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5-19] 陪审团 — 朱令案件进展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y 19,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100760601

我们大家来这里,是为了为朱令讨还公道,我们的目的有两个:

一是使这件事能通过正常的途径最终得到圆满解决。
 
关于案情,我们应该相信14处的办案能力,相信他们一直在努力工作。
我们希望请他们把真正的当年的结论和事实公布出来。案件破了,怎么去让
凶手接受法律制裁;没有破,那么到底为什么没有破,是谁销毁了证据,是谁阻碍了破案,一定要追究责任。我下面会把案情的情况和大家再简单介绍一下。
 
以后关于案情,如果你有新的发现或更好好的解决办法,请联系朱家或者律师,尽量
少在这里讨论,以免打草惊蛇,或是让人乘机混淆视听,或是被凶手利用。
 
二是捐款帮助朱令康复。请大家建立一个讨论组或者加入雅虎 helpzhuling group,所有的行动都在讨论组商定和执行,主要是扩大宣 传,仅仅网上是不够的,希望大家印制大量的图片和宣传材料,到周围的社区宣传,让大家都知道朱令的故事,共同来帮助朱令。最后,希望版面上保持更多的精 品,也希望斑竹能开两个讨论的帖子,大家把讨论都集中在一起不要占用更多的版面,凡是没有意义的新主题,可以删除或者合并入讨论贴。
本来不想在网上过多地谈及案情。但是,这几天又太多人和菡子小姐争论这个问题,我认为有必要把两点事实贴在吧里:
一.这是一起校园投毒案,两次投毒。

   1995年4月28日,根据陈震阳教授的鉴定,协和神经内科的诊断是“急性铊中毒”。医生肯定地告知:朱令是两次中毒。两次发病症状和化验 结果也同样毫无疑义地证明朱令是两次中毒。公安经过侦破调查取样等工作,确定是有人投毒,投毒次数至少两次。并且通过侦查确认是校内投毒。
陈教授的化验数据里有第一次头发样品和第二次的尿液,脑脊液,血清,毛发,指甲样品。另外,我们自己手里也准备了大量的法庭材料,有当年参加救 助的各国医生的证词,还有著名的毒理学家的证词及根据数据的新的计算结果。这些已经转交给了朱令的律师。我本人一直试图联系菡子小姐,但一直没有收到小姐 的回复,本来我是想私下和小姐说,把你的结果给律师,不需要在这里争论,如果有人还对投毒案或者二次中毒有疑问,那么请你;找到一个比陈教授,协和,公安 的毒理专家,当年参加救助的医生,著名的毒理学家。更有说服力的人来提出疑问。我们会让您的专家和我们找的专家一起核对结果并提交给公安核实。否则,就是 故意来捣乱,吧主可以及时处理。
二。关于嫌疑人
公安局是通过大量的调查取证,确定的唯一的嫌疑人。是勿容置疑的,如果你想质疑别人在此案中的嫌疑,请你拿出比公安局更有力的证据来这里提问我们会帮助你共同质疑公安,否则就可以看作你是诬陷别人,违背百度贴吧协议,禁止在朱令吧内发贴。
如果你想质疑孙维的唯一嫌疑人的身份,那么也请你拿出比公安局更有力的证据来这里提问。我们可以帮助你在这里共同向公安局提出疑问。否则,吧主也可以视你为违背贴吧协议,禁止在朱令吧内发贴。
顺便说一句,孙维说:我4月2日被讯问时第一次从公安那里了解到的情况竟然是:我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
如果你的记忆有问题,提醒你一下,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是:我是在最具备隐蔽投毒条件的人当中唯一能接触到铊的人。如果你是清白的,不要避讳前面的定义词。
而且,这里你还应知道:同宿舍的两位外地同学,虽然具备隐蔽投毒条件,但经过侦查未发现她们有接触含铊物质的条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在集体
投毒说盛行的时候,把这个事实说出来?这个你知道的公安的结论,至少可以帮助你的“好朋友“脱离质疑。
关于另外两位同学,本来为了案情进展不想再网上说什么,,但是既然菡子已经猜到了当时的情况,那么我这里要对你们俩说几句,你们当年在公安局说了 什么,要尊重自己的供词,不能为了现在的个人利益到网上来欺骗广大的网友。尊重历史也包括尊重你们的供词。或者你们可以说明一下,到底是在公安局还是在网 上作了伪证?
最后,我希望大家能有朱妈妈的忍耐力,以爱护朱令保护朱令为目的,对网上一些故意挑衅的帖子,忽略不见。有价值的材料请先交给律师,保持版面的干净整洁。努力使案件圆满,公正报偿。
谢谢:) 

作者: 陪审团  2006-5-19 12:26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