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2-21] 潘峰 — 致公司全体同事的募捐公开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21, 2006

致公司全体同事的募捐公开信

公司各位同仁,大家好。
我是你们的同事潘峰。我想把朱令——我在清华就读时的一位同班同学——的不幸遭遇告诉大家,恳请大家为她和她的家庭募捐,施以援手,表达爱心。我的同学朱令聪颖美丽,多才多艺,不仅是游泳二级运动员,而且弹得一手好古琴,是当时清华大学民乐队的主力队员,多次代表清华参加各种大型演出,1994年12月11日她在北京音乐厅独奏一曲《广陵散》,获得满场喝彩。但谁能想到,这竟成为她最后一次的演出!

朱令于1994年12月(即演出前几天)和1995年3月两次表现出重金属中毒症状:脱发、面肌瘫痪、四肢疼痛无力,于北京同仁和协会两大名院就诊均未查出原因,后在互联网的帮助下才于1995年4月28日查出是铊中毒——这是中国首例互联网救助事件。然而,由于确诊拖延时间过长,铊已严重伤害她的神经系统,留下了非常严重的后遗症——全身瘫痪,100%伤残,大脑迟钝,双目失明,基本丧失语言能力。

当年飒爽伶俐的女孩,如今成为体重近100kg、生活无法自理的人,每天需要花花3~4个小时进行康复训练,我2004年末前去探望时,她每次站立都需要她母亲和保姆两人共同帮助才能做到,费时费力像一场战争。这样的打击,对于任何家庭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

然而,这并不是这个家庭所有的不幸。朱令还有一个姐姐吴今(从父姓,朱令从母姓),1987年考入北京大学,擅长钢琴和芭蕾,于1989年与同学赴野三坡郊游时不慎坠崖身亡。为此,朱令父母让她考入清华,不想又遭此厄运!!
目前她父亲已67岁,母亲已66岁,体弱多病,尽管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和韧力在坚持,但终究年岁已高,年初她母亲因劳累过度而摔倒,开颅在前额处补了一块巴掌大的钛合金,每一个前去探望的人都在想——朱令下半生的生活将会怎样?现在朱令每月的医疗及护理费用超过5000元,这对只依靠退休金的朱令父母来说更是沉重的负担,主要依靠海外成立的“朱令基金会”的不时汇款以及朋友们的不时救济来维持。

说了这么多,我的想法是恳请各位同仁伸出援助之手,为朱令家庭尽一份心意。我将会把诸位的捐款亲手交给朱令父母,转达易方达同仁对他们的关心和帮助,所以,拜托各位了!!

谢谢大家。

你们的同事 潘峰

附:请有意捐款的同事在2006年2月22日中午之前将钱交给综合部马莉;若各
位同事想进一步了解情况,我很乐意介绍。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