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05-07] 朱令妈妈:没人告诉我结案 – 海峡导报*天下新闻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7, 2013

朱令妈妈:没人告诉我结案
称挺恨投毒者,会继续申请信息公开


▲记者与朱令母亲

上个月的复旦投毒案,也让舆论再次聚焦“清华铊中毒案”的受害者朱令。6日中午12时,朱令妈妈、72岁的朱明新女士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采访。
讲述
每天疼得不行没力气
朱 令出事前,1994年11月份,我刚从外面出差回来。朱令在学校好几个月没回家了,说最近特别忙,12月9日有场音乐会。朱令在乐队里算主力了。朱令说, 忙得回不了家,要了几张音乐会门票,想让父母去听。她爸爸说要去学校拿,顺便给她补过生日。她爸爸在中关村找了个饭馆,结果她说肚子疼,饭也没吃好。
她说越来越疼,到音乐会那天就相当厉害了。我就特别担心她,打电话问她行不行。她说,要把音乐会坚持下来。于是,朱令就忍着疼痛把音乐会演完,但是后来的庆祝会都没参加。除了肚子疼外,她的脚也疼。
我们带她出去看病,结果也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同时,朱令开始掉头发了。住在同仁医院的时候,有亲友就提出是不是中毒了。但当时,我们确实没想到有人投毒这种事情。
同学床底下找到杯子
之前都没听说过铊这种物质。2月20日,朱令返校的时候身体还是一塌糊涂。当时她满心希望不耽误学业。所有人都说不要去上学了,因为她每天都疼得不行,根本没力气。她当时还想参加双学位、德语和其他选修课的学习。
朱令一个人躺在宿舍准备考试,周五的时候就打车回家,忙着写实验报告,但是身体状况让她很难能完成。但同仁医院始终未查出她有什么问题。
3月9日,在协和医院,李舜伟大夫当时就高度怀疑是铊中毒。但我们也没怀疑是投毒。那时候朱令疼的,连被单盖在脚上也不行。当拿到化验单的时候,李舜伟就着急地冲进ICU,商量如何解毒。
当 时大夫就说,不是误服就是投毒。我当时就让她的舅妈到清华报案。我们要求老师把宿舍封起来,把现场保护起来。但老师说有困难。五一假期后,派出所把我们叫 过去,告诉我们说朱令的宿舍失窃了,喝水的杯子和洗澡用的小篮子都没有了。但后来她们宿舍的同学又在床底下找到了杯子。
希望能有一个结果
4月28日报案,到6月份放假,我特别着急,一直打电话问。侦破小组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努力工作。到10月份,我就更着急了,他们回答,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了。但他们一直都说,已经上报请示了,也许就破了。
在我和办案组的接触中,他们始终说在办,但没告诉我结案了。
2007年,有个政协委员曾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从他那知道,他收到了公安部门回函,这份书面文件说朱令是被投毒的,但因为报案时间晚了,证据不全,尽快办结此案。
我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没有得到一个答复。朱令是我的孩子,而且是好孩子,风华正茂的时候差点就没命了。我挺恨投毒者的。假如朱令没有中毒,她会做得很好。我会觉得更幸福,但这一切都没有了。对未来,我就希望她能康复得好一点,原来还希望发生奇迹。
我一定会继续申请信息公开的,希望能有一个结果,给朱令一个交代。这是我一个特别重要的期望。
综合中广网、齐鲁晚报消息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