏星雨
于2013年5月9日中午

Posted in 网友分析, 方舟子 | Comments Off on [2013-05-09] 朱令铊案的本质和方舟子的角色

[2013-05-09] 鉈毒案受害者家人求真相 清華女生朱令遭落毒 警19年首回應 – 明報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9, 2013

Copied from http://hk.news.yahoo.com/%E9%89%88%E6%AF%92%E6%A1%88%E5%8F%97%E5%AE%B3%E8%80%85%E5%AE%B6%E4%BA%BA%E6%B1%82%E7%9C%9F%E7%9B%B8-%E6%B8%85%E8%8F%AF%E5%A5%B3%E7%94%9F%E6%9C%B1%E4%BB%A4%E9%81%AD%E8%90%BD%E6%AF%92-%E8%AD%A619%E5%B9%B4%E9%A6%96%E5%9B%9E%E6%87%89-210830744.html

and http://www.sskyn.com/thread-23449-1-1.html

Original link on http://news.mingpao.com/ requires subscription

鉈毒案受害者家人求真相 清華女生朱令遭落毒 警19年首回應

  • 明報明報 – 2013年5月9日星期四上午5:08
  • 相關內容
  • 朱令父親吳承之(圖)向記者展示朱令的復康機器,他每天都會用這台機器為朱令鍛煉身體。(楊歡攝)查看相片朱令父親吳承之(圖)向記者展示朱令的復康機器,他每天都會用這台機器為朱令鍛煉身體。(楊歡攝)

【明報專訊】19年前清華女大學生朱令「鉈(粵音他)中毒」懸案近日再掀熱議,北京公安昨日首度回應稱,盡最大努力仍無法偵破。本報專訪朱令家人,其父吳承之表示會堅持追尋真相,要求警方公開偵破過程,否則會提訴。

1994年,朱令被投鉈毒(見另稿),中毒後智力退化,肌肉萎縮,家人每天為她做康復治療。朱令家位於北京豐台區,連日來接待大批記者,為防細菌感染,朱母朱明新給記者遞上鞋套,並謝絕外人進朱令房間。因案件最近再受關注,北京公安昨公開回應,確認有人投毒,但稱事件發生半年後才接到報案,許多證據已經流失,辦案人員盡了最大努力,仍未獲取認定疑犯的直接證據,對此表示遺憾。警方又稱調查未受干擾,但未提會否公開案情。朱父吳承之對本報表示,警方說法與1998年8月結案時並無不同,他們依然會堅持公開真相。

指半年後方報案 證據流失難查

朱明新自2008年起申請公開朱令案偵破過程和結果,經歷9個月的駁回、再申請等反覆拉鋸,最終獲「同意公開」,卻沒了下文。「案子這些年有過幾次關注潮,每次一開始報道,上面立刻打招呼要求不報道」,吳承之形容,朱令案情「有一條線,每一次到了這條線就走不了」。今次中宣部同樣下達禁令,但他稱不會放棄追尋真相,「朱令還活着,在一步步好轉,國家也在進步。我們不相信法律還能相信誰?難道要我們抬着朱令去遊行?」他們正諮詢律師,準備對警方拒公開資料提出行政訴訟。

母親研提出行政訴訟

對於被指是疑兇的朱令同學孫維,吳承之認定「就是孫維,我不會想其他的了」,他解釋,公安1998年8月結案,正是孫維出國之時,「如果不是孫維,那就該排除孫維,查另一個疑犯,而不是把案子結了,把案子結了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人(疑兇)走了,查了沒用。」至於網友在美國白宮請願網站聯署要求美方驅逐孫維,吳承之說:「案子重啓不是白宮決定的 。」

現時朱令智力僅5、6歲,時間觀念混亂,她知道現在是2013年,但又覺得自己才20多歲(她已40歲);她知道國家主席是習近平,又說總理是朱鎔基。吳說,朱令情緒時有起伏,不能當面提病情和案情。她的房間被改造成專業病房:空氣淨化器、氧氣機、專業病牀、咳痰器一應俱全,醫生每月探視。朱令每天的運動是抱着父親的腰,慢慢站起再坐下,「現在每天能做100多個,做幾下就要休息一會,我們就給她按摩腿部」。

