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Archive for February 17th, 2006

[2006-02-17] 咖啡的建议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7, 2006

小和尚和各位关心朱令的网友:

不好意思,近日特别忙,没顾得上来看看。

下午临时要去外地,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等到潘峰发声明。我毕竟不能失信于人,如果他今天晚上我走之前没有发,我可能只好推迟一点公布王琪的考古结果,请各位网友原谅。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又有两个小的考古结果,结论一本来大家都知道,就是薛钢在延误朱令诊断上罪不可释,不过我有更详细的分析,结论二是王琪非常可能受了孙维的胁迫和利诱。下次等我整理成文献给大家。

我本人在外地,以前我在天涯的时候说过。所以小和尚的盛情邀请抱歉我不能接受。我想这么多网友,大家应该做各自擅长的工作来帮助朱令。我个人以为案情已经很清楚了。在网上讨论,与某些人瞎搅没有太多的意义,现在的我们能做的事情是把网络行为转化到实际行动中。刚才看到“顶到天荒地老”网友的帖子,

http://post.baidu.com/f?kz=84180137

觉得很赞。我们需要的是有理性的实际行动,既为了朱令,也为了我们自己今后能生活在一个安全、平等、公正的社会中。

我有几个建议,请小和尚版主能和热心的朋友再补充,而且每个建议可能都要细化。我们应该先有个行动指南(不是回帖指南^_^),然后分工一下,大家每人做一点,那样每个人做的都不多,但是合起来还是能做成大事业。还烦请小和尚最后能把网友回帖整理成一个比较好的方案。

一是在帮助朱令方面:
1. 具体治疗上,我们可以问问国内外康复治疗方面的专家。看看是否还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2. 整理朱令案的细节和来龙去脉,要真实的资料,贝志城现在有头应该有很多资料,他也应该能够确认很多资料是否真实。这个档案是我们今后宣传、扩大影响的依据。

3. 受“顶到天荒地老”网友的启发,我们可以向潘峰/王琪/薛钢/李含琳/高菲等人的单位写信,告诉他们这些人在出来为孙维辩护的时候也说要帮助朱令,要引用他们自己的话,让他们的领导知道他们的下属说了什么样的话,也请这些单位捐款,达到帮助朱令的目的。向他们的同事写信,言语要缓和,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让他们的同事知道这件事情,同情朱令。上面这些人毕竟还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是凶手,我们的目的还是为了帮助朱令,他们这几个人该团结的时候还是要团结的。追凶总归是公安的事情。

二是在追凶上:
实际上我们能做的不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案子为什么久拖不决。“在中国做事情一定要有耐心”。毕竟我们不能代替公安。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最终能够引起最高层的关注。网络讨论总归只是纸上谈兵。网上的讨论最后还是要转化到平面媒体和电视上才能有真正的影响力。谁知道嫌疑人和那些给孙维辩护的人现在还看不看网上的评论。我看到童宇峰上次的几点建议中有一条说记者不认真,其实记者很多也是依据网上的来写的。未必就是他们不认真,不过是他们没有仔细分析而已。所以我们应该有一个真实资料和理性分析的版本和网站。这样我们以后的讨论可以把依据或者要劝服的人指向这个网站。

另外一点就是要让知情人不断感受压力,促使他们去公安局坦白或者去做污点证人。要让他们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这几个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大家才可能去劝他们。否则他们这些人隐姓埋名,谁都不知道他们倒底是谁。

我暂时想到这么多,请大家补充合理可行的方案。

还有如果谁看到潘峰的声明,请在这个帖子里告诉我一声。

作者: 不安的咖啡 2006-2-17 14:44

Posted in 不安的咖啡 | Comments Off on [2006-02-17] 咖啡的建议

[2006-02-17] 顶到天荒地老 — 给易方达的信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7,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84180137

给易方达的人发信了。内容如下:

十一年前,风华正茂的清华物化92的朱令,因为被投毒,铊中毒而留下严重后遗症,如同植物人,智力如同7岁小孩。www.helpzhuling.org, http://demo.hetang.com/zl1/index.htm, http://spaces.msn.com/ppacp/

贵公司的潘峰就是当年朱的同班同学,也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内情的学生干部。

潘峰曾讲过:
“我很愿意参加为朱令的捐款,联络国内的同学一起做这件事。我承认班级作为一个整体,毕业后对朱令的关心是不够(当然不是指个人),但也从不认为物化2是个 “冷血”的班级,将来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作为同学,我们多多少少比别人知道更多的东西,越是如此,越发愿意保持沉默,当然沉默不等于什么都不做。朱令母亲有两大心愿:一是朱令康复,二是揭明事实真相,这何尝不是我们,乃至所有人的心愿。对于帮助朱令康复,我们可以通过捐款、设立基金等方式略尽绵薄之力……我将和在国内的同学一起参与捐款、设立基金等事宜,……”

十一年后,当年的大学生都成长为各行各业精英,也包括潘峰—-成为了易方达的明星研究员。他们没有忘记那个可怜的坐在轮椅里不能言的同龄人。他们在网上自发讨论,希望能为这个苦难的家庭做点什么。

易方达,请为朱令募捐,也可以了却潘同学的一个心愿。潜在的投资客户,希望看到一个有良知的易方达!

作者: 顶到天荒地老 2006-2-17 11:58

1 潘峰同事的电子信箱

董事长 梁棠 lt@efunds.com.cn
董事、总裁 叶俊英 yjy@efunds.com.cn
张优造 zyz@efunds.com.cn

江作良 jzl@efunds.com.cn
刘晓艳 lxy@efunds.com.cn
张南 zn@efunds.com.cn
肖坚 xj@efunds.com.cn, 易方达策略成长
马骏 mj@efunds.com.cn, 易基50指数
陈志民 czm@efunds.com.cn, 易方达积极成长
林海 lh@efunds.com.cn, 易方达货币市场基金/月月收益基金
冉华 rh@efunds.com.cn
梁文涛 lwt@efunds.com.cn
侯清濯 hqz@efunds.com.cn

作者: 顶到天荒地老 2006-2-17 11:53

Posted in 顶到天荒地老 | Comments Off on [2006-02-17] 顶到天荒地老 — 给易方达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