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May 7th, 2013

[2013-05-07] 搜狐微访谈:方舟子谈铊中毒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7, 2013

http://fangzhouzi.blog.hexun.com/85085150_d.html

搜狐微访谈:方舟子谈铊中毒 [原创 2013-5-7 17:00:43]
我顶 字号:大 中 小
(搜狐微博2013年5月7日下午15:00~16:30)

味道天堂: 向 @方舟子 提问: 你觉得朱令案能被重新翻出来,主要原因是什么?

方舟子: 这个案子一直就没有离开公众视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有媒体拿它出来说,这次是因为复旦大学投毒案,又让人联想到它。

中华解梦师:向@方舟子 提问:贝志成都说了哪些假话?还有假设他当年运用网络收回的那些国外回信如果为假,那么就可以推断他事前就知道是什么毒,他的嫌疑就很高?

方舟子: 贝志诚说了哪些假话,这篇文章举了一些例子:《为何朱令同学贝志诚的话不可全信》http://t.itc.cn/y3WSp 。除此之外此案还有许多假话,例如绘声绘色讲孙家如何向领导人求情等。网上关于此案的传言,都出自贝志诚之口,舆论被他操纵。请贝志诚解释,他为什么要就此案撒那么多谎?动机何在?

超人晗日:向 @方舟子 提问: 这种铊中毒,能轻易实现吗?哪儿来的毒品呢?

方舟子:铊盐是一种工业原料,以前也用来做杀虫剂、鼠药。小剂量的铊中毒可能职业或环境接触所致,大剂量的中毒则是误服或遭人下毒。国内二十年来发生过多起铊投毒案,有的在校内,有的在校外,在校外的获得也不难,比如有的案子中投毒者通过向工厂购买。

想看你的看的世界想在你梦:向 @方舟子 提问: 案子悬而未决的原因是什么?

方舟子:铊投毒很隐蔽,本来就不容易查。北京高校另两起铊投毒案都是因为投毒者良心发现去自首才破的案。朱案当时没能及时彻查,没有找到证据,事隔多年警方要再查清更不容易,只能留给网上神探们去推理。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许多恶性刑事案件都会成为悬案的。

英华2004:向 @方舟子 提问: 我们如何预防铊中毒?

方舟子:如果不是从事用到铊盐当原料的职业,又没有仇家,日常生活中很少有铊中毒的可能。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某些植物具有富集铊的能力,其中铊的含量极高,是寻找铊矿的指示植物,这些植物也被用来做中草药,吃中药增加了铊中毒危险。这是远离中药的另一个理由。

琳琳de心事儿0的微博: 向 @方舟子 提问: 美国的白宫网炸开了锅,你觉得这么发展下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方舟子: 美国实行三权分立,白宫不会去管司法的事,更何况是他国的司法。美国采取的是无罪推定原则,不会未经审判就去处罚某个所谓犯罪嫌疑人。到白宫网站请愿属于丢人现眼,让美国人以为从中国来了一群暴民。另外,在白宫网站联署请愿书必须是美国公民【后来被美国成都领事馆扇脸了】,冒充美国公民是犯罪,如果联署人在中国,当然无所谓,如果在美国而不是美国公民,就要小心了。

飄迻de愛: 向 @方舟子 提问: 铊哪里能买到吗?

方舟子: 你想干嘛?

毛毛杀手: 向 @方舟子 提问:您觉得”贝志诚”诚实吗?我们如何识别一个人是否诚实呢?

方舟子: 此人谎话连篇,不仅在朱案上说了很多假话,在其他问题上也说了很多假话,比如在韩寒的问题上。

西安西007: 向@方舟子 提问:你打算参与进这个案子吗?用你强大的证据搜索和逻辑能力。希望你能介入啊!

方舟子: 侦破恶性刑事案件是要有实物证据的,连警方都不掌握的证据我到哪里搜索去?不像抄袭、假文凭、代笔这类靠文字证据就能判定的,所以可以搜出来。

无知者5: 向@方舟子 提问:1.作为一个凶手,是否应该知道铊的特性,比如如何获取?如何存储?如何防止误毒自己?如何计算用量?如果不是专业人士,如何知道这些要点?2.如果你认为凶手是专业人士,那贝志城不是化学专业的,是否可以排除他的嫌疑呢?

