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7-02-03] 俺也瞎扯几句ZL case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3, 2007

http://mitbbs.com/mitbbs_article_t.php?board=Overseas&gid=16143889&ftype=0

发信人: lgw (asd), 信区: Overseas
标 题: 俺也瞎扯几句ZL cas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3 13:37:51 2007), 转信

周末了, 俺也来胡扯几句。

1. 关于动机

其实上清华的一个个都是觉得自己了不起, 天是老大,俺是老二的主。到了清华后,难免都有被现实打的粉碎的时候。在这个时候, 嫉妒一点也不奇怪, 不过是有的人没渡过来,有的人也就对付过来了。毕业后一想很可笑,但当时可能就做出错误判断。在这点来讲女生更不容易渡过来。

ZL确实是太优秀了,他们班的女生,简直是没法和他比了。比学习, 她是前五,比体育,她是国家二级运动员, 比文艺,她是民乐队台柱子。比相貌,你现在看照片觉得是一搬,但十二年前的清华化学系,绝对是不错的。 所以他们班的女生肯定是很郁闷, 特别是对一个同是从北京出来的,家世不错的,以前也是被人追捧的女生来讲,实际上更不能忍受。 所以嫉妒这个动机还不够?

SW实际上比他们班其他女生更嫉妒ZL的原因除了同出身北京,从小家世好以外,恐怕还多一个就是民乐队这个事。SW声明里和支书的声明都强调她们学的不是同一种乐器,SW大三就退出民乐队了。但从现在来看,ZL后来也学了中阮,而且成了中阮的台柱子。可以想象,SW是求ZL介绍进民乐队的,原来音乐基础不会很好, 这种人就只能当南郭先生,在合奏的时候去充数,可能就是在中阮的边缘上, 在来一个人,就被刷下去了。在这个时候,ZL古琴独奏弹得好好的,突然吃饱了撑的要来学中阮,这不是砸人的饭碗吗。你如果想上合奏的话,可以去学其他的乐器, 何必偏偏学俺这个二把刀的中阮来抢我的饭碗呐。而且你要学,129北京音乐厅演出后在学啊。这难道不是大大不够姐们的事吗。所以ZL学了中阮后, SW的退出是显然的, 否则那叫没眼力劲,当然学习忙是很自然的掩饰。清华很多人都用过 🙂 大学期间没女朋友, 能说咱没本事泡不到妞吗,这当然不是事实,事实是学习忙。

那么这个民乐队难道对SW的吸引力那么大吗?别说还真是很大。清华学习的牛人见怪不怪,除非特别牛的出圈的,大家佩服一下外, 一般也不是特别佩服。能长人气的一个是体育,一个是文艺。所以如果在校运会能拿名次,足蓝排校队的,或者是文艺社团的,什么校园诗人之类的, 都还蛮吸引眼球,特别是如果你的成绩同时还很好的话,那就是神人了。特别是在男生眼里。这个事情看在女生眼里,会是什么滋味。

这种事我也遇到过, 俺们一哥们,吉他弹的很好,一入学就要组乐队,大家都想去搀和,结果他只找了一个哥们去敲架子鼓。因为那个差事比较容易,看主唱手势加点悟性就可以了。结果这敲鼓的哥们,大二就留上背头,胯上妞了,你说其他人能不酸吗。还一个哥们网球打得好, 天天带着球拍上课,上完课门口一帮预约的女生等着他学习打网球。靠,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哈哈。 反正这哥们去踢球时,是本方的不会给他球,对方的看
他上去就是闷一脚的。当然大三以后,就没这事了,被折磨得也都差不多,对自己的幻影的也都破灭得差不多了,所以也没人在乎这个了。其她们宿舍,如果那次没毒成功的话,估计以后大家关系也会都不错。但当时女生里恐怕嫉妒的更厉害。

你可以想象,如果有人在演出后,问SW你们演出挺不错的啊, SW说,我没去, 我早退出了,学习太忙了。hehe, 你觉得酸吗, 特别是同宿舍的ZL可是去了,还是独奏,人家的学习还很好。靠,人家相信了你说的理由呐,那你学习弱了点。 人家不相信你的理由呐,那这更没面子.

尽管SW家世很好, 但能不搓火。而且周喻家世也很好啊,人家还娶了小乔了呐。说到小乔,万一某个民乐队的帅哥同时被两人看上呐,这个胜负可能还没出手一方就已经落败了。这败的一方可不一定甘心呐.

2. 关于这个铊

看有人说如果SW是凶手,那她怎么会明明知道只有她一个能合法接触铊还去用铊来下毒,铊中毒那么明显。

问题是当时谁知道铊是什么东西,不是贝的话,ZL这条命交待了,大家也不知道她是因铊而死啊。现在中国那么多用铊来下药的,还不是因为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这个case太high profile了。不是ZL, 大家现在恐怕还没人知道这个铊能毒人呐。哪怕是学化学的不是这个case, 恐怕也不知道铊这么厉害吧。

