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13-4-27] 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27, 2013

这个文章肯定是物化2班同学写的,原文发在天涯,后被删,发帖人ID已不可考。原文链接也不可考。

致清华和朱令案有关的铊们

我可以用更温和的口吻,但胸中有一股郁积的愤懑难以平息。希望善良的读者能原谅我
的某些措辞。

先说老师:

薛芳渝,一个根本不配“为人师表”的小人。不说你那弱智的“讲一做二考三”,就你
那中文授课,英文板书的授课方式,把学生在课堂的注意力都分散了。你懂最基本的教
学规律吗?教书称不称职还是你的能力问题,但作为(副)系主任耍“两面三刀”无所
不用其极就是品德问题了。在朱令的这件事上,扪心自问,你真的“仁至义尽”了吗?
因为有了你和白广美等,薛钢孙维这一伙才会在物化二横行。朱令只是个突出的例子,
这些年有多少蓬勃少年的梦想在你的清华化学系折翼。我祈祷当你老去时,能有一丝对
这些莘莘学子的愧疚来挽救你那必将坠入无边黑暗的灵魂。

郁鉴源,你一辈子在清华混,也算是老油条了。你为何偏偏在课堂上向二字班提起那个
铊中毒的旧事?另外作为时任分析中心主任,药品管理不严的责任是不是也该算在你的
头上?

童爱军,算你运气不好,沾上这个晦气。但你老公当年借着与江主席握手的大好东风在
清华如日中天,你碰上了孙维也算是某种平衡吧。

再说主角们:

孙维,你割了双眼皮以后,整天戴个粉色的发夹到处放电的日子过去得很快啊!曾和你
一起进进出出的那个化工系的高个儿男生不知道在你的本子里算不算一任男友?从那些
年来看,你是个机灵人,会讨人喜欢,不召人讨厌。然而你小聪明太多,小动作也太多
,实在无法让人完全信任你。即便如此,起初我还是不愿相信你是凶手。后来我在网络
上看到了你,你都在做什么?在狡辩;在装可怜博同情;在攻击朱令家和贝志城;在召
集狐朋狗党谋划左右舆论;在改身份证件…… 其实你只要做过两件事就可以让我相信
你的无辜:一,在网上讲清楚你在公安局的八小时都发生了什么;二,讲清楚你所知道
的关于宿舍失窃的细节。然而现实是你机关算尽,难免不害了卿卿性命。你的心有多狠
,我真不敢猜,但我知道你口口声声的“正义”和多数人的理解不会完全一致。看现在
的你,再看朱令和她可怜的双亲,你以为你的眼泪能让多少人相信朱令家一直在迫害你?

金亚,你就是典型的“闷骚”,骚到几里外的人都要皱鼻子。在老图书馆,一边转笔,
一边读书的那个金亚,完全是一个朴实的假小子。但谁知道你那双看似无害的小圆眼睛
后面,是狭隘的心胸和睚眦必报的本性。朱令变“猪头”,你终于解恨了吧?事发后,
你对太多人表现出的警戒和敌意,让人莫名其妙的同时是不是已经暴露了你自己?难道
每个人都无意中得罪了你?

王琪,你当年可以装纯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成功转型?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彻头彻尾的
庸人是如何拿到了清华的博士。朱令笑你蠢,一点儿不冤枉你。你的“光辉”事迹,恐
怕多年后在清华的实验室里还没有学生能“超越”。不再做专业是你们夫妻的明智选择
,但我纳闷什么人敢把自己的钱交给你们来打理。算了,还是说当年吧。在物化二的散
伙儿宴上,孙维拉着潘峰的手哭得那么伤心,你有没有觉察到当时自己的表情?那一刻
你是不是已经意识到这辈子再也甩不掉那个瘟神。

李含琳,就凭你那瘪鼻梁,凸眼珠,还有满脸痘,也敢称仙女,那得有多少美女要恶心
死。当年你讨厌朱令,不是秘密,也不能说明你会害她。但凭你和薛钢唯我独尊自私自
利的本性,很难想象这世界上会有值得你们为之两肋插刀的朋友。多年来你们对孙维可
谓不遗余力,这只能说明你也有撇不清的干系。不明白你那个当年在鞍钢的老爸,如何
就给了你那么强的优越感和小姐脾气?你和朱令互称“土鳖”的时候,落差是不是大到
难以接受?