父母年邁 望康復可自理生活

吳承之稱,希望女兒恢復到可自理生活。但因她神經系統受損,病菌極易入侵,「只要不感染,不生病,動作是有進步的」。兩位老人說,「這兩天,她平躺在牀上都可以自己坐起來了,這需要多大的體力啊!」年逾七旬的父母現時擔心自己身後朱令的生活問題,想找個好點的康復醫院,「有隔離病房,保證不感染,然後讓護士輪流做康復鍛煉,還可能有水療、運動器材,多好!」

明報記者 楊歡 北京報道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感謝港人捐款 擬來港就醫

【明報專訊】香港傳媒當年曾報道朱令中毒案,朱父透露,來自香港的捐款令他印象深刻,望透過本報向香港市民道謝。協助朱令的義工亦透露,正在考慮來香港尋找治療的可能性。

吳承之說,2007年前後,香港媒體報道朱令案,他很快收到20萬港幣捐款。「我印象很深,那天去簽收捐款,500元一張的收據,我整整簽了一下午,簽得手都痠了。」他希望本報向關心朱令的香港民眾轉達感謝。

朱令是鉈中毒個案中鮮有的存活者,其康復和護理都難尋參考病例。有協助朱令的義工開通新浪微博「@幫助朱令」,義工透露,有國外專家建議朱令前往香港查詢,他們也正在考慮,但對本港醫院的專長、費用等均不了解,希望有熟悉情者能提供信息。而對於朱令父母要求警方公開資料的訴求,一名長年關注事件的資深義工認為,現在可能是比較合適的時機,「一路看下來有希望,但是變幻莫測,不敢抱太大希望」,他認為可透過媒體和輿論施壓,但最終能否公布還是要「看領導」。

http://news.mingpao.com/20130509/caa2.htm

關鍵證物離奇眦滅 有背景室友被指涉案

【明報專訊】生於1973年的朱令,父母均是知識分子。朱令相貌娟好,多才多藝,是國家二級游泳運動員,也會彈鋼琴和古琴。她1992年入讀清華大學化學系物理化學和儀器分析專業物化2班,與孫維是同學兼室友。
同學協力調查 越洋求助

1994年11月,朱首次中毒入院,1995年1月好轉出院,同年3月再次中毒,昏迷長達5個月,瀕臨死亡。1995年4月10日,朱令高中同學、北京大學學生貝志誠等人將其症狀透過學校互聯網向全球求助,收到上千餘封回信。同學齊心合力,包括電腦專業學生寫程式篩選有用郵件,外語系同學協助翻譯。回郵多認為朱令是鉈中毒,但未獲醫生採信,拖至月底才確診。朱令父母懷疑有人落毒而報警,落毒動機疑是妒嫉,但她宿舍5月離奇失竊,關鍵證物丟失,其水杯雖失而復得,但已被清洗過。

1995年8月,朱令從昏迷中蘇醒,但她的神經系統遭永久性損害。1996年2月,北京公安局領導對朱家表示案件「難度很大,仍在努力之中」。有消息指孫維祖父孫越琦為民主黨派元老,是中央重點統戰對象,成查案阻力。1997年3月,朱令父母以其同學即將畢業,人證調查將更加困難為由,上書北京市公安局長。警方4月提訊孫維8小時,但隨後釋放。1998年8月,公安機關宣布結案,但未告知朱家。
民眾促白宮驅逐居美疑犯

2005至2007年間,事件曾一度重掀輿論高潮,孫維在內地討論區「天涯」發表辯白聲明,貝志誠也現身憶述當年情況,雙方爭持不下,又不了了之。直至上個月,上海復旦大學發生落毒案,引發社會對朱令案的重新關注。有民眾到白宮網站發起請願要求驅逐住在美國的孫維,簽名人數截至昨晚已超過13.7萬。

http://news.mingpao.com/20130509/caa3.htm

希望不會又不了了知.

Posted in 媒体报道 | Comments Off on [2013-05-09] 鉈毒案受害者家人求真相 清華女生朱令遭落毒 警19年首回應 –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