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4-20] 忠孝东路的黄昏 — 物化2同学的一点评论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9, 2007

原文发在百度 http://post.baidu.com/f?kz=93609119
北青报的独立新刊《青年周末》今日登出《清华女生铊中毒新现四大疑点》
后面的跟帖中。

http://post.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741822293&z=93609119&pn=0&rn=50&lm=0&word=%D6%EC%C1%EE#741822293
349. 回复:北青报的独立新刊《青年周末》今日登出《清华女生铊中毒新现

我是朱令的同学,一直关注朱令的事情,这件事情应该是不少同学心头一生也抹不去的阴影。良心,是个很难说的东西,虽然可以告诉自己和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可是心里总是隐隐作痛,毕竟她曾经健康美丽的和我们生活在一起过。我不知道能为她做什么,我不能做到象童那样去追求事情的真相,我对我的几个和事情走得很近的同学也没有信心。或许是童幼稚,或许是我悲观。我不去校友网,因为我不想继续作恶梦。我们本来可以为朱令做很多事情,但是一直没有。
今天翻贴又看到百度上有人提及:

问题是朱家对其进行过恐吓,以及用种种”足以使心理承受差的人自杀”的手段进行施压。
http://post.baidu.com/f?ct=335675392&tn=baiduPostBrowser&sc=728303646&z=93386918&pn=0&rn=50&lm=0&word=%D6%EC%C1%EE%C1%EE#728303646

他引用的话,是我的同学潘峰说的。恰好最近有同学把校友网的一些讨论转给我,其中有潘峰对他写的”用种种足以使心理承受差的人自杀的手段进行施压 “这段话的解释,我贴在这里,作为一个同学对朱令和她家人的一点心意。朱令父母是老实到有些迂腐的知识分子,希望他们不要再被人利用。
关于素描学者,其实他的存在或许是个好事,会使站出来的人更多。

童宇峰:

我同意xxx说的回忆当年的细节附在公开信上,这个问题我很久以前就提出过,可是没有人参加,我现在问我的第一个问题
潘峰说朱家当年使用了种种。。。。。让人自杀。朱家否认当年他们怀疑过任何我们的同学,公安局问过她们觉得同学中是不是有可疑的人,他们说想象不
出。只是后来公安局告诉他们怀疑了某个同学以后,他们才开始回忆朱令的同学的情况的。看来潘峰对当时的情况了解得比我们多,那么请潘峰把这个当年种种的手段列出几种,还有是怎么知道是朱令家做的。这样一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当年的实事,而不是只听朱家的一面之词。还有就是我们那个被逼迫快要自杀的同学,也不应该沉默,应该积极地站出来陈述事实,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样实情才会明朗。
潘峰:
其次,对于”朱令家……施加压力……”的说法,首先那是我2004年3月
前后的说法,这只是代表了我当时的看法。我所知道的,有些也是你知道的–孙维收到恐吓信,几次出国签证均遭受人为阻挠。那时咱们都知道公安已经发给孙维
护照(否则不会到签证这一步),我觉得这些事都和朱令家有关,所以才会有此说法。你是经历过出国的人,应该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而在出国签证上一再
遭受莫名阻挠打压,这是多么大的打击,我想我当时的说法你能理解吧?
最近和朱令家交流过,才知道阻挠孙维签证的并非朱令父母,而是其他的力量,这完全出乎我先前的意料,因此现在的我,不会再说这样的话。
童宇峰:
其它和案情关系不大的我们先搁下,你2004年3月17日”朱令家庭…也采取了种种调查和施加压力等方式,…足以使心里承受能力弱一点的人自杀”的说法,已经在网上广为流传,给朱令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希望你在网上公开给朱令家道歉。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替你贴出去。
潘峰:
把我当年留言贴到网上的人不是我,传播扩散不是我的意愿,因此我即使道歉,也只是在班级留意簿上为我当年对朱令家的误会向各位同学道歉。(我也保留未经我同意随意转贴我的言论和网上攻击我的某些人使用法律武器的权利。)

童宇峰:
你关于朱家的那段话是否是你贴出去的不重要,因为你当时明明知道大家都在看物化2班的发言,物化2的留言薄那时候是公开的:

潘峰 发表于:2004-03-17 16:13:36
我知道有很多人通过匿名方式察看我们的留言薄,这也算代表我个人的立场–我将和在国内的同学一起参与捐款、设立基金等事宜,同时不会参与案情的讨论。

作者: 忠孝东路的黄昏 2006-4-20 13:13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