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3-20] 致孙维的话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20,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89287292

孙维,无论你是否看的到我们大家说的话,我想不带任何成见的,也同样把你作为一个人那样平等尊重的对你说几句。11年前的你和现在的你,相信本质上应该还 不是一个天生就没有良知,没有善良的人。以你的家庭氛围,以你所接受的教育,起码你不是一个极端恶劣的人。而且,我确实相信,你的祖父孙老先生是一位真正 的爱国者,他具备他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所有优良品质,是一位有骨气有血性有道义的长者。你的爸爸妈妈,也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社会栋梁,他们所信仰的公理和 正义,甚至要比我们这一代人更坚贞。
孙维,这么多年来,由于你的原因,朱令和她的家人蒙受了无法想象的痛苦和不公,你不是不明白她在承受怎样的折磨,我相信你也不是没有过心生愧疚甚至非常后悔的感觉。当年你们都是花季少女,青春年少,每个人都有很多优点,但是也同时存在缺点,包括朱令也是如此。
但是,无论有什么样的原因,都不可能成为一个人用这么残酷的方法去摧毁另一个人的理由。我愿意相信,当年你最初的动机一定仅仅是想利用铊的特性和 不易被察觉的优势,给朱令一点女孩对女孩的教训,给自己找点平衡。我不认为你是动了杀心,你毕竟不过是个大二的女生。至于剂量,应该是第一次效果不明显, 让你拿不准剂量的大小,所以在第二次的时候,过多的使用,你自己大概都没意识到后果会有多严重。孙维,你所做的事情,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典型范例。
遗憾的是,时光无法倒流,发生的事情,你自己也没有办法去挽回。事情从原本的报复捉弄一下演变到了人命关天,我相信,你承受不了那样的后果。你 也许不是不想帮助朱令,但是,你不敢告诉大家告诉医生那是铊中毒的后果,因为如果那样说,和直接承认自己是投毒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你在巨大的心理矛 盾中,因循人性中自私的那一面(这点,每个人都有)保持了沉默。
再后来的事情,我也不多累述了,大家已经都了解了。当年公安机关介入调查,你和大家一样清楚,这实在是一件丝毫没有什么难度的案件,公安人员的 经验和专业素质相信你也深有体会了。孙维,你不能否认,假如你没有那么强大的家族背景,换做一个普通女生,你的结果只能有一个。当初事情发展到无可挽回的 地步的时候,你的家人动用所有可能的力量和资源来拯救你,其本身是很好理解的,对子女的爱是没有过错的。你和你家人的过错是只考虑到你和你的前途,而完全 没有去考虑无辜受害的朱令的权利,也没有想到事情不是没有其他更好解决的方法。一步错,步步错,天理昭彰,这才是导致你在惴惴不安的度过了11年后,原本 以为事情都结束了,没想到却突然在一夜之间,成为了被千百万人憎恨和诅咒的对象,我觉得,这样的感受一定比在监狱里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所要承受的痛苦要 更加可怕吧?服刑,总有结束的一天,你还可以很干净的做一个迷途知返的人,可是现在你让自己背负上了道德法庭的无期徒刑,孙维,你觉得值得吗?我不是和你 说斗气的话,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我真是为你觉得很不值。
不要再抱怨是大众对你不公,不要再说是我们所有人不放过你,孙维,还有那些爱你的人们(你也有权利被爱),你们都好好的想一想,当年你们的殚精 竭虑,费尽心思,本意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保维维的安全和名誉清白吗?表面上看你们做到了,但是,很遗憾的是,你们选择的方法恰好是最不对的一种,它直接导 致了今天你们的维维成了中国现代历史上都可能被人们记住的一个无比阴险、恶毒的女人,而所有保护过她的人们,甚至包括那些本意善良的保护过她的人们,都成 为了大众最不齿最蔑视的一群。这样的代价,我知道你们一定从来都没有预料到。
孙维,假如你现在看的到大家的话,假如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特别是告诉你自己的心:你11年来丝毫没有过对自己当年行为和对朱令的伤害感到后悔和内疚,心里也没有任何压力和痛苦。那么,我前面说的所有的话你也都不必理会。
但是,假如,你的心很痛苦,无论是因为对朱令的愧疚还是对自己今天局面的懊丧,说明你还有良知。那么,也许我下面的话,你愿意听一听。
1)你的痛苦不是别人给你的,100%都是你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很简单,你没有为该承担责任的事情承担那份责任,所以你无法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心灵解脱。心灵的解脱不是你或任何权力所能做到的。必须要通过应有的救赎才可以达到。这不是忽悠你。
2)承认自己的过错甚至是恶劣的行为,确实需要巨大的勇气,也需要有良心。对你来说,这点的确不容易,但是,孙维你应该明白,那是你救赎自己灵魂 的第一步,也是唯一的起点。你很清楚,朱令,朱令家人,当年侦办案件的公安人员,还有我们所有一直关注这件事情的人们,其实都已经知道你做了什么。如果你 能有勇气不再遮掩,不再说谎(那滋味不好受),走出来,对被你有意或无意加害的那个可怜的女人说一声“对不起,我错了”,别的不说,我们会为你鼓掌的。
3)你也研究过法律,确实司法机关不能仅凭口供就判人有罪。既然当年都已经有了“证据不足”的结论,我个人认为,今天也未必会突然就有了足够的 证据来对你进行司法审判。我们所要求的正义,并不是要你进监狱才满意,那样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大家都在看着你,只想知道你的灵魂是否还愿意回来站在阳光 下。孙维,11年了,你和朱令都很惨,她承受着生理上的巨大折磨,而你是心理上的。该结束这一切了,谢罪不是丢人的事情,而恰好是重新获得尊重和谅解的最 好选择。
该说的,都说了。孙维,说到底,全国网民真正认识你的没有几个人,我们也不存在对你的私人恩怨。我们说的话,并不是要置你于死地。归根到底,能真正挽救你痛苦灵魂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孙维,那个善良的孙维。
你认真的想一想,好吗?

作者: 210.82.61.* 2006-3-20 09:38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