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7-02-02] 关于朱令诊治和协和的一些情况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2, 2007

转载,未找到原文出处。百度文章应当是从协和医大BBS站转载,http://bbs.pumc.org.cn/
选择了部分网友回帖。

http://post.baidu.com/f?kz=169389948

[本篇全文] [本篇作者:americium]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5发信人: americium (),
信区: PUMC1999
标 题: Re: 又在水木上看到朱令的案子
发信站: BBS 协和医大站 (Fri Feb 2 04:01:51 2007), 站内

xpy是03的吧,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就不要乱说话,跟着清华在水母上混的那些人瞎叫不要跑
到这来丢人。
朱令是中国第一例铊中毒,在此以前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病例,要求临床医生作出准确
判断是很困难的。(当然你如果没有学过临床,可能觉得这很简单。希望到实习的时候不要
把这种简单的思维带到临床来)对于她的病情神内医生必然要从常见病多发病的角度考虑,
逐个作出排除或诊断,甚至需要进行诊断性治疗,这当然需要时间。预防医学科学院的专家
就不用放什么马后炮了,他估计根本没见过铊中毒,还什么典型症状,纯粹纸上谈兵。
由于当时中国从未有过铊中毒,朝阳医院和职防所虽然能查但也不是常规检查,需要定制预
约,协和在得到清华书面保证朱令从未接触过铊后没有送检也是有情可原,毕竟中毒以病史
最为重要。
朱令是两次中毒,第一次中毒的剂量很小,在协和治疗了一段时间后病情好转就出院了,那
时她还没有什么神经系统的功能障碍;第二次她的中毒剂量就大的多了,好像有4g(如果没
有记错的话,致死量是1.2g,这说明后来的中毒也是分次投放的),这种剂量就算及时治疗
也很难避免神经功能障碍。作为医生当患者病情反复再次入院时,当然第一选择是按照以前
有效的方法继续治疗。但这次效果不好,李教授在查房时提出了可能存在铊中毒,主治医生
这时要求清华协查有无接触史,清华以本校唯一一瓶三氯化铊保存完好为由,坚决否认朱令
的铊接触史,这件事就放下了。医生们开始向其他少见疾病的方向进行排查。
至于朱令病情加重,50万的医药费主要是抢救生命的费用。你所写的“最后将毒素清除体外
的普鲁士蓝仅0.3元一支,总共40元钱就能救命……”是无良妓者惯用的典型招式,除了赚
眼球给医生泼脏水外没有任何价值,作为未来的医生不要从现在就学这个,等你到了临床就
知道找到一种正确的治疗方法有时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根据40/0.3的关系计算出的普鲁士蓝
的量也是不够的,后来北大的那两个病例都是500ml,500ml的用这个。你说的那只是一个理
想的鳌合剂量,如果无机化学还没忘的话,自己再去想想吧。铊在神经系统内的鳌合常数高
于与普鲁士蓝的鳌合常数几个数量级。
关于那些求救信可以说是把双刃剑,你想一想如果一个病人家属或朋友拿着网上求来的意见
对你说:“大夫,你就按照这个治吧!”你会有什么想法,等你到临床就会有深刻的体会了

其实最终协和还是去查了铊,但出报告就用了将近20天,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事,又毫
无接触史可查,结果出来都不敢发报告,朝阳那帮人也怕担责任。
朱令家是够可怜的,本来我是非常同情他们的,但后来他们借着全民告医院的风潮也来捞一
票就让我心里难以接受。出具虚假证明的清华没有责任(清华就是怕担责任,一口咬定朱令
从来没有接触过铊,如果当时他们能松一松口,那么说有可能,对于临床工作也是有价值的
),抓不找投毒人的police没有责任,投毒人更是没处找,所以就把脏水全都泼到协和头上
,这叫什么世道啊。
顺便再说说后来那两个铊中毒的,也是在协和治的(首诊是中日友好,后来知道是铊中毒就
转过来了)。那两个人是北大94级化学系的,是同班的同学,投毒者是他们班的另一同学。
投毒的原因众说纷纭,可能与玻璃有关。投毒的W同学利用自己当时做有机化学试验的便利
条件,取得了三氯化铊。此君不愧是化学专业的,先查到了铊的致死量,然后在实验室的分
析天平上称出了一个半致死量的铊(好像是0.625g)。为了确保成功,他还进行了一个预试
验,先在同宿舍的L同学身上试了一下。把三氯化铊投入L同学的水杯中,看到效果不错后,
才投给了事主。后来事主出现了不适,W同学将其主送到了中日友好医院。在看到事主痛苦
不堪而医生不知所措的情况后,W同学直接说出了病因,并指导医生用普鲁士蓝治疗。医生
顿觉蹊跷,马上报警,W同学被捕,后被判15年。两名患者及时得到救治没有留下什么病患
这件事和朱令事件完全不同,两人的中毒剂量要小得多,而且罪犯主动招供指导了正确的治
疗。这两点朱令如果占其一也不会是现在的情况。
对于朱令事件的了解多是从当时媒体的一些公开报道(比现在网上的还要客观些,毕竟当时
还没有形成乱告医院的风气)以及来协和后当时的经治医生那里得到的。而北大投毒事件媒
体没有过多报道,我由于当时身处北大,而且和化学系的人非常熟,从中了解一些情况,现
在写来也让xpy们有所了解。
最好再出一题,这是当年北大法律系的一道期末考题。就上文中北大的投毒事件来说,W同
学的行为构成什么罪,依据是什么?A 故意杀人罪,B 故意伤害罪,C 投毒罪,D 过失杀人
罪(中止犯罪)
医学生懂一些法律知识还是有益的,明天公布答案。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5BFROM: 60.183.138.*]