方舟子: 铊投毒是推理小说中常见的题材,八、九十年代国内英语阅读材料中也有介绍。并不是化学专业的人才会知道铊的厉害。贝志诚自己就提到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中有铊投毒的描写,所以不能因为贝不是化学专业的就排除其嫌疑。

弓长小冈刂: 向@方舟子 提问:贝志成 百度 谷歌 维基 都没显示家庭背景 豆瓣有说法 贝的背景比孙更强大 你能否做两句简单介绍? 如果方便的话

方舟子: 贝志诚是红三代,背景比孙家强大多了,他以前自己在微博上透露过的,其家人能出现在最高领导人身边的哦。孙的爷爷只是民主党派,社会地位再高也只是没有实权的花瓶。

KMDFH微博: 向 @方舟子 提问:北大没给贝志诚毕业证,是因为他有投毒嫌疑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

方舟子: 我不清楚为什么贝志诚会被北大劝退,希望贝志诚能够解释一下,不要只是让新浪秒杀在其微博上的任何质疑评论。

无知者5: 向@方舟子 提问:如果你认为贝志诚是凶手,那请问他为何要一直为朱令案奔波?他是心理变态吗?

方舟子: 我没有说贝志诚就是凶手,是有很多人这么怀疑。贝志诚既然声称人们有权指名道姓指控某人是凶手,那自己也应该接受这样的怀疑。假如贝自己就是凶手,网上神探们也不难找出理由解释他的这些举动。比如,也许他本来并不想毒死朱,只是要演一出英雄救美来获得朱的欢心,没想到被医生耽误演砸了,所以受到良心谴责为朱奔波。又比如,高智力罪犯往往是不甘寂寞的,他是以这种方式来让人们不要忘了他的杰作。

就爱风云3803: 向 @方舟子 提问: 你关注朱令案多久了?胡锡进说的那几点有没有根据呢?

方舟子: 我11年前就关注朱案了,当时在我主办的新语丝网站上登过几篇有关文章,包括贝志诚的文章,当然后来发现贝志诚文章里的说法有的是捏造的,有受骗上当的感觉。胡锡进的微博我没有看,不清楚他都说了什么。

无知者5: 向@方舟子 提问:朱令父母希望警方回复办案进度,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方舟子: 受害者家属当然有权利要求警方告知案件的进展。但是网上有人要求警方公布该案卷宗,那就是无理取闹了。

三角函数888: 向@方舟子 提问:当你寝室失窃案肯定与此案投毒有关,有没有从失窃案入手的可能?

方舟子: 贝志诚说警方立案后朱的寝室失窃,朱的物品全部丢失,只在孙的行李中找到一个洗干净的杯子,怎么听上去像是在电影上常见的构陷。孙如果要破坏证据,独独去留一个杯子干什么?

察言观色51373934: 向@方舟子 提问:你认为自己对朱令事件的看法是客观全面的吗?

方舟子: 对此案我又没有充当神探发表什么新奇看法。我只是说,我反对搞网络公审,没有证据而是靠传言和推测就指名道姓指控某人是凶手,这实际上是侵犯人权的,而如果你愿意这么干,声称这种做法是恰当的,那么你也应该接受别人反过来这么搞你。这还不够客观全面吗?

云月虽同溪山各异: 向@方舟子 提问:老方把朱令案定性为高智力犯罪案,都有哪些依据?

方舟子: 目前被网上神探锁定的唯二嫌疑人,孙是清华的,贝是北大的,还不够高智力吗?

爱里思: 向@方舟子 提问:相关部门为什么不肯公开审孙维的信息?

方舟子: 孙只是作为怀疑对象被询问过,并没有作为嫌疑人被拘捕,更没有被起诉,对她的询问记录是不适合公开的,在国外也是如此。

烂佬: 向@方舟子 提问:嫌疑人已寥寥无几,方先生是不是确认是贝志诚就是主犯,孙无辜?

方舟子: 我又不是网上神探,我哪知道谁是凶手,谁是主犯,谁无辜啊?即使我心里有自己的猜测,我也没有权利公开说的。如果因为自己的猜测而冤枉无辜,那是制造新的伤害。

爱里思: 向@方舟子 提问:朱令身体状况堪忧,一点小感冒就可能至命,父母百年之后,谁应该为朱令的生活负责?

方舟子: 按国外惯例可以设一个基金专门用于朱的生活,贝志诚不是一直在呼吁向朱家捐款吗?其实他本人钱那么多,财大气粗的明天系老总哦,真那么热心,还怕没钱给朱家。

狐狸的女儿: 向@方舟子 提问:中午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新闻,把铊字一会儿念“tuo”,一会儿念“ta”,到底怎么念?而且按主持人的说法,听来好象孙维是唯一犯罪嫌疑人,这样说法对吗?

