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3-16] 朱令律师声明与嫌疑人声明措辞细节考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16,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88599063

一、 “永远”一词的使用
朱令律师在《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证据之一》中写道:“如果有证据能够证明她与铊有关,并且又可以和朱令有亲密接触,那么她就永远不要宣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与朱令令中毒有关”。”
某些网友认为朱令律师“永远”一词使用不当。这些网友认为如果有一天朱令案告破,查明目前大家怀疑的犯罪嫌疑人并不是本案的罪犯,那个时候这个犯罪嫌疑人难道仍然不能说自己与朱令中毒无关了吗?
我认为朱令律师关于“永远”一词的使用并没有任何不当的地方。即使朱令案破案之后,证明目前我们怀疑的犯罪嫌疑人不是本案的真正罪犯(注意:此处 仅是假设),那也只能说“从现在开始没有证据证明她与朱令令中毒有关”,但在那之前的嫌疑还是存在的,缺少时间状语的修饰是说不通的。套用阿根廷诗人安东 尼奥普奇亚的话说,今天将要结束,明天也将结束,但是难以结束的是昨天。
二、嫌疑人表述是否口语化的问题
嫌疑人的声明中有这样一句话:“他们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朱令中毒有关”,之后又声称不是没有“任何”证据,是没有证据,声明中的提法只是口 语化的说法。这一点很值得考证一下。嫌疑人的声明超过八千字,试问一个人写了近万字的声明在媒体上发表,会写完就提交发表而不加审查吗?这仅仅是口误吗? 我认为事实正和嫌疑人的说法相反,这种提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经过推敲才上发表的。(并且某些网友也证实了嫌疑人的声明是与其同党探讨、商议过才发表的)
没有任何证据、没有充分证据和有证据但不足以证明某项事实是三个不同的概念。认知错误是可以原谅的,毕竟那只是无心之失,可是某些人在前后文中使用不同概念已达到混淆视听的效果就是故意在偷换概念,其心可诛。

三、朱令律师是不是水货律师
某些网友认为朱令律师是水货律师。这一点我不敢苟同。
朱令案件发生11年后,朱令律师在《朱令令(朱令)律师致广大网友的一封信》中首次提出了“解除犯罪嫌疑”和“排除犯罪嫌疑”两个法律概念的区别。解除仅仅是在程序上解除嫌疑,而排出则是在实体上排出嫌疑,具备法律常识的人都可以辨别出程序和实体上的区别。
另外在朱令律师《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证据之一》一文中也明确提出了充分证据和必要证据的区别。嫌疑人能够得到致使朱令中毒的铊虽然不能证明嫌疑人就是凶手,但是凶手一定能够得到致使朱令中毒的铊。这样明确的逻辑关系经朱令律师指出相信大家不难理解。
虽然关心朱令的广大网友多数并非法律专业人士,但在众多的网友中也不乏深谙中国乃至国外法律的法学专家,难道发现这么多人都没有发现的问题的律师,也应该被叫做水货律师?
四、关于倾向性的问题
某些网友指责朱令律师带有严重的倾向性,媒体应当中立,公检法机关应当中立,律师也应当中立吗?
《律师执业行为规范(试行)》第四十九条明确规定:“律师应当充分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根据法律的规定完成委托事项,维护委托人的利益。” 朱令 律师接受朱令法定代理人的委托,自然就应该维护其委托人的利益,这恰恰是朱令律师的职责所在,如果律师也要保持中立就是对当事人的不负责任。

以上种种观点,也不过是实习小律师的一家之言,仅供关心朱令的朋友参考。

作者: 实习小律师  2006-3-16 17:05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