作者: 211.66.9.* 2007-2-4 01:21   回复此发言

7 回复:推理爱好者们,好像朱令的第二次中毒也是分次投毒。详见内容

朱令家是够可怜的,本来我是非常同情他们的,但后来他们借着全民告医院的风潮也来捞一票就让我心里难以接受。出具虚假证明的清华没有责任(清华就是怕担责任,一口咬定朱令从来没有接触过铊,如果当时他们能松一松口,那么说有可能,对于临床工作也是有价值的),抓不找投毒人的police没有责任,投毒人更是没处找,所以就把脏水全都泼到协和头上
,这叫什么世道啊。
=============================这叫话吗?协和难道真象你说的那么清白无辜?别拿临床说事.该承担的责任承担了无损协和什么!在朱令这件医疗事件中,难道真就没有需要协和反思的地方?再说了,即便朱妈妈对某个医生有意见,也在情理之中,这和全民告医院有什么关系?朱令都被害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难道朱妈妈不能对你们协和的某些医生提个意见了?你当医生都当到这么冷血的程度,在键盘上敲出这样的文字,你不觉得自己的人性已经出现了问题?

作者: 灭了铊 2007-2-4 07:06

19 回复楼上的医学工作者

感谢你的分析,放下朱令案复杂的社会背景关系不谈,我们谈谈医学,很荣幸在这里找到了同行!我相信协和医院医生的医德,因为这里我们只讨论医学不论及其他。协和这些年来的自大和自负已经切实地伤害到了患者,目前学术界很不好的现象是近亲繁殖,学术称霸。就一个医生而言,没有切实的检验依据就放弃了可疑的线索,不得不说是一种失职。如同确定一个诊断一样,排除也是需要理由的。放弃的理由是什么,没有接触史?医院更该相信的证据,有毒物化验分析的报告支持这个排除的结论吗?考虑到患者的化学专业的特点,如果疑似中毒首先应该排查。同样协和对朱令确诊为某某奇怪的神经炎一说有根据吗?根据医生多年的临床经验,对不起神经炎只是毒物累及神经的症状,可以作为诊断是没错的。可是50万的治疗费是对症治疗,这么多的多器官损害,最应该去做的正是积极寻找病因,从而对因治疗。作为医学同行不知你是否同意?
这里我不支持协和收了铊党指使的蓄意说,我已充分相信当年的主治医生已经非常懊悔铸成悲剧。可是不扭转医生老大的观念,如何避免更多患者的悲剧,我们如何提高对自身的认识。没有人干涉医院如何用药,我只是置疑一下这种无根据的线索排除,表面上看是清华否认了接触史,实际上协和确实太自负了。我也是医学工作者,我认为医学最是应该鄙弃了门第观念,鄙弃了权威的概念,完全尊重事实。很遗憾的是,我在中国的医学界里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专家了,医学界可以使近亲繁殖,权威独大的重灾区。如果你反对,你能够举出例子证明中国的医学界在国际上有什么令人兴奋的建树吗?除了抄袭和口水科研做过什么更加有价值的研究吗?
我们需要通过朱令的事件检讨学校的管理,检讨社会的精英教育,检讨司法的体制,检讨医生的疾病认识,检讨社会救助弱势的途径,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进步,朱令才不会白白失去这么多年的青春和自由。说一句我有失误就那么难吗?(这句话不仅对协和说),各个环节的错误是显见的,我们坚持指着别人的污点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就真的这样有说服力吗?自己错了并不可怕,每人要因为自己的错误而下地狱,包括投毒者,只是负起自己的责任而已,就这样简单。朱令案的各方只有负起自己的责任才对得起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才对得起已经没有能力思考这社会的朱令,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对得起社会的公众道义。呼唤责任,责之于己,责无旁贷。