方舟子: 这个字念ta。说孙是唯一嫌疑人,是贝志诚说的,传来传去成了警方说的了。按网上神探的推理,贝志诚是另一个嫌疑人,中央电台不能厚此薄彼。

乱试佳人5249522: 向@方舟子 提问: 投毒可以远程完成吗? 你说贝志成是凶手,他在北大,而朱令中毒在清华女生宿舍

方舟子: 我没有说贝志诚就是凶手。目前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毒发生在宿舍,说中毒发生在宿舍也是贝志诚说的。据说有两次投毒,任何涉及饮食的两次接触都有可能,比如在校外的同学聚餐之类。

赶集庄户人: 向 @方舟子 提问:说孙嫉妒朱美貌多才,好像不符合那个时代学生特征。?你怎么看?那么多人向白宫请愿有无司法进步意义?

方舟子: 贝志诚把朱描绘得美若天仙,后来我看到了朱发病前的照片,有点失望。难怪有神探怀疑贝暗恋朱。孙嫉妒朱,也是贝志诚说的,他怎么知道的?孙告诉他了?向白宫请愿属于司法退步,是对白宫请愿的滥用,白宫也不可能去理。

新生报道7b3f6d38: 向@方舟子 提问:您被木子美们辱骂威胁时,您向新浪申诉却无任何的合理答复,您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朱令父母为女儿四处上访想求说法时,作为有同样护女经历的您是否会感同身受?

方舟子: 朱父母的心情我当然能理解。但是木子美辱骂我女儿,是证据确凿的。如果是匿名的辱骂,我虽然气愤,也不会没有证据就指控某个人。

Posted in 方舟子, 歪理邪说 | Comments Off on [2013-05-07] 搜狐微访谈:方舟子谈铊中毒

[2013-05-07] “未经过滤空气 也是致命威胁” – 海峡导报*天下新闻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7, 2013

“未经过滤空气 也是致命威胁”


▲朱令父亲在家中

“不要直接进去,先换鞋!”辗转来到北京方庄朱令家门外,30多岁的志愿者王华并没有让记者直接进去,完成“换消毒鞋套”和“洗手”两道程序,才能跨进朱家狭小的里屋。这样是为了避免朱令被外面带入的细菌感染。
最里面的屋子里,喉管被切开的朱令躺在床上。她不能像常人一样用鼻子呼吸,未经过滤的空气,对于她来说,既是维系生命的必需,同时又隐藏着足以致命的威胁。
对于逝去的时光,1973年11月24日出生的朱令似乎毫无记忆。她还停留在中毒发生之前,如果问她多大年纪了,她会吃力地回答:23岁。大剂量铊中毒的后遗症之一便是膈肌麻痹,右肺严重萎缩,直接后果就是导致现在的朱令呼吸功能虚弱。
“她这边的肺缩得只剩下拳头大小了。”昏暗的小屋内,朱令72岁的父亲吴承之将右手放在自己的肺部位置“熟练”比划着,语气中并未带太多情绪。
志愿者王华
志愿者王华很多年之前就知道朱令的案子,直到2011年,在英国做访问学者的她,偶然从刚认识的一个大学教师那里得知朱令家的地址。
回国后,她很快找到朱令家,“可能是之前看她的报道太多,第一次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顺理成章地,王华成为帮助朱令的志愿者之一。
王华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朱令家帮着两个年过七旬的老人照顾朱令,同时还负责联络国内热心的网友们,回应他们提出的看望朱令或往吴家寄送东西的愿望。王华的另一个任务是和海外的“帮助朱令基金会”联系,定期汇总国内外的捐款。
“两年前的一个小感冒就花去了60万元。”作为现在与吴家最为亲近的人之一,王华深知钱对于朱令的意义:日常护理,可能出现的疾病的治疗,以后可能送往的护理中心,无论哪一项,没有巨额的费用支撑,都难以完成。
尽 管朱令的同班同学童宇峰2004在美国成立了“帮助朱令基金会”,并在海外华人中有一定影响,但这些年来收到的捐款非常有限。“从2004年到2013 年,10年间有10万美元左右。”王华拿出一个本子,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说。她也会不定期汇总国内捐款,并进行公开。
近期给朱令捐款的数额有了明显的增长,原因很明显,复旦大学投毒案重新唤醒了人们对尚无结果的朱令案的关注,这让王华感到很欣慰。
对于此次媒体的介入,她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一方面或许能推动朱令案情,另一方面更为现实的是,募集足够多的钱。
参与者黄林
回想当年那些经历,一再说自己是个“逃兵”的黄林,语气中明显多了几分激动之情。除了关注朱令的病情外,当时黄林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对于事实真相的调查上。
黄林说,为了调查朱令的事,她的生活和工作受到很大影响,而她所知道的一些网友,甚至有人为此丢了工作,“这件事改变了我们这些人对社会、对一些制度的看法”。

