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05-07] “未经过滤空气 也是致命威胁” – 海峡导报*天下新闻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7, 2013

“未经过滤空气 也是致命威胁”


▲朱令父亲在家中

“不要直接进去,先换鞋!”辗转来到北京方庄朱令家门外,30多岁的志愿者王华并没有让记者直接进去,完成“换消毒鞋套”和“洗手”两道程序,才能跨进朱家狭小的里屋。这样是为了避免朱令被外面带入的细菌感染。
最里面的屋子里,喉管被切开的朱令躺在床上。她不能像常人一样用鼻子呼吸,未经过滤的空气,对于她来说,既是维系生命的必需,同时又隐藏着足以致命的威胁。
对于逝去的时光,1973年11月24日出生的朱令似乎毫无记忆。她还停留在中毒发生之前,如果问她多大年纪了,她会吃力地回答:23岁。大剂量铊中毒的后遗症之一便是膈肌麻痹,右肺严重萎缩,直接后果就是导致现在的朱令呼吸功能虚弱。
“她这边的肺缩得只剩下拳头大小了。”昏暗的小屋内,朱令72岁的父亲吴承之将右手放在自己的肺部位置“熟练”比划着,语气中并未带太多情绪。
志愿者王华
志愿者王华很多年之前就知道朱令的案子,直到2011年,在英国做访问学者的她,偶然从刚认识的一个大学教师那里得知朱令家的地址。
回国后,她很快找到朱令家,“可能是之前看她的报道太多,第一次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顺理成章地,王华成为帮助朱令的志愿者之一。
王华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朱令家帮着两个年过七旬的老人照顾朱令,同时还负责联络国内热心的网友们,回应他们提出的看望朱令或往吴家寄送东西的愿望。王华的另一个任务是和海外的“帮助朱令基金会”联系,定期汇总国内外的捐款。
“两年前的一个小感冒就花去了60万元。”作为现在与吴家最为亲近的人之一,王华深知钱对于朱令的意义:日常护理,可能出现的疾病的治疗,以后可能送往的护理中心,无论哪一项,没有巨额的费用支撑,都难以完成。
尽 管朱令的同班同学童宇峰2004在美国成立了“帮助朱令基金会”,并在海外华人中有一定影响,但这些年来收到的捐款非常有限。“从2004年到2013 年,10年间有10万美元左右。”王华拿出一个本子,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说。她也会不定期汇总国内捐款,并进行公开。
近期给朱令捐款的数额有了明显的增长,原因很明显,复旦大学投毒案重新唤醒了人们对尚无结果的朱令案的关注,这让王华感到很欣慰。
对于此次媒体的介入,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一方面或许能推动朱令案情,另一方面更为现实的是,募集足够多的钱。
参与者黄林
回想当年那些经历,一再说自己是个“逃兵”的黄林,语气中明显多了几分激动之情。除了关注朱令的病情外,当时黄林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对于事实真相的调查上。
黄林说,为了调查朱令的事,她的生活和工作受到很大影响,而她所知道的一些网友,甚至有人为此丢了工作,“这件事改变了我们这些人对社会、对一些制度的看法”。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