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7-02-02] 写在朱令12年之后,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2, 2007

http://www1.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861257&flag=1
『天涯杂谈』写在朱令12年之后,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作者:pateete 提交日期:2007-2-2 22:53:00
案子破不了,主要的原因应该是证据不足!政治因素有,但不会起到主导作用。有些人喜欢拿孙维背景说事,有些盲从了。说实在的这种恶性案件,只要证据确凿,不要说孙维投毒,就是她爸爸干的也跑不了。

关键还是证据不足,警方当初传讯时即便孙维承认杀人了,没有其他相关证据,到检察院直接就驳回。仅凭口供,孤证更本定不了罪。

影响这案件的审理因素有几个,比如

1,孙维祖父是某个民党派的领导人,好多人对这个感兴趣,说政治权力的影响如何如何。说起实在的,民主党派看似有地位,其实是没有什么权力,政协又如何,监督作用而已。主要是政治影响问题,万一出现错案,党和政府就会很被动。办案人员不得不考虑到这个因素。

中国法制是有些不足还不完善,但还不至于到任由权力糟践人命的地步,中国还没有那么黑暗,大家对中国法制太没有信心了吧。举几个国内听说的案例,某个直辖市。同样在90年代初,有位市级领导嫖娼,被派所的警察抓了现行,求情打招呼的络绎不绝,结果碰上个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楞头警察,苦审了一天生生终于把口供给要了出来。也怪那位领导抗审讯的能力不其强。结果证据确凿,那位领导挂了。

还有一次,还是某位市领导的亲戚,酒后和人打架造成对方重伤害。发动了公安检察系统的关系来了解此事,跑是跑不了的,结果也不过是法院能够判轻点。但前提也要摆平受害人家属那里,钱是没少花。

所以,权力对案件的影响有限,但只要证据确凿谁也翻不了案。尤其象这种恶性杀人的刑事案,影响又大,当年的媒体也给予报道。当官的有几个敢拿自己的乌纱帽去冒天下之大不韪。如果孙维犯罪证据确凿,你相信他那个当官的伯父敢以牺牲自己的政治生命做筹码,去救一个杀人犯的侄女。一旦证据确凿,肯定是高风亮节六亲不认。说实话,各级法院的刑庭,检察公安部门主管刑事案件的部门都是清水衙门,比起经庭民庭治安口贪污腐败少多了,为什么?一句话,人命关天。

越是影响重大的案件,侦查过程中越是严谨不徇私情。当年朱德的孙子,朱德大家总知道吧,证据确凿照样枪毙,她孙维的爷爷比起朱德康克清夫妇于国于党于军的地位来如何?比得了么?

说孙维家世背景影响案件侦破的人,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就是人云亦云的瞎起哄。

2,案件侦查期间恰逢97年香港回归前夕。从政治上讲,中央绝对不会允许在那个时候出现影响统一战线的错案。所以,定罪起诉证据一定要过硬才行,肯定会谨慎谨慎再谨慎。

3,64之后那几年对高校任何事情都是万分小心,就怕处理闹大事件来。 尤其是清华北大,那几年,清华北大本科变成五年制,竟然军训一年。中央对两所高校学生政治素质和高校的安定局面的重视可见一般。

此案涉及民主党派和最高学府,办‘案人员的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但这压力就是一定要掌握真凭实据才能定罪,起诉。同时这也是遵循了法制精神的基本原则。

公安机关传讯了孙维,也是侦查过程当中唯一传讯过的嫌疑人。恰恰说明肯定有些线索指向孙维,也说明北京市局14处的侦查人员办案期间还是坚持了办案原则和公安人员的职业操守,是卓有成效的。侦查人员肯定是从朱令周围关系了解到了一些指向孙维的线索,也是经过长期排查得出的结论,比如朱,孙两人的关系不和,平日的冲突口角,两人有什么矛盾冲突等等。所以侦查人员认定孙维具有做案的动机,两人同一寝室具备做案的条件。

这个时候就看犯罪嫌疑人孙维的心理素质怎么样。无论她是不是凶手,这个或这几个冷血杀手毒杀自己身边的人,而且能够几个月内两次下毒,不被发现。不仅用心十分歹毒而且绝对心理素质超强。其心险恶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心理素质和承受能力更是超乎常人。

如果她是凶手,突审8个小时没有崩溃,面对老谋深算经验丰富的的预审人员的确不容易。各位不信自己犯回事,去试试。我想当初侦查人员在物证不足的情况下(物证要足早就抓人了),把破案的唯一希望寄托在对孙维的审讯上。希望打开突破口,就是突破孙维心理防线,这样其他的证据(人证,有人证就就能定罪)收集就方便顺利很多--到时会总有人出来说实话了吧。很明显孙维坚持过来了。又没人出来说出实情,呵呵,怎么办,没办法,只有放人。就是换作平头老百姓的孩子,坚持不说,也只有放人。总不能刑讯逼供,活活打死。