Posted in 媒体报道 | Comments Off on [2013-05-07] “未经过滤空气 也是致命威胁” – 海峡导报*天下新闻

[2013-05-07] 朱令妈妈:没人告诉我结案 – 海峡导报*天下新闻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7, 2013

朱令妈妈:没人告诉我结案
称挺恨投毒者,会继续申请信息公开


▲记者与朱令母亲

上个月的复旦投毒案,也让舆论再次聚焦“清华铊中毒案”的受害者朱令。6日中午12时,朱令妈妈、72岁的朱明新女士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采访。
讲述
每天疼得不行没力气
朱 令出事前,1994年11月份,我刚从外面出差回来。朱令在学校好几个月没回家了,说最近特别忙,12月9日有场音乐会。朱令在乐队里算主力了。朱令说, 忙得回不了家,要了几张音乐会门票,想让父母去听。她爸爸说要去学校拿,顺便给她补过生日。她爸爸在中关村找了个饭馆,结果她说肚子疼,饭也没吃好。
她说越来越疼,到音乐会那天就相当厉害了。我就特别担心她,打电话问她行不行。她说,要把音乐会坚持下来。于是,朱令就忍着疼痛把音乐会演完,但是后来的庆祝会都没参加。除了肚子疼外,她的脚也疼。
我们带她出去看病,结果也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同时,朱令开始掉头发了。住在同仁医院的时候,有亲友就提出是不是中毒了。但当时,我们确实没想到有人投毒这种事情。
同学床底下找到杯子
之前都没听说过铊这种物质。2月20日,朱令返校的时候身体还是一塌糊涂。当时她满心希望不耽误学业。所有人都说不要去上学了,因为她每天都疼得不行,根本没力气。她当时还想参加双学位、德语和其他选修课的学习。
朱令一个人躺在宿舍准备考试,周五的时候就打车回家,忙着写实验报告,但是身体状况让她很难能完成。但同仁医院始终未查出她有什么问题。
3月9日,在协和医院,李舜伟大夫当时就高度怀疑是铊中毒。但我们也没怀疑是投毒。那时候朱令疼的,连被单盖在脚上也不行。当拿到化验单的时候,李舜伟就着急地冲进ICU,商量如何解毒。
当 时大夫就说,不是误服就是投毒。我当时就让她的舅妈到清华报案。我们要求老师把宿舍封起来,把现场保护起来。但老师说有困难。五一假期后,派出所把我们叫 过去,告诉我们说朱令的宿舍失窃了,喝水的杯子和洗澡用的小篮子都没有了。但后来她们宿舍的同学又在床底下找到了杯子。
希望能有一个结果
4月28日报案,到6月份放假,我特别着急,一直打电话问。侦破小组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努力工作。到10月份,我就更着急了,他们回答,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只剩下一层窗户纸了。但他们一直都说,已经上报请示了,也许就破了。
在我和办案组的接触中,他们始终说在办,但没告诉我结案了。
2007年,有个政协委员曾关注这个问题。我们从他那知道,他收到了公安部门回函,这份书面文件说朱令是被投毒的,但因为报案时间晚了,证据不全,尽快办结此案。
我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没有得到一个答复。朱令是我的孩子,而且是好孩子,风华正茂的时候差点就没命了。我挺恨投毒者的。假如朱令没有中毒,她会做得很好。我会觉得更幸福,但这一切都没有了。对未来,我就希望她能康复得好一点,原来还希望发生奇迹。
我一定会继续申请信息公开的,希望能有一个结果,给朱令一个交代。这是我一个特别重要的期望。
综合中广网、齐鲁晚报消息

Posted in 媒体报道 | Comments Off on [2013-05-07] 朱令妈妈:没人告诉我结案 – 海峡导报*天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