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7-01-31] Zenyup 陈震阳教授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anuary 31, 2007

from http://post.baidu.com/f?kz=168358897

Originally from http://blog.sina.com.cn/u/3fe5af290100086m
关于陈震阳教授

我以前没有见过陈教授。最近有几次见面的机会,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以前采访过陈教授的《东方时空》编导朱宁就说过,用什么样的赞美之词形容陈教授都不为过,我私下里认为,他这话本身就有些过。但是,当我见了陈教授,与他交谈过,我也从内心发出这样的感喟。

陈教授和他的夫人崔明珍教授都是代表着尚存的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与骨气的人。而这样的人,在今天的中国,已经和大熊猫差不多珍稀了。

其实,崔教授是真正研究毒理学的科学家,她从事了几十年有关铊毒方面的研究,做了大量的调查和分析,甚至实验。陈教授是负责做检测和分析的。他们夫妻俩互相配合,一直从事毒理学方面的研究。中国有关铊毒的标准就是崔教授制定的。

1995年4月5日,崔教授第一次从报纸上看到有关朱令得了怪病的报道,她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孩是铊中毒。因为她自己是研究这方面的专家,而其他医生确实接触不到这样的案例,所以很难做出判断。当时,崔教授与丈夫商量后,立即就找到了朱令的会诊医生,告诉他们自己的分析和判断,但是,医生告诉她,协和医院已经排除了这个可能,因为协和问过清华,清华非常肯定地说,清华化学系没有铊。既然没有铊,日常生活中人们又接触不到这个东西,就不可能是铊中毒。

那个时候,人的思想非常单纯,没有人会想到有谁会对这样一个花季少女,一个女学生投毒,所以,就凭经验认为,既然接触不到就不会中这样的毒,而且就是中毒也不会两次发病。人们是怎么也想不到她是被两次以上人为投毒的!!!

崔老师直到今天还为此内疚不已,不断对我说着她的懊悔。她说,如果自己当时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但是,自己是搞理论的,不是搞临床的,既然人家临床医生说了,也就不好坚持了。结果,朱令就丧失了一次提早获得正确救治的机会。(其实,崔老师的懊悔是不必的,因为协和是不会听她的意见的,因为,协和几周后还见到了众多国际专家的意见,却也是同样没有采纳,因为协和的医生并不遵从科学的、严谨的实验去做排除诊断,他们排除病因的根据是主观臆断,事实上,朱令的诊断不是协和医生做的,而是清华的领导做的。)

1995年4月28日,陈教授在第一次做朱令的样本化验时就惊呼,这一定是他杀,没有人会采取这种方法自杀,这太可怕了。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曾说过,这是99.99%他杀。他对朱令案做出了一个科学家基于科学实验结果的准确判断,同时,也勇敢地本着一个正直诚实的知识分子的良知始终在勇敢地说着实话。当时案例的综述是由陈教授和崔教授一起写出来的,并提交给了协和。后来,他们夫妻又共同参与了对北大铊投毒案受害人的救治。

1997年,北大的陆晨光和江林先后被人投以铊毒残害,据自首的凶手供认,他一共投了600毫克。北大受害人的临床症状都比朱令要轻很多。朱令体内的铊毒,按照陈教授夫妻的测算,应该超过1000毫克。而铊毒的致死量是4-6微克/公斤。所以,朱令能活下来,是个奇迹,都恢复到今天这个程度,更是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前几天,我去陈教授家咨询一些问题。他们夫妻非常热情非常认真,一人手捧着一大摞书,帮我查资料。告别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打扰他们那么久,他们却一再说,没有关系,因为你是志愿者,我们也是志愿者,大家都是一样的。

其实,陈教授还真是在做着志愿者。他现在已经退休了,却每天都在外面教社区的老人学习英语,组织一些青年志愿者推广奥运英语,继续为社会发挥着余热。

有一位在国外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让我替她转达对陈教授的谢意。她说,一般投毒者都会是系列投毒,极少有只做一次案的,除非被发现。残害令令的毒妇本来应该也是系列投毒,以她的心性,又掌握着这么隐蔽的投毒工具,她会在今后给其他她看不惯的人或者影响了她的人继续投毒,清除障碍的。但是,遗憾的是,先有贝志城,后有陈震阳,都发现了她自以为隐蔽的投毒方法,使她无处遁形,只好收手。

所以,我们,不,应该说毒妇周围的人,真应该感谢陈教授夫妇,是他们制止了一个潜在的系列投毒者,制止了今后可能继续发生的悲剧。

但是,我们不得不看到另一个令人遗憾的事实——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铊毒犯罪的高发区。全世界在过去100多年的历史中,一共也才有20几起以铊为投毒手段的案例,而中国占了 50%以上。更可怕的一个事实是,朱令案是中国铊毒犯罪的第一起,从朱令案起,北大也发生了同样的犯罪,凶手自认学习了清华案的经验。后来10年,尤其是最近一两年,铊毒犯罪在中国各地层出不穷(山东、四川、贵州、杭州……),都与朱令案至今未破有很大的关系。这个12年来的悬案、迷案、死案,大大地鼓舞了铊毒犯罪者的信心,使铊成为危害人民生命财产的新的威胁。

如果,在朱令的身边多一些像陈教授这样正直善良勇敢的人,可能事情早已经解决了。即使朱令如花的美貌不会再现,但是,她的笑容会重新回来。即使朱令的悲剧不会改写,但是,其他人会避免再看到同样的悲剧。但是,我们的生活啊,却总是遗憾,遗憾,遗憾,直到今天,我们还是得感叹着遗憾……

作者: zenyup 2007-1-31 19:19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