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4-15] 讨债 –《北青报》提供的信息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April 15,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94119041

关于北青报提供的信息,其实好多网友都已经提到了。只是想归纳、总结一下:

已证实的:
1)《我们为孙维辩护的真相》的帖子是真实的—有其中跟贴之一的人证实(贝知道此人)
2)《孙维声明》是真实的–由孙父证实
3)网上公布的地址孙维的家是真实的–由记者证实
4)孙维要上凤凰卫视–由记者、凤凰节目负责人证实

另外,以前有网友对谢的态度和是否知情有疑问。现在应该已经比较明确谢的态度及其涉入此案的深度。

新的讯息:
1)警方在95年夏秋时分已经怀疑孙
“但1995年夏秋时分,警察曾经找过吴承之的单位领导,问吴在文革时是否与孙维的父亲有过节。这是第一次让他知道孙维。”

2)朱家没有得到其他警方给出的信息
“朱家这才完全确认嫌疑人是孙维。之后,朱家再没有从警方处得到任何信息。”

3)有二次盗窃
“1998年12月,朱明新为朱令办理退学手续时,发现朱令的相机、蜂蜜、咖啡等不见了。而公安部门早在1995年就将这些物品封箱后存在化学系办公室,并给了朱家一份物品清单。化学系对此的解释是“系里搬了几次家,也许是装修工人偷的”,主动赔偿朱家3000元”

4)11年后的第一次沟通–由孙家提出
“1月14日,孙维父母托朱令的大学同学转交给朱家一封信,主要内容是希望两家进行沟通。1月19日,孙维的母亲给朱明新打了个电话,依然表明沟通的意愿。 ”

5)7年后第一次见原办案人员
“时隔7年后,朱明新第一次见到了当年的两名办案警官。”
“谈话中,警官反复强调“要尊重历史”。“他说要是有新的证据出来,他肯定会站出来。但是谁来找这些证据呢?我们说的疑点都不是直接证据,谁能求证?”
”该警官“不能说归我管,也不能说不归我管……不能说有进展,也不能说没有进展。”,“现在报朱令的事,早了点吧?”

6)潘峰的“扩大怀疑面”
“…在3月份来北京看望朱令时对朱令父母说:“要扩大怀疑面”。 潘峰不主张仅仅怀疑室友投毒。”

以前曾经提到的疑问:
1)薛是否出现在盗窃现场:
“童宇峰对记者透露,薛刚与童的通信中,提到自己是从妻子(同为物化2班同学)处听说失窃案的,而另有同学告诉童宇峰,当年曾碰到薛刚“慌慌张张”从6号楼女生宿舍楼出来,说朱令宿舍失窃,并要求该同学不要声张。”

疑问-1:从上面看,薛的确到过现场,而且发现失窃。他是怎么发现的?(薛童信中薛:“I was NOT there”)
疑问-2:当时宿舍里应当有女同学在宿舍(这个人应该不是童提到的知情人)。那个人是谁?

2)都有谁参加了翻译:
“孙维在声明中也提到自己参与了翻译,”
“他(薛)接手邮件后就把邮件分发给班上很多同学翻译,包括孙维,…朱令另一室友在天涯以“太阳正暖”的ID发帖说,当时只有几个英语特别好的同学参与了翻译。”
"“当时物化2班入学英语分到3级班的只有5人:朱令、孙维、薛刚、张利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生。童宇峰说,“这位女生跟他明确表示,没有参加翻译的印象,而张利也在天涯发帖称,他是准备‘五一’假期才开始翻译。””
"
疑问1:从上可以看出,真正翻译的人似乎只有薛和孙二人!薛所谓“分发给班上很多同学翻译”是在说谎?
疑问2:有海外同学提出,既然孙维参与了翻译,为什么不告诉大家邮件的内容说朱令是铊中毒?

3)协和医院的问题
“1995年3月9日,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舜伟接诊后第一反应:“太像铊中毒了”,并且写入病历。他曾经参与救治上世纪60年代清华大学一实验员铊中毒。”
“随后朱令转入ICU(重症监护病房),铊检测却一直没有进行。”

疑问1:3月9日即已经有判断是铊中毒,为何没做铊检测?如果协和没条件,为什么没有建议到其他医院去作检测

北青报提及的其他疑问:
1)为何孙维在清华宣称学校没有铊时保持沉默?
2)1995年4月28日报案后几天,朱令寝室就发生失窃。“偶然还是蓄意?是有人通风报信?
3)朱令在哪儿再次中毒?
4)为一个人作清白辩护,为什么需要用“回帖纲要”来指导?

作者: 讨债 2006-4-15 18:40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