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 朱令大舅妈的陈述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ugust 9, 2006

Detailed dates of interview not known, should be middle of 200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e5af2901018814.html

大舅妈的访谈 (2013-05-08 13:57:17)转载▼
标签: 朱令 清华大学 证言 李树森 杂谈 分类: 朱令案
朱令大舅妈的陈述:
1. 朱令经常到您母亲家练琴,她有没有跟您或者家里其他人说过身体不适?大约什么时间?掉头发、眼睛不好是什么时候?
答:其实,朱令在那学期就没有来练琴了,我们都没有见到她。后来是12月初,大约就是5号以后,朱明新打电话来,让我去看看朱令,说她肚子疼得厉害,我就去了宿舍,结果去了两次都没见到人,因为那时朱令为了准备12.9演出,一直在乐队练习,也没有见到她们宿舍其他人。
2. 朱令有没有跟您或者家里人提到宿舍同学关系?
答:没有。也没有带同学来过我家里。
3. 您去过她宿舍吗?发现过什么?
答:我就是因为她肚子痛的事去过几次她们宿舍,结果去了好几次就只见过她一次,还是在她1995年2月寒假返校以后。当时,她躺在床上看书,吃东西,非常虚弱。
4. 当时您向薛方渝报案后,他的反应是什么?都说了什么?
答:4月28日晚上8:30-9:00,我接到朱明新的电话,说令令是铊中毒,要我去薛方渝家汇报情况,报案。我去了之后,把情况跟薛一说,他没有感到惊讶,好像已经知道了似的。然后,他立即给李舜伟(注:协和医院医生,双方是老朋友)打了电话核实,然后就打电话给王大中和贺美英,两位领导都同意报案,他就又打电话给保卫部部长,那位部长好像很不在意,嘻嘻哈哈的。第二天早晨7:00,我觉得不妥,就又去薛家,希望学校采取行动,把现场封锁起来,把那三个女生安排到其他地方住,把所有物品留在宿舍等候警方调查取证。但是,薛说,不好安排,马上要校庆了,而且他们班女生也安排了五一旅游,不在宿舍,所以,不必封锁现场。
就这样,我们等到五一春假结束后才等到派出所的通知,要求我们来派出所做笔录。笔录时,他们通知我们,宿舍发生盗窃,但是好像不是为了偷钱,因为地上散落着很多钱,而且夹在书里的钱也没有丢失,却偷了很多个人物品,但是贵重物品和钱都没有丢。当时,我到宿舍时,李慕成和李树森就都在那里了。
李慕成后来就是在清华派出所的门口对我说,就差一层窗户纸了,等好消息吧。而且,也是他告诉我,李树森他们很下功夫,居然在石家庄找到了清华大学买铊的发票。
当时,派出所给了一张朱令个人物品清单,这张清单上没有任何与入口有关的东西,包括饭盒,杯子,筷子,勺子,食品等统统没有。我很奇怪,就去问薛方渝,他也很奇怪,于是就说他去问问。过了很长时间,他打电话告诉我,朱令的杯子是不是一个不锈钢的,孙维在她床底下给找到了,好像是掉到床底下了。
—————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