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3-05] 不安的咖啡 — 关于翻译门事件的考古发现及薛钢涉案深浅分析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March 5, 2006

关于翻译门事件的考古发现及薛钢涉案深浅分析

朱令中毒,贝志城在互联网上求助。之后的翻译风波
是贝志城一方和薛书记一方说法最矛盾的地方。我上次
提到薛书记在延误朱令诊治上罪不可赦,但是一直没有
成文。这次邮件门事件又透露了一些细节,经过仔细研
究被泄露的邮件,又发现一处重要信息,进一步证实了
我的猜疑。

先分析一下邮件里童宇峰的这段话:
> This is strange. P4 is the Youth League head of the
> time.
> How could he be not the other one? I cannot believe
> this.
“顶到天荒地老”的翻译是:
“真是奇怪。P4(潘峰) 是团支书。他怎么不会是另外一个呢? ”

这段话有点莫名其妙,童宇峰说的是哪件事情在信中直接
看不出来。但是如果仔细研究一下原文,前面在讲贝和薛的
纠纷,就是那个“优良学风班”和“冷血团支书”的事情,按照
逻辑这里还是应该在说贝和薛的事情,显然这个“另外一个”
指的就应该是薛钢说的“贝的同学先到女生宿舍,然后联系
到了我。我和另外一名同学当天傍晚就到了北大宿舍取回了
存有电邮的磁盘。”中另外一个同学。童肯定是怀疑潘峰和
薛钢一起去了,但是潘峰(向薛钢)否认了,所以童很奇怪。
而薛书记却记不起这件大事的参与者了。

花沐兰在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提到过贝的同学的名字:
http://www6.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6743.shtml

“3、关于翻译事件,我所知道贝说的情况是,他的同学第一
次去被女生拒绝是真的,第二次去这位叫薛钢的团支书接下
了也是真的。这位同学叫吴向军,现在美国,大家可以想办
法查证。团支书声称翻译了转给协和了,贝说的事实是之前
就希望他们把资料给贝,因为协和根本不收资料。而且后来
吴向军找这位支书要翻译的资料,支书也给不出来。基于这
两个情况任何人都会得出结论是清华的同学根本没有翻译,
现在支书和同学(如果不是一个人的马甲的话)一起说给了
协和了,反正死无对证,而且考虑到他们对班级荣誉的热爱,
很难取信于人。”

我又找到了吴向军在2002年3月5号对于翻译事件的回忆:
http://www8.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84171.shtml

为“啄木鸟11”转载

送交者: wuxj 于 March 05, 2002 22:16:14:


[ 相约加拿大:枫下论坛 rolia.net/forum ]

However, Zhu Ling’s friends and classmates in Tsinghua
never contacted us to provide help. I remember I went
to Tsinghua asking for help from her fellow classmates
in one weekend when we were really short of hands.
Nobody showed even a slice of interest. On the contrary,
they showed clear distance from this.

但是,朱令在清华的朋友和同学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
我记得,因为缺少人手,有一个周末我去清华找她的同学增援,
没有人表现出兴趣。相反,他们刻意保持距离。

wuxj就是吴向军的缩写,原来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而已。请注意,
吴是2002年在加拿大做的回忆,应该说相当独立,而且更早。
所以比薛书记或者贝志城的话更可信。

他提到了翻译门发生是个周末。1995年4月贝志城等发出求助邮件
后的相关周末是 15-16或者22-23号,根据天涯“静山石”整理的资料: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free&idArticle=449833&flag=1
1995-04-18,贝志城把翻译好的email给协和,未被重视。

吴向军说他们缺少人手,所以他们找物化2的同学应该是在15-16号
这个周末。到18号他们已经找协和了。

而“这位叫薛钢的团支书接下了也是真的。”这样,由此可见,
吴向军最迟4月16号就已经把磁盘交给了薛钢。而“百合之春”张利
却还在说五一的时候准备进行翻译:

http://www13.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449549.shtml
作者:百合之春 回复日期:2006-1-4 23:55:20

“仅就翻译邮件一事来说,当时我本人就收到了一摞计算机打印纸(带孔
的那种),在五一期间进行翻译,为此还特地去北医我同学那里借了医
学辞典。”

贝志城记得他自己另外的同学是吴向军,但是薛钢却一直回忆不起来
另外那个同学是谁,好不容易想出来一个潘峰还被否认了。他似乎对
于重要的时间和地点总是记不起来。这里有两个可能,一薛书记去
北大拿磁盘纯粹一个谎言,无非他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具体的
时间,可以圆他的谎;二、薛书记是去北大拿了磁盘,但是潘峰想
撇清自己在翻译门中的责任,所以不愿意承认自己与此事有关。

由此可见,薛书记一直说的当天(4月16日)拿到磁盘这件事情是真的,
但是他一直在拖延时间,故意不做翻译。直到五一期间。中间整整
拖了半个月!薛书记延误朱令的治疗的确罪不可赦。

如果薛书记随后与“班里的很多同学一起连夜帮助翻译了电邮,包括孙维。”那么他和孙维自然知道朱令很大可能中了铊毒,可惜薛书记从来
没有向他的同学们提出来。

从是薛钢而不是班上别人接下翻译任务以及物化2其他同学的回忆,
薛钢当时在班上仍然权重一时。朱令父母4月28日报案之后要求系主任
化学系必然通知了薛书记。根据新民周刊报道
http://xmzk.xinminweekly.com.cn/tg/t20060120_801591.htm

“次日早晨,朱令的舅妈又与薛方渝教授联系,要求立即迁出同宿舍的
同学以保护现场,查封朱令在学校的物品,进一步化验。薛方渝教授
表示,迁出同学有些困难。”这个困难肯定是薛方渝教授向薛钢书记
了解过情况了的,也必然告诉了薛钢书记朱令父母报案的事情。

薛书记现在拼死为孙维辩护,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薛书记通知了孙维
宿舍朱令父母报案一事,才导致随后的失窃案的发生。薛书记自己有
通风报信嫌疑,有把柄在孙维手里,所以才会这么不惜自己的前途,
拼死为孙维抛出充满矛盾的、洋洋洒洒《25个矛盾点》为她辩护。
所以也才会有邮件门事件,企图要陷害童宇峰。

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误了卿卿命。如果案子重查,薛书记恐怕不
得不去回忆起那些重要的人和事来为自己澄清了。到时候不知道薛书记怎么给自己圆谎。

作者: 不安的咖啡 2006-3-5 17:02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