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7-02-01] 隐藏了12年的罪行,揭示最黑暗的人性 --看朱令的故事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 2007

http://www1.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860784&flag=1

『天涯杂谈』隐藏了12年的罪行,揭示最黑暗的人性 --看朱令的故事

作者:pateete 提交日期:2007-2-1 21:38:00
首先要向贝志诚先生致以最崇高敬意。谢谢你,让我在这个残忍卑鄙的案件当中看到人性可贵的善良正义一面。

为了朱令的这个故事,俺才特地注册了网名。希望天涯的斑竹能够网开一面不要删除我的帖子。个人的文笔不好,纯属有感而发。

进入07年了,很久以前得知朱令的故事,很快就淹没在个人琐事当中淡忘了,前几天又听朋友提及此事,一面惊讶于这么多年了凶手还没落网,一面耐着性子来到天涯,看了不少相关的帖子。

警方既然已经排除了自杀和误服用的可能,那么有人下毒就是唯一的解释。朱令不过一个学生,她的社交和生活圈子范围能有多大的范围?有个网友分析得很道理,在食堂,民乐社团和其他等外部环境下毒的可能很小,众目睽睽不仅下毒不易而且容易暴露,又不是职业特工杀手,除非凶手是007的师兄弟。相信当年警方也是经过多方排查,才将范围落在朱令宿舍这个封闭又隐蔽的小环境里。

王其,薛纲等的朱令当时的同学一味的辩驳说,他们同学,室友关系如何如何好,但是就是避而不谈身边人才能下毒这个唯一的可能性。不是她的室友同学下毒,会是谁?网上这么多素不相识的朋友尚且关注分析,你们最为朱令的身边人,才是最有发言权,最了解事实的人,可是除了惨白的辩驳,看不到你们试图为同学声张正义找出真凶的任何行动!

两次下毒,期间间隔了几个月。非是身边的人绝对做不到,一次下毒服用两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几位同学都是学化学出身的,铊的特性,比我们这些外行人要明白的多。所以什么误服鼠药,一次下毒服用两次的说法,说的过去么。就算是。仅仅一次下毒,那么朱令中了第一次,你们这些室友怎么就一直安然无恙同处一室就没有被毒害到,朱令就那么倒霉,又中了第二次?

王其他们还说,朱令第一次中毒后,他们还帮朱令打开水。朱令连打水都要靠你们帮忙,她还能去哪里中第二次毒?打水,不就是下毒的最好机会。是不是,所以,宿舍还是造成朱令第二次中毒的最大的嫌疑地点。

王其他们还说,宿舍也经常有人来回串门,呵呵,可笑之极,是这些串门的人来下第二次毒的可能性大,还是住在朱令身边那个或那几个恶魔更有可能。总不能说,宿舍楼做卫生的大婶有最大嫌疑吧。

对比众多网友们对朱令的热忱关注,对变态凶手的愤慨声讨,再看看你们这些朱令昔日的同学,面对朱令12年的悲惨遭遇却只是说些自保的辩驳苍白的搪塞。真是令人心寒,无论你们是不是凶手,你们都是清华的耻辱,当代大学生的耻辱,更是人类的耻辱!!!

另外,我也充分理解公安机关对这个案件的难处,两次下毒后,才确定是有凶手下毒行凶。如果是身边人所为,等到司法介入的时候,相信证据早就被毁灭了。没有证据,无论多大的嫌疑,公安机关也无能为力,刑事案件,即便有人自陈是凶手,没有其他旁证也是无法给凶手顶罪。

所以牵扯不到什么政治原因,当然孙维的家世背景,多多少少会使侦察人员无法采取过激刑讯方式获得证据。更别说,这个或这几个凶手,不但极其凶残,而且肯定具有非凡的心理素质。

因此,破案的关键实际上就是在朱令同宿舍的几个室友身上,就是在朱令身边的同学身上,她们是朱令两次中毒的身边的关键人物。无论凶手是本宿舍或是外边的人,都不可能不露出一点点的马脚,她或她们肯定有纰漏,那些木然的家伙们,她们或是看不到,或是想不到,或是更本就不想说出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看良心这个东西,在这些人身上还能残存多少?12年了,仅仅因为担心朱令母亲的怀疑,就不去探望自己的惨遭不幸的同学室友,人性的卑劣可见一般。你们自己今后怎么去面对生活,去教育自己的子女为人处世?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终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末为!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