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7-01-31] 一个旁观者的小小看法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8, 2007

http://post.baidu.com/f?kz=168266870

一个旁观者的小小看法

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看了那么久,冷漠了那么久,还是忍不住讲讲我的一些小小的无足轻重的看法。

首先,我想讲讲大学有毒药品的管理问题。我自己是某所比较有名的大学里,学生物专业的。生物学和化学其实都会用到不少剧毒的试剂。记得我们大二上试验课,第一次接触到某种剧毒汞化合物的时候,老师紧张得要命,反复提醒我们皮肤不要接触到这种溶液,做完试验第一时间洗手等等。本来按照试验课的要求,这个溶液是要求学生亲自配制的。最后老师为了预防万一,还是替我们配制了那个汞溶液。那个试验室是教学专用的实验室,大部分的药品都是公开放置的,只有那些剧毒的药物都是放在一个专门玻璃柜子里,上锁的。当然,锁很小,一砸就坏的那种。那时候是1997年,是不是因为清华的事情,全国大学都加强了管理,我就不知道了。

接着到了后来,大三、大四的时候,因为试验多了很多,有机会到专门的研究室去做试验,药品的管理就松了很多。虽然有所谓的有毒药品管理条例,好多常用的有毒的药品都是是随便放在外面的。毕竟有毒的东西太多了,都锁起来很麻烦。同时实验室一般保安都很差,如果你胆子足够大,理论上你是有机会大摇大摆走进去,趁着没人,拿走某种毒药,可能一天两天都不会有人知道。所以,理论上,孙维说任何人都有可以拿走毒药的事情是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的。

但是,我要说的是,这仅仅是理论上的可能。那么要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性是多大呢?

首先,在1995年,知道“铊”的毒性的人,不如现在的人这么多。在那个时候,凶手一定是个精通药理的人,知道“铊”是一种隐秘的毒药,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而一般情况下,在试验之前,老师也会先告诉我们,这种药物会通过什么什么途径导致中毒,是接触、口服,还是呼吸。中毒剂量是多少,还有一定会讲的几句话就是,一旦不小心接触了,要如何处理,以及第一时间通知老师处理等等,这是最重要的。别的就不会过多交待了。如果不是专门查资料或询问老师,老师也不会告诉我们中毒症状是怎么样的,估计老师也不会专门去记住这些东西。而那些有毒药品的中毒症状和解毒方式,要查的话也是很容易查到的。基本上,作为我自己的一个习惯,对任何我可能接触到的毒药,我通常都会去查一下相关药品的中毒症状的资料,以预防万一。而整个生物系的试验室,有毒的东西多如牛毛。我又不是毒物专家。那些我没有机会接触的药物我也不会专门去了解。对于那些我不熟悉的药品,我也绝对不会去随便接触。知道用“铊”来下毒的人,肯定是个很了解“铊”的毒性的人。在这里,出现两种可能的凶手,一种可能是学化学专业的,接触过“铊”的毒性资料;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凶手对毒药非常感兴趣,整天到图书馆查各种有毒药品的资料。

为什么一定是化学专业,而不是生物学专业呢?因为生物学实验室有更多毒性更强的药品,分解很快,下毒更隐秘,没必要用到“铊”的……一个冷笑话。不好笑?那算了。从这里也可以顺便分析出,全世界毒药那么多种,凶手肯定会找他最熟悉的毒药来用的。所以,凶手的手头很有可能正好有“铊”。

假设凶手知道“铊”的毒性,生物系其他更好的毒药他都看不上眼,非得要用化学系的“铊”来下毒不可,但是手头就是没有“铊”,那要怎么样才能得到“铊”呢?

如果我是实验室里的人,我是肯定不敢把一整瓶毒药都带走的,如果这样的话,一天或者几天之内,试验室就会发现失窃的事情。虽然试验室的药品管理很疏松,但是定期的药品清理还是有的。放在外面的药品,通常也都是常用的。如果发现一整瓶剧毒物品丢了的话,责任还是很大的。如果找不回来,为了避免有毒药品流串到社会上造成祸害,很有可能还会寻求警方的帮助。但是,清华发生过整瓶“铊”失踪的事情吗?好像没有吧?

所以凶手很有可能,只是取了一点点“铊”出来带走了。疑问又来了,凶手知道这个“铊”很毒,肯定得有备而来,在偷之前,至少要准备好药勺一把、小瓶子一个。然后当凶手走到试验室的时候时,还要在上千瓶药物里面,把“铊”找出来,取出一点药物,避开所有人的注意,迅速离开。这么一说,感觉这个凶手已经是007级别的特工高手似的。除非凶手已经是试验室的熟人,别人看到到他也是见多不怪,或者他知道试验室什么时候没有人在,那就很好解释了。

作者: 61.144.60.* 2007-1-31 14:13

2 一个旁观者的小小看法

所以,为什么实验室里面有毒药品的管理会很混乱呢?因为,一个外人,要进去偷药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基本上是 mission immposible。对于基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管理自然也会变得很宽松的。顺便说一句,我们生物系标本室有一个熊猫标本,很漂亮的皮毛,那可价值不菲。但是基本上没有任何保安措施,而且标本室的门口也就一把生锈的铁锁,为什么不担心被偷呢?其实道理是差不多的。

所以,为什么有教授会认定孙维是唯一可以接触到“铊”的学生呢?这就是一个概率上无限接近百分之一百的推理过程。如果孙维的哥哥没有孙维的预先指引,要从化学楼里拿一瓶药出来,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的结论就是,孙维不是凶手,基本上也只是理论上存在可能。

另外说几句。我觉得网上有些所谓的事实不怎么可信,例如,有人声称,警察通过化验,证实导致朱令中毒的药物就和孙维实验室里的药物一样的。这点在我看来就很不可能。通常试验室的药品纯度都很高的,不同地方出产的药品,基本不可能通过化验来进行区分。我们追求真相,但是我们不能编造事实,这只会把我们推得离真相更远。

我倒是相信另一个家伙的推理。那就是,如果我是清白的。如果我被当成是嫌疑犯,我一定会把我知道的一切事实都说出来。我会努力地回忆,除了我自己之外,还有谁可能会接触到这个“铊”,还有谁曾经进入过我们的宿舍,翻动过朱令的东西。我会很积极的帮助警方,去澄清一切疑点。而不是云里雾里的暗示“任何人”都有可能拥有“铊”,暗示“任何人”都有可能进入我们的宿舍。在朱令被怀疑是“铊”中毒的时候,也会第一时间跟医院联系,说明实验室里就有 “铊”,所以朱令很有可能会无意中接触到“铊”,会尽力说服医院尽快做“铊”的检测。可是孙维,如果朱令真的是你的同学兼好朋友,你做了这一切了吗?

穷根究底,网上没有任何说明孙维是凶手的直接证据。我相信会有几个挺孙的人,是很善良地相信“疑罪从无”的。但是,当有人想方设法地制造出各种疑点,千方百计地阻挠我们知道真相的时候,是不是同时也是用另一个方式,告诉了我们真相的方向呢?

最后,我很同情物化2班的其他同学。他们的确很软弱。但是他们的软弱不是我们谴责他们的理由。毕竟大部分的中国人,包括很多在这里义愤填膺的匿名的旁观者,包括我,在现实生活中,在亲身面对某些东西的时候,都是软弱而且沉默的。指责关在笼子里的公鸡在清晨来临的时候,为什么不引吭高歌,是不道德的。

作者: 61.144.60.* 2007-1-31 14:13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