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李新关于朱令事件的一点回忆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25, 2007

从天涯杂谈 蒙难的华珠–祝福朱令[杂谈专题] 转

http://main.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896492.shtml

原文未在互联网上找到,暂不知出处

作者:诸葛罗敷 回复日期:2007-4-25 0:07:05
 

  转载:
  
  你们好。我在1996年帮助了协调诊断,也帮助了协调朱令的治疗过程,当时,我是UCLA大学的研究生。我想告诉大家我所了解的情况,以回答这里所贴出来的一些问题。
  
  
  1。朱令的昵称是令令。
  2。 我们有人将这个嫌疑人的情况详细告知了北京的美国大使馆,以阻止她前往美国。我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设法利用美国媒体来施加影响。但是,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再则我们也担心得到一些北京官员支持的嫌疑人家人会指控美国媒体通过政治进行操纵,这可能会对朱令案不利。我们知道她的名字,我们也知道这个案件在什么地方卡住了。没有利用通过美国媒体施加影响这种做法,这是我们与朱令家人一道作出的一个多么艰难的决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如果朱令家人改变决定,我们当然会采取一些行动。这个不用怀疑。
  
  3。以下是协和做得不对的地方:
  协和的李医生确实猜测可能是铊中毒。我这里用”猜测”,而不是用”诊断”,是因为诊断必须有检测支持。朱令的症状让他回想起30年前清华的一起铊中毒病例。由于不是毒理专家,李医生就朱令这个病例咨询了北京劳动卫生与职业病研究所。根据朱令说自己没有接触过铊的陈述,该所副所长作出结论说不是铊中毒。可是没有人要求检测来支持这个”猜测”。后来进行了正确的检测的陈教授当时正在这个研究所工作,可是却没有人与他联系,寻求帮助。是朱令家人后来才跟陈教授联系的。
  大家可以看到,协和起初并没有做错什么,李医生也做了该做的事情,就朱令这个病例向专家咨询了意见。正是那位劳动卫生与职业病研究所的副所长在没有作成检测的情况就下了结论。但是,李医生和他负责这个病人的同事在没有要求可靠的检测结果的情况就”相信”了着位副所长的结论。作为朱令的首诊医院,协和有责任根据专家意见作出科学判断,给病人进行恰当的处理。协和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协和有错的第二点,是它拒绝考虑互联网上的建议。朱令的家人将贝志诚(朱令同学)和其他人收集到的互联网上的建议送到协和,但协和拒绝考虑这些建议。当我打电话给ICU,询问治疗情况的时候,他们一开始拒绝与我交谈。Aldids医生不得不利用自己外交方面的关系,来向协和传达一些信息。他热心的帮助却常常遭遇比鼻子冷灰。在那些日子里,许多相关的人都在想方设法说服协和。协和后来给予朱令的照顾可能好于其他医院,这可能是真的。但协会最初的傲慢与无知却严重耽误了诊断与治疗。耽误时间越长,毒物对朱令神经的损伤越大。
  
  4。说一句题外话,中国的医学常常以经验为基础,但在美国医学也是科学。因为美国的医生通常都具有学士学位,也因为美国拥有严格的法律制度
  
  
  Xin Li
  
  
  



作者:诸葛罗敷 回复日期:2007-4-25 0:08:14
 

  再补充::Xin Li 评论里说的第4点题外话,是说美国医生通常都有理科学士学位,特此修改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