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April 30th, 2006

[2006-04-30] 可待 —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30,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96932756

     从去年底开始关注这个事件,虽对其中的有些具体细节可能有疏漏,知道的不够全面,但基本的框架事实却是清楚的。
   一直想去看望下,在得到了朱家的电话后,4月27日,我拨通了电话,虽然此前我已在纸上打好的草稿,该说什么,不该问什么。但仍然紧张得 很。因为在网上,我不止一次地看到,因为两位老人惨遭如此不幸,他们变得冷漠、变得对人多猜疑,不友好,甚至我还以为如果有哪句话稍有不慎,就会得到对方 的恶语相加,要咬人的地步。本来嘛,两个优秀的女儿都惨遭如此不幸,而又一样地没有得到任何方面给出任何的说法,人变得极端、不合群,这都是常人很容易想 见的,不变,才是意外或说奇迹。
   再加上,告诉我电话号码的对朱家还算熟识的我的朋友,在告我电话的同时,附了句“对于陌生人他们可能语气比较保守”。我心里更是咯噔一下。 作为一个陌生人,说实话,电话是我硬着头皮打的。
   吴叔叔接的电话,在简短地问候与自我介绍后,我开始询问朱令姐姐的身体状况,吴叔叔就从听觉、视觉、说话、饮食起居,以及每天的康复运动等一一说起来。我又问两位老人的身体状况,吴叔叔说,朱阿姨前年摔倒,后来在医院悉心治疗下,康复地比较好了……
   从答话中,我没有感觉到吴叔叔有任何的“保守”,而且,他给我的感觉是,他这样详尽地介绍,是他老人家觉得这是自己对所有关心、关注朱令的人的应尽的一种义务。
   之后,我说想过去看望下,吴叔叔表示了感谢后,告诉我地址,又问我在哪里,告诉我坐几路公车,到那边怎么找,等等。细心到像一个老人不放心自己要出门的孩子。
   通话时间我没计,只是放下电话,愣了会后,我突然“醒悟”,我原来硬着的头皮什么时候不再“存在”了。
   4月29日,走在楼下时,我给朱家挂电话,接电话的是朱阿姨,因为还未跟朱阿姨打过“交道”,依然紧张,几句话后,我进到家里,第一眼见到 的是朱阿姨,因为是下午两点,我以为是因为刚过午休,朱阿姨眼里少了些常人的神采,像刚睡醒的样子,但,直到5点钟我快走时,我们面对面,我看到她的眼神 依然如此。只是自始至终,她的态度是温和的,语气是平和的。
   近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朱令姐姐一直处于睡觉状态,吸着氧辅助呼吸。朱阿姨说,因为脑神经系统严重受损坏,她经常这样一下睡上二十几个小时,然后又长时间地醒着。我看到朱令姐姐比网上照片里瘦了些,实落了些。这应该算是一种康复与进步吧。
   三个小时里,我一直跟朱阿姨、吴叔叔在聊天(主要是朱阿姨和我,我们俩聊得比较多),吴叔叔偶尔插几句,给我续了几次水。
    在去之前,我就告诉自己,只关注朱令姐姐及老人的健康,对于案件,都没有结果,自己也帮不上什么,而且对当事人来说,总是回忆那些并不是什么情愿与令人愉快地事情。
   但是,事实上,在我们见面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谈论事件(或说案件)本身。从十几年前到现在,其中有我知道的,也有我从网上没有看到的,以及网上有的,与事实相悖的。朱阿姨就这样,对一个初来的, 身份事实、目的都未确认的陌生人“保守”地和盘托出。
    从我的接触和了解到的,如果要说两位老人身上有什么老知识分子的“坏习性”的话,那就是老实、实在、不张扬,遇到事情通过公开途径无法解 决时的默然承受与无权无势的脆弱。但从谈话中,我丝毫未感觉到他们的不逊、多疑、一根筋的迂腐,及对人的冷漠。(例如,朱阿姨说,他们从十几年前就非常希 望能多接触朱令的同学、校方及有关各方,并付诸行动来主动接触,希望能更多地了解事实与真相,对此,他们直到现在都是持开放及欢迎的态度,但是除了少有的 几个,没有人理他们,没有人来告诉他们,甚至朱阿姨在那届学生快要毕业各奔东西时,主动写给有关班干部的信件,也沉入大海,杳无音讯。)
   笑容少,是因为他们的遭遇让他们在面对他人时,很难笑成一朵花地表里如一。
  “不合群”,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自来熟的外向型性格。
   但,即使这样,在我临走告别时,朱阿姨执意送我到楼下,到楼下,又说送我到车站。真的要走了,朱阿姨握着我的手,我感到一股温暖来自对方。 她说,“你手这么凉,家里凉……”我说,“没有,我手就这样。”之后还说了什么, 我记不太清了, 当时有些激动, 因为我妈妈握我手时也总这么说。
后来,坐上车,我才想起,我刚到时告诉了他们我是第一次到那边,而且公车还绕了好大的弯。没想到,这句无心的话,却让他们记在心上,并执意出来送我。
    可幸的是,在回家的车站下,我找到了从他们家到我住的地方的不用再换乘,也不用绕弯的特快公车。我心里充满感激与轻松。
    希望所有关心、关注朱令事件的富有同情心、正义感,善良的人们之间的沟通不再绕弯;希望案件的了结 ,能搭上特快公车。

                                                      
                                          —–可待
                                              06年 4月30日

作者: 210.82.59.*  2006-4-30 18:16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网友分析, 已确认来源 | Comments Off on [2006-04-30] 可待 — 对吴叔叔、朱阿姨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