SW哥哥号称自己拿着摄像走到化学系从试验室里拿出了药品,这个是可能的,但不是SW告诉他能这么干,他敢干吗。 不告诉药品在那里, 他怎么知道到那里去拿, 拿什么。如果我不是化学系的,我敢到化学系里乱转吗?就算我敢转, 我敢进实验室吗?我敢进实验室,我知道药品在那里, 拿什么药? 如果是ZL在化学系外的关系使得人要杀她,这哥们需要到化学系,实验室里去拿药品, 而且是很巧,上来一拿就是铊,这个东西可能吗?
所以ZL民乐队的关系基本就排除了, 剩下的就是本班的了。要想进清华的女生宿舍, 比蜀道容易不了多少, 肯定有大学五年,没进去过的。天天往女生宿舍跑的,就是班干部以什么组织文艺,体育活动的名义去陶瓷的,物化92也不例外,看看班长,支书都班内解决了,所以真正嫌疑人也就是女生加上几个班干部。那里面SW的动机最多,前面已经分析了,除了和其他女生共同的以外,还多了民乐队这一码事, 而且又有可能接触铊。

还是老美说的好,走着象个鸭子,叫着象个鸭子,铊就是个鸭子。替SW辩护得都是把看电影看多了,把这事想的太复杂了。

3. 双方的背景。

先说朱家的,大家说朱家也有背景,证据是请黄华上书。这个实在是不能算。黄华当时早退休很久了,88年就已经退下来了,97年递状子的时候已经10年不管事了。即使他当副委员长的时候也没管什么事, 因为被邓小平臭骂过。黄华就不是邓的人。 黄始终不是强势领导人, 那次被邓小平骂过之后,更是大失面子。

燕京同学会上见面,老同学请递个材料,这很正常。当时黄华已经下来没什么事干了,跑燕京同学会忆忆旧,一点不奇怪。在台上时你找不到他。其实SW伯父孙孚凌也是燕京的,但他在还当官时就几乎不参加燕京的同学会。黄华在台上也是一样。燕京同学会要递材料,原来是找魏鸣一,后来黄华,周南退了,找黄华周南。有什么用,就那么回事,黄华为了不驳面子也会递,但递了后,根本不会说话的,而且他说了也没用,县官不如县管, 而且孙家两个县官一个县管吧。燕京同学会想找北大要几间房子都要不到。更何况刑部的事情。

在说孙家的, SW的爷爷为什么那么德高望重,一个原因是人家当初带枪投靠是下面是带了几十万人过来的, 解放前的大学生就有几万, 这些人后来基本是各行业的中坚。当然这个只能算是德高望重了。

SW的伯父孙孚凌可以算是北京实力派了。改革开放后,他先是当北京政协副主席5年,然后当北京副市长10年,然后又是北京政协副主席,最后是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国家领导人。 北京官场上以副市级就混了将近20年. 80年代在北京呆过的, 看北京新闻的不相信谁不知道孙孚凌. 在北京副市长任内主管商业,轻工业和私营经营之类的。这些都是实缺。不是花瓶。

到北京市政协后,是排名第二的副主席。当时的政协主席是王大明, 王大明很有意思,92年时曾经一度传出他要当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调中央,但中央没调动。调得动,可能陈还在台上了。 王大明好像也是四中的吧。起码和四中有渊源。

政协排名第一的副主席是封明为,孙孚凌当副市长的时候,封明为也是副市长。两人等于在市府,市政协共事十几年,应该算十五年吧。当副市长时两人排名差不多挨着,到政协一个第一副主席,一个第二副主席。当然后来孙到全国政协当全国政协副主席去了。封明为当北京市副市长时主管的就是公安政法, 他应该同时也是北京市的政法委书记。所以说孙家在北京政法口没有联系是不可能的。15年在副市级领导岗位上共事,马上孙孚
凌要到全国政协工作,成国家领导人了,来电话问问有没有关系可以询问一下自己侄女的案子, 是你你不帮忙吗?

其实不用封明为, 孙本人的面子也足够了, 当时北京政法委书记强卫, 80年代是北京的共青团书记,为人做事眼力劲估计也就是薛刚的三次方吧。 当共青团书记的, 在学校里, 是那个老师的香都不能漏, 在北京市, 80年代肯定围着几个副市长的屁股跑,搞这个活动, 那个活动都得要副市长配合, 为的就是在各位副市长眼里捞个这小子不错的美名啊。 人品就是这么攒的。 孙孚凌在北京十几年副市级,会不熟悉团委书记?

当时的公安局长张良基, 也是一老滑头, 而且北京市公安局长这种级别, 到岁数了, 也要去政协的。 这个后路也得安排好不是。 安排好了, 弄个政法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也还能拉拉风 安排差了, 就是一个干把委员在家里养老了。 而且人家打电话时肯定也会说, 不要照顾,就是要秉公办事。几个电话下来14处的敢不”秉公办事”吗?

另外说孙孚凌家里经济困难的,那真是扯了,孙孚凌到政协后, 以私营经济娘家人,商业专家为名头工作的。 政协经济方面基本就是成思危,经叔平,孙孚凌在那里把持。而且孙还是浙江人, 浙江商人到政协就找他的。SW现在的老公当时恐怕也是看上他了吧。他缺钱,那全国人民别活了。而且他家里工作人员吃饭,国家也有补贴。警卫自己吃食堂。还一请十几口人, 莫非SW常上他们家噌饭?

一句话, 说SW不是凶手的, 都是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

※ 修改:·lgw 于 Feb 3 13:50:46 修改本文·[FROM: 168.122.]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mitbbs.com·[FROM: 168.122.]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