薛钢,你的鸡胸脯,包子脸,还有小兔牙,和李含琳这样的“仙女”真的是绝配。你在
清华的几年太顺利了,所以你才会以为现实里的人们都和物化二的同学一样任你愚弄,
以为你发个所谓多少点质疑加反驳就可以扭转舆情。凭心而论,在物化二班,论才,专
业成绩从徐冉,张启俭,陈忠周,童宇峰算起,你也就勉强凑个二流;论德,就算和同
为党员的张利比,你也差了不只几千里;论艺,物化二班能弹能唱能棋能画的人里都没
有你;论体,就你那小体格也就踢踢野球。可是你就能神奇地把自己“综合评估”成无
可匹敌的唯一精英。最初是老乡白广美帮你开荒造势,然后祁金利教你挑动同学内斗谋
统治,后来薛芳渝利用你操控物化二。他们都说清华就是要培养你这样的“爱国人才”
,所以你出国陪读一去不返真的是狠狠打了这些人的脸。在申请美国绿卡的时候,你和
共产党决裂的陈述公开出来,某些人的脸色一定更难看。如果你对美国政府撒了谎,那
这戏就更有趣了。其实从你贪婪地把手伸向所有可及的利益时,你猪八戒照镜子的表字
命运就已经注定了。借一句流行语“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回到朱令的案子上,你发
在网上的帖子中撒谎的地方还要我逐一指出吗?你这种永远代表“正义加正确”的人怎
么也在和童的通信中闪烁其词了?也许你没有直接参与投毒,但你怎么舍得不和你那“
仙女”老婆共进退?

潘峰,你和薛钢一样,也应该是被老婆拽进来的。当然,这也不是你第一次跟着薛老二
的屁股后面跑了。看到一些你在网上的发言,明显长进了,会充横放狠话了。但我还是
有点担心你那宜兴小男人的心脏能不能承担这所有的压强。说实话,你大多时候不招人
讨厌,也会讨巧,而且到了清华外面也能装个聪明人儿。但你自甘堕落,交下贱朋友,
娶“甲醇”老婆,套个龟壳就以为自己刀枪不入。唉!自己要出来耍丑,就别怪大家丢
臭鸡蛋。

高菲,是不是又当了一回傻大姐儿?别什么香的臭的都往跟前儿靠,还总想充大个儿,
小心水深得爬不出来。

所有人都打过了招呼,那就来说说投毒的事。

起因:你们都很烦朱令,她每天晚归,很少做值日,给同宿舍的每个人都带来很多不便
,更甚的是她总少不了在言语上让你们觉得被鄙视和奚落,连在京城里长大的孙也不能
幸免。你们在某一时间达成了共识:必须把朱令踢出114宿舍,而且要好好教训她一下。

前提:孙可以拿到铊,而且经过仔细观察后确信,在当时的管理条例下偷出少量固体是
绝对不可能被追查出来的。

实施:这要请你们来补充。

结果:朱令的中毒反应渐渐出现了,直到不得不停课回家。

至此,如果朱令能休学一年,李搬到孙金王的宿舍,那就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其实
那样朱令也躲过了人生中的这一劫。

但偏偏朱令身体素质好,又年少,离开毒源后,健康状况逐渐转好,好胜的性格又让她
在几个月后回来了。这一变化出乎预料,但你们设的毒媒还在,所以决定保持观望。

本来就很虚弱的朱令,再次接触到毒媒,身体彻底崩溃了。

直到朱令家确定女儿是被投毒并向公安报案前,一切还都是平静的。虽然被学校吆喝着
轮流去医院照顾了几天朱令,你们很不情愿,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你们的行径会被揭露
出来。此时毒媒也被你们处理掉,任何证据都不存在了。即便是案发后,因为有薛潘及
时传递消息,一切也都在你们的掌握之中。后来宿舍失窃“发生”了,实在是“完美”
中的遗憾。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不准确的地方欢迎当事人出来指正!

最后多说几句:“人在做,天在看。”如果没有“网络”这个东西,你们现在一定都在
享受着各自的幸福。“网络”救朱令不死,“网络”让她中毒前后触目惊心的照片唤起
无数善良人的同情和关心,“网络”逼迫你们不得不上演拙劣的自辩丑剧而露出马脚,
“网络”让如今的你们心神不宁。2006年,天涯等网站被禁声,你们躲过了一回。2013
你们还能侥幸吗?谁能保证不会有更猛烈的下一波,你们还能撑多久?放弃无谓的挣扎
,坦白吧。在聪明的人堆儿里,你们也就是二,三流的货色,不要幻想还能瞒天过海。
其实你们最大的弱点并不是你们的智商,而是你们受不得一丁点委屈。到头来,害人害
己,贻害无穷。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