作者: 218.80.226.* 2007-2-9 19:36

20 与医学同行的讨论–发了几次不成功,再试

感谢你的分析,放下朱令案复杂的社会背景关系不谈,我们谈谈医学,很荣幸在这里找到了同行!我相信协和医院医生的医德,因为这里我们只讨论医学不论及其他。协和这些年来的自大和自负已经切实地伤害到了患者,目前学术界很不好的现象是近亲繁殖,学术称霸。就一个医生而言,没有切实的检验依据就放弃了可疑的线索,不得不说是一种失职。如同确定一个诊断一样,排除也是需要理由的。放弃的理由是什么,没有接触史?医院更该相信的证据,有毒物化验分析的报告支持这个排除的结论吗?考虑到患者的化学专业的特点,如果疑似中毒首先应该排查。同样协和对朱令确诊为某某奇怪的神经炎一说有根据吗?根据医生多年的临床经验,对不起神经炎只是毒物累及神经的症状,可以作为诊断是没错的。可是50万的治疗费是对症治疗,这么多的多器官损害,最应该去做的正是积极寻找病因,从而对因治疗。作为医学同行不知你是否同意?
这里我不支持协和收了铊党指使的蓄意说,我已充分相信当年的主治医生已经非常懊悔铸成悲剧。可是不扭转医生老大的观念,如何避免更多患者的悲剧,我们如何提高对自身的认识。没有人干涉医院如何用药,我只是置疑一下这种无根据的线索排除,表面上看是清华否认了接触史,实际上协和确实太自负了。我也是医学工作者,我认为医学最是应该鄙弃了门第观念,鄙弃了权威的概念,完全尊重事实。很遗憾的是,我在中国的医学界里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专家了,医学界可以使近亲繁殖,权威独大的重灾区。如果你反对,你能够举出例子证明中国的医学界在国际上有什么令人兴奋的建树吗?除了抄袭和口水科研做过什么更加有价值的研究吗?
我们需要通过朱令的事件检讨学校的管理,检讨社会的精英教育,检讨司法的体制,检讨医生的疾病认识,检讨社会救助弱势的途径,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进步,朱令才不会白白失去这么多年的青春和自由。说一句我有失误就那么难吗?(这句话不仅对协和说),各个环节的错误是显见的,我们坚持指着别人的污点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就真的这样有说服力吗?自己错了并不可怕,每人要因为自己的错误而下地狱,包括投毒者,只是负起自己的责任而已,就这样简单。朱令案的各方只有负起自己的责任才对得起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才对得起已经没有能力思考这社会的朱令,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才对得起社会的公众道义。呼唤责任,责之于己,责无旁贷。

作者: 218.80.226.* 2007-2-9 19:39   回复此发言

22 americium,但后来他们借着全民告医院的风潮也来捞一

但后来他们借着全民告医院的风潮也来捞一票–我看到这句话,心里就好痛,鲁迅那句知名的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中国人,被LZ用在这里是个很好的注脚。我们的法律是无罪推定的,可是我们的道德层面还有着诸多的阴暗面,这样的词语用在无辜的受害者身上太过分。朱令家诉讼有错吗?诉讼有法律来公断,协和真的象神一样需要高高的被供奉被不能触碰?我很多同学在协和工作,已经产生了此种情结,我告诉他们这样很危险,同样我也同意目前的政策对医生很不利,但是我始终相信合理的制度是应该对双方都公平的,可是就目前来看,我仍然认为患者是处于事实上的更加弱势的地位。跑题了,应该是朱令的专区,变成医患关系的讨论了。

作者: 218.80.226.* 2007-2-9 20:07   回复此发言

23 回复:推理爱好者们,好像朱令的第二次中毒也是分次投毒。详见内容

是啊,这句话是站在医生的立场来说的。从我们的角度,很难接受。这个发帖的人,似乎是协和的学生或者医生,这么说,只是从利益的角度来揣测患者,真令人痛心。

患者弱势的地位很难改变,只有这几个办法:1、自己学医,读医书(但是没条件解剖或者实习)2、看病找医院的熟人帮忙,医生态度会好些。3、变得有权有势。有钱是没用的,还是会被医院敲诈。

当然,不是所有的医生都没有同情心,在整个体制都很别扭的状态下,医生也没有办法。

作者: 211.66.9.* 2007-2-9 20:34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