这个案子的关键在哪,不是案件的复杂程度,不是办案人员的素质能力,不是嫌疑人有多狡猾和她的家世背景,而是朱令的同学室友!这点被很多人忽视了。

案件并不复杂,朱令案就是对精英高校里晦涩的同学关系,变态人性的的彻底揭露,20岁的年轻人,有什么深仇大恨,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无非是平日的琐碎小事引发的极端嫉妒,一次下毒不行还要第二次再投毒杀人,凶手其情可鄙,其心可诛!!!除非全宿舍的人都是共犯,否则不可能没有人发现凶手的漏洞。朱令昔日的同学们当初同样是20岁的年轻人,人类应有的善良和正义都哪去了?!十几年了,丝毫看不见。这个案子凶手动机之龌龊卑鄙浅薄,犯罪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影响之深远广泛。简直是人神共愤,谁不想把凶手绳之以法,包括核心老江同志,也是不会例外。但就是证据不足,就是因为没有人肯占出来提供证据!!!!就是有些知情者不愿出来作证。

从网上看了些关于朱令案的文章,孙维自己的辨白不说了,就看那些同学,也是朱令的同学们。对孙维开脱辩护的文章,觉得很奇怪和愤怒。即便孙维是无辜的,朱令被两次毒杀,肯定是身边人作案,朱令她一个女孩子一个在校的女大学生的生活社交范围能多大?肯定是他们同学中的一人或者几个人投毒做案。案子就是破不了。这个案件不仅令侦查人员第一次面对中国的第一起thallium投毒案件,也面对了一群来自精英学府的天之轿子们。

现在看看那些站出来的昔日同学,特别是那个叫薛纲的支书和朱令的室友王琪还有一个邱某某竭力攻击反驳贝至诚,先不说你们有什么地方比过贝至诚对朱令做的一切。还竟然慷慨激昂地说我们同学室友关系关系如何如何和谐,除了开脱孙维的嫌疑,竭力维护班级体团结和谐积极向上的声誉,对朱令说几句不关痛痒的安慰之语,没有其他的了,出了投毒杀人恶性案件,还添着脸说说关系和谐!一群王八蛋嘛,薛纲还说,直到孙维爷爷去世才知道孙维的背景,大学同学都已经四年了,别人都说孙维会时而提及自己的祖父,作为主要班干部的他竟然说之前更本不知道,骗小孩呢,欲盖弥彰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令人发直!这些人作为朱令的同学,面对如此令人发直的凶案,没有任何疑声讨凶手的言论,没有任何想为朱令声张正义缉拿凶手的的呼喊!!本身就是不正常。这是tmd什么同学呀,这tmd是什么人性呀!!!

朱令的同学们从案发时到案发后十几年间的种种表现和种种不作为,太令人心寒心碎。比起贝至诚这个朱令的中学同学,他们这些大学的亲密同学们做了什么,什么都没有。这本身就是绝大的辛辣讽刺,绝大的人间悲剧,也不得不令世人去好好思考其中隐藏的人性卑劣。

朱令大学的三个同屋包括曾经的犯罪嫌疑人孙维,事发后十几年一直没有去探望过朱令。就是自己不作为的同时,在苍白辩解的时候却不住的地解释,我们当时室友的关系如何如何好,案发前还去一起吃烤鸭,云云。他们所有人大学同学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他们都对事件对朱令的悲惨遭遇,对凶手是谁这个问题,保持怪异的沉默。

再计算精密的犯罪也会有马脚,凶手不可能没有露出种种破绽。她又不是职业杀手,期间的行为举止肯定会有的失常,甚至犯罪证据的遗漏。而最有发言权的就是只能是朱令身边的也是凶手身边的大学同学,同屋室友。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过什么,不可能没有注意到什么。否则警方也不会传讯孙维这个唯一的嫌疑人。

如果说是忌惮凶手的家世背景,才忌口不说。贝至诚十几年坚持不懈的追凶,他就在北京,他怎么不怕?民主党派又不是黑社会,怕什么。朱令和凶手的大学同学们,现在这些人很多都身在国外,却依然默默无闻。忌惮什么呢?怕什么呢?这些中国最高级学府的精英们当初必定个个充满了自负和远大的人生目标人生抱负,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今后自己的发展,生活和人际关系,为了自己向上爬的政治资本,为了种种不能明说的原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是呀,万一自己说了啥,罪犯再定不了罪,前途名誉社会关系尽毁。再者即便定罪了自己能有什么好处,毕竟揭发的是自己的同学,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后果。即便真相大白,被世人所无上憧憬羡慕的最高学府的诱人神话破灭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其实不要说朱令这些最高级学府的大学同学,就是看看网上慷慨激昂的我们自己,一旦涉及到自己身边的什么人什么事情,谁又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顾好自己,再顾好那层虚伪人际关系。都想那维持那个和和气气假惺惺的皆大欢喜。有几个人能够站出来去出持正义。所谓的正义和善良不过用在于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其他事情上,人性呀,扭曲得不过如此。

单说案情此案并不复杂,如果发生在哪个民工棚里头早就破了穷凶极恶的冷血杀手早就伏法’。偏偏此案牵扯到精英学府的精英们和他们的生活,涉及到很多不能明说的人性人际的敏感问题。老罗说的没错,被知识武装起来的笨蛋才是最可怕的笨蛋。想要此案真相大白,只有给希望于这些自诩为清华人的天之轿子们,能够良心现,当然如果他们还有良心的话。最后我只能说,法律在有些时候的确是苍白无力的尤其当罪行真相,面对一群被知识武装到牙齿的精英们。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