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3-17] 实习小律师 — 评素描之菜刀证据论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17,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88709829

评素描之菜刀证据论

素描在《措辞证据考》一文回复中再次提出了一个幼稚可笑的问题:“请问一下,是否每个家庭主妇都需要对连环菜刀杀人案负责?每个家庭主妇都“永远不要宣称连环菜刀杀人案和自己无关””
这又与他的人狗论一样,犯了一个基本的错误,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不用举证证明,自然也就不是证据。菜刀每个主妇都有,这是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发生 菜刀杀人案的时候公安机关会请所有的主妇“换个地方”了解情况吗?但是如果你接触的菜刀是行凶的菜刀,你的嫌疑就大了!!!也许真的会“换个地方”喝咖啡 呢。

我们现在讨论的铊和菜刀不同,北京有几个能够接触到铊的人是数得过来的!!!能够接触到铊又可以接近朱令,还有能力在投毒之后11年仍然逍遥法外 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素描的概率学的相当好,相信不用我说也算得出,始终在这么多条件的交集中的“2号球”是凶手的可能性是不是已经上升到了必然性了。

素描的菜刀论和人狗论是否值得驳斥暂且不说,不过素描对律师在网络上挥舞菜刀,狗急跳墙可是大家都看见的哦。

附录:我写的《评素描之人狗证据论》一文。

在朱令律师的帖子中我们看到素描积极回帖,其人狗证据论“相当的”精彩,素描的逻辑推理是:首先案犯是人才能犯罪,是狗就不能犯罪,首先要证明她 是人,那么她是人的证据就是必要证据,如果她是人的证据是本案的必要证据导致她与本案有关的话,那么所有人就都与案件有证据关系了!

到底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素描忘记了法律规定,依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各类案件有关证据问题的规定(试行)》第59条,对于不存在争议 公知的事情不需要举证!所以我们以前一直想当然认为嫌疑犯是人,没有争议,当然也就没有去寻找关于铊是不是人的证据,这是我们的“相当大的”失误。

现在素描提醒了我们,这个问题素描是有“相当的”怀疑和争议的,应当考证和研究一下铊是人还是是狗的问题,铊是不是人是需要证明的,我们不严谨不 是让铊们狗眼看低了吗?如果铊是一条狗,这也让我们心中有的疑问得到了解决:铊怎么那样的狼心狗肺呢?铊怎么不说人话不做人事儿呢?

对于狗实施的行为,是要打狗看主人的,按照法律上来讲,如果狗是经过人的唆使,狗仗人势,那么狗只是人行为的工具,唆使的人需要承担全部的法律责任,这样我们还必须有证据证明这条狗不是一条丧家犬!

对于人有人的法,对于狗有狗的法,我们也要依法行事,按照《北京市养犬条例》:发现疯狗,当即捕杀,尸体焚烧深埋处理。所以,对于恶狗,不需审判,人人得而诛之,绝对没有什么“疑罪从无”之说,确实可以“打死了装到麻袋里丢出来”!。

以前总听人讲狐狸精、狐仙什么的,至于狗嘛,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听到的狗精儿的故事并不多,现在看来可能这条狗也是因为人的得道成了精儿 了,修成人型了,但是“地球人”都知道:狗是改不了吃屎的,所以网友们调查狗的时候,也一定要小心,别把铊逼急了,狗急了要跳墙的!

还有,就是朱令的案件一有进展,就群狗乱吠,帖吧中也到处是狗皮膏药,才想起狗年到了,养犬规定也宽松了,总得让狗叫几天吧!

最后不要忘记问一句:办狗证了吗?

作者: 实习小律师 2006-3-17 13:11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