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木头

真实纪录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和朱令有关的事情

[2006-02-15] 贝志城 — 回忆朱令诊断过程

Posted by woodinwind on February 15, 2006

http://post.baidu.com/f?kz=83781910

贝志城的发言

我借用朋友在天涯的ID在这里注册,这次我只回顾一下当初朱令诊断的过程,目的是让各位网友相信这个ID就是我。我仍然相信,真想总有大白的一天。到合适的时机我会把手中掌握的资料在这里公布的。
1995年4月10日,我到协和医院看望了我的同学朱令,当时想到通过Internet求救,朱令的父母当时给了我一份协和的诊断说明,求救信既依据此写出。
我还记得诊断说明的主要内容是“怀疑急性波散性脑脊髓神经炎”“排除重金属中毒”“排除轻金属中毒”以及各项化验指标。其中完全没有提到铊。
当时,我的初衷很简单,希望能够让国外有经验的医生给一些意见,供协和的医生参考。故在4月13日发出信件后两三天左右,拿着回信的打印稿去协和,当时对可能是什么病完全没有概念,但是苦等一上午,协和医生拒收邮件。
也大约在同时,因为很多来信提及铊中毒的可能(我那时甚至不知道铊中毒是重金属中毒的一种),我打电话询问了朱令的父亲,他明确说协和医生排除了,并且排除了重金属中毒等等。
我把这一消息发布出去后,收到了很强烈的反响,主要是国外医生质疑医院如何能够作如此完全的化验,排除了所有重金属中毒可能,很多医生建议详细询问协和作了哪些化验。
我把这一情况反映给朱令的家人后,得到的答复是没有条件作铊中毒化验,做了其他几种金属的中毒化验。
再将这一信息反馈出去后,国外医生除了表示对协和如何能够不做化验排出铊中毒不解和愤怒外,提出了很多身体表征特点来协助判断是否铊中毒,也有医生提议如果北京找不到可以做化验的地方,他可以出钱把样本拿到香港作。
这时大约是4月20日,朱令父母也意识到没做化验的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寻找能做化验的地方。中间还经历了协和拒绝给来访的美国医生提供化验样本等波折,最后朱令的父母找到陈震阳教授那里化验,在4月28日得出了结果。
这时协和的态度是很配合的,开始他们使用了错误的广谱重金属中毒解救药物,在各方面指出后,协和的医生直接和美国医生多次通话,确认了普鲁士蓝是特效药,并且没有工业用普鲁士蓝就可以用来作为药物(因为当时找不到足够的药用普鲁士蓝)。开始了正确治疗,此时离朱令昏迷大概40天,所以很多伤害已经不可逆转。

作者: 花沐兰 2006-2-15 02:58

Advertise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d bloggers like this: