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6-07] 贝志城 — 关于孙释颜追究二次中毒的问题的辨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June 7,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105070980

从孙释颜自己发表的声明来看,公安询问她的最主要理由是认为她是唯一能够合法接触到铊的朱令的同学。
我们再结合其他一些公开的资料可以看到,公安当时调查了北京所有的化工用品商店,也排查了上百朱令的亲友,得出的结论是朱令本身没有接触铊的可能。
可见在公安部门怀疑孙释颜的论据中,二次中毒绝对不是首要的。
大家可以考虑一下,如果自己是被冤枉的,并且因为这些原因被公安部门质询,可能会怎样辩解?
我想我第一会详细说明我当时参与的能够接触铊的试验是怎么回事,那里的管理是什么样子,除了我以外本科同学还有什么情况会进这间实验室,还有什么可能也会了解铊的毒性。
其次,我会试图发动朋友去了解在北京可能还有什么途径能够意外接触到铊。
至少在我看来,这两个问题的澄清必抓着二次中毒不放更容易化解怀疑。
而孙释颜无论在网上还是在接受凤凰的采访,第一个问题都是含而糊之的说:那个铊溶液就摆在那里,谁都可以接触
第二个问题则根本没有涉及过。
在我看来,这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她知道这两个问题分析下去找不到任何对自己有利的东西。而她不知道朱令家里有化验单可以确凿说明是两次中毒。
同时我所了解孙释颜参加的课题组是由清华的童爱军老师带领的,该课题并非通常教学内容或者研究生论文,而属于清华自己的研究,同时童并没有详细告知过系里,这也是清华在公安调查初期为何会声称学校没有铊的原因。
那么,大三的孙释颜参与这个课题组,以我所知她只能是打杂的,也就是应该去配制铊溶液的那个人。同时,即使孙释颜的好友替她辩护的文章里,没有一 个人提到自己在朱令案件前知道清华有铊。网上很多学化学专业的网友也都说明了本科时期完全没听说过铊盐。(北大的中毒案据凶手交待也是听了清华案件受的启 发)。
因此,清华也许对化学毒物管理有疏失,但是我很难想象存在着另一个人,知道铊的用途,还要了解连物理化学系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铊的存放地点,然后还有机会和朱令亲密接触以便下毒。
这也是我认为孙释颜辩解最大的问题,光谈清华对药品管理不严其实是在转移视线,不用说出具体人,只要拿出可信的证据说明符合上面条件那个人是存在的。其实嫌疑就小很多了。
这些疑问我非常希望能够接触到童爱军老师的人能够出来说明,对揭示事情的真相会很有帮助

作者: 花沐兰 2006-6-7 00:01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